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 Linux 及遇到的问题

看了一下记录,9 月 28 日我把 ThinkPad X250 给格了,安装了 Linux。

之前 8 月份我去青州参加内训师讲课培训比赛,当中需要制作课件。我带去的 MacBook Pro 上装有 Office 360,里面有最新的 PowerPoint,我觉得这样完全没问题,结果实际还是遇到了一些兼容性的问题,比如我在 Mac 上做好的课件,到了比赛机器上播放时,字体就变了。这些问题倒不是不能克服,我遇到最大的问题是,在 Mac 上运行 Excel 对表格进行一些分类汇总之类的操作,运行速度立马降低到难以忍受。我的 Mac 配置比工作用机要好多了,但 Excel 在上面就是跑不过 Windows 上原生的。于是,我在培训的后期,就产生了要在原生 Windows 上使用 Office 软件的念头,在回来后就写了这篇文章

我对市面上的 Windows 笔记本电脑进行调查,同时还在咸鱼上卖掉了我的 MacBook Pro。我的目标从一开始的 Surface Pro 变成了 HP Spectre X360。我想用支持手写笔的电脑,在上面用 OneNote。Spectre X360 到最后抓住了我的眼球,外观实在是漂亮,但国内竟然没有 16G 内存的版本,让我很不解。我的 MacBook Pro 就是 8G 内存,虽说网上说 8G 内存绰绰有余,甚至 4G 就能跑 Windows 10,但我觉得再买一台内存一样的电脑,有些不甘心。还有价格,我能出的起这个钱,但是是不是我会很开心的用这台电脑,让我对下单有些犹豫,一旦买了之后就后悔了,这钱不是小数目。而且网上对 HP 笔记本的散热问题也有微词,另外 Intel 8代 CPU 也要出了,我想要不然还是等等。

所以我一狠心,就把我当时 ThinkPad X250 上的 Gentoo 系统给删掉了,从网上下载了 Windows 10 的镜像,然后用电脑的序列号顺利激活了 Windows 10 的 Home 版。之后安装 Office 什么的都挺顺利,要紧的是我为了日常数据分析写的一些 Ruby 小程序,只要它们能正常运行了,我的问题就解决了大半。我按照网上的说明,打开了 Bash on Windows 的功能,在里面能运行一些 UNIX 程序,不错,让我一下子挺激动。但当我测试我的程序的时候,sqlite 的 gem 无法正常安装,最终失败了。然后我从 Ruby 官网上下载了 Windows 下的安装程序,在 Windows 环境下安装,然后下载 gem 模块,最终成功运行。我还安装了微软的 SyncToy 程序,在我公司的电脑上和笔记本上同步一个文件夹,里面包含了我 2017 年的全部文档,有时候我直接在自己的电脑上编辑,然后同步到办公电脑上,没有任何兼容性问题,感觉非常不错。

是什么让我最终又换回 Linux 的呢?我在这几天依然没有习惯在 Windows 环境下写程序。我要写个程序来处理新的任务,结果字符编码等一系列问题一致困扰着我,一直到最后我放弃还是没有解决,这和我在 Linux 下打开编辑器开始编码简直有天壤之别。现在微软的 Visual Studio 开发工具免费了,我一度想学,结果在 C# 里访问 Excel 表格这个操作让我找了半天资料,也没有找到能用的代码实例,最终还是放弃了。

然后我回忆了一下,我之所以一开始安装 Windows,是因为我在当时的环境下,特别需要一个稳定的 Office 办公环境,才作出的决定。而我日常办公中,需要在自己的电脑上用 Office 的机会很少,所以几天后我就厌烦了。我对 Windows 的需求,目前来说仅仅是 Office 系列软件的需求,我觉得还是找找看,有没有一台物美价廉,还便携的笔记本电脑,比如联想的 YogaBook 似乎就不错,买一台专门用来处理 Office 文档。

之前我用的 Gentoo 系统,一直不错,就是安装有些软件耗时太长。这次我想还是安装 Arch Linux 吧,我的 Gentoo 无论如何启动速度也赶不上 Arch Linux,而且着还是我成功在 X250 上安装的第一个 Linux 发行版,自己也用过几个月,使用起来基本上没啥问题。

本来我很有信心的安装,结果没想到给了我一个下马威。我一开始配置了 Awesome 环境,其实都还挺顺利,但在 28 日中午之前突然启动 Awesome 报错,是电池组件的问题。我检查了一下,大概是电源方面的硬件出了问题,我的电脑上有两块电池,现在就识别出了一块。而且我在一次重启时,出现了我从来没见过的画面,一串英文提示我说一定要用联想认证的电池,你用第三方的野鸡电池出了问题联想概不负责。我看着是硬件的问题了吧,心想中午去万达的联想专卖店去维修看看,我的电脑还在保修期内。不过那几天实在太忙,根本没有时间去做这些事情,于是一直到国庆节放假,我也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只是把显示电量的组件先 disable 了。

国庆节假期的前几天,我因为这个事情,没碰电脑。到了前天,我重新开机,把电源组件恢复了,似乎也没有了问题。我于是决定先把这个问题放一放,看看将来是否还会发生。

接着还有其他问题,我的电脑从休眠恢复时,有比较小的机率会发生屏幕横向快速位移、纵向慢速位移的情况。有的时候我切换一下桌面就好了,多数情况下不能恢复。这种情况倒不影响键盘鼠标,我就通过盲打操作,重启电脑,就恢复。但这个事情毕竟常会发生,是我心里的一根刺,非常难受。之前我装过几次 Linux,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问题,非常奇怪。我从网上找资料,最终找到了这个网页,说是在引导命令里加上“intel_iommu=off”这个参数。我加上了之后,还是没用。

到了前天晚上,我在 #archlinux-cn 群组里发文,有人回复我说删除 xf86-video-intel 驱动,用 modesetting 驱动试试。我查了一下,现在 Xorg 的驱动可以支持 Intel 的显卡,不需要 Intel 的驱动也能比较好的运行,有些发行版就是这么做的。我于是也这么操作,之前的问题果然没有再发生。我心想之前给内核胡乱加参数也没解决问题,就把参数又给删掉了。结果重启后 startx 后就卡死了。

这实在是太蹊跷了,我怎么弄也不行,最终在又重新安装了一遍 Arch Linux,又发生了更大的问题,X 服务器拒绝连接,简直奇怪死了,我都不知道怎么会出这种事情。从昨天一直到今天,反复重装了几次,一直不行。

到了今天我抱着试试的想法,安装了 GNOME,结果 GDM 可以引导,我一看有戏。顺便说一句,现在 Arch Linux 上的 GNOME 已经用到了 3.26 版本了,设置窗口大变样了。可是我不像用 GNOME。于是我尝试安装 LightDM,结果直接开不了机,到了 DM 该上的时候,就卡死了。经我测试,只有 GDM 能行。

然后我从 GNOME 里启动 Firefox,找回了之前的那个页面,给内核引导加上这个参数,再 startx,竟然成功了,没想到竟然真的是这个参数的问题。我上网搜了一下这个参数的作用,从这篇文章里看,这个参数和 Intel VT-d 有关,之前就看过不少 Linux 下 VT 问提,我想也许和它有些关系吧。

What a Shame!

