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 Giler演示无线电力

对我这个日常用无线网络已经习以为常的人来说,一直坚信电力需要用电线来传递让现在的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我接触无线网络的时间并不长。在三年前,隔壁寝室的同学让我帮他们设定一个宿舍用的无线路由器,我才第一次见到无线网络。那时我家里还在通过调制解调器,用电话线拨号上网,下行速度大约5KB/s,因此当时并未对无线网络有什么遐想,毕竟有有线的宽带网络可以用,就已经是天大的运气了。

其实无线网络让我感觉的革命性,并非在于解放了家用计算机,而是给了人们一个可以把移动设备链接到高速互联网的便宜方案。在加拿大期间,我见到了iPhone等可以使用wifi的设备,同时一系列的人文生活服务如Twitter的火爆兴起,让我彻底的沦陷在了无线网络中了。这次回家不久,我就把家中的有线路由器换成了无线的,带给我们的方便感受让父母也叹为观止。

而让我纳闷的是,接受了无线网络的我,却一直固执的认为无线电力是遥不可及的事情。现在有些高端手机已经有了无线充电的功能,但高昂的价格让我觉得它不是我们这样的平民可以消受的起的。另外,也是从出生到现在,我身边的电动设备都要插电线或用电池,这种思想已经根深蒂固在我脑中了,因此我一直对无线电力不感兴趣。

昨天晚上看的一个TED的视频改变了我的想法。

在这个视频中,演讲者Eric Giler现场展示了无线电力。他用这一设备驱动了一个电视和三个手机,都让人感到惊叹。更重要的是,Eric Giler的slides上的一幅图解释了无线电力的原理,让我感觉这种技术是切实可行的。我从Eric Giler的网页上找到了一个类似的图,也一目了然的解释了为什么电力可以无线传送:

无线充电的原理示意图
无线充电的原理示意图

如图所示,电力被转化成磁力来传送接收,并驱动了一个灯泡。因为电力是通过磁力来传送的,所以它并没有安全问题。当然这一做法,使得电力无法远距离传送。但在生活使用中已经有实用效果了,比如在桌子下面装上这么一个,则安装了接收器的计算机、手机、照相机等就可以无线充电了。

虽然这个技术只是在初级阶段,但已经让我看到了无线电力的希望。

看完了视频,我感觉无线电力应该是一个带给社会变革的技术,这种变革应该可以比拟工业革命,即时这只是一个从有到无的转变。如果这项技术成熟了,可以让整个城市都充满了这种电磁,那么不止是个人的移动电子设备,甚至汽车也可以使用电力驱动,这将对地球带来革命性的影响。

Ruby学习

programming-ruby五个月的假期基本上快过去了。在假期中一直想对自己的技术做一下突破,一直想学点东西。针对自己的时间条件考察了一下,当初把目标定位在Ruby上。

我第一次知道Ruby是在一次如厕中在手中用来消遣的《程序员合订本》里看到的。哪一年已经忘了,那时一个小系列的文章,介绍了Ruby这一语言的语法等等。当时我看了一下,感觉就是把对象做的很足的脚本语言,没有什么稀奇的,还是日本人发明的,估计不会有多大作为,因为那时感觉Perl、Python已经把脚本语言搞的快饱和了,虽然那时Python的应用也远不如现在。那时还没有Rails,要么就是有了但国内还没听说过,因此那时Ruby也不如近年来这么火。于是我也没有多在意。

后来就是听说了Rails,但更多的方面是Ruby本身吸引了我。虽然我那时候没有系统的读过Ruby的书,也没有觉得有什么非要学Ruby的必要。毕竟它的语法和脚本语言类似,我也不觉得学起来会很难。

真正激起我学Ruby的兴趣的是在2007年圣诞节的时候从pluskid的blog上看到了RubyConf2007的视频下载。当时正在寒假中,没什么事情做,这些视频也很不错,于是我就用Python写了一个脚本,把高清的视频都下载下来看。那些视频看的我很激动,给我的最大冲击倒不是演讲的内容,而是这样一个活跃的社区。看了几个视频后,我不禁仰天长叹:“为什么在Perl和Python领域没有这样的conference视频可以看呢?”因此从那时,我就对Ruby的社区印象特别深刻。

