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的折腾

这几天临近放假前夕,不算很忙,再加上种种其他原因,我又折腾了一波 X250。

上周一我安装了 QTerm。本来这东西依赖 QT,我心里怵怵的,后来因为想用 SMPlayer,就装上了 QT,之后就百无禁忌了。QTerm 是一个专门用来泡老式 BBS 的终端,用其他通用终端 telnet 上去也不是不行,但这些 BBS 往往很老,编码还是 GBK 之类的,进去会乱码,一种方法是用 luit 转码,但有一些其它的问题,不是很方便。QTerm 就很好了,不但是个图形化的界面,还可以用鼠标来操作,十分方便。QTerm 内置了水木的 BBS 设置,我之前也注册过账号,但时间长了都忘了,直接用 guest 进去读读。这些年传统 BBS 已经式微,但学术方面的讨论还是有很多有价值的旧帖的。

这次好死不死,在 FreeBSD 频道我读到了 TrueOS 的消息,说是已经支援 Intel Broadcom 系列的显卡,这“晴空霹雳“一般的好消息一下子让我不淡定了。要知道,我买这台 ThinkPad X250 最初的想法就是在上面跑一个 FreeBSD 系统作为桌面,圆我一个童年时候的梦,但 FreeBSD 的显卡支持实在是让我绝望,长期以来一直只支持到 Haswell。不说 Linux 世界早就已经有了驱动,OpenBSD 的驱动应该也可以用吧,但一直没有人移植。虽然我后来转为折腾 Linux 桌面,目前用着也很舒服,但心里的那股冲动一直都无法平复。

前几天我刚折腾了一次,把整个 sda2 分区弄上了 LVM 来管理。装好系统后心想其实可以装个 ZFS 尝试一下,然后纠结了几天,心想要不要趁着 Firefox 等软件还没装,把系统格了重装?后来压下了这个想法,然后看了别人的博客,上 LUKS 加密的想法又起来了。过去我认为的一些用于服务器上的高大上的东西,经过上次折腾了一遍,觉得也不是很难,于是就想都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试一下。我也是过了几天才压下了这个想法,毕竟我的笔记本丢失的概率大概为 0,而且也没有什么泄漏了就不得了的信息。

但是这一次,涉及到了我童年的情怀,我觉得无论如何也无法压下去这股念头,于是趁着是个周末,我拿出了移动硬盘来备份资料,然后就这么安装了。当然我实现也在 Parallel Desktop 里测试过,安装了几遍,也大致摸清楚了。TrueOS 其实就是过去的 PC-BSD,过去 PC-BSD 针对桌面用户,TrueOS 针对服务器用户,现在两者统一了名字,都叫 TrueOS 了。以 FreeBSD 为基础,添加了一些自己开发的管理工具,做成了一套比较方便的发行版。默认的 FS 用上了 ZFS,正好也算是让我体验一把。

通过尝试,我发现 ZFS 确实很好用,我之前遇到的一个分区不够用了的情况应该不会发生,因为通过 df 指令就能看到,每个分区的大小都是整个 ZFS 分区的大小。和传统的分区方式不同,我觉得 ZFS 是给每个区块打上 tag,标上了 /usr 的 tag 就是 usr 分区的内容,整体来了个动态管理。当然 ZFS 远不是这么简单,我只是就我领会的这一点来说。

我的 FreeBSD 之路最终失败了,我甚至都没有让 X 跑起来,原因我觉得 make ports 有点麻烦,不如 Portage 一个命令搞定一切方便一些。没有国内高速的镜像也是原因之一吧。另外,我对 Linux 的日常管理也算熟悉,无论 OpenRC 还是 SystemD 都能捣鼓捣鼓,到了 FreeBSD 就完全不行了,过去看 FreeBSD Handbook 纸上得来的知识没有经过实践,基本上都忘光了。核心之外的应用都放在 /usr/local/bin 里,过去在读书的时候觉得那么自然,现在感觉好不方便啊。

Linux 和 BSD 的不同,在过去有相当多的文章探讨过,这次我是真正体会到了一次。上面说的区别其实算是表面上的,而结构上的不同才真正的让我不习惯。比如说,装好系统要连无线网络,在 FreeBSD 上有个 iwm,算是 Intel 网卡的驱动。我自然而然的去 ports 里找,结果没找到,研究了半天,原来是在内核中,通过读 man 文档给弄好了。Linux 仅仅是一个内核,所有内核以外的东西都是一个包,在 Gentoo/Funtoo 里,就是通过 Portage 来管理,而 FreeBSD 是一个完整的系统,在内核之外,还有很多工具,都属于核心,而不在 ports 的管理范围之内。这个让用惯了 Linux 的我不大习惯,在 Linux 系统里,想用什么就装什么,甚至内核都有好多版本可以选,在 FreeBSD 这里,FreeBSD 本身就是一个系统。

