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Machine 过时了吧?

这个月上旬,女儿和爷爷奶奶出去旅游,家里平时就我和妻子,导致我们的也生活有了很大变化,结果就是我在家里基本上没有打开 MacBook Pro,就算打开也是短时间用用,没用给它充电。

然后上周收到 macOS 的提醒,说 Time Machine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备份了,当我插上电源时会开始备份。我意识到这一点后,就在睡前把 MacBook Pro 打开,插上电源,为了避免它休眠导致备份暂停,我还打开了安非他命这个应用,禁止 MacBook Pro 休眠,然后通过菜单手动启动 Time Machine 的备份。

本以为这样一弄,到了第二天早上,就完成了这次的备份。结果我惊讶的发现,到了第二天我上班前,备份才进行了 30% 不到。看系统告诉我,要备份的总大小在 90G 左右,我的 Time Machine 用的是连在同一个路由器上的群晖 NAS,心想复制这 90G 的文件,半小时怎么也绰绰有余了吧,就算需要加密、增量计算,也不应该一个通宵都完不成。因为我上班要用 MacBook Pro,所以就必须拔掉电源,因此第一次备份就失败了。

之后的几天,我都尝试了一下备份,结果均没有成功,都是一个结果,进度条就是不走。上周四应该是最接近成功的一次,我下班回家后马上把备份打开,到了第二天一直等,等到最后进度条已经走完了,说要清理,但还没告诉我备份成功。我最后实在没法等下去了,拔了电源,到了单位看还是没有成功。

等周五下班,我因为有了周末的时间,就把 MacBook Pro 一直插着电源,等了很长时间,进度条走的依旧很慢。到了最后的 10%,我正好有些别的工作要弄,弄完了再看,进度条似乎根本没动。我上网查了一些资料,有说用网线连上路由器会速度很快,我心想如果再不行就这样试试。还有人说要关闭限流的,我照着检测了一下,发现我这里没有限流。

之后我因为不需要把电脑带出去,就没有继续处理,把它放在那里,让它自己弄。一直到了周六晚上,我看进度条基本走完,目前状态显示清理中。我等了几个钟头看还是这个状态,于是没有继续登下去,重启了电脑。本来以为应该要重新开始备份吧,结果显示备份成功了。之后我插着电源,在周日看到之后的增量备份又正常了。看来,频繁的增量备份对 Time Machine 来说还是能够正常完成的。

经过这件事,我重新思考了 Time Machine 对我的意义。我之前写过文章,回顾了我第一次知道 Time Machine 的时候那种心情。苹果发布了一个介绍 OS X 10.5 Leopard 的短片,里面展示了 Time Machine 的功能,我看到了是大为惊艳。也许正式这次的惊艳,在我的脑中形成了执念,我之后一直对其念念不忘。后来我买了白色外壳的 MacBook,但没有足够容量的移动硬盘来使用 Time Machine。之后因为内置硬盘不堪重负,我买了一块比砖头还夸张的外置硬盘,需要插电使用的那种,那时候才开始用 Time Machine 的功能。不过虽然我的文件都在备份,我却几乎没有使用过它来恢复什么东西,毕竟误删除文件的机率太少了。我的硬盘上,除了课堂笔记、作业,没有什么丢失了会让我损失严重的内容。而且很多东西,我在 Dropbox 里也存了一份,所以就更难用的 Time Machine 了。

回国工作之后,我自己开始赚钱,开始时是咬牙买的 Office 365,现在已经离不开了。除了能够使用最新的、正版的 Office 系列软件外,还带有 1TB 的 OneDrive 空间。我工作中使用的都是文档,Word、Excel 居多,有部分是 PPT,这些我都放在了 OneDrive 目录的工作文件夹之中,从 2014 年起,每年的全部文件都在里面。在单位里我的办公电脑没有外网,我通过 FreeFileSync 将工作目录和我的私人电脑同步,然后在私人电脑上的文件会被自动同步到 OneDrive 上面。我在需要查找文件但无法使用电脑时,在手机和 iPad 上的 OneDrive 应用里面,所有的工作用的文件都可以访问。除了方便之外,更要紧的是,这些文件几乎永远不会丢失了。

这样看来,我目前其实没有再使用 Time Machine 的必要了。对苹果来说,现在虽然系统里还内置着 Time Machine 这个功能,但在任何场合我都没见到苹果提过。让我感觉苹果似乎也把它当成了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好在我的 Time Machine 备份盘放在家里的 NAS 上,平时也不需要连接数据线,就先这么放着吧,谁知道那天还能用到呢?

