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几天小病一场,白天一直没有心情写一些作业之外的东西。今天病情基本上完全遏止了,加上刚才心情确实不错,在这里记一笔。

刚才在看The Office第五季第七集,里面说到Michael要去加拿大出差了。然后在他与公司的CFO,David Wallace通电话,确认需要携带的物品的时候,镜头转到了David那边,他解释了因为公司把Michael新交的女朋友,公司的人力资源经理Holly调到别的城市后,Michael的心情一直很低落,这次的恩惠使得他完全回复过来,而且,也确实很难找到有人愿意在11月中旬去温尼伯的人。

A screenshot of the tv show The Office

看到这里,我不禁鼓掌大笑,原因是我太喜欢这部剧了,经常让我感到就像是和我有一些关联似的。比如上次在飞机上也有鬼使神差的那么一次。而这次是,剧集里面的主人公来我现在居住的城市开会,时间也大差不差。

现在是11月上旬,温尼伯的日常温度已经在零下5度以下了,晚上的时候更冷。到了11月中旬,按照我前两年的经验,温度至少要到零下10度以下。而主人公所在的地方是宾夕法尼亚的Scranton,那里的气候怎么样我不了解,但既然在加拿大南部,肯定不如这边这么冷。

The Office第五季,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2008年拍的吧。不知道剧组有没有实际到温尼伯来取景。不过就算来了,那时我也对这部剧一无所知,不会有任何激动。我是刚看到那个场景就来写这一篇的,因此还不知道呆会剧情会怎样。发布了这一篇后再继续看下去。

中文域名

昨天看了蔡智浩的新文《中文網址的未來(在 ICANN 開放網域名稱使用非拉丁字母之後)》,提到了ICANN新通过的在域名中使用Unicode的草案。过去的非拉丁域名的标准,是把字符转换成拉丁字母,比如「中文」被转换成「xn—fiq228c」。而这次的新标准,算是一个进步──我们不需要那个没有任何信息的拉丁符号了。

虽然把计算机中文化是很多人的梦想,因此搞出了类似“中文内核”、“中文编程语言”之类的东西(或称为“闹剧”)。我觉得在域名中使用中文,至少在目前是没什么用。

域名的作用,是给数字形式的IP地址关联上一个容易记忆、方便使用的标志。在目前计算机里的一切都是用英文字母表示的时代(就连输入法也是),拉丁字母无疑是最方便使用的。如果域名里有了中文,我们输入的时候就要切换到中文输入法,多按了不知多少键盘。更麻烦的是,在一台没有中文输入法的机器上,就无法输入中文域名,直接打开网页。

确实,Unicode域名扩展了英文字母的域名。经过了互联网发展的几年,很多域名都不能用了。如果有了Unicode域名,我们确实可以缓解这一情况。不过,基于上述的困难,我觉得还是开发新的顶级域名稍微合理一些。

之前反波发布过一则播客,题目是域名贩子。内容大概是说一个韩裔美国人,通过抢注域名再贩卖发了财,被人们称为“那个掌控了因特网的人”。不过,播客最后提到了一点我很赞同,就是在Google等搜索引擎越来越火的时代,抢注域名的方法已经不管用了,因为很多人都是直接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再点击进入网页,连域名都懒得记。而对于今天的Unicode域名扩展域名基础这一点,我觉得同样适用。如果没有好的域名,用一个不那么好的域名,如果把知名度打响,通过搜索引擎,也一样能正常发展。

停用iChat

ichat-icon今天我把用了大约半年的iChat给关闭了,改用Adium。

自从我买了MacBook,我就在用Adium作为聊天客户端。Macintosh自带的聊天工具是iChat,而且在Leopard发布时一起作了更新,有了一些新功能。我过去定说过iChat,但对其外观、功能与特色不甚了然。在看了Apple官方的介绍Leopard的视频后,我才感叹到iChat实在是太棒了。但真正让我感到惊讶的是协作功能,双方甚至可以完全操作对方的电脑。但当我为了尽可能与更多的朋友在网上联系,我同时有Google Talk、MSN和QQ帐号。iChat只支持其中的Google Talk,而Adium三个都支持,因此我尽管很想用iChat,结果还是用了Adium。