装到这里,我没有继续下去,我觉得 FreeBSD 实在是难以适合我,还是放弃了。

之后装回 Funtoo。在 TrueOS 里尝试了 ZFS,我打算这次也试试 ZFS on Linux。我找到了 Funtoo 的安装文档,一步一步之行,到最后发现它把 ZFS 部署到了整个 sda 上,最后也不打算用 EFI 方式引导,而我想尝试用 EFI 引导,结果失败了。之后我找了一篇文章,里面用的是 Debian,我照着弄也走了一些弯路,最终依旧没有成功,到了最后只好放弃,但 ZFS 至少不是不熟悉了。

在全盘 LUKS 加密上面,TrueOS 恰好给我上了一课。TrueOS 有 GELI 全盘加密选项,我尝试了后,发现这样在启动的时候要让你输入密码,之后才能正常引导,这也太麻烦了。LUKS 据说可以配置自动解密,不过这样的全盘加密方式我觉得用在个人电脑上还是麻烦了点,所以也没有用它。最终还是用了 LVM 安装,有过一次经历,这次也是顺风顺水。之前备份了 /etc 和 HOME,因此配置方面也没有遇到太多困难。

最终一切又回到了起点,我还是用上了 Funtoo 和 LVM,估计心理可以安分一些啦。这次折腾花了我一个周末的时间,特别是周日,我在弄 ZFS on Linux 的时候连续重装了几次,觉得都想吐了,到了最后安装 xorg 的时候,有一个包需要通过 git 来下载,偏偏那时候这个连接的速度极慢,每秒钟 2、3K,有时候一点速度都没有。我实在是没办法,就这么放着它,先去睡觉了,早上醒来后安装成功,把笔记本拿着,去公司 emerge 其它的部分,也是耗了大约一天才弄好。

转战 Arch Linux

上一篇文章中我说我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准备跑 UNIX 桌面。上周三电脑寄到,还没等拆箱,下午家中就出了急事,因此一直到了上周五晚上才开箱。

打开之后我首先看看默认的系统,是 Windows 7。我计算了一下系统性能得分,结果是 5.3,最差的一项是 Windows Aero 的桌面性能,其他的都在 6 以上。总体来说,性能差在了图形方面,还挺不错。按照一开始的计划,我打算在上面运行 FreeBSD 做桌面系统。我稍稍考虑了一下,没有选择备份之前的系统,这样虽然再次安装回 Windows 的时候回变成盗版,不过我现在有了比较充足的计算设备,也不打算在这台电脑上跑 Windows 了。之前我制作了 11.0-CURRENT 启动优盘,引导进去,开始的时候比较顺利。虽然没有无线网络,不过有线网络是没问题的,家里正好有网线插在台式机上,拔下来插到 X250 上就 OK 了。我过去用过两台没有网线接口的笔记本电脑,因此第一次觉得有线网络连接还是挺有用的。然后通过查资料,我能够用 iwm 来连接到无线网络了,这个开始不错。然后就是通过 ports 来安装了。问题出在了安装 xorg 上,安装完了运行 startx 启动后,第一次比较正常,切换到控制台似乎也不错,可之后再没有一次成功的。我安装了 FVWM,在退出了之后,屏幕直接就变黑了。我这时候才算是明白为什么论坛上人们不建议用 Intel 的显卡,因为有 VT 问题的含义。后来各种奇葩的问题都有,比如说周五晚上开机的时候出来内核错误,然后进入了调试命令行,根本不知道是系统的哪根筋不对了。那天晚上我觉得现在还不到在 X250 上运行 FreeBSD 的时候,就关了电脑,打算放弃 FreeBSD,明天装 Linux。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考虑了两种选择,Gentoo 或者是 Arch。

Gentoo 是我之前用过的系统。我在 2007 年 10 月份,终于可以在我当时的 DELL XPS M1330 上运行其了 Ubuntu,然后到了 12 月,觉得 Ubuntu 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于是就转到了 Gentoo。那时候本来觉得挺难,结果跟着 Handbook 走下来也成功的装上了。安装过程中有问题可以上 #gentoo-cn@FreeNode 上提问,那个时候以 ZhangLe 为主的一群 Gentoo 还挺活跃的。那段时间也是我用计算机最开心的一段日子。结果好景不长,到了来年的 3 月份,笔记本的显卡坏了,我的 Linux 生活也就结束了。之后我买了 MacBook,一开始 Mac 系统让我很不习惯,我也看不惯 Mac 社区那种破解成风的氛围,一度想在 MacBook 上安装 Gentoo,后来失败了。不过我后来一直怀念用 Gentoo 的日子。

