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安全讲座

上周四,我们公司举办了网络安全讲座,要求全体职工参加。我猜一定是托 WannaCry 的福,不然我们单位一定不会举行这种规模的培训。

请来的讲师是北京谷安天下的郝永清老师。我抱着试试的态度,从搜索引擎上搜了一下,还真能搜到这个人,看来还是有些水平的。

讲座开头的几分钟,简要的介绍了一下最新颁布,快要开始施行的《网络安全法》,不过老师着重讲的是网络安全的一些知识,介绍了一些骇客的攻击手段,举了一些例子,并且做了一些演示。

对于老师讲授的内容,我有的部分不大认同。比如这位老师说:手机上绝对不能绑定网银,非常不安全。我的感觉是,安全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安全,这些经济上的东西也不好一棍子打死。像 RMS 那样,拒绝使用一切 non-free 的设施,生活倒是安全且“自由“了,不过估计没几个人愿意尝试这样的生活方式。

让我有所感触的是,我部门的一位同事,是一位近 50 岁的女士,听完讲座回去后,就拉着我带她一起实践讲师讲的内容,包括禁止自动播放、NTFS 加密等。其中讲师还提到了微信没有加密,很不安全。他们在用 BBM 来建群聊天。这位同事回来也问我 BBM 是什么东西,她打算和她儿子用来试试。

我依次给她进行了介绍,心里却十分不以为然。这位同事,平时遇到 iPhone 有更新,从来都不更,心理反而对此洋洋得意。以这次想哭病毒来说,如果能够做到及时更新,是不会受影响的。但偏偏听了个讲座,对保持系统更新这一点没有学会,实在是不好说。

对于 WannaCry,目前来说,并没有听到有什么十分不得了的后果。实际上我心里有点感谢这个病毒的,能够让一些麻木的人有了一丝警醒,其实还是有一些功德的。

宿醉体验

昨天我又一次体验了一下宿醉的感觉,十分不好,简单记录一下。

前天我加班结束时已经是晚上 11:30 了。开车回家的路上,我感觉头部不大舒服,两侧太阳穴一跳一跳的难受。于是我就想,好久没有在家里喝酒了,今天回去喝一点吧。

到家后我拿出了还剩下小半瓶的 Johnnie Walker 金方,一杯一杯的喝着。我见厨房没冰了,就用制冰器接了点水,放进了冰箱里。哪知还没等水凉下来,酒就没有了。我这个时候听着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第四乐章,心情正是澎湃的时候,感觉非常不过瘾,于是又去开了瓶红酒。我之前在京东上买了一些红酒备着,当作餐酒,这次直接就打开了一瓶。其实我走向酒柜的时候,已经能够感觉到走路不稳了。只是这时候心中只是高兴,没有其它感觉。

打开了酒,就还用之前的被子喝。也没有什么感觉,没有觉出来红酒的涩,话说之前喝金方也没有感觉到威士忌 的冲,反而觉得是丝般顺滑。等最终我觉得到位了,就跑床上睡觉去了。

到了接近早晨,我醒来后感觉不得了。头部没有了不适,但从胃部到食道都不爽。恶心的感觉一阵一阵的,我于是下床去吐了一吧。前一天晚上我没吃多少东西,妻子中午买的肯德基,给我拿了两包鸡翅和一个老北京鸡肉卷。我心想要不一会儿再去吃点,不过等加班结束后感觉太晚了,而且肚子又不适很饿,而且还是晚上,就没有吃得太饱。结果早上想吐,也没的可吐。对着马桶,连马桶圈都懒得掀,就是一阵狂呕。吐干净后还是难受,只好喝水。在家里待了一会儿,感觉稍微好一些了,就开车去上班。

上班路上,经过孟家庄水库,我看着水库的水,难受的我心想干脆把车开进去得了。快到单位,我又坚持不住,把车往慢车道上一插,推开车门就吐,连嘴里含了颗糖也吐了出来。这时候胃里没什么好吐,吐出来的是些黄色的水,感觉很苦的样子。吐玩了之后,坚持把车开到单位,上了食堂,也没拿别的吃的,就盛了碗大米稀饭。我慢慢的一共喝了三碗,喝完后越发难受,就打电话给领导请了假,先去车上休息一会儿。走之前我拿了一个小饼,用餐巾纸包着,装进口袋里备用。