今天是一个稍微有点特殊的夜晚。我晚上加班到了11点多,弄得自己脑子仁儿疼,回家后为了让自己好受点, 把家里剩下的 Jonny Wallker 金方喝光了之后,又开了一瓶普通的红酒餐酒,然后在醉酒的情况下写了这篇文章。

前一阵子,我想体验一下最新的 GNOME 3.24,于是就格式化了硬盘,装了 Arch Linux。之前我在用的是 Funtoo,用的挺好。再之前我一直在用 Awesome 作为图形界面的管理工具,后来忘了是为了什么,就是想再体验一下目前最新的 GNOME 桌面环境。

我在自己的电脑上安装了 Linux 后,首先接触的就是 GNOME。那个时候是 2007 年末尾的时候,我安装了 Ubuntu 7.10 Beta 4,正式开启了我的 Linux 生涯。当时的 GNOME 还是版本 2,界面和今天已经有非常大的不同。当时我在完成了日常的学习工作之余,也对这个桌面环境感到不满。当然大多数,从感官上,我是满意的。当时我感觉到,在 GFNOME 下,虽然没有 KDE 那么华丽,但我可以因此静下心来工作,而 KDE 那华丽的环境会让我有些无可适从。我觉得和习惯有很大的关系,但是我就是无法适应 KDE,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吧。

我对这套桌面环境最大的不满是它太慢了。我当时的笔记本电脑有 2G 的内存,在今天看来不算很大,但我在 2007 年购买的时候,已经算是非常好的配置了。但运行 GNOME 经常会卡住,让我感觉很难受。同时,Ubuntu 也从一个入门的好的系统,变成了一个迟缓、臃肿的难用的工具。我决定逃离 Ubuntu。我最终选择了 Gentoo。经过了几天算是“痛苦”的挣扎,我成功的安装好了它。我因为速度的原因,没有再安装 GNOME,反而是安装了我过去一直想尝试的 FVWM。我在这种环境下生活了一段还算不错的日子,可惜好景不长,我的笔记本电脑硬件除了问题。我从国内买的电脑,没有全球联保,因此只能摆脱同学在假期回家时把电脑稍给父母,让他们去联系保修来修理。儿当时我的室友,好心的把他新买的 MacBook 借给我用,因此我开始对 Mac 系统熟悉,后来我自己买了一台 MacBook,一直用到 2013 年。期间我尝试在 MacBook 上安装 Gentoo,最终失败,后来我就放弃了,专注于 Mac 环境,只是偶尔缅怀 Linux 系统。

2014 年我买了 ThinkPad X250,目的就是运行 Linux 系统。这个时候这个系统已经不是我的必须了,我实际上是想玩它。我一开始最想安装的是 FreeBSD,因为这是我童年时的梦想。后来因为硬件兼容性的原因,没有成功,我尝试安装 Arch Linux,没想到竟然成了,于是用了 Arch 一段时间。后来我觉得这样太过于平淡了,就安装了 Funtoo。这个时候,我的本职工作已经不是一名开发者了,Linux 完全成为了我的业余爱好,所以原谅我成为了一名 OS Whore,我这么不坚贞的用户也算是挺无耻的吧。

安装了 Funtoo,我后来还安装了 Windows 10、以及反复的安装了 Arch、Funtoo 等系统。我之前用 Funtoo 一直挺好的,后来忘了因为什么事情,我想再次尝试 GNOME,于是就在当时使用的 Funtoo 上安装了 GNOME。我没想到其实挺简单的,可惜 Funtoo 坚持使用 OpenRC,而 GNOME 已经开始依赖 Systemd 了。Funtoo 的开发者修改了代码,让我们 Funtoo 的使用者可以不用 Systemd 也能用 GNOME,可不足是没有最新版本的 GNOME 可以用。开发人员修改后兼容 OpenRC 的 GNOME 只有 2.20,儿此时 GNOME 2.24 已经推出了。虽然很多用 Systemd 的 Gentoo 用户当前用的也只是 GNOME 2.22,但我因为想尝试最新版本的功能,依然重新安装了 Arch Linux。这个时候我对 Arch Linux 已经很熟悉了,出去当中出现了一些奇怪的错误,我真正花费的时间不过是 15 分钟罢了。Arch 的确小巧快速。

不过,GNOME 3.24 非常不稳定,算是给我抛了一头冷水。经常我在 Firefox 里下载一个文件时,GNOME 就崩溃了,我之前的一些工作都丢失了。几次发生之后,我明白了 GNOME 3.24 实际生只是一个非常不稳定的测试版,它实在是给了我很大的麻烦。

我这个时候其实也很浮躁。没有去研究怎么在 Arch Linux 上禁止使用 GNOME 3.24,转而去尝试安装 Gentoo。我在 IRC 上和 UniverseBenzene 同学讨论的时候,得知他在使用 Gentoo+GNOME 3.22,因此自己也要安装 Gentoo,而没有去考虑如何让 Arch Linux 来运行一个稳定版本的 GNOME。看看 #archlinux-cn 讨论组,有很多朋友用了 Arch Linux 很长时间了,而我一直在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让我觉得有些内疚,不过,我现在毕竟不是在操计算机为准时主业了,所以还是原谅我的轻浮吧。

再次安装 Gentoo 对我来说也有不同的意义,自从我 2008 年 4 月开始使用 MacBook 之后,我一直没有用过 Gnetoo,这期间的想念,其实占据了我相当大的思维。现在,算是圆了我这个 Gentoo 梦想。用了 Gentoo 之后,我感觉它和 Funtoo 其实有很大的不同。有些场景,Gentoo 的操作方法显得非常笨拙,从 eix-sync 上就能看得出来,Gentoo 比起 Funtoo,有些地方已经落后了。 不过它毕竟是我记忆中的操作系统,我还是非常的怀念它。