至于 Arch,是在我知道 Gentoo 之前就知道的。那个时候我想找一种比较轻量的系统,然后看到了 Arch 的介绍,惊觉——这不就是我理想中的系统吗?可惜后来没有安装成功,我对他的印象也就停留在了那个时候。最近因为以为在我博客上留言的朋友,我知道了依云,他是中文 Arch 圈子里比较活跃的用户,写了不少相关的文章。看他在笔记本上运行 Arch 感觉挺不错的,再加上有了这个页面,让我知道了在 X250 上运行 Arch 是绝对没问题的,所以我觉得运行 Arch 当桌面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所以我就开始装 Gentoo。我先下载了最小安装的镜像,结果无法引导。然后我下载了 LiveDVD,出来的 KDE 界面让我觉得简直超级完美。然后就是开始 emerge,分区的时候让我花了一些功夫,因为 UEFI 需要 FAT32 分区,让我有点困惑。然后 Handbook 上给的例子还说要留个几 K 的空间给 boot loader,让我很怀疑他的必要性。后来专门研究了 Gentoo Wiki 上关于 UEFI 的部分,确定了这个分区不是必要的,之后重新给硬盘分了不少次区,不够这也让我对 GNU Parted 熟练了。到了配置内核的那一步,我开始怀疑这样的正确性。到了这一步,我已经花费了相当的时间,觉得有些倦怠,然后最终决定,再尝试一下 Arch。

然后比对着 Beginner’s Guide,我一步步的就把系统给装上了。我这时候发现也有了一些变化,比如我过去装 Arch 的时候,是运行一个程序来安装的,而现在是运行一条命令,对挂载目录通过 Pacman 来安装软件,最后同样通过 chroot 来进行一些设置。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源的速度。在 FreeBSD 系统上要找一个快速的 ports 源可真是不容易。原先记得网易有个源,结果现在给关闭了。最后找到了 hshh 源,速度不过是 500KB/s。而在 Arch 的 mirrorlist 里本身就有位于中国的源,我随随便便的用了网易的源,速度就达到了我家网络的上限,看着满屏幕表示进度的 # 符号,心里的惬意就别提了。安装速度快是另一方面,我还在感叹编译 Gentoo 的速度时,Arch 已经安装完了,基本上能用了。

在今年,Arch 就像 2007 年的 Gentoo 一样,给了我另一次的惊喜。通过这几天的使用,我渐渐的配置了一些所需的功能。有些还没有配置完美,不过我心里知道,肯定有种方法是可以做到完美的,因为网上有前人的案例。这种安心的感觉,是 FreeBSD 无法给予的。所以,我准备在 X250 上运行 Arch 了,准备渐渐的将之前 MacBook Pro 上的东西迁移到这上面来。

至于 Mac,他是非常好的系统,不过经过几年的使用,我觉得他太稳定了,让我感觉缺少了一些激情。机器已经被妻子预订了,等我转移了数据,就把电脑给她。通过对比这次买的 Thinkpad X250,我觉得 Mac 最厉害的,是硬件和软件的结合。专属的硬件,让苹果可以把这个系统,从里到外弄得非常出色,至少从外观、重量、细节上,X250 跟我的 MacBook Pro 相比还是要差一些的。

对于 FreeBSD,这个系统毕竟把经历都放在了服务器领域,在桌面领域显得非常落后。这次的经历让我有些失望,通过从论坛上看,FreeBSD 的一些硬件支持,似乎还比不上 OpenBSD,让我有点纳闷。所以,虽然他是我第一个学会安装的 UNIX 系统,但我还是在桌面领域里放弃了他。

Gentoo,是我上一个 Linux 系统,我对他的感觉还是在 2007~2008 的时候。随着年龄的增大,我觉得我没有很多的经历来重头编译一个系统了。或者有人如果帮我把内核编译好了,也许我回觉得更加方便来使用他。有没有这么一个项目,针对比较主流的硬件来编译内核或者发布内核文件呢?

至于 FreeBSD,这个系统毕竟把经历都放在了服务器领域,在桌面领域显得非常落后。这次的经历让我有些失望,通过从论坛上看,FreeBSD 的一些硬件支持,似乎还比不上 OpenBSD,让我有点纳闷。所以,虽然他是我第一个学会安装的 UNIX 系统,但我还是在桌面领域里放弃了他。

Gentoo,是我上一个 Linux 系统,我对他的感觉还是在 2007~2008 的时候。随着年龄的增大,我觉得我没有很多的经历来重头编译一个系统了。或者有人如果帮我把内核编译好了,也许我回觉得更加方便来使用他。有没有这么一个项目,针对比较主流的硬件来编译内核或者发布内核文件呢?

情怀

今天,经过了许久的调查与犹豫,我下单购买了 ThinkPad X250。我不缺计算机使用,手头上用的是 2013 年中期发售的 MacBook Pro,具有 2.4GHz 的 core i5 CPU、8GB 的内存、SSD 硬盘、Retina 屏幕,跑起来非常流畅,完全足够日常使用。我之所以买 X250,是因为我想有个专门的计算机来跑 FreeBSD。

在上中学时,我想象了一个场景,在一个春夏之交的午后,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在当时的家中(一楼,有个自己的 100 平米的小院),我坐在自己的房间窗前的书桌前,对着我可以正常运行 FreeBSD 的笔记本电脑(DELL Inspiron 8000)做各种工作(WM 是 FVWM)。