上车之后立马吐,把早上的粥全都吐了,然后就摊在座位上休息。中间拿着车上的矿泉水在喝,心想能够稀释一下酒精吧。结果之后又把水都吐了出来。在车上睡了一觉,感觉在地下车库里实在是冷,最终还是开车回家休息。在回家的路上,我已经感觉精神上好多了。

到家后,我用 VC 泡腾片冲了一杯水,然后就躺在床上。早上上班前就想要不要冲这么一杯,看看能不能缓解一下,不过担心这样会有冲突,让自己更难受。这次上网查了一下,说是宿醉后吃水果补充维生素好一些。我家里没有水果,就先用 VC 代替一下。中间睡了一觉,醒来后肚子感觉很饿,我就把小饼给吃了,这时感觉好了一些,但还是饿。看看时间到了中午了,就走路去小区门口的超意兴快餐吃点东西喝点粥。里面人巨多,没有空座位,我就没有喝粥,拿着菜回家去吃。到家吃了饭,感觉已经恢复了 85% 了吧。

令我惊讶的是,我在去买午饭的路上,第一次打开手机看了一下朋友圈。前一天晚上喝酒的时候,感觉心情不错,就发了两个。结果我竟然看到了第三个,实在是让我惊讶以至于惊恐。我印象里,感觉喝到位了后,就直接上床睡觉了。躺在床上的记忆我还有,怎么就多发了个朋友圈呢?我一度怀疑是妻子给我发的,可妻子昨晚又不在我身边,理论上是不可能远程登录我的微信号给我发朋友圈的。诡异的是,我这篇朋友圈还附了一张电脑放在书桌上的照片,而我在睡觉的时候还把电脑拿到床上去上了会儿网,说明这张照片应该是我在上床之前拍的,为什么就没有印象了呢?最终我只得接受我喝断片了的事实。本来我觉得这次其实喝的虽然多,只是影响了一下肠胃,没想到连意识都影响了。

还有一件事,我发现前一天没喝完的红酒,被插上了盖子。本来我喝的醉醺醺的,是顾不上这一切的。第二天早上起来,我眼里就看不得酒瓶子,生怕更加难受,连去看一眼喝的剩了多少都不愿,因此也不可能去动它。不过这盖子是谁盖的?我一度怀疑是父母干的,他们有我家的钥匙,来这边看到了也许会帮我盖上。不过一般他们也不会过来呀。我不大想让他们知道我喝多了的事,因此电话里也探了探口风,最终也没提到这事儿,最后我也只好认为是我自己做的,真是可怕。

下午让妻子给我预约了理发,我开车去了恒隆广场。理发结束后在太兴吃了晚饭。没有找到卖粥的地方,就点了一份时令煲汤喝了。等上饭的时候,我看到了果壳网的一篇文章,里面讲了引发宿醉的原因等。其中有这么一句:“一种叫做甲醇的同源物——威士忌和红葡萄酒中含量最高——遭到了最严厉的指责,因为研究表明它在所有酒精都被排出后还会在体内流连,这可能解释了宿醉症状的持久。”看来我喝的这两种酒都是容易引发宿醉的根源,混着喝自然症状更加明显。

之后我看时间还早,这时候回家路上会堵车,就在黑虎泉那里流连了一番,景色还是很美,我拍了一点照片。让我没想到的是,在北面墙壁上,竟然刻了《道德经》全文,是淄博的一位书法家写的。我一位同事老家就是淄博的,他的父亲、伯父都是有名的书画家,让我一下子有了淄博是不是专门出产这类的艺术家的想法。

道德经壁刻

回家路上买了牛奶,到家后热了喝了,然后睡觉。今天早上起来,又回到了不想起的状态,看来是恢复了。

What a Shame!

