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 WordPress 换了一个 Markdown 插件

之前我换 Hugo 的原因之一就是对 WordPress 的编辑器的开发路线非常不满。一个简单的博客,弄那么复杂的古腾堡干什么?这东西,我感觉就是初学者用这简单把,还有真正在浏览器里打字的人用着输入一些。像我们这种在外部把文章写好了再发布的,非常不爽。我猜和 WordPress 要往 CMS 工具发展有关。

过去古腾堡是个插件,我不用它的话禁用即可,但随着版本升级,古腾堡成了默认的了,我也找不到可以把它关闭的开关。切换到 HTML 编辑模式,把 Markdown 复制进去,切换回来还是乱了,再换到 HTML 模式,被加上了 HTML 的标签,不是我想要的。更别提通过 Ulysses 发布了,之前的文章里的列表全没了,一团糟。

我很奇怪 WordPress 没有跟上潮流,默认加上解析 Markdown 的功能。Moveable Type 在很早的版本就默认支持 Markdown,而 WordPress 还是需要插件支持。我刚学会 Markdown 后,给 WordPress 装了一个名为 Markdown for WordPress and bbPress 的插件,这几年一直这么用着。直到出了古腾堡的妖蛾子。我尝试着打开 Jetpack 里面的 Markdown 功能,也没起到作用。无奈还是换一个插件吧。

根据评价,我选择了 WP Githuber MD,尝试了一下不得了。首先之前的格式恢复正常了,再者编辑器也有了更加强大的功能,实现了左右两栏的设计,左边是 Markdown 文本,右边是实时预览。虽然我目前用不到实时预览的功能,不过还没有把它关闭,新鲜两天再说。

这样我的博客系统又可以安稳的用一段时间了。我觉得 WordPress 这样破坏生态,从使用者的角度来说真看不出有什么太大的必要。Firefox 给插件系统动了大手术,换来了开发者和用户的长时间阵痛,到现在还让我心有余悸,真不希望 WordPress 走 Firefox 的后尘。毕竟,博客在今天已经式微,强大又稳定还能保持更新的博客系统也没多少了。

调整 Firefox 插件的记忆

没有了插件,Firefox 就成了一个平庸的浏览器,这时我曾经的想法,从几年前开始,随着一步步的迭代,Firefox 本身自带的功能也经过了数年的调整,已经可以不需要插件就完成了大部分的工作了。

早期的网友,对于 IE 4-6 时代的浏览器,多半是深恶痛绝的。人们对浏览器的改造,最早起源于添加外壳。我记得初中有年在准备计算机奥赛的时候,我在机房里看到同学赵凯在用一种我没有见过的浏览器访问网页,在屏幕上偏右上角的地方,还有一个小的悬浮窗,也是浏览器的一部分,似乎还有特殊的作用。我好奇的问他这是什么东西,他神秘的开玩笑说“不告诉你”,不过我还是看到了这个东西的名字是 GoSuRF。有了名字,我很快的搜索到了它的网页,知道了它是一个 IE 浏览器的外壳,看了一下功能,让我有种惊为天人的感觉,于是,几乎是马上,它就成为了我的主要浏览器。

我特别喜欢这个软件的功能有:标签页控制、拖动功能等,似乎老板键也挺有用的,帮助我顺利的访问一些不方便被别人看到的内容。我用这个浏览器一直到了我换成了 Firefox。GoSuRF 似乎是浏览器外壳方面的先行者,后来渐渐的流行起了世界之窗等东西,而 GoSuRF 似乎从来没有大范围的流行,也许是名字不好传播,但它有一大片的铁杆用户。我后来也下载了世界之窗浏览器试试,看功能和 GoSuRF 差不多,而且我有怀旧情节,就把世界之窗扔掉,专心致志的用 GoSuRF。

后来 Firefox 开始传播,我大概在 2005 年上大学的前后开始使用。现在我已经记不得我为什么要从 GoSuRF 换到 Firefox 了,或许和 Firefox 的非 IE 内核有关系。Firefox 并不像它标榜的那样快速,至少在我当时用的 128MB 内存的老电脑上,它还是需要我等待的,所以我一开始也并不是很乐意用它。上大学之后,我没有自己的电脑,但 2008 年春节后,我买了一款第五代的 iPod,有 32GB 的空间。它可以当作移动硬盘来用,它就是我在国内大学期间的移动硬盘。我一开始找到了 PortableApps,后来我从网上找到了方法,直接自己就能做一个移动版的 Firefox,放在 iPod 里,需要上网,我就借室友的笔记本电脑,插上我的 iPod,启动 Firefox,既不影响室友的浏览器,也可以随身携带自己满意的浏览器。