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首先是因为当时我用的电脑就是那个型号。它对 UNIX/Linux 非常不友好,特别是显卡驱动,完全找不到可用的。FreeBSD 安装好后只有命令行终端,Linux 安装时有正常图形画面,安装完毕重启后也歇菜。初中高中之间的那个暑假的一段时间,我直接工作在 console 下,连着慢速的电话线拨号上网,边下载软件包边编译 ports。至于是 FreeBSD,因为我对它有特殊的感情。我在知道了 Linux 后,一直没有安装成功过,而 FreeBSD 是我第一个成功安装的 UNIX 系统。我在初三快开学时,在新华书店买了当时的三本中文 FreeBSD 书,其中一本名叫《FreeBSD Handbook 中文版(第二版)》,附带了 4.7-RELEASE 的 CD1,我就用这张光盘安装上了,开启了我的 UNIX 学习之路,同时,给我留下了 Linux 难用的感觉。之后,我钻研的也是这些 FreeBSD 书,对 FreeBSD 有了进一步的喜爱。

关于 FVWM,我在做那个梦的时候,受了退学前后时的王垠的影响不小。他的网站上有 FVWM 的页面,把它夸得很好。我把它打印下来慢慢看,结果有一天凌晨时分,我突然间就开窍了,之后就喜欢上了这个简洁有力的 WM,放弃了对 Desktop Environment 的追求。后来上大学后,我在父亲的 IBM ThinkPad T43 上安装了 VMWare 虚拟机,运行 FreeBSD 6.0,然后在上面跑 FVWM,从头开始配置了一个比较好玩的图形环境。T43 是父亲的,我不能把硬盘格式化来装 FreeBSD,而我的 Inspiron 8000 依然跑不起来 XWindow,所以后来渐渐的我就放弃了。

在加拿大上学期间我短暂的用过大约半年的 Linux,一开始我成功的在当时我用的 DELL XPS M1330 上安装 Ubuntu 7.10 beta,当时经过了几个月新电脑不兼容 Linux 的苦闷,我兴奋的当晚在配置好中文之前就用稚嫩的英文写了一篇博客。 之后我就一直呆在了 Linux 的世界中。几个月后我嫌 Ubuntu 太慢了,于是换到了 Gentoo, 一直到了第二年三月份这台电脑的显卡坏了没法在国外保修,我买了 MacBook然后开始了 Mac 下的生活。

最近,我在 Parallels Desktop 里开了一个虚拟机,来运行 FreeBSD 10.2。之前我担心忘了怎么操作 FreeBSD,所以试了 DesktopBSD、PC-BSD 等“发行版”,后来都比较不理想。最后有天无聊,下载了原版的 iso,通过网络安装,居然很容易的就成功了。当尝试了一下 i3 后,我还是安装了 FVWM,然后通过简单的配置,渐渐的恢复原来的那个桌面环境。在虚拟机里有些东西还是很麻烦,比如有些 Fn 键,就不大好使。然后我就想,既然现在资金不算紧张,能不能买一台电脑专卖用来跑这个系统,当做娱乐呢?

然后我开始调查,硬件兼容最好的机型还是 ThinkPad,虽然有些硬件我很担心能否支持。特别是显卡,看这个页面上的让我心里觉得惴惴,网上也没有找到明确说明没问题的文章。不过我想,就算现在跑不了 FreeBSD,过段时间应该可以,实在不行跑 Linux 应该是没问题的吧。之后就开始比较型号配置。8GB 内存是必须的,在 MacBook Pro 上就是这些内存,速度非常快,我被上一台 MacBook 的 2GB 内存折磨的不想再慢下来了。其它的配置没有太大要求,看着来就行。后来看有人说硬盘速度的瓶颈已经超过 CPU 速度的限制了,于是我就定下了 SSD。然后我不想有很奇葩的外形,定下了 3+3 电池。一开始觉得 E450 不错,价格便宜量又足,不过看了不少批评 E 系列的文章,所以最终还是定下了 T 或 X 系列。X1 Carbon 纯便携,用不上,价格贵,排除。最后剩下 X250、T450、T450s。我想独立显卡我用不上,将来未必需要扩充更大的内存,12.5 英寸是我上大学时就比较喜欢的小巧的 size,没有 13.3,14.1 英寸也许大了点?然后重量轻的优先,价格低的优先,250 这个数字又合我的眼缘,最终决定就是它。调查了一下各个渠道的价格,最后在国美上下单。

下单前我有点犹豫,花这么些钱买个这样的机器来做玩具,是不是太奢侈了,有没有必要呢?虽然花的自己的钱,但父母会不会反对呢?最后咬牙考虑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下单了。给自己的理由就是为情怀买单,我年轻时做的梦,现在依然觉得美好,那就是我的情怀。

FreeBSD 快忘光了

最近我想实验一下 Apache 的相关操作,顺便在网站上放一些在线应用。因为 Apache 太占用内存了,因此我就去 Ramhost 买了一个月的 512M 内存的服务器玩玩。

本来我想继续买 OpenVZ 的,因为它比 KVM 的便宜一美元,而且虽然据说 KVM 有很多优点,但用 VPS 的话 OpenVZ 更加方便,因为有 Ramhost 优化好了的镜像,reload 之后绝对是最简化的,自己一点一点往上加东西,比较好控制。不过 Ramhost 这次 OpenVZ 主机又卖光了,我只好选择了洛杉矶机房的 KVM 主机,反正只用一个月而已,也可以忍受。

