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的济南东部情节

刚睡完下午觉,中间做了一些关于济南东部(舜华路与经十路交界处以东)的梦,然后跟妻子讲了梦中的美好风景(其实主要是汇报梦中出现的雌性),那一片繁华的街区,感觉就像2005年左右的二环东路及经七路的样子,路还跟经十东路一样宽敞,车流量就跟2009年左右的经十东路一样。

之后回忆了我中学时期的济南东部,过了历山路就算东部了。那时我很喜欢东部,并以自己家住东部而自豪。每当从市中回归东部,感觉身子轻快了,空气也爽了。因为那时候的东部人比市中少,散发的热量自然也少,建筑上没有泺源大街的白昼希望的路灯,更没有银座那些大厦的耀眼广告灯箱,自然让喜欢安静的我感到清爽。

那个时候我家住在闵子骞路56号,益寿路附近。我对于那个地段特别满意,因为每天骑自行车上下学,所以对那周边,以及那里到经七纬二一段路特别的熟悉,一路上所有的单位,所有的广告牌,我都如数家珍。到后来在齐鲁软件园这边上了大学,对那个东部就渐渐的生疏了。后来等出国上学,家也彻底搬去了康虹路,等我回国后发现似乎跟那时候的东部划清了界限,我对二环东路以西的地段都不怎么了解了。后来去市中心姥姥家,因为开车的缘故,没法很好的看看周围。而且人流量也跟过去的市中没啥两样了,所以我要专注看路况,不能左右相顾了。 解放路大概变得不算多,加上了过街天桥,人流很多,开车送母亲去银行,我在车上等待的时候深有体会,比起过去我上中学时人多多了。再者,回国后一直开车出行的我,感觉也没有原先骑自行车的时候的速度与节奏去观赏这个城市了。 有时候我觉得长大之后搬家真的是一种跟伤人的事情。小时候不记事,搬家也没什么感觉,等长大后再搬家,搬家后就总爱怀念旧房子。我比较幸运,从小住的房子就挺好,因此体会不到乔迁新居的喜悦。我记事后搬过两次家,第一次是上初中前搬的,那是感觉还好,虽然到现在房子的结构都记不清了。后来一次是出国前,等回国后我就无比的怀念旧房子,总是感觉无法对目前的房子产生感情。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