Reeder 是克制

当我前几天得知了 Fiery Feeds 的时候,我在手机上安装了它。经过试用,我感觉比较满意,就买了高级版。之前我在手机上是用 Unread 的,再之前我用的是传统的 Reeder。

Fiery Feeds 给我的感觉不同。不大好说它和 Reeder 的区别在哪里。基础功能方面两者都差不多,给我感觉差别较大的在于界面。字体、字号、排版这些东西,看上去不甚重要,但对阅读的感觉来说影响其实挺大的。我感觉 Fiery Feeds 的界面读上去最舒服,因此用了一段时间的 Fiery Feeds。

使用 Fiery Feeds 的感觉并不总是完美的,有一些细节的地方,我感觉还没有打磨完善。比如在读一篇文章的时候,如果一不小心,手碰到了文章的插图,就会进入看图模式,一整页显示一张图,可以放大缩小了仔细看,但这不是我常用的功能,你能想象不小心(频率非常高)点进图片模式会有多苦恼。我为此给开发人员反馈意见,现在已经调整的好多了。还有在 iPad 竖屏模式下,文章不是全屏占满的,左右两边会各有一道竖条。点击竖条是返回文章列表的功能,但这两个竖条太容易误触了。

我在用 Fiery Feeds 的期间看到了 Unread 发布 2.0 版本的消息。看了一下功能改进,我最关心的是在 iPad 里能用外接键盘来控制一些功能了,比如最基础的翻页。我在 iPad 上安装尝试了一下,发现仍然需要花钱解锁,之前买的解锁版本不管用了,因此有了放弃 Unread 的想法。对 iPad 的支持,Fiery Feeds 没的说,Reeder 也有基本的功能。

大概是因为对 Unread 2.0 的尝试,我又尝试使用了 Reeder。怎么形容这个感觉呢?阅读界面上不是最让人满意的,但不影响阅读。就是看着不如 Fiery Feeds 来的顺心。但 Reeder 是个老牌的 RSS 阅读器,发展到今天已经迭代了 4 个大版本,我知道从功能、细节上,Reeder 一定会打磨到最细致。我从接触 iOS 和 Mac OS X 平台就开始用它了,这种感觉,一旦克服了些许的不足带来的不悦,相信我会重新爱上它的。

还有一点,我从网上看到人们对 Fiery Feeds 的桌面版评价不高,因此我没有敢购买安装。目前已经在 macOS 上安装了 Reeder 4,对 Feed Wrangler 的 Smart Stream 支持的不好,不过用做 Inoreader 的客户端完全没问题。

另:发布此文之后浏览了一下我的博客归档,发现在今年 2 月份写过一篇《好失望的 Reeder 4》。现在不大好写博客了,导致之前自己写过的文章都忘记了。看到那篇文章,主要对 Reeder 4 的意见是它的图片缓存功能还没有做,我也是那个时候开始尝试使用 Fiery Feeds 的。看到这篇文章后,赶紧去手机上查看一下,发现目前 Reeder 4 的图片缓存功能是有的,运作正常。

爱范儿:『中国手机厂商正在组建另一个「Google Play」?』

今天看到这篇文章,第一个感觉是支持。我上一次使用安卓平台终止到2018年12月,当时的安卓平台依旧存在软件市场泛滥的情况。除了每个手机厂商都有一个软件商店外,还存在一些第三方的软件商店,而且还有一些应用自己就可以给你装新的应用。如果有一个统一的软件商店,应该会缓解这个难题。