KVM 的其中一点好处是深度虚拟,用户接触到的完全像是一台普通的机器,从安装操作系统开始都是用户来操办。这样 Ramhost 就提供了比 OpenVZ 方案更多的操作系统镜像,其中就有我的入门 UNIX 操作系统 FreeBSD。

因为这个主机买来是用来实验的,我首先 reload 的系统就是 FreeBSD。Ramhost 上有 8.2 版的和 9.0 版的,不过 9.0 版的没有镜像,我于是就用 8.2 版的。安装系统我是比较熟练了,当初我在家里的老 DELL 笔记本上安装了多次。不过安装之后的设定我就比较抓瞎了,从网上找了一些资料复习一下才渐渐的想起来 FreeBSD 的一些特有的设定。不过这么多年下来我对 Linux 的配置方式更加熟悉了,因此满足了我回忆的愿望之后,我就把系统给换成了 Linux。

我对 FreeBSD 印象深刻是因为这是我最早真正接触过的 UNIX 操作系统。我的计算机入门读物是一些国内的老教材,在第一章介绍计算机的历史的时候,都提到过 UNIX 操作系统,给我的感觉很神秘。在 2000 年左右我读初中的时候,我从报纸上看到了有个名为 Linux 的操作系统,是 UNIX 的一个分支,而且是免费的,不过当时对这些也没有什么概念。

后来似乎更多的人们知道了 Linux 这个东西,对于电脑报的编辑来说也许这是个比较好的噱头,于是突然间,报纸上就会经常出现 Linux 相关的文章了。多数都比较浅,现在会想起来非常幼稚,但当时算是给我开了回眼。我现在印象最深的一篇文章,名字大概是《检阅 Linux 集成开发环境》,里面介绍并了一些 Linux 下的 IDE,比如 Emacs、Source Navigator 等,并从编辑、调试、代码阅读等方面进行了对比。那时我还迷迷糊糊的不能完全看懂,不过现在想看,从网上已经搜索不到了。那时我也从报纸上知道了 Linux 有很多发行版,因为国内宣传的缘故,我当时尽管知识从报纸上得来的印象,也是对 Radhat 感觉很不好,印象最好的是 Xteam

本来我对这玩意也没有什么很大的感觉,虽然也想自己试试,但总觉得太遥远了,于是也没有什么念想。不过有一次我在新华书店看到了有买 Linux 发行版的,才知道这些东西原来是可以从国内买到的啊。

不过那时 Linux 给我的感觉一直不太好。有一次我在同学家里,和同学用他家的那台电脑来装 Turbo Linux。安装快结束的时候似乎卡住了,我们于是重启,结果启动不起来了,而那台机器里还有我同学的父亲的一些文件。现在会想起来估计是 lilo 什么的还没有安装我们就重启了,而那时我也不知道有 fdisk /mbr 这么个东西,最后也只好不了了之了。

我后来还尝试了几次 Redhat,从书店买的 6CD 的安装包。包装很漂亮,但图形界面就是启动不起来,之后只好去退货。后来经过我的尝试,我发现其实还是我那台老 DELL 太不争气,没有显卡驱动,最后我没法在那台机器上跑 X Window 系统。

其实有些情况下我似乎也是冤枉了 Linux。毕竟在国内,除非家里有好几台电脑的,否则很难把整个硬盘格了装 Linux。而一旦要弄双系统,这就有些问题需要解决了,弄不好就要出错。至于图形界面,其实与 Linux 本身无关,硬件的问题,我后来装 FreeBSD 其实照样没有图形界面,但 FreeBSD 的优点是最小化安装,而不像一些 Linux 发行版那样在易用性上非要像 Windows 靠拢,追求启动起来就要进入图形界面,结果先靠驱动问题导致进不去,最后自然让人沮丧。其实就算是成功安装了又能如何,当时我家里没有宽带网络,我也只好安装一下 CD 上的程序玩玩而已了。

我在初三的寒假前听说了 FreeBSD,并在寒假的时候去书店买了几本相关的书籍,书上面都附有安装光盘,当时的是 FreeBSD-4.7。让我下定决心的应该是书里的前言,里面给 FreeBSD 说了不少的好话,像一些网易邮箱系统之类的应用让我比较吃惊,以及所谓的“正统说”,都给 FreeBSD 加了不少分。

回到家后,我几乎立刻就尝试了安装它。当时我还是战战兢兢的,也留下了双系统,毕竟我当时只有老 DELL 那么一台本子。安装过程比较顺利,没有遇到什么麻烦,虽然 hostname 设置那一块我当时还没明白,让我比较迷惑。FreeBSD 安装好之后默认的是进入字符界面,这在我的那台 DELL 上面完全没问题,后来我的一些 UNIX 字符界面的操作都是那时候学习的。