在这方面,我喜欢 Funtoo,但 Funtoo 坚持 OpenRC,不兼容 Systemd,这对我就带来了一些问题。而 Gentoo 在这个方面反而宽松许多,即支持 OpenRC+GNOME,也支持 Systemd+GNOME,自由度更大,这也是我目前使用 Gentoo 的原因之一。GNOME 3.24 给我了太多的苦头,目前 Gentoo 默认的是 GNOME 3.22,对我来说实际上正好。当然,Gentoo 和 Funtoo 之间的一些差异,让我需要耗费一些时间来适应,这些算是小事,就先不说了。

Return to Funtoo and XF86Audio Key Problem

上周日,我把 X250 笔记本的系统换成了 Funtoo。

我是在折腾,因为生活上的一些原因,总觉得一些沉闷。上周末我看知乎的时候,看到一个长期用滚动更新的 UNIX 系统是什么感觉,一位 FreeBSD 的用户做了回答,让我一下子又想念起了 FreeBSD。但 FreeBSD 对新硬件的支持实在是让人迥异,Intel 的显卡一直没有驱动,启动不起来 X。不仅如此,配置无线网卡驱动也要费一番功夫。听说 OpenBSD 在这方面做的不错,让我不禁感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我最终没有勇气安装 OpenBSD,之前没有接触过,只知道安全性很牛,但相对于 FreeBSD 总是从心里上有些陌生。虽说今天的 FreeBSD 也早已不是我之前印象中的那样子了,我之前用的版本是 4.7,现在已经到了 11 了。

不过这个本子总是想再折腾些什么。我曾经装好 Arch 之后,想过永远这么用下去。网上我看过不少 Arch 资深用户的博客,从几年前就开始用,系统就这么一直滚了下来。当中经历过 Systemd 的转换,看上去那种厚重的沧桑感其实挺酷的。但目前 X250 不算是我的主力计算机(虽然我在上面开发 Ruby 感觉还是很爽的),但这台电脑我当初买来就是为了折腾着玩的,心想还是再折腾一轮吧。

之前在上面安装过 Funtoo,这次想着装个 Gentoo 试试。因为不久前装过,所以这次也有了一些底气。上次我装 Funtoo 的时候,进入了 X 界面后却无法连接无线网络,只好区路由器旁边插着网线来弄,没有桌子,把电脑放椅子上,很累。这次我捣鼓了一下 wpa_supplicant,可以通过无线来安装了。

但好景不长,周日晚上我大半时间就用在引导上了,下载了 ISO 镜像,写进优盘里,怎么也引导不起来,换了一个优盘,依旧如此。最后切换到 BIOS 才正常引导。到了后来,我算明白了 Arch 的引导 ISO 文件名中的 dualboot 是什么意思。最后安装 GRUB 的时候,用 EFI 的模式安装自然不行。我灵机一动,用了 Arch 的引导 ISO 做了引导盘,再 chroot 进 Gentoo 系统里,这次正常安装上了。

除了想用 UEFI 外,我因为在 Arch 中算是熟练了,想用 Systemd。Gentoo 和 Funtoo 官方都没有正式支持,但 Gentoo 给出了说明。一开始我弄完后,重启发生了 Kernel Panic。我不大清楚是哪里的问题,经过查文档,才发现 grub 的配置里没有加上 systemd 的那行。改了之后就好了。

之后又遇到了大问题。我的显卡不能正常识别,运行 iwconfig 总是没有无线网卡的信息。找了很多文档,网上关于 iwlwifi 的内核配置我来回弄了好几次,反复编译了内核,一直没有改进。之后我干脆用 Genkernel 的方式试试,结果一直不行。着让我十分沮丧,没有无线网络,在 Linux 下几乎寸步难行。我最终没有确认问题的原因,所以也没有更加深入的尝试,比如换个内核版本之类的,最终还是放弃了。

改装 Funtoo,当中很多步骤都被简化了,其实还蛮享受的。最终硬件上都正常识别了,几乎是前天晚上一晚上的事。昨天一天在单位里搞定了各种包,X、Firefox 等都一切正常。这次我依旧保留了分区,我觉得把 /home 单独分一个区真实太明智了,其实我想 /etc 也许也可以单独弄一个,这次重装之前,我把之前 /etc 目录给复制到 HOME 下了,也省去了一些配置的功夫。各种软件几乎没有任何需要配置的地方,特别是 Awesome,当初我配置的时候也费了不少时间,这次相当于装上就能直接用。还有 Firefox,启动后我需要的插件都在那里好好的,简直就像没有重装过一样。

当中有几项问题:其一是 Emacs 那丑陋的菜单栏和进度条;其二是 Awesome 的 WIFI 指示插件不能正常显示;其三是声音调整按键不起作用。

对于第一点,我知道是 USE 的问题,我没有搞好是哪个关键字没有弄对。经过今天中午的尝试,在于没有启用 gtk,而是用了 gtk3,加上 gtk 就好了。第二点,曾经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最终才发现,Funtoo 里无线网卡已经不是 wlp3s0 了,而是 wlan0,在配置里修改了,马上就好了。

至于第三点,更是让我想不明白,过去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问题!通过 xev 检测,我发现音量+、音量-、静音、屏幕亮度+、屏幕亮度-这几个键都不能正常识别,显示一堆没有规律的数字。上次我装 Funtoo 时没有这个问题,在 Arch 里更是不存在。我查过很多文档,都没有和我遇到类似的问题。我尝试把驱动由 evdev 改到 libinput,也依然没有解决问题,反而修正了之前我没注意到的问题。

不过,好在这个问题只是带来了不便,不像没有无线网络这样的问题,让我无法使用。这个,暂时徐徐图之吧。

第二次

拿回我送修的 ThinkPad X250 后,我发现我在送去的时候,才刚安装完 ArchLinux,很多东西都没有来得及配置,一些东西都比较诡异。我当时觉得换个键盘而已,几天就可以完成,结果没想到从 10 月 9 日一直到 11 月 8 日左右,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让再次打开 X250 的我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于是这两天我抽空重新将它配置了一下。最近其实也没有什么时间,重点是今天才开始配置多数东西,我陆陆续续的到了今天晚上才弄得差不多了,当中也有一些收获,当中的“第二次效应”也体现的比较明显。所谓“第二次效应”,是软件工程中的一个说法,大意是你第一次不会把事情做完美,所以你会把你的第一个结果扔掉,在第二次的时候把它做好,因为到那时你已经对这个项目有了宏观的认识,做起来会更加得心应手。