现在想起来,这和语言以及语言的发明者的特色性格有一定关系的。Larry崇尚自由散漫,而且Perl5语言在这几年已经熟透了,因此有一个CPAN收集大家的模块就OK了。散漫的社区的公开技术讨论就不多了。Python是在近几年才开始流行的,但我看过的寥寥几个关于Python的视频,都是Guido在Google讲的。Python的社区也跟语言的语法一样,很稳重,不怎么活跃。Ruby则更年轻一些。另一个角度上,语言的扩展上来看,似乎也有这方面的体现。Python没有流行的模块集中管理工具,下载下来的模块,要么手工拷贝,要么运行模块自带的setup.py。Perl的CPAN shell则好了一些,但相对于Ruby的Gem来说就落后、麻烦多了。很明显,从Python到Perl再到Ruby,它们的模块管理工具是从松散到集中发展的。我觉得这也在一方面体现了社区的紧密程度。

后来我在上《面向对象》这门课中,老师除了用Java和C++作为讲解对象外,还讲了Ruby中的对象。这时我也发现,在加拿大的人们,对于Ruby似乎比Python更热衷一些。我周围的同学中还没有遇到过平时用Python来解决问题的,多数是用Ruby。而老师们也相对于Python更愿意用Ruby来作为用例来讲解课程。

因此在这个假期中,我着重在看《Programming Ruby》。英文版为主,中文版辅助。看了一点新东西,就用来把过去的一些实际例子用Ruby来重写一遍。对于此类图书,我更愿意在床上看,而不是在计算机上看电子版。之前的文章我也写过不打算买纸质图书了,因此也没买这本书。其实就算买,我也不是很想买这种看一遍就OK的语言类图书。

说道语言类书籍,除了过去买的有用的和没有用的C/C++/Java等书,在脚本语言中我一共买过三本──《Learning Perl中文版(第二版)》、《Programming Perl中文版》和《Python 2.1宝典》。这样的顺序也是我对这三本书的评价等级:第一本是最爱;第二本限于我的水平还没有完全利用;第三本对我基本上没有用。《Learning Perl》是我看过的最好的讲解编程语言的书──风趣、好用、印象深刻。当初买这本书是一个意外,那时我看了一篇对与Perl的介绍,其中书籍部分自然首推《Programming Perl》,然后是《Learning Perl》。那时还沉浸于“高大全”思想的我自然就去书店搜索《Programming Perl》,结果没有,只好退而求其次,买了《Learning Perl》这本。当时看到薄薄的一本还不大想买,觉得是不是不够用的。结果从前言开始看就无法收拾,不管手中有没有计算机来实践,我总能看得津津有味,我至今都觉得我的Perl知识都是从这本书上来的。后来我一直惦记着那篇介绍Perl的文章中说《Programming Perl》多么精彩,于是就去书店订了这本书,请书店专门为我进这门一本。后来拿到手上看,觉得也不过尔尔。而那本《Python 2.1宝典》是我想学Python的时候买的。那时候Python的权威资料不多,国内也没有基本O’Reilly的书籍,于是我就找了当时能找到的最好的来看。后来也没有什么感觉。最后我的Python是在加拿大的时候看《Dive into Python》电子版学会的,那本书真是不错。现在我因为对买了后看不上的书比较恐惧,因此没有买Ruby图书的念头,尽管《Programming Ruby》人人都说好。

这种学习开始时感觉不错,但后来还是遇到了瓶颈,和我学习Python的时候如出一辙。当时我学Python的时候,总觉得学不下去,远没有当初看《Learning Perl》时的那股劲头。后来感觉是因为对Perl用熟了后,总是用Perl的思想来体会Python,自然学的慢。后来看《Dive into Python》的时候也是强逼着自己把Perl的思想压下去,才慢慢的看下去的。现在似乎是同时有Perl和Python的两种思想来影响我学Ruby。这样的结果是Ruby的语法学起来没有难度,而Ruby的思想则无法接受。现在我用起Ruby来总是觉得别扭,就是这样。

至于Ruby的语言结构,我觉得和Python有的一拼。如果Python是拘谨的,那我觉得Perl和Ruby是各自的在自由散漫上的两个方向,当然Perl走的更远一些。虽然Ruby有借鉴Perl的语法,但用Ruby更容易写出严格缩进的、配对的代码来。Ruby的复杂在于语法的复杂,块啊、元编程之类的总让我有些困惑,必须打起精神来才能看懂;而Perl则纯是自由、没有规矩的代码书写造成的,但是语法与C非常相向,因此一旦把代码排版好了,理解上是很容易的。

