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惊喜的 Geary

Linux 下面的电子邮件处理,甚至是任何系统下面的电子邮件处理,在曾经是一个值得被重视的话题。现在使用邮件少了,这个话题也渐渐淡出我的视野。对于偶尔需要处理一下的邮件,我只需要 web 端就可以完成发送、接受、管理等工作,这也是 Gmail 功德无量吧。

我在博客中多次说过,我非常羡慕几十年前以电子邮件为中心的办公模式。入职后必备的一项是配置 Outlook 账号,那个时候 Microsoft Exchange 也是个不得了的工具,结合 Outlook 软件,在办公领域稳站头把交椅。当然,这或许只是国外的故事,或许某些跨国企业现在也这样工作,不过在中国,我们从来没有培养起这样的习惯。Outlook 的电子邮件、联系人、日程管理的功能,已经被各种 web-based 的电子邮件系统纳入到自己的功能中来,比如我们公司的内网邮箱,使用的是 Coremail,支持邮件收发、联系人管理、日常管理等众多功能。但这些功能从未被我们用过。从功能的角度,它们固然难用,但本质问题是我们已经淘汰了这一种工作模式。现在 OA 是我们每天的使用工具,电子邮件、联系人已经被 OA 完全替代,OA 流转的公文还另有一层官方身份。至于日程管理,在我们公司是不需要被考虑的。领导才有日程,我们职工的工作职责兜底一项就是“完成领导交办的其他工作”,这一项就决定了我们可以被随时使唤,因此日程管理在我经历的公司内没有流行。

因为传统的邮件不能真正使用,因此配置邮件处理就完全成为了一种个人的爱好。我肆无忌惮的尝试了各类方式方法。最开始是读了王垠关于 Mutt 的文章,因此有了 Linux 电脑后,在上面尝试配置 Fetchmail(这当然也受到 ESR 文章的影响)、Getmail、Msmtp、Postfix 等工具,然后使用 mutt 来处理邮件。因为没有很多人给我发送正式邮件,我甚至订阅了一些邮件列表,每天看到数十封的英文邮件讨论“望洋兴叹”。之后尝试配置 Gnus,当时在国外一度用的不少,但实际上依旧很不习惯,特别是涉及附件、编码等问题的时候,这些问题会让我很头疼。

在 Windows 下面,我也一度想找出一个合适自己的邮件使用方法。刚接触电脑时自然用 Foxmail,也尝试过 Outlook,一直没习惯。后来去上学,因为没有自己的电脑,因此用了一段时间的在线邮件。Mozilla 兴起后,尝试过 Thunderbird,但一直不是那个味。PortableApps 推出后,我也想过弄个移动版本的 Thunderbird,随身携带自己的邮件,现在已经记不清放弃的原因了。但我比较早的得知 Gmail,并从网上要来了一个邀请,自那之后,是否有邮件客户端也就无关紧要了。Gmail 绝对是个颠覆性的产品,我那个时候还处于到处蹭电脑的阶段,因此特别需要一个随时可用的存储。虽然有个 30GB 的 iPod 当作移动硬盘用,但也不怎么方便。网盘在这种情况下更不行,而且那个时候似乎也没有流行起网盘这种产品,box.net 还只是玩玩的性质。Gmail 让我把需要保存的一些东西,以邮件的形式发给自己,也不用担心丢失,这也算是我最早的知识管理工具吧?后来,我把这些东西都集成到了存储在我 iPod 上面的 Portable Firefox 上面,全都以 web 2.0 服务的形式,达到了我的目的。那个时候,Gmail 可以正常使用,del.icio.us 还能为我保存书签,真是一个美好的年代呀。

说回 Linux 下的邮件系统。受过去的影响,我一直觉得传统的邮件收发方式是更酷的,因为我在操作系统方面非常喜欢复古的感觉。小学时家里有了电脑,一台 586,给装了 Windows 95,我偏偏更喜欢在 DOS 下玩。那个时候没接触过个人电脑上的 UNIX 操作系统,否则我想我会玩的更开心吧。现在如果有一台 LISP Machine,让我体验一下上古时期 ITS 的使用方式,我一定是非常乐意的。现在我还坚持使用 Emacs,应该也是受这种想法所致吧。在我刚开始读一些 Linux 相关的文章时,传统处理电子邮件的方式以一种近似蛊惑的方式,把我给洗脑了。UNIX 的原则在这上面得到了非常好的体现——做一件事并把它做好。有的程序只管收信、有的只管发信、有的只负责分拣、有的只负责处理邮件,就连编辑邮件,也是用外部应用,如 Vim 或 Emacs 来完成。理由绝对强大,一个综合类的电子邮件客户端,怎么可能把事情完成的像专业应用一样好呢?电子邮件甚至不只如此,如果读一下 ESR 的《大教堂和市集》,他以 fetchmail 的开发为故事,阐述了开源软件的开发种种阶段以及一些关于开源软件开发的教义。其中有一部分讲述他收到用户关于 SMTP 转发的代码草稿,让他转变了思路,将 fetchmail 接收邮件融入到了传统的邮件接收流程之中。当时读到这一部分时,这个流程就像是形成了一个闭环,让一切都变得复古起来了。

