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沦为一介美工

昨天下午确定了今年 WWDC 的时间,并在日历上进行了标注。心想已经好几年没看直播了,今年如果没事不如看一看,权当娱乐。结果哄睡孩子的同时,又一次把自己哄睡了,再次醒来是今天凌晨四点半左右。睡不着觉了,拿起手机直接看了一下订阅的博客,除了 Darring Fireball 有些零散的文章,爱范儿和少数派都还没有文章介绍要点,于是打开官网上的视频看起。在我又一次睡着前,看了iOS 14、iPad OS 14 和 macOS Big Sur 的一部分介绍。

特别是看了 iOS 14 的介绍后,我特别想发一条推来吐槽一下,后来忍住了,先看视频再说。重点是,iOS 新增加的一些功能,不就是安卓系统上一开始和 iOS 不一样的地方吗?

  • Smart Stack 不就是相当于安卓的 app drawer 吗?把全部的 App 图标隐藏起来,只留自己常用的在桌面上,其他图标可以去 Smart Stack 去找。很多国产的系统为了抄苹果,取消了安卓原生的 app drawer,自己搞个 launcher,把所有图标都摆桌面上,现在苹果爸爸也抄回了安卓,这些厂商赶紧进一步致敬吧。(我因为这个原因拒绝使用这些系统)

  • 桌面上的 widgets,安卓最早的功能了,连 widgets 的大小都有大、中、小三种可调。

说良心话,苹果作出这样的选择,给 iOS 界面带来这样的发展,其实无可厚非,只是有些不符合我们对苹果的期望。安卓早再 10 多年前就已经给出了答案,苹果放在 2020 年来抄。确实,界面符合苹果一贯的风格,美观、大方、实用,但所谓 WWDC 吗,我对它可是有 blow my mind 的期待的。

再说 macOS,上来介绍了一通控制中心,这不和 Windows 一样了吗?当然,美观,或许对某些人来说也是生产力吧。

在 Craig F 介绍 macOS 的照片应用的时候,我心里又一次抱怨:苹果还是在应用程序层面花了太大的功夫。一家操作系统的开发商,需要提供多少比例的应用软件,这个平衡,我觉得可不好把握。苹果,我觉得一贯的风格,是做的太多了。比如今年,Apple Watch 加上了睡眠监测功能,把 AutoSleep 等一众应用挤的缺少了生存空间。难说苹果的软件会有多么了不得的功能,但打击了第三方开发着的积极性。这对操作系统的生态又会产生影响。有人调侃 WWDC 的全称是 World Wide Developers Cry,不无道理。看着 Craig F 介绍照片等软件,我心里想“你们怎么不开发个微软的 Office 的复制品呢?在这里欺软怕硬!”转念一想,苹果有 iWork 套件遮羞,虽然功能跟 Office 完全不能比。

我印象里最深刻的一次讲 macOS 的 WWDC,是 Craig F 在台上介绍 Power Nap、内存压缩等功能,那次看的我血脉喷张,恨不得立刻假如 Beta Program,升级来尝鲜。现在苹果这方面的内容越来越少了。

苹果将来路在何方?或许作为一个纯硬件公司会是比较自然的选择。正好今年 WWDC 苹果应景的推出了 Apple Si,虽然让我很困惑。我的同学 @Dr.Quest 对这个消息非常兴奋,我想和他曾是 PowerPC 时代的 Macintosh 的老用户有关系。我没用过 PowerPC 时代的 Mac,上来用的就是 Intel 的处理器。当年苹果花大功夫,将软件架构转移到了 x86 上,现在计划两年时间里又回去,给我一种创造困难创造需求创造劳动岗位的感觉。苹果找不到发展方向,于是干脆重新发明一套轮子,这是我阴谋论的观点。但这几年在 x86 平台上的积累,说扔就扔吗?开发者是否买帐?Craig F 说微软、Adobe 都在为新平台开发软件,也展示了一些成果。但如此规模的软件,是否会引进 bug,让我很担心。目前不大确定,Office for Mac 和 for Windows 是否共享一套核心代码,两边编译解决两个平台的问题。将来架构都不同了,应该不会这么简单了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