大约半年前,不知道腾讯公司又在搞什么,Adium的QQ插件无法登录了。当登录QQ时,Adium总是提示我的密码错误,而我用官方版的QQ则没有问题。我不喜欢同时运行两个用于类似功能的程序,于是就干脆不上QQ了。反正平时也没有什么正事,我有事找同学的话就用官方版的登录。后来我看到了可以通过Jabber服务器来让iChat连上MSN,当进行成功后,我就用iChat替换了Adium。

今天我实在是不想忍受iChat了。iChat最大的毛病是,当主程序不开着的时候,经常掉线。iChat可以启动一个Agent在后台运行,并在系统的菜单栏右边显式一个图标,而主程序可以退出。当有人给我发信息的时候,iChat会自动启动。可这个Agent经常失效,命名图标是连线的标志,可是我实际上是不在线的。今天我登录gmail的时候,看到我母亲给我留的言,我才发现原来iChatAgent又一次失效了。于是就忍无可忍,把iChat彻底关掉了,并拖出了Dock。

iChat虽然可以通过Jabber来登录MSN,但工作的并不好。有时Jabber服务器登录失败,会接连发来消息,让人感到很讨厌,这也是我放弃iChat的一个原因。而iChat吸引我的地方,我这里完全用不到。即使是支持Google Talk帐户,如果对方用的不是Macintosh的话,我们也无法协作。

经过了半年时间,Adium还是无法登录QQ,不过我也习惯了。QQ本来就是娱乐用的,对我来说不是什么正事。而刚才看了一下Adium,才发现竟然有这么多联系人同时登录。而我终于也能够“光明正大”的用MSN了。不过,这件事,以及之前Safari 4在我这里运行的一些问题,还有一些细节问题,倒是提示了我,Apple并不总是写好的软件的。

第一次遇到Internal Server Error

刚才在写上一篇文章的时候,中间需要插入一张图片。为了保证访问,我现在比较少把图片上传到flickr上再链接到文章中,而是直接上传到了服务器上。

在点了MT后台的上传图片按钮之后,这次弹出的不是上传选项,而是一个“Internal Server Error”的提示。之前我从网上看过其他一些用MT的人说过这个问题,是因为服务器的资源限制。现在Dreamhost不限制CPU时间了,出现这个问题让我挺奇怪。

我最担心的是,之前写的那些文字还没有保存。虽然现在MT有定时保存的功能,但能够保存多少,我还不知道。试着按了一下esc键,竟然成功的退回来了。我马上把全文复制了一下。

我又试了几次,每次都是出现这种错误,包括我把草稿保存了后,重新进了一次后台,也是这个样子。没办法,我用ssh登录上了服务器,用top看了一下正在运行的程序,发现除了bash和top外,其它的进程都是mt-tb.cgi。我不知道正常情况下是什么样子,但我推测有十几个mt-tb.cgi进程在运行,应该是有十几个服务器在进行trackback。要么就是我在trackback一个没有相应的服务器。总之大概不是正常的情况。我试着用killall来杀死了那些进程,在点上传图片按钮,于是就正常了。

我检查了一下后台的错误记录,发现和mt-cb.cgi相关的信息是这样子的:

Premature end of script headers: mt-tb.cgi

还没有查过究竟是什么问题,但确实是长了一点经验。

另外,我今天第一次登录后台的时候,很长时间都没有成功,最后收到提示是说无法正确连接到MySQL服务器。我现在觉得MySQL是把数据不知道以什么形式放在服务器上,虽然可能效率高一些,但相比起看得见的文件来说,还是文件更放心一些,备份起来也方便。MT支持sqlite数据库,我一直有把数据库从MySQL换到sqlite的想法,但又没找到一些相关的案例,对执行效率有点担心,也没有什么时间。等过一阵子再看看吧。

劳累的一天

前天晚上同学来我家,说是因为强行关机,他的Acer Aspire笔记本无法启动了。Acer的笔记本没有恢复光盘,只能通过在Windows里执行恢复程序,从硬盘上的恢复分区里恢复出厂设置。我之前已经帮他恢复过好几次了,但这次无法启动到Windows,我也无能为力了。

