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说再见的播客——《模糊地带》

今天我第一次想要退订一个播客,名字叫《模糊地带》。它的网址的副标题是“用新鲜的范式讨论性别与文化”。关于播客的描述为“用质疑一切的方式,谈论感受,回顾经历,关注身体,讨论语言。在重新理解性别中,消解约束人的框架。”

当时看到这个播客的网页时,我考虑一下就订阅了。特别是看到一些节目的标题,我感觉还是比较有兴趣的。不过重点是我还保留着过去纪念对播客的珍爱。早些年想找一些好的中文播客真的很困难,有些播客做了几年,但我完全没有兴趣听,比如《糖蒜电台》、《段子来了》。他们坚持了很久,内容应该很丰富,但我就是无法入门。有些我比较喜欢听的播客,后来渐渐停播了,然后渐渐的,我也在探索新鲜播客的过程中,放宽了选择的标准,有些内容还可以但是语音质量太差劲的播客我也坚持听了下来。因此,出于广泛收集播客的目的,我把它订阅了。

因为我订阅的播客数量较多,过去还积攒了一些节目没有听,因此当我听到《模糊地带》的节目的时候,还是昨天。我按照时间从旧到新听,第一个听的节目是“6: 被家暴和谈论感受的难度”,第二个听的节目是“7: 山大学伴事件的两个失语群体”,我目前就听过这两个节目。

想说退订是因为我感觉播客讲述的内容实在有点三观不合。我听了这两期节目,对主持人 Brook 感觉还没那么突出,只是觉得他关于自己跨性别的角色理解太过稚嫩,跟我从别的播客比如《凹凸电波》、《神爱玩财》里那些主播比起来,太过小儿科了,尚未建立起坚定的性别观,让我听上去非常别扭,甚至一度有些尴尬。对于两期节目的嘉宾说的一些话,实在是击中我的“呕点”,让我很反感。分别举两期节目的例子:

  1. 第六期“被家暴和谈论感受的难度”中的嘉宾讲到:目前在大学期间,对宿舍要求学生晚上回来的时间限制表示了不满。她的大学宿舍要求学生晚上11点前要回来,而这位嘉宾又特别喜欢晚点回来,回来时要敲传达室的门,而传达室的大妈经常对她的晚归表示不满。这位嘉宾对这个情况非常不满,认为是制度设定的不合理。她并没有想表明自己晚归的原因的合理性的想法,我感觉她是认为学校任何时间都不应该限制学生归宿的时间。

  2. 第七期“山大学伴事件的两个失语群体”的嘉宾讲到,她小时候对有女性气质的男生和有男性气质的女生很有好感,有一次聚餐时,恰巧有一位男生特别符合她的审美,于是她(据她自己描述)天真的对那位男生说“你好娘”,那位男生当时没有表示什么,但同桌的朋友非常生气。嘉宾认为这是因为社会很操蛋,把自己的好意曲解成了恶意。

这两件事让我听了,感觉非常的不舒服。我过去了这个劲之后,仔细的分析了一下这件事情。我感觉,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这两位嘉宾说的不能算“十恶不赦”,只是作为一个相对正常的成年人,我觉得他们很自我,甚至自私。我喜欢听的那些播客的主持人们,都应该是思维比较成熟的。所谓成熟,就是懂得站在对方角度思考,有同理心,对社会表面上的不公、歧视,都可以以平常心去看待、分析,说出来的话都会让人比较信服。上面两位嘉宾,给我的感觉就是处于青春叛逆期的孩子,没长大的孩子,所谓“嘴上没毛,办事不牢”,我想就是说的这个阶段。


我是 1987 年生人,今年年龄 33 周岁。我感觉在听播客方面,这个年龄有些尴尬。在几年前,我习惯于听年龄比我长的主持人讲的话,感觉他们的水平总是比我高,我(几乎)可以不加筛查的全盘接受。我想我再年长几年,可以用一种“除却巫山不是云”的眼光看待那些播客的内容,能够游刃有余的辩证的去听。现在的我正处在这两个状态交界的时期,我感觉这个转换的过程比较困难,今天萌生想退订这个播客的想法,相比也来源于此。

不过,最后我还是没有退订。因为我感觉第七期的嘉宾谈论山大学伴事件的时候,还是颇有真知灼见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