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佛山上一贼秃

昨天我和母亲去了千佛山。

我很久没有去千佛山了吧,想来至少有十年之久了。上面的景点我早就不如小时候记得清楚了,这次又重新回顾了一遍。另外这次由于回家后进行了一些锻炼,体力提升了不少,总算比较成功的爬了上去。上次回国时我也是跟母亲去爬了济南东边的华山,那座山比千佛山矮一些,但我爬了不到一半就累得气喘吁吁,挥汗如雨,腿重的让我有些难以想象。这次除了到快下山的时候我感觉腿很有些酸痛,其它的时候都比较正常。到了晚上睡觉前我没有感觉到特别累,只是入睡非常快,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感到全身有些疲劳。

我们从南门进去,首先去了半山腰的历山院、舜祠。这里每个祠堂都有可以祭拜用的蒲团,旁边有卖香的。我们进了舜祠时,发生了一件让我觉得恶心的事。那里有个和尚,叫住了我母亲,说在这里烧根香,说是有道理的云云。本身这也可以理解,毕竟这里卖些香可以创造些收益,哪里的景点都有这种情况。不过那个和尚说话的语气却让人太感觉不快了。也许是为了达到一种让人信服的效果,他的口气就像时某某大师对求他批命时的一样,简单来说就是施舍。如果是个大人物,这样说话或许会显得比较有气势,可以达到更好的宣讲效果。但你一个旅游景点卖香的和尚算老几啊,我们当然拒绝了。

出来了之后我想,佛教这种东西,接受过良好的中学教育的人都不会笃信。或许有些人在这类景点会抱着好玩的态度拜一拜,还有就是见到神像就拜的心态,或许就能瞎猫碰上个死耗子,拜到正主了呢。这类人虽然拜佛,但绝对不是像西方基督徒祷告那样笃信。这种的所谓宗教,就是走一个形式。也许在古代可以形成一个世俗势力,但在新中国成立后对宗教的政策下,这些也只有流于一些娱乐性质的形式了。

在中国,佛教是肤浅的,有信众也只有受教育比较低下的社会底层大众。他们对佛教的诉求无非是求一些世俗的东西,比如福气、平安、利益、男婴等等。这种东西,在我看来,对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们的吸引力会非常弱小。所以佛教在现今的中国也只能是半死不活的存在。

这里说的佛教并不等同于佛家、佛门。知识分子信佛的,极少有信奉某一种宗教的,因为多数宗教在这些人眼中看来确实非常肤浅。而佛家则不同,它们的诉求对于知识分子同样有吸引力。人们在接受良好教育、结束了每日的为生活奔波劳累后,时常会有一种哲学上的“胡思乱想”——我从何而来、人生的意义、死后会怎样等等。而哲学意义上的佛家思想、道家思想就比较受欢迎了。

十多年前有一位李某某,他演绎了一种佛家修行方法,吸引了很多信众,最后被政府所取缔,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据我的了解,排除了一些天安门点火事件之类的比较明显的被泼脏水的事件,这个修行方法就非常符合知识分子的诉求。比如他们的核心书籍,我专门找来拜读过。它是李某某讲课内容整理出来的,以第一人称书写,可以算是李某某的演讲稿。其中的第一部分,标题就是“真正往高层次带人”,这比起佛教的那些求福、求平安什么的就高明太多了。李某某说他的法门是佛门八万四千种法门之一,也是打着佛的幌子,于国内的佛教相比,高下利现。过去我有些不理解为什么很多高级的知识分子都被鼓动了,根那些普通的佛教相比就有些明白了。佛教这些低级的理论,或许本来高级,但为了蛊惑无知愚民自己变得低级了,也只能蛊惑蛊惑愚民了。在义务教育普及了的中国的今天,他们就没什么市场了。

后来我又想,千佛山虽受“三教合一”的影响,但主角毕竟还是佛。在山上除了这个舜祠,还有一个鲁班祠,而道观则不见一个。舜是什么人,说白了就是王权的老祖宗之一,而佛,则显然是神权之一。中国历史上王权根神权有过多次冲突,带来的结果就是灭佛运动。想到这里,我又觉得很荒谬,一个佛门的和尚,在王权祖宗的祠堂里,让我母亲用神权的礼节来拜王权的祖宗。舜啊,睁开你的眼,霹死这个“做婊子还立牌坊”的贼和尚吧!