然后我告诉他,我可以帮他重装一遍系统,然后从Acer的网站上下载驱动。这样虽然变成了盗版,但也不影响日常使用。奇怪的是,我上了Acer的网站上,竟然找不到他的这款8500笔记本的型号,只有8000和9000的,我也不知道驱动能不能用。另外,我之前刻录的那张Windows XP的安装盘找不到了,我又没有空白CD了,无法刻录一张新的。学校虽然给了我MSDNAA帐户,可以下载Vista,可惜我也没有保留镜像,因此虽然我有空白DVD,但也不能马上刻录。那同学急着要玩游戏,再加上那台老电脑经常蓝屏,因此决定明天去买一台台式机,并要我随行“指导”。我们说好早上10点多出发,他会在10点左右给我打电话确保我起床。

到了昨天,我9:30醒了后,看手机上没有未接来电,于是就继续睡一会,然后到了将近10:30醒了,看了手机还是没有未接,于是就给他打了个电话,结果那孙子竟然还在床上。那天我睡的比较晚,看了几集《The Office》并看了2007年的Emmy颁奖典礼,一直到3点多才睡的。给对方打电话之后,下床洗了个澡,收拾了一下,然后他开车到了我的楼下,我就背着书包下去了。我本来想的是买电脑用不了两个小时,办完了之后还能去学校上自习。

等我们杀去了Future Shop后,就从那里转来转去。他希望找一台有独立显卡的机器,并且不要太贵,结果我们转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于是我们只好驱车去了在Downtown的bestbuy。从那里又研究了挺长时间,最后弄回来一台HP台式,不到800元,配置还不错。等回到他家已经是将近下午四点了。我们的另外一个朋友本来要昨天晚上来聚餐,我就在他家吃了晚饭,主要是卤味,还吃了一些螃蟹。然后我和另外的同学干了一瓶茅台,感觉还不错。晚上快11点了才回家。

话说我很早以前,就已经厌倦了帮朋友弄电脑了。主要是我很长时间不用Windows,一些细节上的设置都忘了。经常有些问题,我觉得等我找到原因的话,还不如重装来的痛快。而且弄这些也非常耽误时间,还非常无聊。我记得小时候非常喜欢捣鼓这些,安装什么软件的时候总是一丝不苟的盯着进度条,把每一个细节都记住,给别人修电脑也总是乐此不疲。现在我虽然学的是计算机专业,但对计算机的维修反而觉得越来越不在行了。有时朋友请我帮忙,我还是会做,但已经感觉不到小时候的那种快乐了。对自己也没有了那种“手到病除”的那种信心,每次都是发自内心的说“我只能试试”而不是小时候的那种“没问题”了。我也没有什么好的方法论来操作,只是根据自己的分析以及一些计算机常识来试验。等着“瞎猫碰上死耗子”时就是修好的时候。然后别人称赞我太厉害了,我说是“蒙的”,是实情,但对方总认为我是谦虚。我觉得研究计算机科学的人,大概都不是好的修电脑的人员,看上去有违常理,但确实我的真实感受。

我曾经在手里没有一台自己可以随时使用的电脑的时候,经常看报纸上的配件价格表,并在纸上自己“组装”了很多次机器──列出配置列表和大约价格。因此也给买电脑的人提出过一些建议。现在我对这些的兴趣大减,也很少关注这些事情了。过去对一些CPU、显卡的型号总是如数家珍,昨天除了Intel的显卡外,我也不大知道哪些型号是集成显卡。比如看到ATI的Radeon HD 3200,感觉是独立显卡,但看了机器上的标示才知道其实是集成的。因此我只是胡说一通。我觉得当机器有了6GB内存后,显卡只要不太差,玩游戏应该没什么差别。不过我平时只玩超级玛丽,因此对这一点没什么认识。我之前在加拿大也陪同学买过电脑,并出了一些垃圾建议,同学一直都很感激我,并认为我水平很高,而我自己都觉得当时实在胡说一通,其实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过昨天去买电脑,自己的收获是发现现在硬件的价格比我印象里要低很多。比如我同学买的那台电脑,三核CPU、6GB内存、600GB+硬盘、独显什么的,连20寸显示器加起来一共不到800。按照汇率来算,也就5000人民币左右。可能我现在的思想还停留在97年家里的第一台电脑的时候,一台586、166MHz、16MB内存、15寸显示器加上HP打印机一共给了15000元。那台电脑是母亲的同事给组装的,我们对计算机还是一无所知,只觉得15000元对于买一台当时还没有普及的计算机来说,大概是等值的吧。