那时候真正吸引我的是 Firefox 丰富的插件。那时 Firefox 的本体从功能上讲确实一般,比起 GoSuRF 来差远了。我首先要做的是,通过安装插件,给 Firefox 添加上之前在 GoSuRF 里动那些功能。我还记得有些插件我是一定要装的,比如 Tab Mix Plus、DragAndGo、Session 之类的。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发现了这些插件有比 GoSuRF 还要多的功能,这自然更好了。那时介绍 Firefox 插件、技巧的博客文章也多,我见猎心喜,看到有功能不错的插件就网上装,记得我还安装了天气插件,现在想想,基本上用处不大嘛。

这过过程应该一直延续到我自己的笔记本坏掉。虽然后来我用了 Linux,但 Firefox 基本上是我唯一的浏览器。之后我买了 MacBook,之前没有接触过苹果的软件生态圈,所以决定一定要用原汁原味的苹果类的软件,才能体会到苹果系统的“优越性”,那么浏览器自然要用 Safari 了。

其实,我之前在 Firefox 上安装的那些插件,多数都有当时的历史原因。因为我没有高性能的计算机和免费的、高速的互联网,也没有自己的计算机,所以一些插件的必要性才显现出来,比如标签管理方面的。后来有了自己的电脑,长年不关机,需要移动就一扣屏幕休眠,到了地方直接唤醒,节省开机的时间。这样浏览器的标签就都会保留下来。而高速宽带对我普及了之后,也不许要先把要看的网页打开到一个标签后台载入,再断开网络连接慢慢的看,有些功能也就不必要了。所以,在 Safari 里,尽管没有 Firefox 的丰富插件,我还是用的很好。

也是 Safari 给了我一个重新学习浏览器的机会。在新的计算机网络环境中,我不需要像过去那样有些病态的对待浏览器,用平常心看待,那些必备的插件就不是必要的了。一直到了之后用 Chrome,我也没有装很多插件,用到的也就是去除广告的和禁止脚本运行的了。我一向有简单的习惯,用处不大的插件我是能不装就不装,总有影响运行速度的阴影。这种习惯也带到了最近。

近期,我重新回顾了 Zoom.Quiet 的《我的工具箱》演讲,其中介绍了一些插件,让我觉得似乎也有些矫枉过正。所以我在自己的 Firefox 里装上了 It’s All Text、ScrapBook 等有用的插件。这期间让我觉得,有些插件虽然已经淘汰,但有更多的插件的功能还是挺有用的。而且,我今天用的计算机,已经有了 8GB 的内存,还有 SSD 固态硬盘,性能远非前日可比,运行 Firefox 插件是不会拖慢速度的。所以,今天我给 Firefox 加上了 Tab Groups 插件,把我长年打开着的标签页进行了分组。而且,我用计算机头一遭,给 Firefox 安装了一款主题,过去我可一直觉得这东西占据资源,坚决不会装它的。

另外,我今天把智能代理服务器插件由 FoxyProxy 换到了之前用的 AutoProxy。我在安装 Firefox 后的几乎第一步,就是安装一个这个插件。过去我一直在用 AutoProxy,但近期安装的时候,竟然发现这个插件很久没有维护,似乎不支持最新的 Firefox 了。而且似乎 ForxyProxy 流行了起来,并且功能更强大,所以我也安装了 FoxyProxy。不过我一直对它不习惯,而且觉得它的智能切换功能有缺陷,常常不会按照 list 中的设定来用特定的代理,除非我手动切换到所有网站都用代理,才能方问之前的页面。今天我再次搜索了一下,发现了 AutoProxy-ng 这个新插件,而且更新日期是当天,说明它很新,而且克隆了过去的 AutoProxy 插件。花了几分钟安装它并配置好了后,它工作的相当好,比 FoxyProxy 更适合我,所以我删除了 FoxyProxy。

经过一开始对插件的痴迷,到后来的排斥,以及目前的正面心态,我想我在这几年有了很大的改变。Firefox 也在变,过去必备的 Session 插件,在 Firefox 更加稳定且有了恢复上次的全部标签后,就基本上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但我想,这种开放的精神与繁荣的社区,一定会继续发扬传承的吧。

限制

前几天看到 Firefox 有比较大的更新的消息,尤其是在速度上,我就想试一下 Firefox。我现在用的是 Chrome,但我发现现在要更换浏览器是一件挺不容易的事情。