可恶的老头

最近回国后,终于有机会看一些电视了。其中我看到一个央视的广告,感觉很不爽。

广告的主角是个年龄很大的老头,脑子不好使了。自己的儿子也认不出来,只记得儿子小时候的样子。儿子叫门也不开,反问“你是谁啊?”。儿子带他去饭店吃水饺,吃完了他抓起来往裤兜里塞,儿子问他干什么,他说要带回去给儿子吃,说他儿子最喜欢吃饺子了。

开始的时候我只看了吃饭的那部分,给我的感觉反正不是正面的。或许有那么一点点关于亲情的成分在,但真的十分让人感动吗?我觉得是可怜。后来我看到了全部,前头的那部分让我更加的不喜欢。我蓦然想到了 EVA 中的明日香,这个老头的行为跟明日香的母亲差不多,好的地方是他痴呆的晚,儿子已经中年,不会明显的感觉受到伤害。其实站在儿子的角度,除了对父亲的担心外,难道就没有一丝父亲不认自己的失落吗?我觉得肯定是有的。还有,吃饭的那部分也让人不舒服。换位思考一下,有一天你父亲回家,从裤兜里掏出没有包装的食物,说是给儿子带回来尝尝,你会很高兴的吃下去吗?广告中除了体现父亲痴呆,认不出成年后的儿子不说,还体现了这个父亲不是个讲卫生的人。

这是一个公益广告,我觉得这类广告应该可以做的更加完美一些。故事设计的哪怕更加单纯,也别让人看了觉得反感。

说道用裤兜装饺子,我还想起了最近的一个节目,名叫“变形记”。我父亲非常喜欢看,有时还拉着我看。内容是让城里的孩子跟乡下的孩子对换一下环境一段时间,题目中的“变形”,明显是为城里孩子准备的。这不是一个新鲜概念,我想我的父辈会更加的喜欢这类的电视。我就不行。开始这个节目的潜在的就告诉了观众,所谓“变形”,主要是把城里娇气的“坏”孩子给变好。而我看到的那一集恰好不是一个十分任性的孩子。那个孩子待人温和,面对乡下人也没有盛气凌人的态度,虽说有些无奈要吃苦,但勉强也可以完成任务。他十分讲究个人卫生,不同的地方穿不同的鞋子,每天洗头,让乡下人感到惊异。乡下用盐来刷牙,他觉得很不习惯。我个人觉得这种孩子如果在成长的过程中保持这个样子就可以了。讲究卫生不是什么坏事、错事,略微有些娇气是成长环境使然,何况他并不是什么事情都不能做的废物点心。这个节目如果把这种孩子变形,是要变成什么样子呢?以生活邋遢为荣,以讲究卫生为耻?

一些侦破犯罪的故事中有这种情节,记者为了成绩,故意的纵火,然后第一时间拍下照片,得奖。我觉得这个节目有点这方面的倾向,故意把一些事情夸大,然后站在一个所谓“正义”的角度来做节目,不知道是要给人洗脑,还是单纯的为了利益。

读了《东京奇谭集》

今天停车的时候忘了把手机带回家,于是我在中午吃完饭之后有机会读了一遍村上春树的《东京奇谭集》。这是一本村上的五篇短文的合集,我从中间随便翻了一页开始,很快的就把整本书给读完了。这本书我在出国之前就买了,当时读了的内容现在早已忘记,所以这次算是复习。

村上的书我读过几本,回想起来好像都是林少华翻译的。我不会读日语,所以大概无法享受原汁原味的村上的文字了。林少华的翻译我一开始非常不习惯,是该说他的文字洗练还是什么的,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在读鲁迅时代的文字,措辞有些淡淡的荒诞,这就是我的感受。后来我渐渐的习惯了,才可以从中文译文的字里行间挖掘村上的原意。