但我有一个疑惑,这些应用的来源是哪里呢?直到今天,我还是不清楚国内的软件商店里的应用的来源。中国互联网圈有搬运的传统,我还没有明确见到过国产应用商店有提交自己开发的应用的渠道。实际上,与其说是软件商店,不如说是又一个华军软件园,软件商店组织一群人从各处手机资源,然后放在上面供人下载安装,实际上是一个聚合的功能。哪怕杀病毒等安全审核功能做的再出色,依旧是别人的应用。

这篇文章里,我找了两遍,通篇没找到盈利的内容。Google Play我比较放心,因为它是谷歌官方的商店,开发者可以提交自己的应用,并且设定价格,供用户购买。谷歌从中间抽成也好,不抽成也罢,总归是一个完善的渠道。我不相信目前所有的应用都免费了,或者全部都改成了订阅制。文章里说了有曝光率的收益,估计是广告收成吧,目前国内的环境,似乎只有这一个比较稳妥的渠道。

因此,对于文章中提到的软件商店里的应用是否为正版软件,我目前持保留观点。

2013年12月,我写过一篇文章,讲到我回国后换了移动版本的三星手机,没法安装Google Play商店,于是在国产的软件商店里安装了应用,但我之前花钱在谷歌商店购买的解锁高级功能的钥匙不能用了,但反而在国产的软件商店里找到了不用花钱的高级版。一位网友评论说我还是助长了盗版,没有考虑开发人员的劳动成果。我不是那种以用盗版软件为豪的人,因此初次看到他的评论感觉也无从反驳。后来想明白了,首先我在国内没有渠道购买正版,其次我之前已经购买了正版,授权是针对我的谷歌账号的,不是针对特定的一台手机的,因此我有资格继续使用。但购买正版的好处我没有得到,因为我不确定我在国产商店里安装的版本是否安全没有后门。

所以,我时特别期望能有一个官方的商店推出的,主要解决我之前遇到的问题。但是,文章里没有说明是否有合理合法的购买正版的渠道,我推测是没有,多数中国人也不愿意为正版付费,特别时轻易能免费用盗版的情况下,估计开发软件商店的人也懒得做,重点还是放广告挣钱。但是,后果是这些商店永远没有培育起优秀的软件生态,说白了还是白嫖Android,生态的建立全靠外国驱动。现在国产安卓手机都搞去Google化,但生态还是依赖Google的,这让我对这个国产商店的期望有所降低了。

由 OnePlus 7 Pro 所想到的

许久没有关注我订阅的那些 RSS 之后(闲着没事净看相机了),我看到近期科技媒体在讨论近期发布的一加手机。近期推出的 OnePlus 7 Pro 获得了不错的评价,有媒体说它是目前安卓手机达到的巅峰(大意如此)。也许是近期还没有到达状态,我看到了新相机的参数,心里一片平静,没有丝毫想要入手的冲动。

曾经的一加手机让我十分着迷,顶级的硬件效能配置,并不过分追究拍照功能(符合我对手机的定位),再加上十分诱人的价格,让我在使用 iPhone 的时候感到了一丝沉闷。这一丝沉闷成了千里之堤上的蚂蚁洞,让我心中渐渐的萌生出“好想试试今天的安卓手机”的想法,最终因为一加的限购政策,我没有买它,而是入手了三星 Note 7。当时磕磕碰碰的用了半年,直到它被召回,我重新买了 iPhone,但我从一个坚定的 iOS 用户渐渐的在往安卓靠拢。之后 S8+、S9+ 两代之后,我才重新觉得 iOS 系统上有我一定要用的应用,才又回到了 iPhone 的怀抱。

最后一次换回 iPhone 是一次重新认清自己的过程。经过几年的徘徊、挣扎,我最终明确了——iOS 上的一批独占的软件是我非常想用的,包括 OmniFocus、Ulysses 等等。为了能够顺利的使用它们,我还买了 MacBook Pro。之前用着它们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等用不到它们了,看着它们在 iPad 上的图标,却苦于手机和电脑上无法使用的时候,才真正的想念 iOS 这个平台。

说实话,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安卓系统并不比 iOS 差出太多了,甚至在功能上,国产的手机厂商定制的系统已经超出了许多,三星这样的外国厂商,更是在系统里包含了 Google Play Framework,可以使用原生的 Google Play Store,已经算是用上了 90% 的安卓了吧。iOS 在这方面并没有优势。iOS 真正不可替代的优势,就是它下面的这些独占的软件了。