原因是我用了 Android 的手机,浏览器自然是 Chrome 的手机版。现在移动版跟桌面版的浏览器一般都能比较好的做到同步了,包括打开的标签页、历史记录、书签等等。所以要更换桌面版的浏览器,为了跟手机上的浏览器做到良好的同步,那么手机上自然也要更换了。但相比起桌面上的软件来说,手机上的浏览器在更换后我能否适应,我心理还没有谱。

这在无形中设立了一个壁垒,在我没有可以上网的智能手机之前是不存在的。真是让人有点苦恼。

能不能给我一个靠谱点的浏览器啊

前几个星期,我因为 Firefox 把我的系统拖的非常迟钝,我忍无可忍,于是把浏览器切换成了 Safari。

我在用 Firefox 打开一些标签页后,从 Activity Monitor 里 Firefox 占用的内存,基本上没有下来过 500M 的,经常还可以上 G。我的机器的内存一共才 2G,一个浏览器就给我占用一大半,这让我情何以堪啊。

当然,我承认我打开的标签页或许有点多了一些,但好歹也不应该这么糟蹋内存啊。而且浏览器的内存释放机制可能有点问题,当我把标签页一个一个的关闭后,内存还是没有被释放,于是我一气之下就换了浏览器。

我的想法是或许 Firefox 的代码里有内存泄露的地方,毕竟 Firefox 是跨平台软件,横跨 Windows / Linux / Mac OS X 三大平台,肯定在 Windows 平台上的开发力度最强,Linux 或许次之,而 Mac 平台,是不是亲妈还两说呢……既然这样,我觉得 Safari 作为苹果公司的产品,肯定应该侧重于 Mac 平台,那么它的内存管理应该非常出色吧。

打开了 Safari 没一会,我才意识到“天下乌鸦一般黑”。看来只要是浏览器,就都有内存管理方面的问题。Safari 在某些方面甚至还不如 Firefox。有些问题,我不知道苹果公司是怎么想的,相当的诡异。

比如说,Safari 一般会占用两个进程,一个是 Safari 自身,另一个是 Safari Web Content。Safari 进程占内存 50M 至 100M 之间,是 Safari 的主进程;Safari Web Content 占多少内存看你打开了多少网页,它是 Safari 占用内存的大户,在我这里常常上 600M。我估计双进程的作用是防止 Safari 因为网页内容而崩溃,当 Safari 解析一个网页发生了系统错误时,崩溃的是 Safari Web Content 进程,然后 Safari 进程会重启 Safari Web Content,页面会被重新载入。

问题就在这里,据我的观察,Safari 似乎有一种什么策略,每到固定的时间,会重新载入 Safari Web Content 进程,这样导致页面会被重新载入。又一次我在一个视频网站打开了一个视频,让他缓冲完毕后准备上床上去躺着看视频,结果等我躺下后这个页面开始重新载入,我之前缓冲的内容也全都丢失了,真让我大骂怎么会有这么弱智的策略。

除了这个问题,Safari 还有一些界面上的问题让我觉得非常难用,所以基于这两点问题,我昨天只好把浏览器又换回了 Firefox。

换回来之后其实跟 Safari 还是一个德行,经常我只是点了一下网页中的文本框,我的鼠标指针就会变成小球转上一会,Activity Monitor 里的 Firefox 后面的 (not responding) 也出现了不止一次了,而且频率还特别的高,搞得我经常有砸电脑的冲动。

我想,也许 2G 的内存已经没法应付 2012 年的日常生活了么?记得我家里的第一台台式机的内存只有 16M,我在家里还可以勉强的运行 Windows 97 + GoSuRF 来上网。那时候家里还是用的 56K 调制解调器拨号上网,速度非常慢,我也不敢开太多的标签页,也许这样子让我觉得其实操纵起来还挺流畅的。2008 年 4 月 1 日我买这台 MacBook 的时候,2G 内存算是主流配置了,或许比主流还稍微的高一点。那时候用这台机器来上网绝对没有今天这样那样的问题。那时候操作系统还是 Leopard,Safari 的版本好像还是 3,Firefox 到了 6 月份才发布版本 3,现在 Firefox 的版本已经窜到 10 了,结果反而我的机器带它有点吃力了。

前一阵子我知道了 Mac 有一个 purge 命令,可以清除 inactive 内存。Mac 下的程序在推出后并没有马上清空内存,这些数据就呆在 inactive 内存里,当你重新启动这个程序的时候,这个机制会让程序的启动变快。而常常这块内存被占用着并不是我们所希望的,于是可以用这个 purge 命令把这块内存给释放了。我知道了这个命令之后,发现我明显用这条命令的次数增多了。

我在 2008 年 4 月 1 日正式开始使用 Mac 之前,我还用了几个月的 Linux。虽说当时我觉得 Ubuntu 用一阵子后慢的跟蜗牛似的,但后来我用了 Gentoo 后就感觉速度像飞一样了。再加上我用的桌面管理器是 FVWM,占用资源非常低,我印象里那时候我跑 Firefox 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卡的情况,也许 Mac 的内存管理机制有一定的问题?

