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eder 是克制

当我前几天得知了 Fiery Feeds 的时候,我在手机上安装了它。经过试用,我感觉比较满意,就买了高级版。之前我在手机上是用 Unread 的,再之前我用的是传统的 Reeder。

Fiery Feeds 给我的感觉不同。不大好说它和 Reeder 的区别在哪里。基础功能方面两者都差不多,给我感觉差别较大的在于界面。字体、字号、排版这些东西,看上去不甚重要,但对阅读的感觉来说影响其实挺大的。我感觉 Fiery Feeds 的界面读上去最舒服,因此用了一段时间的 Fiery Feeds。

使用 Fiery Feeds 的感觉并不总是完美的,有一些细节的地方,我感觉还没有打磨完善。比如在读一篇文章的时候,如果一不小心,手碰到了文章的插图,就会进入看图模式,一整页显示一张图,可以放大缩小了仔细看,但这不是我常用的功能,你能想象不小心(频率非常高)点进图片模式会有多苦恼。我为此给开发人员反馈意见,现在已经调整的好多了。还有在 iPad 竖屏模式下,文章不是全屏占满的,左右两边会各有一道竖条。点击竖条是返回文章列表的功能,但这两个竖条太容易误触了。

我在用 Fiery Feeds 的期间看到了 Unread 发布 2.0 版本的消息。看了一下功能改进,我最关心的是在 iPad 里能用外接键盘来控制一些功能了,比如最基础的翻页。我在 iPad 上安装尝试了一下,发现仍然需要花钱解锁,之前买的解锁版本不管用了,因此有了放弃 Unread 的想法。对 iPad 的支持,Fiery Feeds 没的说,Reeder 也有基本的功能。

大概是因为对 Unread 2.0 的尝试,我又尝试使用了 Reeder。怎么形容这个感觉呢?阅读界面上不是最让人满意的,但不影响阅读。就是看着不如 Fiery Feeds 来的顺心。但 Reeder 是个老牌的 RSS 阅读器,发展到今天已经迭代了 4 个大版本,我知道从功能、细节上,Reeder 一定会打磨到最细致。我从接触 iOS 和 Mac OS X 平台就开始用它了,这种感觉,一旦克服了些许的不足带来的不悦,相信我会重新爱上它的。

还有一点,我从网上看到人们对 Fiery Feeds 的桌面版评价不高,因此我没有敢购买安装。目前已经在 macOS 上安装了 Reeder 4,对 Feed Wrangler 的 Smart Stream 支持的不好,不过用做 Inoreader 的客户端完全没问题。

另:发布此文之后浏览了一下我的博客归档,发现在今年 2 月份写过一篇《好失望的 Reeder 4》。现在不大好写博客了,导致之前自己写过的文章都忘记了。看到那篇文章,主要对 Reeder 4 的意见是它的图片缓存功能还没有做,我也是那个时候开始尝试使用 Fiery Feeds 的。看到这篇文章后,赶紧去手机上查看一下,发现目前 Reeder 4 的图片缓存功能是有的,运作正常。

兜兜转转还是要用 Inoreader

这两天又把我的 RSS 阅读器换回了 Inoreader。

原本因为 Inoreader 被屏蔽,我一气之下又换到了 Feed Wrangler。Feed Wrangler 实际上我之前用过,对它的感觉还不错。后来不用了,因为它的界面非常简陋,日常阅读必须要靠客户端,而且目前几乎都没有安卓平台上的客户端,所以当我换到安卓平台时,我就放弃它了。

后来我得知了 Inoreader,经过尝试,我发现这就是我想要的 RSS Reader,后来还买了会员,Feed Wrangler 就没有续费。

前天我冷静下来,给工具的列表里加上了 inoreader.com 记录,然后在阅读器里 Inoreader 又可以刷新了。我简单考虑一下,还是切换到了 Inoreader。

Feed Wrangler 基本能够满足我的需求,有一个不行的地方,就是 Feed Wrangler 没有文件夹功能,反而是一个 Smart Stream 来代替。这在有些 RSS Reader 里面无法识别成文件夹,让我进入文件夹分别点击里面的订阅,而是成了一个大的列表,这让我觉得挺麻烦的。还有就是在电脑上,在浏览器里打开 Inoreader 的 web 端来阅读,也是挺舒服的。Feed Wrangler 的电脑端体验就很一般,web 端基本没法用,电脑上的 Reeder 客户端和手机上的一样,无法把 Smart Stream 当成文件夹来用。

目前 Inoreader 用着还挺好,暂时要一直用下去。

好失望的 Reeder 4

Reeder 是我在苹果的生态中最早知道的 RSS 阅读器,过去一直是我在 iPhone、iPad 和 Mac 上阅读 RSS 的唯一选择。后来听了 Checked.fm 播客后才尝试着用了一下 Unread。

这两款阅读器我都有付费。我的感觉是,排除支持的平台或许有所差异外,我稍微更加喜欢用 Unread 一些。Unread 只有手机版,所以在 iPad 和 macOS 上我就一直在用 Reeder。这么用着倒也一直相安无事。

直到 Reeder 推出了第四版,具体有什么改进我记不清了,似乎加了 BR 功能。尝试了一下,对中文没什么影响,只是觉得字间距大了,好阅读一些。对英文来说,变动是否是正面的,作为非英语母语用户我也说不清楚。我一开始感觉没有升级的必要,后来有一天无聊,就安装了新版本。旧版本还在手机和 iPad 上保留。