从另一方面,这些软件在 iOS 平台独占,也确实给我在用安卓时带来了不少麻烦呢。1Passwork 开了一个好头,在安卓上也能不错的使用,就是不知道那年那月能用上其它那些软件了。

X250 系统还原的坑

昨天把 ThinkPad X250 从闲鱼网上卖掉了,发货前要还原成出厂设置。我买这台电脑的原因是为了玩 FreeBSD,后来该玩 Linux,原本的 Windows 系统盘和系统还原分区在开箱的第一晚就被我清空了。

曙光博客上看到了联想的所有系统还原的光盘镜象都有下载。要找出适合我的电脑的版本,我用 Python 简单写了个脚本,把每个页面都拉下来,再用 ack 来搜索一下找到了,是 87 号页面。下载下来了镜象,但家里只能找到一个很旧的优盘。最终把镜象写到了这个盘上。

用这个优盘引导 X250,进入了还原界面,一步步点下一步,到了开始还原之后,进度条走了不久,就提示我恢复错误。我推测是两个原因,一是 BIOS 之类的设置没有弄对,二是这个优盘没有写好。我按照之前那个下载页面上的说明,尝试了改卷宗名,又格式化后重新手动写入,最终总是不行。我还从 MSDN I tell you 上下载了 Windows 10 的安装镜象,尝试写入优盘但失败。结果一直弄到了今天凌晨快五点,我还没有弄好。我撑不住了,就先睡。

今天去单位加班,那里有一个比较新的优盘。我把还原的镜象放进这个优盘里,用它来还原系统。结果还是出错,不过这次我看到,后面的小字里写着“如果硬盘上有操作系统的话,会失败”。我不禁大呼“太坑了”,像这种恢复系统的操作,不是直接确认了就格式化硬盘吗?结果还检测到有操作系统,导致这样的失败,实在是让人想不到。

重新配置了 X1 Carbon

昨天重新配置了一下 ThinkPad X1 Carbon,用了 Windows 自身的恢复功能,把整个计算机恢复了出厂设置。然后重新安装了一些常用的软件,目前基本上是可以使用的状态了。

之前的系统其实没有出很大的问题,只是我感觉挺混乱了,从收到这台电脑一直使用,之前没有正式将 Windows 10 系统作为自己的日常使用的操作系统在用,有很多东西都比较生疏。配置了一些 Chocolatey 之类的应用管理工具,结果搞到自己焦头烂额,也没有配置成功。一些应用更像是 Portable 的,在桌面上放着,显得很混乱。所以想重新恢复出厂设置,重新开始。不过好处是我工作相关的文件,全部都放进了 OneDrive 里,一直同步着,所以不需要很多的备份,因此这次重新配置也没有什么压力。

我收到这台电脑之后没有胡搞,系统恢复分区保留的很好,因此就像还原手机到出厂设置一样,直接在控制面板里操作就行,很容易,当然时间也花费了一些。弄好之后重启后每次开机遇到了一个 DLL 错误,点取消后不影响使用。从网上搜索后,得知是一个驱动的问题,按照网上的教程,把驱动删除后重新安装就好了。

感想是:Windows 系统的组织确实很容易让人产生重装的想法。不提几年前的 Windows 用一段时间就变慢,不得不重装,哪怕现在到了 Windows 10 的时代,这个问题基本解决了,系统的混乱还是让我会产生推倒重来的想法。我感觉这和早期的 Windows 的单用户设计有关,虽然经过不断重复编写,但这个基础的设计还是一脉相传。macOS 这样的 UNIX 系统的子孙不大容易有这个问题,各种配置都放在单独的目录里,互不干涉,想重来大不了重新建立一个用户就好,不会有要全部推倒重来的需要。

Mena 离婚了,博客还写吗?