我这次安装 ArchLinux 后,直接安装了 i3 窗口管理器。我觉得它不需要太多的配置,而且管理窗口足够好。安装的时候,回忆我在努力适应 Awesome 的那段日子,觉得 i3 简直是贴心到了极致,几乎不需要配置,就可以很舒服的工作了。不过可能我还没有测试全面,所以话说的太满,结果今天下午我发现了一个让我很难受的地方。

GVim 的程序不知道是怎么写的,在窗口的下方有一块比较厚重的边框,十分难看。如果把字体调大了就更不得了,这个边框就更大了。GVim 的渲染我觉得很不符合直觉,我在设定字体字号的窗口里修改了字号,结果整个 GVim 窗口都收到了影响,按理说窗口是窗口,字号是字号,属于窗口的内容部分,它们应当是互不干涉的,结果这样弄得很不好看,无法单独的把字号调大,而不影响窗口。

ArchWiki 上有个办法可以把这块隐藏,但有副作用。这个区域似乎是为了给横向滚动条准备的,似乎我隐藏了它,就不在有横向滚动条了。而且就像上面说的,我调整了字号,导致窗口的下半部分跑到了屏幕的外面,连提示都看不到了,不好。我又从网上搜到了另外一个办法,修改 GTK-2.0 的配置,改它的底色,让它和窗口内的背景一个颜色,但效果不好,终究这块区域无法显示文字,空着这块也不好看。

到了晚上我想,之所以会这样,应该是 GVim 没有考虑窗口拉大的问题,如果是按照默认大小的窗口,这个问题是不会显现出来的。i3 做不到这个,我又想到了 Awesome,考虑了一下,觉得还是可以换回 Awesome。我之前觉得它的配置麻烦,那是因为刚刚入门的缘故,现在我像只要我不添加一些太复杂的功能,应该问题不大。所以,我安装了 Awesome。进去之后脑子一片空白,连从哪里开始调整配置都忘了,只好去网上看资料,渐渐的才开始回顾起来。

之前我为了想调整 SSD 分区大小,心一横重新分区,结果原先 $HOME 下的东西有些就丢失了,其中就包括 Awesome 的配置。这次相当于重新配置,不过我还没有把上次的知识都忘掉。奇妙的是,在按照我的习惯进行了一些改动之后,我突然觉得 Awesome 很好用,似乎比 i3 还有些更加顺手(毕竟 i3 的方向键是 jkl; 而非 hjkl)。我想这只好归功于“第二次效应”了吧。

按照文档给 Awesome 添加了执行外部程序的函数,加了几个 applet 后,我觉得目前的系统很好了。当然,GVim 的问题也解决了。

圆梦 Funtoo

前几天,我收到了一封邮件,说 mutt-1.6.2 发布了,这一下子勾起了我的回忆。之前买了 iMac 后,我有了两台 Mac,之前安装了 ArchLinux 的 ThinkPad X250 就一直没有用。我觉得留着这台电脑就没什么用了,正好那几天试用了 OneNote,就把那台电脑改装成了 Windows 10。虽然当中遇到了一些波折,但到后来还是安装成功了。

用了一段时间后,除了用它来看一些 PBB 加密的视频和玩 CS:GO 外,就没有其他的用处了。这次由于看到了这个邮件,就又想在这台电脑上恢复 Linux。因为之前用过了 ArchLinx,对它已经消除了神秘感,加上很怀念过去用过的 Gentoo,就决定在上面安装 Funtoo。我够买这台电脑的时候,就是为了运行 UNIX。当时的第一选择是 FreeBSD,不过由于驱动问题,就想安装第二选择 Gentoo/Funtoo。不过由于很久没有用了,Gentoo Handbook 有了一些更新,比如 OpenRC 和 Systemd 的选择,让我感觉头大,结果走到了编译内核的那一步,我就放弃了。后来安装了 ArchLinux,意外的很成功,于是就这么用上了。

现在我常想,如果当年我的笔记本电脑没有坏,也许我会一直用 Gentoo 到回国吧。我还能清楚的记得,我在 2007 年 12 月把 Gentoo 装在了出国前买的 DELL XPS M1330 电脑上。这台电脑购于 2007 年 8 月,是我在出国前几天收到货的。拿到后我就试着用 Ubuntu 免费派送的 LiveCD 引导,结果连启动都没办法。所以只好用机器自带的 Windows Vista。到了 10 月份,Ubuntu 推出了 10.04 Beta 4,我下载了 LiveDVD 刻盘后,高兴的发现可以正常引导,于是就安装了那个版本,感觉挺顺利的,无线、声音什么的都没有问题。我用 Ubuntu 一直到了 12 月,一方面感觉没有了神秘感,另一方面我觉得它运行的也太慢了,所一就开始尝试安装 Gentoo。在克服了一些不懂的地方后,我花了两个通宵让他能用了。而且,我也可以在上面实践很早前受了王垠的蛊惑而一直很期待使用的 FVWM,还有 Ubuntu 中文社区里 eexpress 推广的 ROX。这样我开心的用到了 2008 年 3 月,我决定尝试一下 KDE 4。还没等我编译完,屏幕就显示出了异常。我还记得那是我在学校的某幢楼的大厅上自习,遇到了这样的情况,也没了心情,赶紧回家。结果情况一直恶化,到了下午已经完全无法显示了。我用室友的电脑查了一下,才知道网上有很多 DELL 电脑质量问题的文章,而且我的这个系列只是国内保修,没有全球联保,当时的心情简直糟透了。好在室友当时新买了一台 MacBook,借给我用。我第一次接触 Mac 系统,觉得非常不错,于是就在 4 月 1 日自己也买了一台,之前的 DELL,让另一个暑期回国的朋友捎回去,由父母联系 DELL 售后维修,修好后给了亲戚用,我没有再接触。从那一直到现在,我一直是一个 Mac 用户。如果当时我的电脑没坏的话,我想也许我到今天还在用 Gentoo 吧。