《东京奇谭集》这本书跟村上以往的风格类似,说是“奇谭”,但实际上并不是奇幻小说,有些文章,比如第一篇《偶然的旅人》,里面的“奇谭”指的仅仅是一些巧合。而真正精华的部分在于传统的村上文字。现在总结起来我看过的他的几本书,他的文字的特点就是平平淡淡的叙述,中间穿插的一些惊人的文字。从这个方面看来,《东京奇谭集》是一本典型的村上的书。

村上的文字吸引我的另一点,我今天想起来,也许跟日本文化的吸引有关系。我印象里最早接触的所谓“日本文化”,就是我在看霍元甲系列里的日本人的切腹。我有记忆中最早的一个画面是在梁小龙演的《陈真》里,陈真有个对手,是位日本武士,名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叫柳生静云。虽然是日本侵略者,但人品比较正直,跟陈真虽然立场对立但互相尊重。好像因为跟陈真比武失败而切腹谢罪。切腹仪式上还是一位汉奸来念一篇“祭文”,说“柳生家族之柳生静云……”,然后柳生那女朋友给他雕刻的木刀切腹。这是我最早知道有切腹这件事,虽然不怎么理解好好的居然就自杀了。之后我查找资料,知道了这跟日本文化中的一种“求死”的风气有关。

村上的书里面,有一些自杀的情节。我读过的这些情节,那个人自杀的原因,村上都没有交代,但字里行间的意思多是对生活的失望。也许跟成文时日本的国内氛围有关。不过在我看的时候常常会感觉莫名其妙,比如我看的村上的第一篇文章就是著名的《挪威的森林》,一开始回忆“我”的好友木月时,就说了他跟“我”打了台球之后,就在汽车中自杀了,好像也没有遗言,留下女朋友也不管,当时看的我真是糊里糊涂,当然现在我也没有完全理解,只能用“对生活失望”这个比较空洞的解释来给自己解惑。

这本书里面,也有一个自杀的情节。最后一片《品川猴》里,女主人公中学的学妹,各方面都非常的优秀,是人人羡慕的对象,在有一天去了女主人公的宿舍,跟女主人公讨论了“嫉妒”的话题,并把自己的名牌托付给并不是很熟悉的的女主人公后,自己在树林深处割腕自杀了。没有遗言,没有人知道原因。当然自杀的人只是在女主人公的回忆中出现的,故事的高潮,在我看来是女主人公知道了自己会经常忘记自己的姓名的原因是被猴子偷走了名牌后,猴子说它偷名字时也会带走名字主人的负面因素,也有好处。女主人公询问自己被带走的负面因素,猴子的回答一下子让故事生动起来了。前面女主人公的生活都有交代,她自己也意识到自己的人生非常的平淡,整篇文字也带给人一种淡淡的平淡的感觉。但猴子点出了女主人公的母亲和姐姐并不爱她,一次也没有,中学时让她去外地的寄宿学校也是为了把女主人公从身边赶开。女主人公自己也有所意识,但自己把这些感情封印起来了。这次被猴子揭开,不仅是女主人公,就连我这个读者都感觉非常的伤心。情绪波动之后就是一阵的过瘾和满足,伴随的还有充满忧伤滋味的回味,这就是村上的书的魅力。