事情是这样的,晚上在看 Twitter,看到冯大辉分享了一篇他写的博客,我一看网址的开头是 mt,就好奇点进去看了看。文章本身没什么,只是这个博客是 Movable Type 架设的。我知道冯大辉过去是用 Movable Type 的,后来换成了 WordPress,我还不知道他还在继续用 Movable Type。看他有一篇文章,标题是《优雅不太容易模仿》,让我感到惊讶,看他的意思是想要重新拾用 Movable Type。

之前我关注 Movable Type 时,看到从版本 6 开始,Movable Type 已经不再允许私人免费使用。个人使用也需要先购买一个有效期一年的许可证。而一份许可证的费用,在我看来确实不菲。说句公道话,自从 DHH 发布了一个 10 分钟开发一个博客的视频后,博客系统就不再神秘了。比起其他种类的各种 CMS,实在是太简单了,无非是把一个页面渲染成网页而已。现在有些人的博客已经没有评论功能了,评论功能只要做好了与文章的衔接,也没有什么难的。放在今天,个人的博客基本上不会被大量同时访问,也不需要过多的考虑性能问题。这样的话,一个不那么流行的博客系统软件,要这么贵,我实在是觉得他们疯了。

这次看到冯大辉还在用 Movable Type,我心想现在的他自然可以买的起。然后就顺着他的链接,去了 MovableType 的官网上看看,看到目前已经发展到了版本 7 了,虽然还是 RC 版,不由的想起了我用 MT5 的 RC 版时就遇到的一个 bug,提交了 bug report 一直到了正式版还没有修复,最后还是我自己找资料修复的事情。之后又想起了 Movable Type 的创始人 Ben & Mena Trott,于是再搜索一下他们的信息。上一次关注他们时,他们已经把 Six Apart 公司给卖了,并不再负责公司的运营了。这次看到了 Mena Trott 的维基百科页面,惊讶的发现他们似乎已经离婚了?页面上说:

The company name originates from the fact that Trott and co-founder/ex-husband Benjamin Trott were born six days apart.

还有,原先 Mena 的全名是 Mena Grabowski Trott,现在成了 Mena Grabowski Lazar 了。简单的调查了一下她的网上记录,发现似乎和一位名叫 Joe Lazar 的男士相关,不确定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

不关怎么样,到了离婚的时候自然就离了,作为外人没有什么意见。只是突然遇见了这样的事,心中不免想的多了起来。两个人成名之前经历了什么事情,我不得而知,但他们的成名是因为博客。当年 Mena 想写博客,但没有好的博客应用程序,作为 Perl 黑客的 Ben 发挥男友力,写出了 Movable Type 这套软件。之后他们以这套软件创业,创立了 Six Apart 公司,起这个名字的原因也一度被我们津津乐道——Ben 和 Mena 的年龄相差 6 岁,而他们的生日也相隔 6 天,多么浪漫的公司名称?公司成立后,Ben 性格低调,应该专注于开发吧,Mena 是外向性格,我看过她上了 TED 做关于博客的演讲,属于意识形态的,非技术。

说道 Mena 的演讲,之前我也写过一篇文章,不过没有讨论太多关于演讲本身的东西,因为我现在重新听了一下,演讲本身其实挺糟糕的,没有什么吸引人的点,看了评论也是负面评价较多。当时我听了之后是什么感受,具体的已经难以回顾,不过一个想法是——博客这么简单的东西,需要人跑到 TED 上去演讲鼓吹吗?作为一个 blogger,说实话我感觉有点脸红。今天看了,博客没落不是没有道理,不是说它没有价值,只是它被人们鼓吹的太厉害了,泡沫的破裂也就不可避免了。

回到 Mena 的婚姻,我在想,她现在还会想写博客吗?如果是我,可能不会吧。之前她的博客写到了 2010 年 12 月,目前她的域名 dollarshort.org 目前也没内容了,她的博客转移到了 TypePad 上。之前经过创办公司,从我的角度看,Mena 的人生已经和博客有了太多的牵扯了。而博客这条线的另一端,绑在 Ben 身上。如果他俩和平分手,那问题倒还好说,可如果有其他隐情,那问题就复杂了,作为当事人,不愿意回顾和他有关的东西是顺理成章的吧。

