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HH 仍在使用 TextMate

前几天在读博客的时候,读到 Ruby on Rails 发布了新版本的消息,说这个版本大大增加了独立程序员的开发能力,号称可以让一个程序员用 Rails 完成从开发到上市的工作。今天凌晨上网的时候,正好看到了 Rails 网站的链接,我想起了那个新闻,于是点进 Rails 的网站看了一下。

进去之后比较明显的是一块大的视频窗口,里面有一个 Rails 的演示。我仔细看了一下右下角的演说人的照片,发现竟然还是 DHH 本人,点进视频看了几秒,发现竟然讲的还是用 Rails 写一个博客系统。于是我立马失去了兴趣,不过往下看了几眼,发现 DHH 编辑代码的编辑器竟然还是 TextMate,这倒是很有意思。

想当年 TextMate 可以说是随着 Ruby 或者说 Rails 火起来的,行业里有为了一个编辑器而买 Mac 的笑谈。我在刚用 MacBook 的时候也不能免俗,也买了一份试用,的确可以说它的编程功能做的不错,特别是代码补全,弄的非常完整,几下子就能把程序的框架给补出来。不过当时无法处理中文等宽字符是个很大的缺陷,但我那时候用它写了几次作业。后来得知有人做了把中文挤扁的字体,可以在 TextMate 下面显示,不过那个时候我应该没在用 TextMate 了,我感觉作为编辑器,还是 Emacs 更有趣一些。

有一个趣事,有一届 RubyConf,其中一个 panel 环节,请了几个重量级的人物进行访谈,包括 Matz、Dave Thomas、Yahuda Katz、Evan Phoenix 等等。非常有趣的视频,可惜 Confreaks 网站不知道什么原因,原本的视频记录都删除了,我很久前下载的存档也找不到这个视频了。让我印象很深的一个有趣的是,一个听众问他们使用的编辑器,Dave Thomas 座在第一个,回答说他用 TextMate for Ruby,Emacs for everything else。到了 Matz,他开玩笑的说,他用 Emacs for Ruby,Emacs for everything else,这时候听众席上一片欢呼。另外,Evan Phoenix 简单的回答说他使用 Vim,其他人的回答我的印象不深了。

随着编辑器技术的发展,TextMate 逐渐淡出了大家的视野。目前,最火的编辑器也许算是 VS Code 吧。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谈论 Rails 的人也不能算多了,所以 DHH 使用 TextMate 似乎也不算什么很奇怪的事情吧。只是过了这么多年,再看到这种视频,会让我有些感叹。曾经那么火热的产品与技术,终究会被其他所取代吧。

PS,凌晨我看视频的时候,总觉得 DHH 有些像一个人。仔细琢磨一下,感觉和 Ryan Raynolds 有些像呢。

PPS,说到 DHH 像小贱贱,刚才我发表了这篇文章后,又回去看了一眼 Rails 的网站,读到了《Rails 信条》这篇文章。里面这一段,我感觉已经有了那种“贱”味了:

和 Matz 一样,我有时候为了实现我的理念也会做出一些蠢事。一个例子便是 Inflector,一个可以对英文做不规则转化的类,譬如 Person 类对应到 People 表、Analysis 对应到 Analyses,Comment 对应到 Comments 等。这个东西现在已经是 Rails 不可分割的元素了,但早期争议的怒火延烧到今日,伤口仍未愈合,由此可见其重要性。

另一个例子仅用了些许代码实现,却几乎引发了惊愕的程度。Array#second 到 #fifth(以及挑衅意味的 #forty_two)。这些别名的存取器,非常严重地冒犯了常发表意见的支持者,他们说:这简直太过度设计了(几乎是编程时代的结束),这些写成 Array#[1]、Array#[2](以及 Array[41])不就可以了嘛。

但时至今日,主要的抉择还是,让我自己开心。我喜欢在终端或测试里编写 people.third。不,这不合理,也不高效。可能我有病吧,但这仍能让我发自内心地微笑,满足了这个理念,也丰富了我的人生,帮我在过了 12 年之后,还仍继续参与 Rails。

嗯。贱到有病。哈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