还有一篇故事也是这种模式,《哈纳莱伊湾》。女主角幸十九岁的儿子在哈纳莱伊湾冲浪的时候被鲨鱼攻击溺水而死,开头就给人一种沉重的打击。幸一个人去了美国,火花了儿子,游览了儿子最后冲浪的地方,并在之后的十多年中,每年都在同一时期来这里生活。后面介绍了幸的生平,她有用钢琴模仿别人的音乐的天赋,因此去美国学烹饪的她在酒吧弹琴。后来被遣返,嫁给了一个人品不高的音乐人,丈夫后来因为吸毒死在了别的女人的床上。幸一个人把儿子带大,虽然幸知道自己虽然爱儿子,但作为一个人,儿子却让她无法喜欢。儿子去世对幸一定有很沉重的打击,但文字中十年一闪而过,开始的伤心在十年后也成了淡淡的回忆,总之一切都很平淡。后来有一次她帮助了两个搭车的日本人,他们来这里冲浪,再次遇到幸时提到他们看到了一个独腿的日本冲浪者,跟她儿子一样没有右腿,两人看到了几次,但想打招呼时却找不到他。之后幸在小镇上寻找了几次,都没有结果,在会日本的前一晚,躺在床上,听着壁虎的叫声,幸意识到自己哭了。看到这里,之前淡淡的忧郁——儿子的死亡,人生的际遇——一下子像发酵一样,变得强烈起来,那种感觉真是让人回味无穷。

整本书有五篇,除了中间的一篇《在所有可能找见的场所》比较无聊,我没有理解,里面让我有点兴趣的就是有人在从 24 楼上 26 楼之间失踪,二十天后在外地被发现,没有当中的记忆。从文章的感情角度没有能给我冲击的地方。其它的几篇都是非常好的文章。平淡的日常描述,临近结尾时突然间的一个小剧情,让文章的感情一下子丰满起来,给读者冲击,这都是典型的村上风格。

整理了旧的纸质文档

今天我整理了一下家中保留的旧的文档,它们是我过去打印下来保存的,基本上打印于 2005 年,在搬家的时候父母把它们也留了下来,堆到了书橱里。我今天把它们拿了出来,重新的浏览并分类了一下。

文档的内容都是计算机相关的,绝大多数跟自由、开源软件有关,技术的、文化的都有。那时候我自己没有可以自由使用的计算机,但家里在 1997 年买电脑的时候,同时买了一台 HP LaserJet 6L 激光打印机,所以我在有开电脑空上网时,就把喜欢的文章全给打印下来。记得当时是放在我上一个书桌的右边抽屉里,我在学习疲劳的时候,就拿出一份来看看。当时真的是特别痴迷,那些内容全都深深的吸引着我,让我念念不忘。那些打印下来的文档页都是我的宝贝。

现在回忆起来,我最早打印的文章大概是王垠网站上的。在这方面王垠给了我很多的启示。我从他的网站上接触到了很多新鲜的东西,除了我早就知道的 Linux 之外,Emacs、Vim、TeX、Scheme、FVWM、Mutt、MAXIMA……等等都是我在他那里第一次听说的。那些文章我基本上一个不落的都打印下来了。后来我因为实在是太喜欢他的网站,再加上他退学后他的网站不能访问,别的网站做了镜像,我就用 wget 把那个网站都给镜像到本地硬盘上了,一直到现在我都保存着。正因为王垠对我有这么多关于自由软件方面的启发,我对近年来王垠的“变节”觉得有些失望。不过我打印文章的确应该是从王垠开始的。

那些当年我当作宝贝的纸张,在今天看来,除了可以留作回忆之外,就只是一堆废纸了。因为我早就有了自己可以自由使用的计算机,现在家里也早就有了宽带互联网,想看什么文档都可以直接去看。虽然有些网站不幸的关闭了,但把好文章保存成电子版本也远比纸张的文档方便。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应该会一直保存着这些纸张吧。

亏了没有扔我在加拿大用的micro SIM

上一篇文章中我说了我把 Nexus 4 手机恢复了出厂设置后再还原时有些麻烦,当时有一项我常用的功能也没有恢复,当时我没有想起来,就是 Google Now。

这两天总是觉得手机不对,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我经常喜欢用手把 HOME 键网上拖,来启动 Google Now,这几天这个功能不出现了。尽管有的时候我只是想搜索什么东西,并不是要看 Google Now 的卡片的内容,但这个东西没有出现怎么看都别扭。当然,我日常的温度还是关注的,没了卡片,我用语音问也会出来,但总不比卡片方便,更不用说偶尔需要用到其它的小功能。