今天是一个稍微有点特殊的夜晚。我晚上加班到了11点多,弄得自己脑子仁儿疼,回家后为了让自己好受点, 把家里剩下的 Jonny Wallker 金方喝光了之后,又开了一瓶普通的红酒餐酒,然后在醉酒的情况下写了这篇文章。

前一阵子,我想体验一下最新的 GNOME 3.24,于是就格式化了硬盘,装了 Arch Linux。之前我在用的是 Funtoo,用的挺好。再之前我一直在用 Awesome 作为图形界面的管理工具,后来忘了是为了什么,就是想再体验一下目前最新的 GNOME 桌面环境。

我在自己的电脑上安装了 Linux 后,首先接触的就是 GNOME。那个时候是 2007 年末尾的时候,我安装了 Ubuntu 7.10 Beta 4,正式开启了我的 Linux 生涯。当时的 GNOME 还是版本 2,界面和今天已经有非常大的不同。当时我在完成了日常的学习工作之余,也对这个桌面环境感到不满。当然大多数,从感官上,我是满意的。当时我感觉到,在 GFNOME 下,虽然没有 KDE 那么华丽,但我可以因此静下心来工作,而 KDE 那华丽的环境会让我有些无可适从。我觉得和习惯有很大的关系,但是我就是无法适应 KDE,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吧。

我对这套桌面环境最大的不满是它太慢了。我当时的笔记本电脑有 2G 的内存,在今天看来不算很大,但我在 2007 年购买的时候,已经算是非常好的配置了。但运行 GNOME 经常会卡住,让我感觉很难受。同时,Ubuntu 也从一个入门的好的系统,变成了一个迟缓、臃肿的难用的工具。我决定逃离 Ubuntu。我最终选择了 Gentoo。经过了几天算是“痛苦”的挣扎,我成功的安装好了它。我因为速度的原因,没有再安装 GNOME,反而是安装了我过去一直想尝试的 FVWM。我在这种环境下生活了一段还算不错的日子,可惜好景不长,我的笔记本电脑硬件除了问题。我从国内买的电脑,没有全球联保,因此只能摆脱同学在假期回家时把电脑稍给父母,让他们去联系保修来修理。儿当时我的室友,好心的把他新买的 MacBook 借给我用,因此我开始对 Mac 系统熟悉,后来我自己买了一台 MacBook,一直用到 2013 年。期间我尝试在 MacBook 上安装 Gentoo,最终失败,后来我就放弃了,专注于 Mac 环境,只是偶尔缅怀 Linux 系统。

2014 年我买了 ThinkPad X250,目的就是运行 Linux 系统。这个时候这个系统已经不是我的必须了,我实际上是想玩它。我一开始最想安装的是 FreeBSD,因为这是我童年时的梦想。后来因为硬件兼容性的原因,没有成功,我尝试安装 Arch Linux,没想到竟然成了,于是用了 Arch 一段时间。后来我觉得这样太过于平淡了,就安装了 Funtoo。这个时候,我的本职工作已经不是一名开发者了,Linux 完全成为了我的业余爱好,所以原谅我成为了一名 OS Whore,我这么不坚贞的用户也算是挺无耻的吧。

安装了 Funtoo,我后来还安装了 Windows 10、以及反复的安装了 Arch、Funtoo 等系统。我之前用 Funtoo 一直挺好的,后来忘了因为什么事情,我想再次尝试 GNOME,于是就在当时使用的 Funtoo 上安装了 GNOME。我没想到其实挺简单的,可惜 Funtoo 坚持使用 OpenRC,而 GNOME 已经开始依赖 Systemd 了。Funtoo 的开发者修改了代码,让我们 Funtoo 的使用者可以不用 Systemd 也能用 GNOME,可不足是没有最新版本的 GNOME 可以用。开发人员修改后兼容 OpenRC 的 GNOME 只有 2.20,儿此时 GNOME 2.24 已经推出了。虽然很多用 Systemd 的 Gentoo 用户当前用的也只是 GNOME 2.22,但我因为想尝试最新版本的功能,依然重新安装了 Arch Linux。这个时候我对 Arch Linux 已经很熟悉了,出去当中出现了一些奇怪的错误,我真正花费的时间不过是 15 分钟罢了。Arch 的确小巧快速。