在前几天中,我一直看《Programming Ruby》,还比较不错。但还没有构筑好Ruby的思想。同时,我也希望能有一本类似《Learning Perl》那样的书,这样学习起来会更容易一些。我觉得80/20规则在Ruby上一样适用──“你日常中遇到的80%的问题用语言的20%就能解决”。《Learning Perl》自己就说到它的面向就是这20%。现在Ruby的书也不少了,我还不知道有哪本书可以胜任。

为什么我不喜欢新浪微博

可能是因为NetNewsWire的同步速度问题,我在今天才看到了apple4us上对于“新浪微博”介绍的文章。结果第一眼就决定了我对这个产品的好恶。

其实从整体上来说,这个产品的界面还是可以的。毕竟是原封不动的模仿了一款成功的产品,因此从整体上来看给人的感觉还算舒服。对于新网突然推出一款微博产品,其实无非就是想借其它同类网站在中国访问不畅的时机来火一把。对于微博网站的用户言论管控方面,别家公司我没什么信心,大家也普遍觉得这个问题不好解决。但对新浪之前管理博客的做法,我还真觉得说不定新浪就有实力把问题搞定了。到时候看看它的注册协议里是不是有相关规定。

那么让我对这款产品讨厌的原因是什么呢?是因为我一眼看到了截图上面的“微博等级”字样就有种莫名的恶寒。我对网络程序把用户分等级的做法,在之前的文章《网络程序的用户为什么要设定等级》中有专门讨论。而一个微博也分等级,实在上让我感到恶俗。飞猪说这款产品“对于新浪来说,真是难得的简洁”,而这个用户等级则让我觉得,新浪实在舍不得他们博客的那套恶俗,一定要在新产品上来上一点。

另外,既然产品的名字叫“新网微博”,那网址为什么要用t.sina.com.cn呢?“微博”一词,无论是汉语拼音(weibo)还是英文(microblog),都没有t这个字母啊?看来诺大一个新浪,竟然连个好的域名也找不出来,只能取twitter的t来凑数。

最后,对于飞猪的文章下面的关于apple4us发文走向的抱怨留言,我也觉得这篇文章更适合发布在飞猪自己的blog上。毕竟文章和apple没什么关系,而且飞猪的blog也很久没更新了。

恢復繁體字

昨天從新聞上聽到了政府要“調整44個漢字的寫法”,不禁讓我有些吃驚。當時電視的屏幕上還展示了修改的細節,比如茶葉的茶,下面的勾改成了豎。我猛地一看,非常的不習慣!

隨後我想,現在政府想著手整頓漢字,我們是不是應該逐漸的回歸到我們的傳統漢字上了呢?

針對簡化字與傳統漢字的優劣問題,我不知道在過去的人們是怎麼考慮的,但在今天,我覺得在使用上,繁體字沒有太多的不便了。香港、台灣一直在使用繁體字,也沒有出現什麼問題嘛。至少在計算機中,輸入簡體字和繁體字已經沒有什麼差別了。而我一直以為,除了文化上的順利傳承外,讓小學生從繁體字開始來接觸中國漢字,對於智力的開發應該有更大的好處。還有,熟知了繁體字後,認知簡體字應該不難,但反之則需要時間習慣。現在大陸與港台交流加深,漢字上的差異影響了交流,豈不是冤枉。

我覺得理想的狀態是,當我們可以使用繁體字後,再加上我們先進的《漢語拼音方案》,我們的文字系統就大大增強了。至於漢語拼音比台灣所使用的通用拼音的優點,蔡智浩的《通用拼音的迷思》這篇文章裡作了詳細的解說。

後來我有想,調整漢字的決定似乎是由政府下面的教育部等機構下達的,這讓我有了些思考──是不是應該由政府來決定漢字的規范寫法。從傳統上來說,秦始皇統一小篆文字,似乎是一個先例,但那畢竟是專政的封建時期的事。如今我們在“民主”時代,漢字應否由政府來管理呢?漢字作為百姓的自發生成、自發規范的文化,能否順其自然,由市場來決定,由商業的出版機構來統計,自由的出版字典來幫助大家規范呢?

马勒戈壁的

母亲的师弟的孩子想出国,今天请了我们去吃饭,一来向我们问问经验,二来他们同学也叙叙旧。中间吃到一半,我突然感觉腹中不适,于是又去了一次厕所。

正在爽的时候,忽然回想起在加拿大上厕所的情形,那边的厕所设备齐全,干净卫生,看来这里也不惶多让。突然,我想起了一点──加拿大的厕所都有卫生纸的,这里有没有?我赶紧环顾四周,于是有了一种如坠谷底的感觉。没有卫生纸,而我来这之前竟然一点顾虑都没有。这可怎么办?