总之,这件事情作为一个外人,全都是推测,毕竟她还不算什么普通意义上的名人,也没有什么媒体去挖掘。一切不过我自己的意淫而已。

装逼一把

近期胡思乱想。我想自从我回国之后,论正常使用,我只用过两个品牌的手机——三星和苹果。

三星是我刚回来时的设备,父亲给的,打破了我想回国买个 iPhone 的计划。那个时候非常嫌弃,因为封锁了太多的 Google 的服务和应用,让在国外习惯了的我很难受。当时常态就是刷机,刷 GApps,结果经历了各种不稳定。后来终于下定决心,从第三方网站上买了 iPhone 5s。当时已经出了 iPhone 6 了,我因为没用过小号的 iPhone,就买了 5s。后来还是在去香港的时候,在当地的直营店买了 6。之后一直是 iPhone,后来手机屏幕摔坏了,不亮了,那个时候感觉 iOS 系统用腻了,从网上看安卓系统发展的也很好了,就买了安卓。当时看上了 OnePlus 3,但买不到,最后看到三星的 Note 7 刚刚推出,就买了 Note 7。

为了稳妥的用 Google 服务,我买的是代购的港版。但我感觉 Note 7 发展的还是差了点,也可能是我自己的不习惯,因为到后面感觉到了种种的不便,我在这篇文章里写了一些,简要来说,安卓总有一些小地方,平时不大引人注目,但发生了就让你觉得不爽。现在我还能想起一个例子,比如在手机上用 Pocket Cast 听播客,暂停后把手机放裤兜里,非常容易不知不觉的就开始播放来了,还被拖动了进度条,我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事前谁知道会发生这事,所以我对播客当前的播放进度记不住,然后播放进度就丢失了,每次都让我非常恼火。

后来发生了 Note 7 的召回,我也借此机会买了 iPhone 7。根据我博客的记录,我在 2016 年 9 月 5 日拿到 Note 7,在 10 月 18 日买的 iPhone 7,当中时间不是很长,一方面挺可惜,另一面也让我没有习惯安卓系统。

拿到 iPhone 7 后,我安稳了一阵子时间,到了 2017 年 6 月17 日又换成了三星的 Galaxy S8+。博客上写的原因是 iPhone 用腻了,确实,在那个时刻 iPhone 已经显得很老旧了,而当时崭新的安卓手机设计则层出不穷。当时我也是看上了 OnePlus 5,但还是需要从网上抢购,我太讨厌这中营销手段了,一开始就对此很反感,到后来也确实没有抢到,最后还是在京东上下单,当天下午拿到了。这个手机用了其实也就半年的时间,到了 2018 年初,三星发布了 Galaxy S9+,还推出了换机计划,也就是可以回收 Galaxy S8+,抵扣购买 S9+ 的价格,还可以分期付款,真的很诱人。当时心中还是倾向于不换的,但那时和妻子吵架,一气之下就下了单,最后还是把手机换了。新手机拿来后,任何配件都是用的 S8+ 剩下的,用着也很满意,算是我近年来用过的最满意的三星手机。

后来得知了 iOS 12.1.1 Beta 支持了小鹤双拼,我又心动了,最终导致了我在今年双 11 买了 iPhone XS Max。昨天把 S9+ 给回收了,算是正式和三星手机说再见。目前我又处在了安稳期,希望能坚持的更长一些,不要很快再换下一部手机了。

上面逼逼了这么多,和这篇文章的主题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年纪大了,怀旧起来就没个完。

我这次想的其实是,为什么我回国后用的手机,不是三星,就是苹果呢?要说安卓手机,有很多厂商的产品其实不错,我当中也为此动过心——好几次——但怎么就一次都没有买它们呢?