不过,GNOME 3.24 非常不稳定,算是给我抛了一头冷水。经常我在 Firefox 里下载一个文件时,GNOME 就崩溃了,我之前的一些工作都丢失了。几次发生之后,我明白了 GNOME 3.24 实际生只是一个非常不稳定的测试版,它实在是给了我很大的麻烦。

我这个时候其实也很浮躁。没有去研究怎么在 Arch Linux 上禁止使用 GNOME 3.24,转而去尝试安装 Gentoo。我在 IRC 上和 UniverseBenzene 同学讨论的时候,得知他在使用 Gentoo+GNOME 3.22,因此自己也要安装 Gentoo,而没有去考虑如何让 Arch Linux 来运行一个稳定版本的 GNOME。看看 #archlinux-cn 讨论组,有很多朋友用了 Arch Linux 很长时间了,而我一直在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让我觉得有些内疚,不过,我现在毕竟不是在操计算机为准时主业了,所以还是原谅我的轻浮吧。

再次安装 Gentoo 对我来说也有不同的意义,自从我 2008 年 4 月开始使用 MacBook 之后,我一直没有用过 Gnetoo,这期间的想念,其实占据了我相当大的思维。现在,算是圆了我这个 Gentoo 梦想。用了 Gentoo 之后,我感觉它和 Funtoo 其实有很大的不同。有些场景,Gentoo 的操作方法显得非常笨拙,从 eix-sync 上就能看得出来,Gentoo 比起 Funtoo,有些地方已经落后了。 不过它毕竟是我记忆中的操作系统,我还是非常的怀念它。

在这方面,我喜欢 Funtoo,但 Funtoo 坚持 OpenRC,不兼容 Systemd,这对我就带来了一些问题。而 Gentoo 在这个方面反而宽松许多,即支持 OpenRC+GNOME,也支持 Systemd+GNOME,自由度更大,这也是我目前使用 Gentoo 的原因之一。GNOME 3.24 给我了太多的苦头,目前 Gentoo 默认的是 GNOME 3.22,对我来说实际上正好。当然,Gentoo 和 Funtoo 之间的一些差异,让我需要耗费一些时间来适应,这些算是小事,就先不说了。

香港迪士尼乐园感受

今年五一节期间,我和妻子带着九个月大的女儿去了香港,最后两天的行程安排了迪士尼乐园。4 月 30 日从尖沙咀的酒店退房,然后去迪士尼那边的酒店入住,稍作休息后就去了园区。我买的是两天的票,30 日可以玩一下午,1 日可以玩个半天,然后下午去机场乘机回家。

过去,我心中的迪士尼的印象一直是神秘的,里面有什么景色,可以玩什么,都不清楚。但我从其他人的描述中获取了一些印象,比如台湾旅美作家刘墉的儿子刘轩有一次演讲,将父亲让他来安排一家人去迪士尼乐园的事情,包括订票、订酒店,都由他一个小朋友来完成。当时他有些为难,但不打电话就不能去。他说了句“迪士尼乐园嘛,谁不想去?”,我听这段录音的时候,心里就很好奇,迪士尼乐园对小朋友有多少的吸引力?还有一次,苹果的发布会,Tim Cook 说 Apple Pay 已经覆盖了迪士尼乐园,并说了个形容词,说是“世界上最快乐的地方”,这一点也让我很好奇。我之前的亲戚朋友,去香港的,多数也去过迪士尼。我们上次去香港,还没有孩子,那时候没有时间去迪士尼,心中还有一丝遗憾,正好这次补上。

我们这种旅游,其实享受的时间很少,多数时候还是受累,要赶时间,每天走很远的路,最终把自己累的要命。我在出发前,看到了《一天世界》播客里,过去有一期节目,印象里是第五期,标题是《迪士尼是什么》。我心想这和这次的行程有关系,就把它下载了下来,心想在香港的前几天也能听听,结果事与愿违,前几天时间忙的完全没有功夫来听播客,回到酒店除了照顾孩子,就是摊在床上不想动弹,因此我直到回济南后才听了这一期。我发现这期节目我之前听过,后来没什么印象了,那时候对一个自己不一定会去到的地方也没有那么大兴趣,前天我听完了这期节目,里面内容是上海新开业的迪士尼和香港的迪士尼的一些对比,和我这次的旅行经历相得益彰,因此我感触很深。

