Blog

青岛Money&You2期义工:第一天

3月8日

这一天我上午第3、4节有口语课,因此早上我便赶去了学校。结果老师只上了一节课,第二节课我便可以回家。这时我立即给母亲打电话,通知她来接我。

母亲来的时候已经比较晚了,她给我带了两个汉堡,让我从车上吃了,以便省下吃午饭的时间。带队的刘辉叔叔发短信通知我们下午一点在颐正大厦门口集合,所有济南学员乘坐一辆中巴过去。而等我回家已经大约十二点了,我便匆忙收拾了东西,乘坐出租车去了。

好在我没有迟到,大约提前五分钟到了颐正大厦。我刚下出租车,便听到刘辉叔叔从后面喊我的名字。我回头一看,他确实站在离我有一百米远的一辆中巴车旁向我挥手。我赶忙跑了过去。

上车后,我看到了他的夫人——王倩阿姨。她问我晕不晕车,我说不晕,便被安排到靠后的座位上了。车上已经有了几个人,但我们每人坐两个座位依然还有空座。我们又等了一会,等又上来了两、三个人后,我们便出发了。

我们走的是济青高速,我发现车子竟然是从零点上的路!早知如此,我从家里走几步就可以从途中等他们,就用不着赶着打车去了。

路上他们谈了各种事情,我对这些一概不感兴趣。虽然有点尴尬,但好在也没什么大问题。从他们的谈话中,我得知此次去做义工的只有我和刘辉叔叔两人,其余的不是新生就是复习生。

我在93年去过一次青岛,会济南的时候走的也是济青高速。我到没记得要走如此长的时间。这次我们将近晚上六点半才到了目标酒店——课室所在的海情大酒店旁边的海悦大酒店。刘辉叔叔在路经海情的时候先下了车。我等着到了海悦,办理了住房后才匆匆往海情赶。由于我是义工,与其他人不在同一个时间上课,因此我便与司机师傅住一间房。

我因为忘了具体的集合地点,便给刘辉叔叔打了一个电话,他告诉我去了之后直接去餐厅就可以了。当时手机里不是很清楚,我把地点听成了海情。其实他们在海琪大酒店的餐厅吃饭。电话中刘辉叔叔告诉我出门向左走——那是去海琪的路。而我只顾着找海情。结果跑了得有两百米,仍未找到目的地。我有些怀疑走错了路,便向一位阿姨打听了一下,果然如此!为了赶时间,我拦了一辆出租车,花了7元钱赶到了海情大酒店。

进了大厅,我看到了“Money&You学员报道”的字样,便过去询问工作人员。结果被告知他们不再这里,应该是在附近的海琪大酒店。我只好再次给刘辉叔叔打电话,这才确定下来。因为怕耽误,我又打了辆出租车去了海琪。结果当我到了餐厅,离我从海悦大酒店出来,已经过了十分钟了。

餐厅里一共有两个圆桌,都坐的满满的。刘辉叔叔所在的另一个桌子上的人稍微少一点,他们便给我让出了一个空位置。

头一次和大家见面我记不住太多人。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有海涛、林型祥、孟凡杰、杨克忠等几位,还有一位女士,被大家称为“老妖”,我在课程结束后就对不上号了。当然当时我还不知道他们的名字。海涛坐在我的左边,比较胖,感觉有点像周周,最容易记。他说他是青岛实践家的员工。杨克忠是这张桌子的桌长,烟台人。他人很幽默,执意说我参加过上一期青少年Money&You,还在课程中与我父亲拥抱,给他的印象很深刻。我连忙说他认错人了,他便说我很有演员天分,我这才听出他是在开玩笑。我见他第一眼便感觉他有些面熟,后来经过我仔细琢磨,才感觉他挺像马英九和张光北的。林型祥是做在我右边的一位南方人,之前曾做过义工。我只感觉他说话比较有意思。孟凡杰的笑容很灿烂,就坐在我的不远处,我便记住了。