听着外面很安静,我估计现在外面没人。想到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里有很像Winnipeg的St Vital Centre里面food hall的厕所内的卫生纸,于是就提着裤子出去拽了一些回来,才算解决问题,嘴里也只好用“吃一堑,长一智”来安慰自己。

马勒戈壁的。

《哈利波特6》

今天在家里的电脑上用PPLive看完了电影《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

我是从第四部电影开始接触哈利波特的,之前完全是新鲜人。那时在大学宿舍里喜欢几个人围着一台电脑看电影,一位同学提供了这部电影,于是我们就看了。当时看下来有一个感觉,就是没看懂。我这人看电影有个“毛病”:有的电影没看懂,就算当时觉得电影挺差劲,我在后来也经常再回顾一遍。后来我又下载了电影,自己单独研究了一遍,还是懵懵懂懂。

再后来就是我机缘巧合,看完了电子版的著作,才对整体的故事有了了解。那时我才明白,看不懂电影不怪我,实在是因为电影删除了小说中的很多情节,让情节不连贯。

我见过每一本哈利波特的小说书,基本是一本比一本厚。虽然我没有仔细看过哈利波特四之前的每一部电影,但我感觉如果小说哈一的故事长度拍成电影正合适的话,那么从哈二开始就会一部比一部浓缩,才能把故事放在电影里描述出来。到了哈四,要想详实的在一部电影里描述一个这样规模的故事,已经是不可能的任务了。

哈五我是在07年夏天看的,印象里是在8月份。那时我临近出国,因此经常约高中同学出来聚聚。有一次我和另外两位同学聚会,恰逢白天,我们就去了附近的电影院看电影,而哈五在那时刚上映不久,于是成为了自然而然的选择。忘了说,哈四我看的是英文版的,加上了中文字幕。而在国内的电影院里看的哈五,则是中文配音的。我现在看电影,特别讨厌配音电影,总觉得别扭。我现在印象里看哈五的那次,因为斯内普“说”了句非常本土的台词,而导致全场哄堂大笑。看哈五的感觉,过程中不好比喻,完后就感觉空虚。就像某些人觉得结婚生子是人生大事,做完后就觉得人生完成了一半一样;看一部哈利波特,对于我们的意义也仅仅是一种仪式而已,不得不做的仪式。这次看哈六也是一样。

事实上,我觉得哈利波特系列的电影已经无法拍得出彩了,越来越长的故事就是原因。我觉得拍电影的人应该也知道这一点,但毕竟票房可观,让他们欲罢不能了。其实本来对我来说问题也没有那么尖锐,只是我前几天才看了《达芬奇密码》和《天使与魔鬼》。虽然电影的情节相对于小说,削减了很多,但人们都不得不承认,电影是拍得相当完整的。一个没有读过小说的人看了电影,不会感到任何遗憾。而看完了哈六,我想,大概不是每一部小说都可以像《达芬奇密码》一样经过削减也能拍成精彩的电影吧。像哈利波特这种规模的小说,如果能认认真真的做,把它做成连续剧,把情节做足了,应该还是会比较出彩的。现在的电影,打个比方,就是把任何一部美剧的一季的内容放在一部电影里。想想看,如果把《越狱》拍成四部曲的电影,你能愿意看吗?

另外,也不得不感叹一下计算机的更新换代的速度。两年前我一直用家里的Thinkpad T43,除了光驱不时自己弹出外(我见过几台Thinkpad都有类似毛病,貌似这是Thinkpad的通病),我还是觉得T43是完美的计算机。当然,那时我没有给它装上Linux,因为家里人还要用,比较遗憾。1.73G的CPU,512M内存,在当时看来是比较不错了。但刚才我运行PPLive的时候,感觉卡的要命,而且机器也在呼呼的散热,似乎风扇也不大行了,有些许的噪音,再加上硬盘也有些咔咔响……于是我这篇blog写了三段,我就回到了我的MacBook前继续完工。

还有,我过去一直没有下决心购买QIM的一个原因,就是还很怀念谷歌中文输入法。当时用着QIM,觉得整句识别比谷歌的要差一截。可刚才写了几个字,就让我觉得两者差不多,非常类似,这样我应该可以放心的用QIM了。

