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 Linux 桌面产生疲倦

昨天因为一件小事,我尝试了一下 KDE 的桌面。当前在用的是 Cinnamon 桌面,之前感觉比较完美,因为我成功的 Arch 下面装上了 Linux Mint 的主题,总体美观程度还是可以的。不过有些功能还是差一些,比如我想把一个文件夹压缩,点击右键,nemo 就没有这个功能。因为我觉得我对 Cinnamon 已经比较了解了,所以再试一次 KDE 吧。

想尝试 KDE 还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在 Arch 中文社区里面,KDE 用户应该是占据绝大多数吧,至少从 Telegram 群组里面,时长会冒出个 KDE 用户来,或者就是 WM 用户。其他桌面环境都算是小众了。第二点是 Nate Graham 的博客我一直有订阅,而他也基本上每周都发文章,给我感觉目前 KDE 的开发很积极,每周都有进步。我也订阅了 GNOME 的博客,那个虽然也差不多每周发文,但总让我看的云里雾里,搞不清楚团队到底在搞些什么。所以这方面,我对 KDE 的印象是很好的。

好在有 BTRFS 和 Timeshift,我在装 KDE 前手动创建了个快照。然后安装 KDE,换成 SDDM,把 Cinnamon 和 LightDM 都删除了,我就得到一台运行 KDE 的工作站。因为之前我用过一段时间的 KDE,所以我对它感觉比较熟悉,基本上没有上手难度。

本来想安装 KDE 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 KDE 的可配置性很高,我在视频网站上也能看到很多 KDE 美化的介绍。当然,他们的结果未必都符合我的审美,但至少提供了一些思路。所以,我就尝试自己美化 KDE。我安装了 latte-dock,然后删除了默认的面板,添加了停靠栏和顶部面板,加上了全局菜单等插件,然后再加了一些桌面特效。等一切都弄完了,我突然感到茫然,因为我并不喜欢这样的桌面,KDE 默认的桌面样式已经很抓我的眼睛了,我也习惯了面板在下方、上方没有遮挡的样式了。而把 KDE 搞得和 macOS 一样的意义在何处呢?这样并不能让我更好的工作。于是我删除了 latte-dock,然后恢复了 KDE 默认的面板,感觉一切好多了。

之后我就想,在 KDE 的环境下面,桌面就是墙纸、图标、以及下方的面板,而面板上面,一个启动器、一些当前打开的应用图标、一个系统托盘、一个时钟、一个显示桌面的图标。这些东西在 Cinnamon 的桌面上其实都有,在没有其他需求的情况下,我使用 KDE 跟 Cinnamon 其实也没什么区别。而 KDE 的定制性特点,对我来说其实没有什么好处,我并不喜欢把自己的桌面搞得花里胡哨,而且也缺乏想象力,想象不到自己的桌面如果按照那样来会是什么样子。这样算下来,KDE 反而对我来说有一些负面影响,其中之一就是坚果云,它的客户端如果在 KDE 下面,会发生窗口大小不完全显示的问题,导致没法登录,需要使用 kwin 强制修改窗口大小才可以,而在 GTK 下面没有这种问题,我想这也是 Cinnamon 的长处。其他 KDE 吸引我的地方,或许就在那一系列 KDE 开发的应用吧,Okular 等等。我现在似乎还受到早期“千里孤坟”的文章影响,虽然自己不是完全了解,但总觉得 KDE App 都很牛。但具体牛在哪,恕我现在还说不出来。冷静下来,千里 MM 写那片《KDE 综览》已经过了 10 好几年了吧(那个时候还是 KDE 3 的时代),到今天,GNOME 家等其他环境的应用应该也已经追上来了吧,实在没有必要对 KDE 的应用有超出实际的期望。

所以,到了昨天下午,我用 Timeshift 恢复了安装 KDE 之前的快照,又回到了 Cinnamon 的环境。这段时间,我觉得对 Linux 下的桌面环境产生了一种过瘾之后的平静。原先我追求新奇,在尝试 Cinnamon 的时候,几天就换掉了,因为感觉它太简单,不如当时我用的 Awesome 好玩。现在我大概过了这个阶段,开始追求平静的使用生活,毕竟天天滚系统也挺无聊的。前段时间,我干脆尝试安装了 Debian,要不是里面一些软件,比如 Telegram 的版本实在太旧,我都觉的 Debian Stable 也不错,然后 openSUSE Leap 也还可以。之所以切换回 Arch,是因为 AUR 安装一些软件实在太方便,倒不是为了可以天天滚。

目前,Cinnamon 可以很好的完成当前的工作,我也找不到更换它的理由,主要是其他桌面暂时还没有很吸引我的地方,WM 方面,除了底层的东西,基本上也是大同小异。所以,我现在也没有要替换掉 Cinnamon 的想法,除非哪天看到哪个 DE 有个很吸引我的特性,我会尝试一下吧。目前 Cinnamon 有两个缺陷,一是窗口切换时弹出的应用列表,有时会莫名的变长,右边成了黑色的框,不知道是什么原理。另外的原因就是它的开发进度对我来说不明朗,不知道 Linux Mint 团队对它有什么规划,相比 GNOME 和 KDE 团队,显得过于低调,这种心情需要被克服吧。

One comment

  1. 我用i3wm很多年了,平时开的GUI软件不多,也就是Chrome、VSCode、IDE、DBeaver、Terminator、和一些音视频播放器,很大部分的功能都是命令或者脚本完成,比如压缩文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