这次制作引导优盘时同样遇到了问题,Mac 的磁盘工具无法把我下载的镜像还原到优盘上,我在 Windows 里下载了 ImgBurn 和 Nero 试用版,都没法解决问题。之前有一个微软的 Windows Live DVD tool(好像是叫这个名字),但它只能还原 Windows 的镜像,其他镜像不行。最后居然是老毛桃解决了问题,它是一个制作 Windows 装机盘的东西,居然方便的制作好了启动优盘。

我的这台 X250 支持 EFI 启动,我对这个不大在行,在 BIOS(或许不能叫 BIOS 了?)里凭感觉设定,居然成功的通过 EFI 引导。我直接进入了图形界面,可以开一个浏览器看文档,在终端仿真里安装。引导后发现没有无线,从 NAS 上拔下一根网线插上,有线好使,我就没在管无线,反正装好后会有无线的。由于线不够长,我推过来一个小桌,把电脑放上面,坐在地上来弄。虽然不大舒服,但我也感觉到了久违的兴奋与激情。

之后就按照 Funtoo 的说明来。设置分区什么的,之前安装 ArchLinux 的时候弄过,还没忘。之后也没有什么难的,Funtoo 在 Gentoo 的基础上,添加了很多自动化的东西,比如自动编译内核、boot-update 等。中间没有让我参与配置的部分,一度上我很疑惑。编译内核耗费时间很长,由于我没接电源,也没有电量提示,结果电源耗尽了直接关机。我插上电之后,重新挂载分区,重新编译。最后重启前,我落下了 boot-update 没执行,重启后奇怪的无法引导,让我以为内核编的有问题,结果对照了说明才发现少做了一步。再次用引导优盘引导,执行了这个命令后,就可以正常启动了。

启动前我按照说明,安装 NetworkManager 的时候,出现了要给某些包添加 USE 标记的说明。我太久没有用 Gentoo 了,看了这些完全反应不过来,大约十分钟后才理解了意思。之后我安装上了 NetworkManager,但在执行时出了问题。看提示时,我以为是说我没有配置文件,我还上网上到处找这方面的说明,结果没有收获。之后我才明白提示信息后面跟着的 Invalid 什么的东西,不是 NetworkManager 的错误提示,而是内核的错误说明,意思时编译时的系统架构没有选对。这时我才质疑之前的决定。

安装前我看说明的时候,看到 Funtoo 针对不同的 CPU 做了特定的 stage3,我自然要下载特定的了,因为是最优化的。也许我受了某次 WWDC 上 Phil Schiller 的一句 Haswell 的影响,我对这台机器的 i5-5200U 一直以为时 Haswell 架构的,而且觉得 Haswell 比 Broadwell 更新,所以就下载了 Haswell 架构的 stage3。意识到是这里出了问题后,我赶紧上网搜索确认一下。Funtoo 没有针对 Broadwell 架构提供 stage3,我应该用的时 generic 的。这时候已经到深夜了,我只好先睡觉。脑子里想的解决方法,一个是重新安装,不过我明天白天上班的地方没有方便的有线网络,只好等下班回家;另一个方法,是重新编译 NetworkManager,因为内核什么的,还没有看出有什么问题,能够引导,把 GCC 的参数配置正确后,重新编译了 NetworkManager,有了无线网络,就方便了。第二天我起得不够早,就把电脑带去了单位,修改了 GCC 的参数,重新编译,结果问题解决。之后我不放心,重新编译了 @world,这样应该就把错误给解决掉了。

之后我安装了 Xorg,桌面还是用 i3。我在删掉 ArchLinux 改装 Windows 10 的时候,把一些配置文件做了备份,所以这些还不算困难。我还想到了,2007 年安装 Gentoo 的时候,还遇到过循环依赖的问题,需要手动调整某个 USE,现在也没遇到过这些问题。

这两天,我一直在捣鼓这个 Funtoo——它有许多我不了解的地方。比如在 ArchLinux 里,我已经习惯了 Systemd,包括通过它来调度一些应用,但 Funtoo 里的 OpenRC 就不行,想 MPD 这些守护进程,我不知道该怎么通过系统来调度。按说明里,还是用传统的 Cron 来做到开机启动。Funtoo 里默认安装了 Postfix,之前我用的 Msmtp,今天试着配置了一下,也可以发邮件了,而且有了之前没有配置的 Queue 功能。还有 NFS,之前在 ArchLinux 里也能用,但不能做到在 fstab 里添加说明直接挂载,在 Funtoo 里也莫名的配置成功了。当然,当中觉得 Funtoo 运行慢,无法达到 ArchLinux 的按开机按钮后 4 秒中出现登录提示的速度,我编译了几次内核,但到了 Initramfs 这里没有配置成功。最后安装了最新版的 debian-sources 后,启动速度达到 15 秒,也算是有所提高,等之后看看能否调优了。

对于 ArchLinux,我最怀念的就是他的 wiki,它也许时文档最为齐全的 Linux 了吧。Funtoo 和 Gentoo 的文档也差一截。之前 Gentoo 的 IRC 颇为活跃,当时张乐大神还活跃着,我这种普通用户心里还有点底,现在没有当时的心态了,有了问题,只能自己查资料。好在 ArchWiki 上的很多内容都通用,帮了我很多忙。

目前 Funtoo 多数处于能完成工作的状态了,还需要调整的有屏幕亮度等了,这些可以慢慢来。安装 Funtoo,对我来说有点想圆梦的感觉,园我 2008 年一直做到现在的 Gentoo 梦!这两天,我把大多数的精力都投入了这上面,对家人都有所疏忽,特别要感谢我马上要生产的妻子,对我无私的支持。

自由的世界

没办法,在外面住久了,在家里总会不习惯的。其实随着对于世界的客观了解,现在我对于一些上面不想让大家看到的东西也没有什么兴趣了。这些事情随处都会发生,看得多了也总会了解是怎么回事,只有弱智才会在看了这么多之后还这么激进。其实有些服务无法使用,也没有带来太多影响:Google 不能用了还有 Bing,Gmail 不能用了,我买了 Fastmail,至于社交网络,过去的朋友活跃的也少了,没有这方面的太大需求。但有的时候,我偏偏就是回想起了过去还在外面的日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你,这种自由所带给我的这种若有若无的轻松是最让人着迷的。