检索了一下网络,基本上所有文章都说了一个意思,把语言设置成英文,再开启 Google Search,Google Now 就出来了。我的手机本身就是英文界面,无论我直接进 Search 还是把语言切换成中文再换到英文后都没有作用。我还想到恢复了出厂设置后还没有重启,于是我又重启了一次手机,还是老样子。

我从加拿大用的 Rogers 的 micro SIM 卡还没有扔掉,我于是就把旧的卡给换上,结果居然解决了问题。

我实在是搞不懂这到底是中国方面搞的还是 Google 的自我阉割。太无聊了。

手机恢复出厂设置

自从回国后,我的 Nexus 4 手机感觉越来越慢。似乎是它不适应国内的环境,过去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一些问题也都浮现了出来。有的软件会在途中退出,好在它是一款游戏,我可以放弃。但 Chrome 浏览器的速度页变得尤其的慢,切换标签页,包括上下拖动网页,给人比较明显的迟滞感,好像拖不动一样。今天我受不了了,评估了一下复杂度,决定把手机恢复一下出场设置。

本来我计划的不错,备份了一些不会通过云同步的软件的配置文件,就可以清空了。现在多数软件的用户配置都放在云端,这很好,很方便。我的通话记录跟短信是通过一个叫 SMS Backup+ 的软件来备份到 Gmail 里,在软件里选择恢复就可以把备份的记录从 Gmail 里原封不动的恢复到手机里。之后的工作就在恢复了出场设置之后进行了。

这次是我第一次在国内做这件事情。我发现在第一次启动的时候,手机会检查当前的位置,因为这次默认的语言居然是中文。之后都比较顺利,顺利的完成了初始化设定。但之后来了麻烦,就是安装软件。

Google Play Store 记录了我所有安装过的软件,本来可以自动的再次安装上去。一开始是升级手机上原本的软件,其中 Google+ 带来了麻烦,下载失败。我考虑应该是这类的应用,包括 Twitter、Facebook,都不能正常的下载。再加上我们家的网络速度页不算快,导致我开始时以为没法直接从 Play Store 安装程序,于是设定好了 VPN,决定从那里安装。结果速度还是很慢。

吃完了饭,我重新试了一下,发现有些软件还是可以直接安装的,就是不被“封锁”的应用,比如播放器、Evernote 等等。于是我断断续续的安装好了这些软件,剩下的那些之后慢慢的安装吧。

这事弄得我挺郁闷。智能手机把软件商店给限制住,就残废了一大部分。这种从国外买来的原汁原味的 Android 手机非常受限制。我在家里玩了一下父亲弄的中国移动版本的 Galaxy S4,里面没有了 Google Play Store,取代它的是一个叫“MM商店”的东西,可以安装各种软件。很明显,这里面的软件都是经过了审查,不会危害我们的身体健康的“优秀”软件。既然有了国产的、令“人”放心的替代品,那么 Play Store 就可以肆无忌惮的舍弃了。

另外让我郁闷的一点是 Android 手机的问题。比如这次,莫名其妙的变慢,我在国内跟在国外一样用手机,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就出现了这种问题。之前我也有过几次开机时间很长导致机器运行效率的问题,重启几乎是唯一的选择。我在国外的室友用的是一台 iPhone 4,他的手机的电源键坏掉了,所以不敢关机。我问过他,他的手机永远保持电量,不把电用光导致手机关机,就这么坚持了近年。这让我太吃惊了!苹果产品的质量不服不行。

还有就是这个 VPN 的问题,我这次恢复出场设置后还没有测试,但我刚架好 VPN 的时候确实特别失望,因为速度很慢,根本没法看 YouTube。我本来以为是家里网速较慢的原因,结果有一天我心血来潮,拿我父亲的 iPhone 4S 测试,结果比较流畅的看完了一集我最爱的 Air Crash Investigation。虽然中间有几次卡,但只要暂停一会等它缓冲就没问题了。这真是太让人沮丧了。我觉得如果有机会,我会选择一台 iPhone 来用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