几个月前我跟张昊聊天的时候,谈到他目前使用的电脑。他的 MacBook Pro 的内存好像就不小,然后他把硬盘换成了 SSD,据说速度飞快。看来我只好期待我的下一部电脑了。

写短文对我来说比较困难

基本上自从我开始写blog一来,我就很少写短文(指字数在200~300字的小文章)。而常常在其它的blog上看到有人用100字就可以写一篇比较精彩的文章了,还是比较羡慕的。短文对于非职业blogger们是有好处的。在可以表达清楚的情况下,文章写的越短,写blog所花的时间越少。这样就相当于节省了很多时间、获得了更高的效率。

写短文的另一个好处或许更为重要──今天有很多人都没有心思来读一个陌生blogger的长篇大论。一旦文章比较长,读者就失去了阅读的心情,特别是在读者很忙或者心情不好的情况下。我就有这种情况:面对Google Reader里的一篇长文,实在没有读的情绪,又不舍得放弃,只好先把他设定为未读,留到下次再看。结果下次有是同样的情况。久而久之就有了“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的感觉,于是一狠心就把几篇文章永远跳过了。前一段时间Google的研究员吴军写了一系列非常棒的文章《浪潮之巅》,讲IT的发展以及一些创业公司的历史细节。当我读到讲风投那一部分时,由于对经济不敏感,当我在疲劳的时候看到了这样的文章,就没有阅读的兴致,于是就暂时跳了过去,留待周末有精力的时候再细读。由于Google Reader的一些细节缺点,有未读文章在前面挡着后面的文章时会比较麻烦。因此在一段时间后,我只好狠心跳过了那些文章。

我自己写文章的时候,往往容易写到自己的极限状态下,而不是事先就计划好要写多长。所谓我的极限状态,简单来说就是话都说完了,再也写不下去的状态。原因我想是另一个极端──我写不了长文。我在高中无聊的时候尝试写过比较长的小说,但写着写着就乱了,自己计划的情节也搞不清了。后来我读tina等人写的长篇小说时,都佩服他们头脑的清晰。我觉得写长文的话记忆力一定要好。我现在想好要干什么时,过了半小时就要努力的回忆,有时候还回忆不起来,我想是非常不适合写长文了。

似乎是由于从初中到高中的训练,我现在写起文章来,字数大概在800左右。开头也比较少进入正题,而是先努力把背景、起因铺陈妥当了,再把关键部分放上去。现在我做结尾的能力弱了很多,因此经常不知道文章该怎么结尾。虽然结尾部分弱了很多,但字数还是那个数量级。现在想到我小学阶段不会写作文的状态,真是无限唏嘘啊。小学的时候我一直不知道该写些什么,老师给了题目后也不知道如何开展,因此那时最害怕的就是作文。那时候的作文作业,一般都是我母亲给我起草稿,我再誊到作业本上。但考试的时候就不行了,我小学三年级语文期末考试时的作文,我现在还清除的记得,题目是写一篇日记。我考试的时候想起一年级的时候母亲给我讲的日记,于是就在卷子上写了三行。结果那次语文成绩我得了74分,是过去不敢想象的低分。我印象里第一次考试时写出了长度比较理想的一次是小学毕业考试那次,虽然我不知道那次我作文得到多少分,但毕竟成功的,也不算费力的达到了题目要求的字数。

结果现在在我的多数blog中,基本上我都是写那么个数量就停止,不管是多么大或者多么小的题目。除了文章开头的时候说的那两点,这样写作也无法肯定的说有什么好处或坏处。有时候我挺像尝试一下“刘韧体”的,用带有数字标号的几句话就把要讲的比较零碎的东西表达清除,无奈似乎功力还不到。

说句题外话,在Mac下似乎还没有适合中文的字数统计软件。刚才为了写这篇文章,想统计一下我最近的文章的字数大概是多少。我机器上安装了Pages,我第一个选择就是用它。结果当我把文章复制进去后,Pages说我的前一篇文章有1000多个字、再前一篇文章有800多字,我看上去怎么也觉得不像。然后我有上网上找,搜索“在线字数统计”后找到两个网页,但把文字复制进去后点提交按钮却没有任何反应,Safari 4和Firefox 3.5rc都不行,也不确定是那两个页面本来就不行还是就是设计为IE only的。我看了一下其中一个网页的代码,其实就是用javascript来扫描提交的内容,用正则表达式之类的判断那个字符属于中文还是英文还是标点。而Mac本地的wc似乎对中文不支持,刚才试验了一下,得到的结果很奇怪。等我有了时间,一定用Perl写一个。