先说说我这次的迪士尼的印象,说实话是达不到我的预期的,当然我的预期也十分模糊。到了之后,我们看的第一个节目是游行,很多动画片里的角色,都来到了现实。不过说实话,对于我这代人,迪士尼的动画片在我小时候还属于很高端的东西,因此我对这些角色都没什么了解,哪怕了解了也很肤浅。比如米老鼠、唐老鸭,我直到这些角色,但他们发生了什么故事,我就不甚明了了。还有疯狂动物城里的角色,也很逼真,不过我没看电影,也不了解剧情,见到了这些逼真的 cosplay,心中也没什么可兴奋的吧。我想要是有奥特曼出现,我一定会把他们每个人的名字都正确的说出来,远比看这个开心。

之后就是像普通景点一样拍照了。周边有一些小地方,有员工装扮的灰姑娘、白雪公主等角色,和游客合照。另外,还有一些小型园区有表演,我们去看了个狮子王的剧,基本上就是电影里的剧情,有些音乐剧的意思。我小时候在小伙伴家里断断续续的看了一点狮子王的电影,看得更多的还是大风车播的山寨版。不过当我听到《HA-KU-NA MA-TA-TA》和《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的音乐的时候,还是很感动的。现场的表演,特别是 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ngt,还有真人杂技——美女吊钢丝,视觉冲击很强烈。不过,有两只猴子的扮演者,用粤语来说一些简要剧情,听的我很出戏。总体来说是满意的。

到了晚上的游行我没有看,我们去吃饭了。饭后就是在睡美人城堡那里等待晚上的“星梦奇缘”烟火表演,感觉挺不错的,不过时间有点短。我们打算看一会儿就带着孩子离开的,结果还没等我们走出去,表演就结束了,我们就被淹没在了人流之中了。我用索尼 A7R2 拍了不少照片,手动定焦感觉拍照不错,就是存储速度不大快,拍照有种赶不及的感觉。我不确定是不是索尼微单的原因,写卡速度其实能跟上,主要是系统设定的延迟吧。我按下快门后会快速的半按快门,好让相机迅速切换到拍摄状态,说明硬件性能是足够了的。

第二天本来还要去看看的,其实我感觉已经没有什么可看的了。第一天我进了大门后,印象里进去的第一个园区是“未来世界”,然后等我弄清楚了地图,我才发现,未来世界是香港迪士尼乐园唯一一个园区。我本来以为从未来世界出来后还会有“童话世界”等其它地方可以玩呢。不过买的是两日的门票,所以第二天准备继续去,不过我们发现我们在尖沙咀的酒店退房时,落下了一个黑色的小包,里面装了两件衣服和一些婴儿的食品,扔掉有些可惜,于是最终决定妻子带着女儿去玩,我乘坐地铁回去拿。这样也给了我一个乘坐迪士尼专列的机会,而《一天世界》的那一期节目主要说的就是香港的迪士尼专列和上海的迪士尼地铁站之间的差异。香港的迪士尼线只是从迪士尼和欣澳两个站点往返,因此可以说是一趟专列,车厢是特制的,车窗是米老鼠的外形,把手也是,报站名的时候,也会说“带您来到现代化的香港”,这些在节目中都有说。而上海的迪士尼线很长,那一边的终点站甚至在上海市以外,因此自然无法做出这些特制的设计。

这一次我独自一人乘车,算是实践了一次香港的地铁,从迪士尼坐到了尖沙咀,一切乘坐都非常清晰。上次我来香港,一直到这次出行前,我一直都没有搞懂拿张地铁地图怎么看。出行的前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看着手机上下载的 PDF 版的路线图,对照手机导航的指示,才逐渐的看懂了这一切,还是很有收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