我在用这台 Thinkpad X250 之前,在 MacBook Pro 上用的是云梯。主要是图方便,之前自己也设置过 VPN,但中间来来回回搞了好几次,最后也不是太稳定。云梯直接有好几个服务器给你用,还有方便的配置文件,在 Mac 和 iOS 系统上点几下鼠标就可以了,价格也不贵。但在 Arch Linux 上就不大好设置。因为我已经有数年没有使用桌面 Linux 了,所以在安装的时候,我基本上是按照 Beginners’ Guide 来处理的,所以用的是 Netctl。而云梯的教程里在 Linux 下用的 NetworkManager,而我没有 nm-applet,因此只好发 ticket 咨询。获得的结果是给了我两个网页(1|2)作为参考,都比较有帮助,但最后还是没有配置成功。

我尝试了安装 nm-applet,结果没有看到 tray 中的图标,反而把自己的网络给弄没了。最后经过好几次实践,终于知道了原来 Netctl、NetworkManager、Wicd 等工具是互斥的,启动了其中一个,其它的自然就被关闭了。然后做了一下比较,最终在上周六从 Netctl 换成了 NetworkManager,然后找文档,终于让我的 i3bar 成功的显示了 tray 的图标。但依照教程,应该还是没有连接成功。

然后是我尝试了 Shadowsocks。刚回国的时候我用过它,在 Linode 服务器上配置过,不过后来不大稳定,我就转而用了云梯。前几天我还看到了一篇文章,意思是没有实际应用的翻墙方法都被彻底封锁了,因为有公司需要使用,所以 PPTP 和 L2TP 还能用,而 OpenVPN 用的人少,所以就封你不客气,当中 Shadowsocks 是在反面例子当中,因此给我一个印象是 Shadowsocks 翻墙也不大行。不过服务器上的服务我一直没有关闭,然后安装了客户端,运行了一下,居然还挺好用。上周六我在 Firefox 上安装了 AutoProxy,可以通过白名单切换走哪条连线,这时候我才算是体会到了过去那种自由的感觉。然后抱着 YouTube、维基百科看了一天,还上了 Facebook 与 Twitter,真是感动啊。

现在有了 AutoProxy,我基本上开机就启动 sslocal 进程,然后就享受在这种环境下。虽然在浏览器之外总有不便,但比过去也要好多了。有时间我会再看看云梯,刚续费了不能浪费呀。

探索新的世界

过去我在描述我的梦想时,提到过我想用 FVWM 来做我的窗口管理器。尽管考虑过几次 Gnome 和 KDE,但我最终还是决定不使用桌面环境。这两种桌面环境我都用过,Gnome 是我刚开始使用 Linux 的时候,我在 Ubuntu 上用的桌面环境。KDE 是我后来在 Gentoo 上尝试使用的桌面环境。相对比起来,KDE 比 Gnome 要漂亮,但我觉得 Gnome 比 KDE 要更加简洁,能让我更加的专注于工作。所以,既然我是个喜爱简洁的人,为什么不更简洁一步,使用窗口管理器呢?

这次安装了 Arch Linux 之后,我就安装了 FVWM。之前在虚拟机里测试的时候我就用着 FVWM,相关的配置我也可以基本上修改一些,并且把菜单之类的都做了修改,添加了我常用的 URxvt、浏览器、Emacs 等按钮。xbiff、xclock 也安装上了,让 FVWM 默认的界面可以显示的更加完整。然后我遇到了一些困境,我没法给窗口添加按钮。比如退出按钮,我试了几次没有成功,但也并不耽误我用,只是关闭窗口时稍微麻烦一点罢了。

之后我就想,我为什么这么执着于 FVWM 呢?因为一开始接触 XWindow 的时候,是通过王垠的网站,里面他推崇的就是 FVWM。而且我看到 Knuth 也在用 FVWM,从他的桌面上,我觉得这就是我想要的效果——不需要什么复杂的东西,只要显示我需要的窗口,毕竟完成工作的是程序而不是窗口管理器(桌面环境)本身。再加上我之前在运行在一台 Thinkpad T43 的 VMWare 虚拟机中,用过一段 FVWM,也有一些香火情缘,所以一直对它的感觉比较好。至于其它,Gnome 和 KDE 我用过了,Fluxbox 我在朋友的电脑上试过 LiveCD 上的,再其它就仅限于文档了。所以我这次想用其它的桌面管理器试试。

之前我从 IT 公论上知道了 i3,再之前我从不知道哪里听过了 Awesome 和 XMonad。Awesome 的网站上有个作者使用显示器阵列的照片挺吸引人的,XMonad 我看过一则视频,演示着眼花缭乱的操作让我悠然神往。不过我首先尝试的是 i3。之前也从网上搜索过比对的文章,发现 i3 更加轻量、简单。我在尝试 FreeBSD 的时候,也安装过 i3,但之前没用过瓦片式的窗口管理器,还不大会用,也没有多用。

这次我比对着网上的文档,一边学一边操作,慢慢的竟然把基础操作都掌握了。一开始因为没有安装 i3status,导致 i3bar 显示错误信息。但当我安装上了必要的程序后,我发现这个桌面竟然这么的精致、优雅。当时我隐隐觉得有些喜欢上它了。随后随着使用的加深,对于一些切换窗口焦点、切换虚拟桌面、移动窗口到桌面的快捷键我都掌握了,我蓦然发现我似乎进入了一片崭新的天地——这种看似简陋的管理窗口的方式,一下子将我从窗口管理的任务中解放出来了。我可以不必在意窗口的大小、位置,也不用怕遮挡了我需要的窗口,反正有10个虚拟桌面,也够我放了。其它的一些功能,比如 Mod+Shift+空格这种的,我还没有理解,不过目前已经够我用的了。

我想没有什么理由让我回到 FVWM?