回想起那时的经历还真是唏嘘。初中毕业后的暑假里我有时间,于是就开始尝试一些 ports 之类的操作。家里只有 56K 调制解调器拨号上网,下载速度上线为 5K/s,费用也比较贵,不是包月的,而是按照小时付费。好在可以设置没有流量的时候自动断开网络,需要的时候再重连,否则电话费就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暑假过去后我就没有研究这些东西的时间了,像多数中国的学生一样,我平时里也没有使用计算机的机会。不过我那时买的 FreeBSD 书籍都是我常用的“厕上”读物,像《FreeBSD 使用手册(第二版)中文版》我就读了好几遍,纯干读,没有实践,不过这样读下来印象也挺深刻的。

后来我上了大学,才有了进一步接触 FreeBSD 的机会。那时候我家里仍然没有宽带网络,不过我有了一个 30G 的 5 代 iPod,我平时把它当作移动硬盘来用。我学校的宿舍的舍友带去了笔记本电脑,并且开通了网络,我于是就从他的电脑上下载了 6 张 FreeBSD 的 CD 镜像,带回家去用 VMWare 跑。那时家里有一台父亲的 IBM ThinkPad T43,性能还算不错,用来跑个 VMWare 虚拟机还凑合。我也是从那时候第一次接触 X Server,fvwm 之类的 UNIX 图形化的东西。

FreeBSD 如此吸引我的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它有一个相当好的中文社区——FreeBSD China。我在 2004 年就注册了帐号,那时论坛还没有改版,域名也还是 community.freebsdchina.org,当年 Google、网络书签什么的还没有在中国流行,我还特地的把这么一个长长的域名给背了下来。那时候我也不上什么别的论坛,FreeBSD China 的论坛是我唯一参与讨论的论坛,从中我也认识了一些朋友。站点上的一些文章也不错,我很多的 UNIX 历史知识都是从那里来的,Eric Raymond、RMS 之类的大名也是从这里开始了解的。

大学之后我回家的次数不多,因此没有再实践 UNIX 系统。主要原因是我自己用的那台老 DELL 笔记本到最后也没有支持它的 UNIX 显卡驱动,只用字符界面连中文都不支持,不现实,我也不想只再虚拟机里跑 FreeBSD,时间长了我之前看的那些知识也都忘记了。不过这期间我也接触了类似 Fedore Core 之类的 Linux 发行版,由于虚拟机的显卡问题解决了,我也渐渐的改变了我原先对 Linux 的不良看法。

出国前我有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也是一台 DELL。哪个时候我的 FreeBSD 知识其实已经忘得差不多了,而且我眼界开阔了之后也明白了,FreeBSD 未必就是桌面环境的最好的选择。当时我买的 DELL XPS M1330 的硬件还比较新,因此当时的 Linux 发行版还没法引导,FreeBSD 也是一样。直到 Ubuntu 7.10 Beta 出来了之后,我才正式的使用了 UNIX。到了 2007 年底我开始用 Gentoo,到了 4 月份我开始用 Mac OS X,都没有碰过 FreeBSD。虽说 Mac 的内核是从 FreeBSD 发展起来的,但其中的一些配置方式都有了极大的改变,可以说它在用户界面上已经和 FreeBSD 没什么关系了。

这么长时间的 UNIX 的使用经历下来,我现在把 FreeBSD 的印象定位在了服务器上。桌面上我还是喜欢 Linux 的灵活。至于 VPS 的配置,我不想费时间复习 FreeBSD 的相关设置了,于是也只好先放一放。也许之后我有时间和足够空闲的机器,我会试着再重新学习一下 FreeBSD。

对Arch Linux稍微有点失望

昨天,在一台老机器上安装了Arch Linux 0.7,不过到了晚上又删除了。因为Arch确实有它的局限性。

对我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软件包太少、太旧了。有很多我们在Unix桌面环境下常用的工具都没有二进制版本。本来安装好了Arch,开始准备配置X时,发现默认带的FVWM是2.4版的,这个版本对中文支持不好,我以前用的时候怎么都没法让窗口的标题栏显示中文。于是我又上网去找2.5版的。由于是台老机器,没有网卡,我搞了半天也没法用猫拨号,只好在另一台机器上把包下载下来,再用优盘拷贝过来安装。上Arch的官网一搜,2.5版的FVWM没有官方的安装包,需要下载自己编译安装。于是按照链接地址下载。等到拷贝到Arch这里来,却发现了一个问题,默认状态下无法解开bz2的包。于是赶紧下载那个gz包。编译、安装到也没出什么问题。

FVWM2.5默认支持libstroke,于是我下载了这个包,同样没有二进制包,于是编译。不料这次却卡住了。捣鼓了半天,也没成功。思量再三,我放弃了。目前这种情况下,Arch肯定不适合我。