Evil people use Firefox

标题里的话是昨天下午上《分布式计算》时老师说的。这老师经常爱与我们开玩笑,上次的玩笑是这个。作为一个Mac用户,和一个风趣的老师,他课上常常对我们说Microsoft的“坏话”,而IE作为Microsoft的标准“垃圾产品”自然逃不过他的毒口。

昨天听了他的这句话,我一下子想到了他在第一节课上给我们讲的几句片段。他说当他是我们这个年纪时,只有计算机系的学生才有机会使用互联网。那是个黄金年代,所有stupid的人都在互联网的门外。那时的互联网还是一个乌托邦,是一个用来连接不同大学的计算机系的工具。

我一直觉得减少网上流传的一些低成本的白痴言论的方法就是提升联网的成本。我想在拨号上网的时代,肯定不会有“沙发”、“板凳”之类的东西在论坛上流传。上网的成本越高,此类垃圾就越少。我老师的那个年代的成本有点过高,导致一些今天看起来有价值的东西也不会被放到网上,不过问题也不大──互联网作为一个geek的玩具也不错。如果今天我们的网络还是这个样子,网上就会被多数计算机技术相关的资源占据。或许像Eric Raymond的文章一样,网上的非技术的东西仅限于科幻文学这类geek们喜欢的东西吧。

firefox3下载日Mozilla闹笑话

这两天搞得轰轰烈烈的firefox3下载日,于温尼伯当地时间中午12点整开始。之前我报了名,主要是因为想在自己不忙的时候给Mozilla助一下威势。今天早上由于看到了下载的人会得到一个证书(估计是一个网页写上你是第几个下载的),于是想到如果能弄上个前几名也算挺有面子的事。再加上中午12点实在也不是什么忙的日子,于是我就在iCal里设置了一个闹钟提示自己。

11点45分,手机和iCal同时提醒了我(iCal和Nokia E50同步的功劳),我也就等着12点的到来。在这期间我看到Twitter上的zhanghao说:“看来6月18日一点,考验mozilla服务器的时刻到了 希望mozilla不要丢人,口口声声说要打破吉尼斯,结果自己身上出了问题”。当时我是颇不以为然的,Mozilla也不是一个新公司了,而且做网络行业的公司,怎么会不考虑好服务器的问题呢?不过鉴于全球那么多人同时访问,服务器当机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不过还是但愿一切正常吧。我是在11点59分开始刷新下载日的主页的,结果打开页面的速度特别慢。当时我也有了不好的感觉。果然半分钟后Safari告诉我无法打开页面……

结果是可笑的。Mozilla弄了将近一个月的活动,给了自己一记耳光。相比较之前一直不怎么稳定的Twitter却成功度过了WWDC08这件事来说,Mozilla搞得太臭了。

Google Toolbar下岗

昨天我把Google Toolbar删除了。

自从我第一次把Google Toolbar安装到了firefox上,Google Toolbar一直是我使用firefox的必装插件。期间因为使用了上面自带的bookmark功能,我基本上把一直使用的del.icio.us给停用了。期间我安装过del.icio.us的firefox插件,但因为每次添加书签要登录,我就把它放弃了。Google Bookmarks就不一样了,因为我每次上网的第一件事就是去Gmail里检查邮件,在这个时候就自动登录了Google Account。

最近几天因为对Wordpress的深入接触,我对del.icio.us、Flickr等工具有了更深的了解。后来仔细想了一想,除了书签功能,我似乎并没有使用什么Google Toolbar上的独有功能。一开始我把firefox自带的搜索框给屏蔽了,后来发现按Alt+D后再按Tab键就能切换到Google Toolbar上的搜索框,这真是太方便了!我一直以为这个功能是Google Toolbar提供的,却不知道原来在firefox里默认就是如此。这样的话,加上del.icio.us插件的firefox也确实不再需要Google Toolbar了。

其实这个Google Toolbar带给我们的不只是放弃了del.icio.us而改用Google Bookmarks,我还因为它放弃了flickr而使用了Picasaweb。现在想来确实没有必要与自己过不去,放弃全球第一而使用不算如流的另一项服务。于是我狠心把Google Toolbar给禁用了,希望借此摆脱对Google的迷信。

现在我发现,没有了Google Toolbar,我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反而firefox的浏览空间更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