要说巧合、或者说没缘分,我觉得太过虚无。确实每次我又被一款手机激发起购买欲望的时候,手中的手机还是好好的,但我几次换三星手机时,手中的 iPhone 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纯属自己烧包的。这次华为推出 Mate 20 Pro,我就特别喜欢。我在华为的直营店里,在国内上市前夕,尝试过真机,手感非常好,系统很顺滑。小米 8 也很吸引我,有一次妻子逛商场时,我在小米之家等她,顺手把玩了一下展示的小米 8,也是非常好,但我都没有感觉很诱惑,不是说非买不可。但三星、苹果常常能把我引诱过去。

我想,从内心深处,我对这些国产手机厂商是有一些不屑的。相反,对于三星和苹果,我是发自内心的尊重。别的不说,单说苹果大胆的推出了刘海屏,不说效果如何,单这分勇气就让人动容。在一批厂商纷纷跟风推出刘海屏、水滴屏、全视屏时,三星坚持自己的风格,立马显示了不同。说回来,三星 Galaxy S8 才是现在全面屏的鼻祖呀。

我不喜欢跟风,不甚喜欢流行,不喜欢迥异。我喜欢有自己的风格,但不显得另类。和光同尘。或许这是我一直在用三星和苹果的原因?

苹果 10 月发布会感想

苹果召开 10 月份发布会的那天晚上,小孩正好不在家,本来心想正好有机会也有精力能够看场直播了,结果家里的 iMac 莫名奇妙不能打开直播画面,反而是手上的三星 S9+ 有播放按钮,但也只是转圈,不能播放。我的 iPad Pro 在车库的书包里,没有拿到家里来,因此也没有再去尝试。从微博上看到有些人在发直播的内容,我也跟着获取了一些消息。

对这几年的发布会,这一场我是比较期待的。不用 iPhone 后,我对苹果移动设备的发布会兴趣寥寥,只是看看有没有爆炸性的新特性,结果这纪念并没有。虽然我卖了手中的 MacBook Pro(心中还挺想念),不过家里目前还有一台 iMac,可以让我继续用苹果的硬件。手中的 9.7 英寸 iPad Pro 让我对 iPad 产品线也很关注,早就有要升级的传闻,我也很希望能有好消息。

看了微博上人们分享的消息,确实挺让人开心的。MacBook Air 有了更新,虽说我过去以为是苹果要用 MacBook 取代 MacBook Air 产品线的,没想到是相反的。新的 MacBook Air 有了更强大的生命力。iPad Pro 我直接看了展示广告,那块屏幕面积有了更进一步的提升,而外形由游人圆润变的方正,让我不由想到《乔布斯传》里面的一段,说乔布斯认为 iPad 不够好,艾维终于发现了原因——外形太过方正,让人产生畏惧心理,于是把边角做的圆润,让人有随手拿起的冲动。现在来了一次“逆流”,或许 iPad 不够好的原因根本不在于此?

第二天一早我又仔细看了一下 Mac mini 的介绍页面,也特别的心动。过去我一直都不大在意这个产品的,我觉得这个要么是追求廉价的用户要用的,要么是手中计算资源已经丰富的很了,反而需要小巧的设备的人。现在我手中的计算资源也很够用了,反而觉得 iMac 这么大的东西不是很方便了,弄一个小一点的 Mac mini,接上外接显示器,既可以用 macOS,又可以连上我的 ThinkPad 来用 Windows,可以满足我在大屏幕上办公的需求。我看到配置和价格,对低配的那一款非常感兴趣,主频非常合适,内存可以自行扩充,硬盘选择一个足够大的,价格也不会太高。

白天的时候,我订阅的科技类新闻博客上几乎都是这次产品的介绍。看了这些文字后,心中确实产生了冷意。MacBook Air 的 CPU 功率竟然被一笔带过了,要不是之前买 Windows 笔记本研究了一番,我都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iPad Pro 的价格嘛,过去可以说是我买的平板,现在其实是把 iPad 当作笔记本来卖了。iPad 对我来说能充任笔记本电脑吗?我觉的还差一些。不能完整运行 Microsoft Office 让人遗憾,至少中文字体不能精确显示。另外,Smart Keyboard 不能用第三方输入法,是个超级大硬伤,让我不能用双拼快速的打字(今天升级了 iOS 12.1.1,有了小鹤双拼,部分解决了问题,虽然无法使用鹤形)。我想,苹果为什么还不推出可以运行在 ARM 上的 macOS?这样 iPad 上可以运行 macOS,一定可以更大的提高工作效率,将来干脆直接把 iPad 和 MacBook 两条产品线合并了,反正他们之间也没有什么价格差异,从性能上来说,或许低配的 MacBook Air 性能还不如 iPad Pro 呢。经过几篇文章里的提示,我也发现了低配的 Mac mini 里的 CPU 竟然是 i3 的。这还要个毛啊?!