刚才,我还装了一下 Awesome 试试,它似乎更加复杂一些,默认的配置还不怎么好用。至于修改配置,不会 Lua 语言的我简单修改一下还行,想要真正用好则不大可能。不过我也不是一定要用 Awesome,不是吗?所以,我想我会在 i3 上安然的呆一阵子吧,i3 已经足够完美,想要一直用下去也完全没问题。

Mac 比 Linux 好的一点

从上一篇文章到现在,我一有空就开始调教我的 X250,准备把系统弄得好用一些。Arch Linux 的 wiki 实在是让人感动不已,简直太全了。国内的用户也很用心,很多文章都有简体中文版本的,非常方便。跟着这些资料,以及一些前辈的博客,我不知不觉的就把系统弄得足够漂亮了。原先别扭的汉字,现在看着字体也顺眼多了。可惜这个东西,要想仔细观察,工作量太大,所以我也不知道是因为我编辑了哪个文件还是装了哪个包所导致。

有段时间我一直没写维基,主要是没什么精力和心思。维基这东西需要动脑整理,现在没有很强烈的意愿要把一些事务性的东西整理出来了。有时候有空,也只能写写博客,其实多数情况下还是懒惰,不过是在是不想把网站给荒废了,所以激励着自己动手敲字。维基就不像博客这么随性了,不大容易。今天我在维基上开了一个新的记录,专门记录 Arch Linux 的信息。因为之前安装配置的时候,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个系统能够这么好用,因此也没有有做记录的想法,现在只能靠回忆,来尽可能的填一些东西。看看从 2012 年 2 月 1 日开始的记录,这几年匆匆过去,简直像眨眼一样快呀。

记录一个这几天使用 Linux 的感受。之前一直用 Windows、Linux,也没有感觉,可从 Mac 上切换过来后,就有点不适应。在 Mac 里,不管是在什么地方,只要是个文本框,都可以用 Emacs 风格的快捷键来移动光标。比如 Ctrl+a 到行首、Ctrl+e到行末等等。这是非常符合 UNIX 传统风格的。可在 Linux 里,这个功能似乎是失效了,至少不是默认的,这让我觉得有点被打脸的感觉,Mac 在程序员当中的流行,真的不是靠运气的。

转战 Arch Linux

上一篇文章中我说我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准备跑 UNIX 桌面。上周三电脑寄到,还没等拆箱,下午家中就出了急事,因此一直到了上周五晚上才开箱。

打开之后我首先看看默认的系统,是 Windows 7。我计算了一下系统性能得分,结果是 5.3,最差的一项是 Windows Aero 的桌面性能,其他的都在 6 以上。总体来说,性能差在了图形方面,还挺不错。按照一开始的计划,我打算在上面运行 FreeBSD 做桌面系统。我稍稍考虑了一下,没有选择备份之前的系统,这样虽然再次安装回 Windows 的时候回变成盗版,不过我现在有了比较充足的计算设备,也不打算在这台电脑上跑 Windows 了。之前我制作了 11.0-CURRENT 启动优盘,引导进去,开始的时候比较顺利。虽然没有无线网络,不过有线网络是没问题的,家里正好有网线插在台式机上,拔下来插到 X250 上就 OK 了。我过去用过两台没有网线接口的笔记本电脑,因此第一次觉得有线网络连接还是挺有用的。然后通过查资料,我能够用 iwm 来连接到无线网络了,这个开始不错。然后就是通过 ports 来安装了。问题出在了安装 xorg 上,安装完了运行 startx 启动后,第一次比较正常,切换到控制台似乎也不错,可之后再没有一次成功的。我安装了 FVWM,在退出了之后,屏幕直接就变黑了。我这时候才算是明白为什么论坛上人们不建议用 Intel 的显卡,因为有 VT 问题的含义。后来各种奇葩的问题都有,比如说周五晚上开机的时候出来内核错误,然后进入了调试命令行,根本不知道是系统的哪根筋不对了。那天晚上我觉得现在还不到在 X250 上运行 FreeBSD 的时候,就关了电脑,打算放弃 FreeBSD,明天装 Linux。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考虑了两种选择,Gentoo 或者是 Arch。

Gentoo 是我之前用过的系统。我在 2007 年 10 月份,终于可以在我当时的 DELL XPS M1330 上运行其了 Ubuntu,然后到了 12 月,觉得 Ubuntu 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于是就转到了 Gentoo。那时候本来觉得挺难,结果跟着 Handbook 走下来也成功的装上了。安装过程中有问题可以上 #gentoo-cn@FreeNode 上提问,那个时候以 ZhangLe 为主的一群 Gentoo 还挺活跃的。那段时间也是我用计算机最开心的一段日子。结果好景不长,到了来年的 3 月份,笔记本的显卡坏了,我的 Linux 生活也就结束了。之后我买了 MacBook,一开始 Mac 系统让我很不习惯,我也看不惯 Mac 社区那种破解成风的氛围,一度想在 MacBook 上安装 Gentoo,后来失败了。不过我后来一直怀念用 Gentoo 的日子。

至于 Arch,是在我知道 Gentoo 之前就知道的。那个时候我想找一种比较轻量的系统,然后看到了 Arch 的介绍,惊觉——这不就是我理想中的系统吗?可惜后来没有安装成功,我对他的印象也就停留在了那个时候。最近因为以为在我博客上留言的朋友,我知道了依云,他是中文 Arch 圈子里比较活跃的用户,写了不少相关的文章。看他在笔记本上运行 Arch 感觉挺不错的,再加上有了这个页面,让我知道了在 X250 上运行 Arch 是绝对没问题的,所以我觉得运行 Arch 当桌面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所以我就开始装 Gentoo。我先下载了最小安装的镜像,结果无法引导。然后我下载了 LiveDVD,出来的 KDE 界面让我觉得简直超级完美。然后就是开始 emerge,分区的时候让我花了一些功夫,因为 UEFI 需要 FAT32 分区,让我有点困惑。然后 Handbook 上给的例子还说要留个几 K 的空间给 boot loader,让我很怀疑他的必要性。后来专门研究了 Gentoo Wiki 上关于 UEFI 的部分,确定了这个分区不是必要的,之后重新给硬盘分了不少次区,不够这也让我对 GNU Parted 熟练了。到了配置内核的那一步,我开始怀疑这样的正确性。到了这一步,我已经花费了相当的时间,觉得有些倦怠,然后最终决定,再尝试一下 Arch。

然后比对着 Beginner’s Guide,我一步步的就把系统给装上了。我这时候发现也有了一些变化,比如我过去装 Arch 的时候,是运行一个程序来安装的,而现在是运行一条命令,对挂载目录通过 Pacman 来安装软件,最后同样通过 chroot 来进行一些设置。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源的速度。在 FreeBSD 系统上要找一个快速的 ports 源可真是不容易。原先记得网易有个源,结果现在给关闭了。最后找到了 hshh 源,速度不过是 500KB/s。而在 Arch 的 mirrorlist 里本身就有位于中国的源,我随随便便的用了网易的源,速度就达到了我家网络的上限,看着满屏幕表示进度的 # 符号,心里的惬意就别提了。安装速度快是另一方面,我还在感叹编译 Gentoo 的速度时,Arch 已经安装完了,基本上能用了。