Out of Blog

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样,我是基本不能在家里写blog的。这次回国,7月24日抵达的北京,在这几天内,除了这篇文章外,只有两篇文章。我的另一个英文blog上的最后一篇文章写于7月27日。英文blog放的就是每日一篇的生活流水账,停止更新的原因大概也明显──家里的生活千篇一律呗。这个中文blog的作用是把生活中值得记录的想法提取出来,生活都千篇一律了,更别提提取了。

在家中待了几天后,已经习惯了国内的环境后,觉得自己正在渐渐的变为一具行尸走肉。每天的生活基本一样,早上8、9点起床,然后要么跟着父亲、要么跟着母亲,开车出门去办一些事情。我的任务就是给他们开车,此外就是无聊的等着。回过前在计划国内生活的时候,虽然有过一丝丝的迷茫,但总体的精神还是向上的:读一些、买一些我在国外日思夜想的计算机图书。不过这几天买书的想法越来越淡弱,原因写在前面的文章当中。而我这几天也越来越少读书了。

究其原因,除了主观上的懒惰外,外因有几:令人烦躁的炎热天气;父母休假在家,家里的电视声音的影响(因为天热,无法关门);每天要跟父母出门办一些事情,回来后我也少有精力读书。要解决外因,我的感觉就是把我送到学校、或者图书馆去。我之前也写过,我在家中是无法集中精力学习的,因此我才整天的呆在学校的自习室里,否则会感觉明显的荒废。而在国内的假期中,上哪里找个图书馆、自习室啊。

对了,不想买书还有一个因素,就是没有吸引物。把我放到书店里,我在书海里翻翻,我肯定会心动掏腰包。可惜我回家后还没有去过书店一次呢。我家在我出国后就搬到了东部的高新区,离城市东部有7公里左右,而城东离市中心的书店还有5公里。因此实在少有去书店的机会。我在北京倒是去过一次王府井书店,不过不知道是因为那天太热太躁,还是书店里确实没有什么我想看的计算机书,我计算机区域转了两圈,也没有看到吸引我的书。

不愿写blog的原因,我想了几天,感觉就是“万事开头难”。我过去写文章也是,经常对着题目愣神半天,一旦把前几段写出来后,后面的就水到渠成了。对于要求不高的作文来说,开头也不需要太好。只要有开头,后面想在硬转也很容易。写blog也是这个道理,对我来说,环境太杂乱、心思不平静、思考不积极、信息获取不跟进,很难让我有开头的冲动。

我过去在学校期间,基本上是不到下午就能零散的把Google Reader上的文章看完,到了下午还一直抱怨怎么别人都不写文章了,看着空空的阅读列表就有种无聊的感觉。现在倒好,每天就没有看文章的兴趣。这几天积攒了将近500条未读了。过去看到徐宥等人的新文章,我基本上是马上消灭掉的,现在我看了稍微长一点的文章后,就赶紧换到其它的文章了。我目前的状态,就是看看月光的不需要怎么思考的文章最合适了。

我最喜欢的广告之一

其实一直想说说这个的,只是一直没有时间,也没想到真的可以找到相关的资料。这份广告就是我往返加拿大乘坐的航空公司Air Canada的广告(YouTube视频在后面贴出)。

我第一次看到这个广告是在学校的咖啡厅里,当时我刚考完一门考试,坐在咖啡厅里大屏幕电视机前的沙发里边喝一杯拿铁,边吃点心充饥。突然我听到了一种特别的声调,于是循着声音看去,看到屏幕上的人手上沾着颜料抹来抹去,最后看到Air Canada的商标,才明白原来是加航的广告。

让我心动的是,在很久没有在这边的电视上看到汉字后,竟然在一家航空公司的广告里看到了大街上的中文灯箱,以及屏幕上的亚洲面孔。虽然这些人看上去都像是香港那边的南方人,但已经让我相当激动了。另一个让我喜爱的因素是广告的背景音乐。那种特殊的音调,让我有一种“空灵”的感觉。配合画面上人们缓缓挥动的手臂,让我感觉再适合不过了。开始时我以为歌词是某种中文方言,后来仔细听发觉不是。

从那以后,每当我从电视上看到那个画面,或者听到那个声音,总会停下手中的事情,屏息观赏。我在这次坐飞机从温尼伯飞到北京途中,又从座位后面的小电视上看了几次。这则广告似乎也对我有特殊的吸引力,每次我看的时候,配合着音乐和画面,总能让我汗毛直竖,浑身颤抖。