颠簸了一天后,回到同学家,帮他把电脑装起来,设置好,并装了小红伞。本来他想把硬盘分一下区的,因为出厂设置是除了恢复分区外只有一个大C盘(我不知道为什么厂商不用一个稍微好一点的分区方案,可能是想收取服务费吧),但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可以使用的PM之类的软件。我从国内帮我妹妹调整分区的时候用了个软件不错,可我怎么也想不起名字来了。下载了一些都无法从Windows 7上运行。我也就劝同学说过因为Windows 7太新,一些分区软件不能用,等两天再看看。他急着在新电脑上玩游戏,于是也就接受了。那时候我已经感到相当疲倦了,十分想睡,感觉头很沉,再让我继续给他调整Windows我大概要吐了。然后忍着不适,给他弄好了中文支持。

然后我坐在一边,继续弄我的程序。并解决了一个seg fault错误。然后我们出去从餐馆订了菜,并买了饮料,为晚上的聚餐做准备。等我们回来后,我都感觉自己快要发烧了。他们在厨房准备的时候,我在一张椅子上迷糊了大概半小时,然后才又有了精神。然后就是聚餐,并一起回顾了一些过去高中和大学的事迹,以及和同学喝酒。本来我以为自从上次喝伤了之后,我可能不能再喝白酒了。经过两年多的“禁酒”,现在竟然还能喝半斤而没有了过去那种恶心的感觉,倒是意外之喜啊。和我去买电脑的那位同学,在我们谈话的时候,不忘去照顾他的游戏,遭到我们的一致鄙视:

playing-game

等到了十点半,我们吃饱喝足,我坐着同学的车回家了。在家中的厕所洗漱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萌袁。我发现他现在在做的一些事情,是我小时候很喜欢做的。现在我已经对这些不感兴趣了。对于Linux的推广,我觉得为什么要执着于别人在用什么系统呢?哪怕是Linux用的人再少,只要有人在维护,我可以正常的使用就好了,完全不必要写那些文章遭人骂。一些在做一件别人觉得没用的工作,并给其中的一个赋予“中国Linux之父”的名号,我觉得就跟小孩过家家一样。

可能是因为喝了酒的原因,我12点多就睡觉了。睡的也很沉,并做了两个梦。第一个梦是和一些同学进行郊游,但我认识的只有zhaokai。我们在一条小胡同里排成一溜,席地而坐,此时开始下小雨,我带了伞,并和zhaokai在一个伞下面。突然左侧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情,我们就冲过去。这时我们好像成了武侠小说里的人一样,有功夫、有师父。zhaokai冲了一半就折回,原因我已经忘了,我是继续往前冲的。到最后我冲进了一个四合院,并进了一件屋子。里面只有一张床,床上有枕头和被子。我冲了过去掀开杯子,里面没有人,但被子上还留有体温。我不知道为什么,感觉那是师父躺过的床,而师父已经仙去了,此时我悲从中来。这一切就像电影一样,我这个做梦人是在一张萤幕前看着萤幕里的自己进行着种种动作。然后屋子外面有响动,我知道了自己进入了一个陷阱。我含恨冲出屋子,决定在临死前尽量杀人为师父报仇。在屋外,我看到了一个拿镰刀的人一动不动。正在奇怪的时候,我回头,似乎看到了非常恐怖的画面,并尖叫了出来。就像我前面说过的,我这个做梦人是在看着萤幕里的自己,因此我只知道萤幕里的自己回头,一脸惊恐,但“自己”看到了什么画面,我是不知道的。下一个场景是我在尖叫,并且因此惊醒,并在尖叫出声音来。我在知道自己做了一个梦后,一会又睡了过去。

第二个梦是我在下午去了“华季火锅店”买烧烤卤味,在里面碰见的老板是我现在公寓旁边的“文开超市”的老板。我们交谈了一阵子,我买了半斤鸭子,还有别的什么的。等我回家后,跟我母亲说起这事,她说那个老板是她大学同学的亲弟弟什么的。然后我想起我还没有买完卤味,但这时又醒了。我没有睁眼,一直想再回到梦中去买卤味,但过了大概五分钟还是不行,只好翻身看了一下表,是10:30了,只好下床准备今天去学校的事情。

来学校后吃饭时和了一杯espresso,没有加任何东西,到现在都觉得挺精神。我也不知道是喝了咖啡的原因,还是昨晚喝酒导致睡眠充分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