其实我十分喜欢Arch的思想,就是更加KISS。在这台P3,128M的老机器上,Arch跑的挺快的。可就是软件包太少了。在Linux下,软件包几乎是影响功能的最重要的因素。而在我看来,Arch最失败的地方,就是对软件包管理不当。官方说是为了使系统更小巧,因此只维护了较少的包。可是对于桌面用户,这样子却带来了很大的麻烦。许多我们需要的包都需要自己编译,而编译的时候却常常通不过。相比我知道的其它发行来说,Arch的包管理是最让人无奈的了。也许Arch做服务器更加适合一些吧。

我最欣赏的包管理模式就是FreeBSD的packages+Ports方式了,简单、明确、高效,包又很丰富。回想起我之前用FreeBSD的时候,基本上用到的所有包都可以从官方FTP下载,ports安装也是万无一失,从来没有失败的情况。而且包都是按目录编排的,查找的时候一目了然。可惜FreeBSD不支持我的iPod,让我白费一个大硬盘;且它安装时自作聪明把我的光驱设为UDMA33模式上,结果没法读取,只好用DOS方式装,也给我带来一些麻烦。刨除这些因素,FreeBSD还是我最喜欢的UNIX系统。

另一个让我心动的系统是Gentoo。它的包管理工具是效仿FreeBSD的Ports的Portage。我没有实际用过Gentoo,不过通过网上的资料,用那个包只需ebuild一下就可以了,只要你有时间等待。可惜我没有时间等待那么长的编译时间。要是Gentoo可以提供一些工具如OpenOffice.org、Firefox的二进制版本,我会更高兴,因为编译这些东西会耗去一昼夜左右的时间,是让我没法接受的。也许将来有时间了,我会试着用Gentoo来组建一个强劲的桌面系统来用。

其它的就是更大众的系统了。Debian运行起来很好,包也极多。虽然有点慢,但也可以接受。就是它安装时的包选择器太让人恶心了。隔FreeBSD的工具差远了。如果这个时候没有选好包,下次启动就只能进FrameBuffer进行下一步操作了。这个FrameBuffer又慢,又无法显示中文,给人一种崩溃的感觉。另一种系统Ubuntu,我虽然收到了它的LiveCD,但还没有打算用它。因为各方面都报道它太慢了。而且我更喜欢FVWM而非GNOME或KDE这样的大家伙。况且它默认竟不安装gcc,完全成了入门级的大路货;安装要用256M内存。这样完全丧失了UNIX的优势,给我了很坏的印象。

看来只好期待FreeBSD支持iPod了。鼓捣了一阵子Linux,最后回归到了FreeBSD。看来FreeBSD真的很棒。Gentoo的创始人Daniel Robbins也用过一阵子FreeBSD,并拷贝了FreeBSD的许多优点给Gentoo,使Gentoo有了很大的进步。看来真是天意啊。

没能成功跑起Ubuntu

今天把昨天收到的Ubuntu Live CD试用了一下,让我十分无奈。似乎Linux再非昨日那倡导KISS的UNIX替代品了。

用光盘引导机器,等了半天,我始终没能启动X环境。仔细看看包装上的文字才发现它要求256M以上的内存,而我的机器只有128M。我心目中的UNIX不该如此占内存的。不过,这也不能算Ubuntu的错。这年头,哪台电脑上没个256M内存呢?

Linux的一个重大发展方向是桌面应用。Ubuntu更是把它做到了极致:不用安装就能使用、安装十分方便、包管理器对新手来说比RedHat更方便,大大降低了用户使用Linux的门槛。但这样提高了对用户计算机的要求。

我发现这个系统不是那么适合我。我需要的是一个可以定制的系统。我不需要默认的Gnome大部分功能,并且跑一个Gnome对我的老机子也是一个负担,我更喜欢Fvwm,而在Ubuntu上安装FVWM又因为原有的Gnome感到别扭。相比而言,FreeBSD和Debian更加适合我。我最喜欢FreeBSD,但它不支持我的iPod;Debian的安装程序又很麻烦,我至今没有精力制服它。不过这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我眼中的FreeBSD与(Redhet) Linux

Linux现在越来越”傻瓜”了。

上星期,我无法压抑心中的冲动,又在VMWare上试装了Fedore Core4。在经历了几次DELL Inspiron8000上X的失败安装后,这次安装过程令我感动的直想流泪。不仅图形界面完全正常,本地化做得也十分优秀。整个安装过程中除了开始时选择语言时会面对英文,之后则全都是中文界面了。在约一小时后,我看到了一个很完美的操作环境,包括X,Gnome,中文,输入,以及声音和OpenOffice办公套件。

在使用过程中,我发现这个系统还真是贴心:各种可移动介质接入后,根本无须mount,系统会自动为你办好,并把相应的图标显示在桌面上。相比起Windows来,只要在取出介质前点一下”弹出”就可以了。

不过,在一次误操作后,中文好像有点不大行了:在OpenOffice里,有的字就无法显示,有的就粗一笔细一笔的,很难看。由于我对Linux系统的配置不是很了解,不知道怎么修复,最后不得不把这个虚拟机删掉了。