在今年,Arch 就像 2007 年的 Gentoo 一样,给了我另一次的惊喜。通过这几天的使用,我渐渐的配置了一些所需的功能。有些还没有配置完美,不过我心里知道,肯定有种方法是可以做到完美的,因为网上有前人的案例。这种安心的感觉,是 FreeBSD 无法给予的。所以,我准备在 X250 上运行 Arch 了,准备渐渐的将之前 MacBook Pro 上的东西迁移到这上面来。

至于 Mac,他是非常好的系统,不过经过几年的使用,我觉得他太稳定了,让我感觉缺少了一些激情。机器已经被妻子预订了,等我转移了数据,就把电脑给她。通过对比这次买的 Thinkpad X250,我觉得 Mac 最厉害的,是硬件和软件的结合。专属的硬件,让苹果可以把这个系统,从里到外弄得非常出色,至少从外观、重量、细节上,X250 跟我的 MacBook Pro 相比还是要差一些的。

对于 FreeBSD,这个系统毕竟把经历都放在了服务器领域,在桌面领域显得非常落后。这次的经历让我有些失望,通过从论坛上看,FreeBSD 的一些硬件支持,似乎还比不上 OpenBSD,让我有点纳闷。所以,虽然他是我第一个学会安装的 UNIX 系统,但我还是在桌面领域里放弃了他。

Gentoo,是我上一个 Linux 系统,我对他的感觉还是在 2007~2008 的时候。随着年龄的增大,我觉得我没有很多的经历来重头编译一个系统了。或者有人如果帮我把内核编译好了,也许我回觉得更加方便来使用他。有没有这么一个项目,针对比较主流的硬件来编译内核或者发布内核文件呢?

至于 FreeBSD,这个系统毕竟把经历都放在了服务器领域,在桌面领域显得非常落后。这次的经历让我有些失望,通过从论坛上看,FreeBSD 的一些硬件支持,似乎还比不上 OpenBSD,让我有点纳闷。所以,虽然他是我第一个学会安装的 UNIX 系统,但我还是在桌面领域里放弃了他。

Gentoo,是我上一个 Linux 系统,我对他的感觉还是在 2007~2008 的时候。随着年龄的增大,我觉得我没有很多的经历来重头编译一个系统了。或者有人如果帮我把内核编译好了,也许我回觉得更加方便来使用他。有没有这么一个项目,针对比较主流的硬件来编译内核或者发布内核文件呢?

对Arch Linux稍微有点失望

昨天,在一台老机器上安装了Arch Linux 0.7,不过到了晚上又删除了。因为Arch确实有它的局限性。

对我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软件包太少、太旧了。有很多我们在Unix桌面环境下常用的工具都没有二进制版本。本来安装好了Arch,开始准备配置X时,发现默认带的FVWM是2.4版的,这个版本对中文支持不好,我以前用的时候怎么都没法让窗口的标题栏显示中文。于是我又上网去找2.5版的。由于是台老机器,没有网卡,我搞了半天也没法用猫拨号,只好在另一台机器上把包下载下来,再用优盘拷贝过来安装。上Arch的官网一搜,2.5版的FVWM没有官方的安装包,需要下载自己编译安装。于是按照链接地址下载。等到拷贝到Arch这里来,却发现了一个问题,默认状态下无法解开bz2的包。于是赶紧下载那个gz包。编译、安装到也没出什么问题。

FVWM2.5默认支持libstroke,于是我下载了这个包,同样没有二进制包,于是编译。不料这次却卡住了。捣鼓了半天,也没成功。思量再三,我放弃了。目前这种情况下,Arch肯定不适合我。

其实我十分喜欢Arch的思想,就是更加KISS。在这台P3,128M的老机器上,Arch跑的挺快的。可就是软件包太少了。在Linux下,软件包几乎是影响功能的最重要的因素。而在我看来,Arch最失败的地方,就是对软件包管理不当。官方说是为了使系统更小巧,因此只维护了较少的包。可是对于桌面用户,这样子却带来了很大的麻烦。许多我们需要的包都需要自己编译,而编译的时候却常常通不过。相比我知道的其它发行来说,Arch的包管理是最让人无奈的了。也许Arch做服务器更加适合一些吧。

我最欣赏的包管理模式就是FreeBSD的packages+Ports方式了,简单、明确、高效,包又很丰富。回想起我之前用FreeBSD的时候,基本上用到的所有包都可以从官方FTP下载,ports安装也是万无一失,从来没有失败的情况。而且包都是按目录编排的,查找的时候一目了然。可惜FreeBSD不支持我的iPod,让我白费一个大硬盘;且它安装时自作聪明把我的光驱设为UDMA33模式上,结果没法读取,只好用DOS方式装,也给我带来一些麻烦。刨除这些因素,FreeBSD还是我最喜欢的UNIX系统。

另一个让我心动的系统是Gentoo。它的包管理工具是效仿FreeBSD的Ports的Portage。我没有实际用过Gentoo,不过通过网上的资料,用那个包只需ebuild一下就可以了,只要你有时间等待。可惜我没有时间等待那么长的编译时间。要是Gentoo可以提供一些工具如OpenOffice.org、Firefox的二进制版本,我会更高兴,因为编译这些东西会耗去一昼夜左右的时间,是让我没法接受的。也许将来有时间了,我会试着用Gentoo来组建一个强劲的桌面系统来用。

其它的就是更大众的系统了。Debian运行起来很好,包也极多。虽然有点慢,但也可以接受。就是它安装时的包选择器太让人恶心了。隔FreeBSD的工具差远了。如果这个时候没有选好包,下次启动就只能进FrameBuffer进行下一步操作了。这个FrameBuffer又慢,又无法显示中文,给人一种崩溃的感觉。另一种系统Ubuntu,我虽然收到了它的LiveCD,但还没有打算用它。因为各方面都报道它太慢了。而且我更喜欢FVWM而非GNOME或KDE这样的大家伙。况且它默认竟不安装gcc,完全成了入门级的大路货;安装要用256M内存。这样完全丧失了UNIX的优势,给我了很坏的印象。

看来只好期待FreeBSD支持iPod了。鼓捣了一阵子Linux,最后回归到了FreeBSD。看来FreeBSD真的很棒。Gentoo的创始人Daniel Robbins也用过一阵子FreeBSD,并拷贝了FreeBSD的许多优点给Gentoo,使Gentoo有了很大的进步。看来真是天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