不过经过了几年的尝试,我最终认识到,或许复古的方式早已经脱离了实际。比如,那个年代流行的还是 POP3,而现在基本上已经是 IMAP 的年代了,全部的邮件保存在本地本身就是一件有点诡异的事情。而且,对于每天需要处理不超过 5 封的个人邮件系统来说,过于复杂的流程只会增加整体的复杂度。所以,渐渐的在一次装系统之后,我没有配置那些传统的工具,也不用再盯着 Postfix 的 queue 看看邮件有没有被正常发出去了。那段时间,使用 web 版的邮件系统,成为了比较自然的选择。不过,出于简单的考虑,我并没有配置新邮件提示之类的插件,所以这一部分功能是缺失的,直到我尝试了 Geary。

过去我接触的 Linux 下面的电子邮件客户端,Thunderbird 算是功能比较全面且使用相对便利的。之前因为 GNOME 深度继承 Evolution,我也尝试过,不过使用上实在是不惯。界面设计也给人一种特别松散的感觉。后来看网上的评价也是不高。当时因为是默认安装的客户端,我坚持使用了一阵,最主要的问题是有些功能是不可用的,比如读取邮件文件夹出错,导致除 INBOX 外其他的邮件都无法接收,这直接就是可以枪毙的错误了。其他的邮件软件我就没用过了。之前对 Marissa Mayer 采访时她使用 pine 来处理邮件,我也了解过,但没有尝试。Thunderbird 是之前最常用过的,不过他的默认归档功能让我很不适应,会自动在 Archive 文件夹下面创建年份文件夹。或许对有些人来说是个好功能,但我不想这样弄乱我的服务器上的文件夹。我手动关闭过这个功能几次,但依旧防不胜防,搞乱过几次后,我就非常小心了。KDE 世界有比较著名的邮件工具——Kmail,不过评价很一般。我不信邪,之前使用 OpenSUSE 的时候尝试过,直接破防,实在太难用了。

说说 Geary,我知道是 GNOME 推出的原生邮件客户端。这个系列说实在的让我很迷——明明已经有一套软件了,这些人不想着把他们弄的更加完善,反而要另起炉灶,再搞一套。比如 Epiphany,我不相信他们不清楚这个软件不可能超越 Firefox。或许他们有自己的开发思路,不想受人控制,可这些程序成为了 GNOME 官方的,这点我比较想不通。GNOME 的 Evolution 已经发展了这么多年,虽说不大好用,但却又搞出一个简洁版的 Geary,这是为什么?之前我大概尝试过 Geary,被它功能的简陋给惊讶到了。似乎只有收发邮件的功能,有点像 Windows 下面那简陋的 Mail,之后就被我放弃了。

这两天尝试 Geary,没想到着实给了我一次惊喜。我处理邮件需要的功能,IMAP 接收、SMTP 发送、归档、删除、移动文件夹,这些功能都非常全面,而且运行起来和我预想的完全一样,不会出现 Thunderbird 给我在服务器上创建年份文件夹的情况。其他的我还需要什么呢?似乎也没有。这个客户端看上去也非常的轻量,运行速度没的说。之所以给人感觉简陋,是界面上打开一个邮件,会整个应用都显示这封邮件,直到退出,与我们以往常用的两栏或者三栏的界面不是很一样。不过如果克服了这一点,其他的方面使用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另外,当前似乎还是没有 PGP 支持,可现在没有人会跟我一起发非对称加密邮件,因此,对我没有影响。所以,我就让他正式在我电脑上安了家。它也有守护进程,在有新邮件的时候提醒我。后来我从 GNOME 换到了 KDE,也依旧使用它作为邮件处理程序。

2021 年 12 月 26 日注:今天发现 Geary 无法启动了,在命令行下面启动,会有一些找不到 spell 程序的 wrn 信息,不过比较致命的大概是 error creating controller 的部分吧。目前还没有找到解决方法,不过好在 Gnus 在我的电脑上还是可以使用的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