之后我不是很甘心失败,又装了一次FreeBSD6.0-RELEASE。安装程序基本上没变,还是字符界面、英文操作,但十分的快速、亲切。基本软件包安装和配置差不多花了半小时。我忘了全部安转GNOME的命令了,又懒得在sysinstall里一个一个选(当然也懒得查书),就安装了一个fvwm2了事。配置了.xinitrc并运行startx后,我看到了fvwm的简陋界面。我简要的编辑了一下配置文件,fvwm已经能够漂亮方便的工作了。

在进行配置的过程中,我感受到了两个系统的不同。之前,我对Linux的印象不是很好,因为我曾经用它装坏了机子。现在我对它完全改观了。现今的Redhat操作上基本与Windows差不多了。不过,Linux本质上是Unix,一旦出了什么问题,对它进行修复可有点困难。我就是一个好例子。个人认为,在普通应用中,Windows足可摆平一切,只要使用者有稍微的忍耐心。Linux可以运用在计算机系学生学习中,毕竟”万事开头难”,Linux人性化的安装界面以及”傻瓜式”的操作方式已经为你摆平了一切困难。在对系统熟悉以后,再深入研究应该不难。

关于FreeBSD,尽管我对它的有特殊的感情,但我尽量公正说话:它的安装与初期配置确实是有难度的。不过对于有耐心的用户,FreeBSD绝对是值得使用的。首先,开始时的配置本身就是一个锻炼的过程。从基本的文字界面一步步走到图形化的界面(尤其是fvwm等需要用户自己配置的窗口管理器),你会对当中的每一个步骤有所了解,这样就不会出现像我那样的情况了。

所以,尽管现在我的FreeBSD有种种的问题,我还是希望能够有一天完全用它工作。

恶心的“麒麟”

今天在上FreeBSD中文社区时看到了一篇分析“国产”麒麟操作系统与FreeBSD相似程度的帖子。看了之后才知道之前一直从迅雷雷区看到的所谓“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麒麟操作系统是一个冒牌货!

技术人员不关心政治,对863计划也不太热衷,我们希望的是尊严、是成就感!FreeBSD的BSD Licence把一切权力都交给了你,除了声称你是作者及拥有作品,你可以用它作任何事。这已经很宽松了。麒麟的开发者却不要脸到这种地步!声称“完全自主开发”、“自主知识产权”,丢中国人的脸!

不光是国内,外国人也知道了中国出了个“麒麟”。OSSNews.com上也已经列满了外国人对麒麟的批评。“非常失望!又是复制!为什么基于Unix而不重新设计? 浪费钱!”是老外给我们的评价。

我想,开发者的动机并不是开发一个自主的操作系统给我们用,而是那些863经费。或者就是满足人们对“一切都是原创”的虚荣心:“龙芯”有了,操作系统是Linux,自主制造的硬件配“美帝”的操作系统,这怎么行?得写一个“原创”操作系统,技术不行,怎么办?FreeBSD的源码不是在网上吗?下载下来改改,起个堂皇的名字,于是国外的Daemon变成了国产的麒麟。

其实,根据BSD Licence,借用FreeBSD的代码是完全合法的,但是说自己的系统完全“自主研发”就太让人鄙视啦!网上声讨麒麟,并不是说它不好,而是因为它说法有问题,伤了我们的自尊心。

不过想想,我们确实做得有些过。本来中国人造假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何必非要跟麒麟一个过不去呢?“汉芯”造假不久前已经传出来,现在又有了麒麟,正好软硬都齐了。中国的IT业也彻底完蛋了。


一番感慨后,我发现这个系统竟然还有一个中文论坛,赶忙上去看看。也确实有许多连安装Linux都要在光盘里找setup.exe的人表示“赞美”、“爱不释手”、“民族自豪感”等等。

我感到很滑稽,中国人爱凑热闹的性格暴露了。本来你连Windows也不能说完全精通,却非要在机器上装一个什么“麒麟”充高手或“爱国者”。更令我忍俊不禁的是有人竟在论坛法帖极力呼吁“开发中文编程语言,实现全民程序设计”,还有人煞有介事的分析出“中文最美、外国人语法不行”等等。有人进行反驳,接着又一次出现了大道理:“我们是要让计算机为我们服务而不是要人类去适应它”。先不说“实现全民编程”有没有必要或在目前开发中文编程语言多么荒唐,把帖子发到这里妄想靠“发明”麒麟的这帮“科学家”来给他们写语言,难死了!没有那么多863经费,他们可能会写一个麒麟吗?

不禁让我想起了一句成语:愿打愿挨,不过得改一改,变成“愿骗愿被骗”。“被骗者”不光是指那群“爱国者”与百姓,也包括我们的国家。国家给他们拨款,其实也就是想继续沉浸在“天朝上国”的美梦中罢。

=========================

又:刚刚上了维基百科,顺便搜了一下“汉芯”,出来的文章在最后由这么一句话: “截至2006年4月19日,中国政府对汉芯造假的态度似乎是拖延,让其大事化小,不了了之。造假事件的始作俑者陈进,并没有受到任何公开的惩罚。”估计“麒麟案”也会如此了结。就说嘛,愿骗愿被骗,中国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