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年温尼伯的第一场雨

今天晚上,温尼伯下了今年第一场雨。下雨本身没什么的,但打雷打闪的把我们整个小区的供电给打停了将近两小时。

从晚上 8:30 左右就开始停电,不是我们一座楼,我们楼前面的大超市也没电了,超市前面就是公路,路灯也不亮了。屋子里自然就没有灯光了,无线路由器也没有电了,自然我也没法上网了。没有电源,计算机也支撑不了多久,于是我趁九点多的时候稍微有那么一点困意就上床了。在床上翻滚了一会,稍微睡过去了一小段,模模糊糊的听到“嘀”的一声,抬头看看屋里的加湿器指示灯亮了,说明供电恢复,于是爬起来写下这篇文章。

在来加拿大之前,我对北美这两个面积颇大的发达国家有各种想象,比如超级便宜的宽带互联网、无线手机上网、超级稳健的供电等等,这些纷纷的在这几年中被现实给打破了。也许时因为建成的时间比较长久的原因,我们周围的很多设施都算是比较陈旧的,包括带不起空调的电网。停电之后让我有些茫然,没有灯光连纸质的书也没法看,在家里整个就废了。我之前倒没想过在这边如此的依赖供电。

今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温室效应加剧的缘故,刚刚开始升温就变热了。上周我们还有冬末春初的感觉,屋外刚刚化雪,只穿一层长袖衣服还会感觉冷。这个星期温度直接就飙上 20 度了,不知道下周会不会让我们凉快一点,难道要提前进入夏天了吗?

独自欣赏电影

上周二晚上,我和同学三人去电影院看了《Sherlock Holmes: A Game of Shadows》。这是我在加拿大第二次在电影院看电影。第一次是我刚来不久,语言班组织同学去市中心参观,我们下午在电影院看了一部介绍自然环境的貌似 3D 电影。那天我们上午在外面转了大半天,下午已经挺累的了,那电影也不是故事剧情片,很多人在电影的舒缓伴奏下美美的睡了一觉,我也是一样。所以那一次看电影的经历其实算不上是真正的看电影娱乐。

之前有几次同学也邀请我一起去电影院看电影,我几次都拒绝了,因为我不喜欢在电影院看电影。这次要不是因为我还挺期待这部片子的,再加上难得跟同学互动,我就一起去了。

在电影院看电影,画质、音效都没的说,不过我更喜欢的是自己可以自由的“研究”电影。很多次我在自己的电脑上看完了电影之后,我会回顾一些比较精彩的部分。有的片段我实在是很喜欢,我会反复看很多次,在电影院明显就不能这样做。更甚的是,在电影院看电影似乎有种特殊的、不好描述的氛围。比方说,我看电影喜欢看“全”了,也就是包含了片尾的字幕部分,我至少会浏览完毕演员表。有的电影喜欢在片尾字幕结束后再来上这么一小段,但那次看电影就根本没有给我仔细看完的机会。比如这次的电影,最后一个片段是福尔摩斯再华生的稿子的 THE END 后面偷偷的打了一个问好,然后紧接着片尾字幕。刚刚开始放字幕,不管是跟我一起的同学,还是当地人,都似乎非常着急的起身离去。我也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所以也只有跟着人们一起走了,这让我有点不爽。自己在家研究电影就没有这种顾虑了,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说起这次的电影,给我印象最深的两个片段都是反派主角莫里亚蒂的表情,让我非常着迷。第一段是莫里亚蒂在法国看歌剧《唐璜》的时候那种入迷的表情;第二段是莫里亚蒂抓住了福尔摩斯后用唱机播放莫扎特的《鳟鱼》时边听边享受的跟唱时的表情,那种大功告成志得意满的申请真实太有趣了。可惜我从网上找了人们制作的很多片段,都没有找到这两段,莫非时我的口味比较独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