刚才我从网上找了一下,原来广告的背景音乐是Hughes de Courson的“El Vuelo”。创作者是法国人,这首歌的歌词语言我没有找到具体的说法,在YouTube的评论中,有人说是西班牙文,有人说是流传于南美洲中安第斯山地区的盖丘亚文(Quechua)。不管什么语言,确实是让人感动的声音。我后来下载了完整的音频文件,非常不错。

下面是这个广告的YouTube视频:

第一个版本(也就是我第一次听,最喜欢的那个),主题是加航商务舱的舒适座椅。里面有很多东方元素,人物也主要是东方面孔。英文:

第一个版本,法文的:

第二个版本,主题是加航飞机的enRoute娱乐系统。相比起第一个版本,画面明显是西方主题的。英文的:

第二个版本,法文的:

另外,我还找到一个中文版本的加航广告,不过相比前面四个来说,更有国内的大众感觉,给我的品质感觉旧远远不如了:

为了方便有些地区的朋友访问YouTube麻烦,我把视频在我的主机上放了一份,可以下载观看:[版本1英文]|[版本1法文]|[版本2英文]|[版本2法文]。

书怨

自从回家之后就没写过blog。确实,写作这件事情,如果不是强制性的,对我来说只有清淡一点的日子更适合。

回家前后的一个想法就是想在国内买写书带回去。我过去也写过,在加拿大的计算机书都贵的要命。在国内买一些从网上看到的好书,不但便宜,一些有中译版的,读起来也方便。还有的书在国外不发行,比如《读库》。

我从前天晚上开始着手准备这事。首先就是想跟上点《读库》的进度──虽然基本上是永远也跟不上的,但我比较想念0900这本00版,也想见识一下“读库卡”。于是我从老六的博客上几乎把《事关读库0xxx》为题的文章看了一遍,从最新的看到了我走之前看过的0703。最后觉得0902这本的文章题目比较适合我,于是就记在了书单上。

我在出国之前就已经买了很多计算机类书籍了,有些因为时间紧张,根本没有来得及看。我走后家里搬家,那些书就被妈妈收到箱子里,放在新家的车库里。昨天晚上和爸爸把箱子拖了上来,我分别检视了一遍,找出了比较想看的一些堆在了家里的地板上。理想状况是我在家里的这一个月中把它们大体扫一遍,然后可以买新的,比如《梦断代码》、《代码之美》、《程序员修炼之路》之类的书,可以带到国外看。

印象里我收集了从01年到06年所有的《程序员合订本》,这次回来想把07和08年的也补上,不过从网上看了一下书评,似乎08年的文章质量一般。我浏览了一下目录,觉得文章都可以从网上找到,于是只好作罢。我之前想的是这两年中的一些技术新闻,应该浏览一下的。现在把过去的书找出来后,又开始快速翻阅起旧的合订本来了。那时有些文章话题我还不能理解,现在看起来就游刃有余了。

昨天把书整理出来后,已经到了晚上了,我躺在床上就睡着了,没有对理想状态进行合理的估计。今天我才发现要实现一个月内快速读完这些书,还是有些困难重重的。首先是时间比较紧张,过两天又要离开济南去探亲,在家里也很难安心读书。其次是这些内容,我能不能快速读完,我也没有什么信心。

刚才在浏览《程序员2006合订本》上册的时候,我忽然觉得买新书也没有太大意义。就拿读库来说吧,虽说0902上有我想看的话题,但我手中已有的5、6本,我也没有完全看完我想看的文章。前天晚上我在Twitter上说,如果读库可以出一个年合订本,应该是非常适合我的。一寸厚的书,用一些小摊上卖的《王朔文集》那样的字号来印刷,应该比较实用。

另一方面,我在这里买了书,带到国外去,回想起我过去的情况,我大概也没有太多时间看。而且,我现在比较害怕买错了书。我在昨天下午找书的时候,看到了很多大部头的、我看了不多的、现在看来完全不必要的书。比方说,我现在就很后悔当初买了《Visual C++ .NET宝典》这类书,一本就将近100块钱。那时候年纪小,花家长的前不心疼。现在想想,当我买了一本没有用的书的时候,我也浪费了买一本需要的书的资本。现在我看到那些书就有点发愁的感觉,当破烂卖了太浪费,要是能把它们低价卖给需要的人就好了。

所以,现在我仍然在这上面犹豫不决。我在Google Docs上整理了一个小书单,经常在脑里琢磨着要不要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