最后下来,苹果是离我越来越远了吗?现在的产品我都看不懂了,一点都不想买。过去苹果的硬件能让我兴奋,现在只剩下了软件和生态了(还是过去的东西)。再这样下去,也许有一天软件和生态也没有了优势,我会彻底转路人了吧。

新 iPhone Xs (Max) / R 感想

终于有时间写写对于这次 Apple Special Event 2018 的感想吧。本来次数多了,现在也越来越不把苹果的发布会当一会事了,不过看到这次的消息之后心中有了一些想法,不吐不快。

这次的发布会也是我第一次没打算看的苹果发布会。之前喜欢看第一手的消息,回国后经常熬夜关注。后来年龄渐大,体力不支,无法看直播了,就只好起床后看看消息,但还是想去看回放的。这一次我从头到尾就没想着看过。原因和提前的消息泄漏有关吧,我知道了这次的主角是新 iPhone,而我经过深思熟虑,感觉自己不会对目前的 iPhone 产生兴趣了,自然对发布会本身兴趣缺缺。我唯一感兴趣的是新的 iPad,虽然自己不(一定)会买,但我目前在用 iPad Pro,心中自然对它关注。

我不用 iPhone 的原因,在于处于国内,有些关键应用居然无法安装,要安装就要换区,但我又用着家庭共享,也不想把事情弄得太麻烦。关键应用是指输入法,我学习了双拼之后感觉自己入了坑,平白给自己加了一些限制。苹果本身给第三方输入法添加了限制,而目前能用的第三方输入法在双拼方面的容错性能又较差。我举不出详细的例子,但比较谷歌拼音输入法和搜狗输入法,在用小鹤双拼输入方案快速打字时,总能感觉到明显不同。谷歌的输入法能正确识别出我想要输入的文字,哪怕我按的是相邻的键,而搜狗输入法就会出一些莫名奇妙的字,会影响效率的。目前据我所知,在 iOS 平台上,谷歌就剩了一个 Gboard,但在国内被下架了。有这一点,就足以阻止我使用 iPhone 了。

这一点其实是可以克服的,只要不用双拼输入法就好了。但我感觉苹果出了问题。或许不能说是我感觉,相信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只是出于惯性,不愿意换一个系统罢了。苹果,或者说是手机行业,自从 iPhone 诞生以来,历来是一个通过吸引别人注意力而发展的行业。看看乔布斯时代的苹果推出的 iPhone,一代一代的总有杀手功能,包括但不限于 Mouti Touch、视网膜屏幕、Touch ID等等。其实在库克时代,也有全面屏、Face ID 这样的例子。但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发展头了。看看这次的发布会,除了处理器可以说一下外,其余的没有任何能给人兴奋的地方。不能说库克带领的苹果发展的不好,也许用“生不逢时”来形容也可以。该做的创新都做了,剩下的路在哪里,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怎么能不叫人如履薄冰?安卓平台的那些创新,说起来也许真没有苹果这些成熟,可就凭一个一个不那么成熟的创新,就能不断吸引人的眼球,不断发展下去。

今天早上开着车,我想到了一个观点。电影《史蒂夫乔布斯》里反复提及乔布斯的一个观点——“端到端一体化”更好。在计算机领域被证明失败了,但乔布斯在音乐、手机行业搬回一城。现在看来,也许到了“苹果机”被“兼容机”逆转的时刻了?谷歌就像当年的 IBM、微软,HTC 就好比当年的康柏,而三星、华为这些大大小小的手机生产商,就好比戴尔、Acer 这些兼容机生产厂商。历史证明了“苹果机”没有赢过“兼容机”,现在会不会又证明苹果系统最终会输呢?现在的 iOS 生态圈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将来一定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繁荣期。可硬件方面,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会不会重演历史,就难说了吧。

现在的 iPhone,像不像靠一个产品给苹果续命支撑到乔布斯王着归来的 Apple 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