与大家的第一次见面,我虽然有些拘谨,但大家的热情让我很感动。

我吃饱后去了洗手间,回来时他们都离开了,我放在椅子背上的西服也不见了。这是一旁的一位大哥哥喊了声“这儿,小伙。”原来他把我的衣服拿出来了。我赶忙以“叔叔”相称,他告诉我他叫姜飞,今年才25岁,我便改叫他哥哥。

在路上,我发现原来这次我们的讲师郭腾尹老师也在那里吃饭,他同我们一同走回了海情大酒店。我还认识了一位叫王林的“伯伯”,他复习过,而且林老师郭老师的课都听过。我同他谈了几句话,并询问了两位老师的课程之间的区别。

进了课室,郭老师径自走到前面去适应场地,我们在课室后面把十几张椅子摆成了一圈,大家围圈而坐。人来全了后,本次课程的PD梁景莉做了自我介绍,并告诉我们这次活动由她的助手——实习PD兼总监张长喜来负责。一旁的张长喜也介绍了刘辉叔叔作实习总监一职。

长喜给我们每人发了一支铅笔和一份工作手册。然后叫我们把手牵起来,大家一起进行“大家好,我是某某,我现在感觉要说的是……”活动。我在这次说了我是第一次做义工,而且还是最小的义工,经验比较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的话。

青岛二期 Money & You 工作手册

青岛二期 Money & You 工作手册

然后长喜带领我们读了义工工作手册。读的方式也很特别,每个人可以读一句、一段、全篇文章或者一个字,当不想借着读时便喊“Pass”,然后由坐在左边的人接着读下去。

接下来大家分配了职务。所有义工总共被分成文件组、课室组、游戏组、海报组、守门及麦克风组等几个小组。由长喜来说出职务,大家报名参加。我第一次参加做义工,不怎么敢要求大的职务,开始时便不太敢举手。后来发现这样的话只能“沦落”到做守门员的时候时,我急忙踊跃举手。最后我成为了文件组的组员。

我们文件组总共有五人,由张彩虹领导。除我之外的其他组员分别为尚杰、赵振香和梁红芹。除我之外,其他组员皆为女士。文件组因为工作繁重,便由刘辉叔叔作顾问,指导我们干活。

我们首先要清点自己的物品。大家把几个大纸箱中的文件和文具都清点了一遍。这项工作确实繁重,到了指定的时间,我们依然没有完成。到不是说我们工作效率低,这个指定时间确实是把文件组排出在外的。

到了指定时间,我们放下手头的工作,到了课室前面开会。长喜在前面主持,刘辉叔叔在一旁作记录。同样由自愿举手报名的方法,我们选出了四位外场的引位员和四位内场的引位员。有了之前的经历,我便积极举手,于是被选为内场引位员。

接着长喜用同样的方式选出了六位“赢越多越好”游戏的记分员,我又被选中为其中一组的记分员。然后大家便接受了这个游戏的培训,把整个游戏演练了一遍。然后大家又演练了一遍上台作自我介绍的过程。

接下来大家再次围成一个圆圈,把胳膊挽起来。大家再次依次说“大家好,我现在感觉要说的是……”,并且在说完后叫下一位的名字并问他现在感觉要说什么。这一次我谈到了系统的威力,因为之前我毫无工作经验,而今晚的工作我一点也不觉得困难,系统确实帮了很大的忙。最后长喜强调了第二天的集合时间为七点四十,大家便散会了。我们文件组便抓紧时间完成了剩下的工作。

住在海悦的只有我和刘辉叔叔两个人,但刘辉叔叔作为实习总监要留下来和PD及长喜开会,因此我便独自会酒店。在海情的门口,我遇到了德三,他问我住哪里,可不可以合住一间房,我向他解释了情况,并让他和刘辉叔叔联系。

回到房间,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一点半了。同住的司机郝叔叔还没睡。我刷牙、洗完袜子后便上了床,但感觉不到多少睡意。我稍微有点后悔没有拿MP3来。不过到底是挺晚了,我一会就睡着了。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