在升级前我阅读了说明,发现其中有一条,说目前缓存图片的功能还没有实现,如果升级到版本 4,则不会有缓存图片的功能。我一开始没有太重视这一点,心想图片缓存功能在开发上没有太大的困难,而且在 Reeder 3 里面是能够正常运作的。但小半年过去,Reeder 4 里面依旧没有动静。

本来我感觉没有图片就没有吧,不看就是。但我看的这些科技类的博客,比如新手机发布,总要看看图片才知道样子吧。这两天看过不少这类的文章,没有图片总是让我心里火烧火燎的难受。有的时候,网速不够,图片载入的速度又特别的慢,甚至一篇文章看完图片都没有载入,这就让我出离愤怒了。

一气之下,我在 iPad 上干脆重新用 Reeder 3 来读博客,昨天又下载了 Fiery Feeds 尝试一下,还又试了试 Unread。过去我装了 Unread,但不支持 Smart Keyboard 来控制,这次不知道 Unread 里有没有调整,Fiery Feeds 是不是支持。在电脑上,我干脆在浏览器里,登录 Inoreader 来阅读 RSS。网页版的 Inoreader 在电脑浏览器里其实并不差,而且有些附加的功能,比如高亮、广播,用第三方阅读器其实不支持。

至此,我想也许我该把 Reeder 4 放至一段时间了。等将来看看图片缓存问题解决了再用吧,如果期间没有发现其他应用其实比它更好的话。

重新使用 Inoreader

今天,我重新回到了 Inoreader 的怀抱。

起因是这些天,读完了 JailbreakHum 的《用更现代的方式做任务管理》这本书,然后想用 IFTTT 完成一项工作:当我在 RSS 阅读器里给一篇文章加星标后,就在 Todoist 里创建一个阅读的任务。然后当我在 IFTTT 里创建动作的时候,被提示 Feedly 需要购买高级版才能有和 IFTTT 合作的功能。我一看,每个月的费用是 7 刀,我一下子有些接受不了。我印象里这种 RSS 服务不应该这么贵的。上网搜索了一些其它的服务,果然别家都是每月 5 刀以下的样子。我看其它加的服务也差不多,心中就动起了离开 Feedly 的念头。

当年,我在 Google Reader 关闭后,用的第一个 RSS 服务就是 Feedly。那个时候 Feedly 可以算是先行者,因此我自然的选择了它。Android 上有 gReader 这个应用,是 Feedly 的第三方客户端,在当年做的挺不错的,我于是就开始用它。后来我用的越来越多,就买了 gReader Pro 版,这是我在安卓手机上的必备。

后来 Feedly 被墙,在国内访问一度很不方便,用第三方客户端也更是如此,同时,就算登录上了,速度也很慢。所以我尝试使用了其它的 RSS 服务。我那个时候已经用上了 iPhone 和 iPad,平日里使用 Reeder 来读 RSS。这个软件真不错,支持非常多的 RSS 服务。我因为不堪忍受 Feedly 的速度,心想既然很多 RSS 服务都被墙了,我何不自己在 VPS 上搭建一个。之前朋友给我说过 Fever 这个东西,我就买了它的授权,在自己的 VPS 上搭了这么一个服务,用 Reeder 做客户端,感觉很不错。后来 Fever 也出了问题,它的同步很不及时,而且经常会把中文给弄成乱码。我尝试了其它托管的 RSS 服务,就没有这个问题。渐渐的我也有了不用 Fever 而改用托管式的 RSS 服务的想法。

我买了 ThinkPad X250,在上面运行 Linux。我想找一个 Linux 下的客户端,结果我看的那些无一支持 RSS 服务,全都是本地托管。然后我找到了 Inoreader,乍用上去觉得界面很一般,但改有的功能一个不少。更好的是它还有手机客户端,安卓的和 iOS 的都有。我于是就换到了它。直到后来看到了 Feed Wrangler 的介绍,觉得不错,就买了一年的服务,换到了它上面。

这次买了 Galaxy S8+ 后,我要找一个 RSS 阅读器。找遍了网络,竟然没有发现支持 Feed Wrangler 的客户端。唯一找到能支持的是 Press,但现在已经下架了。我还为了这个给 Feed Wrangler 的客服发邮件,问他们知不知道安卓的第三方客户端,他们也很遗憾的说不知道,最后我也只好很遗憾的和他们说拜拜了。

决定了要弃用 Feed Wrangler 后一切都好说了,其它的客户端有不少,我尝试了一下 gReader Pro,通过它来访问 Feedly 感觉速度还行。我于是把 Feedly 账户原有的 Feeds 都删掉,从 Feed Wrangler 导出了 OPML,再导入近 Feedly 里,顺便整理了一下这些 Feeds,让它们更有条理。之后一直用着不错,我感觉 gReader Pro 的界面比较老旧了,就买了 Newsfold,界面更加现代,调了一下文字大小,感觉非常完美了,一直到了今天,我决定放弃了 Feedly,重新用起 Inoreader。

我在手机上下载了 Inoreader 客户端,发现它有很多我忘记了的功能,比如在瘾科技这类的不全文输出 RSS 的网站上,向下拉一下就能手动把全文抓取下来,给你排好版面,就和全文输出一样。之前在其它客户端里,我都要切换到网页版才能读到全文。不过 Inoreader 的客户端也有缺点,它虽然可以缓存页面,但在启动后进入一个 Feed 源时,会有一点空白的时间,估计是去源上检查有没有最新的文章,这点不如其它客户端做的好。然后我发现,之前买的 Newsfold 竟然也支持 Inoreader,真的是十分高兴。

读书

最近写博客很少了。看了看我近期的记录,除了上一篇外,其它的都是我谈女朋友之前留下的,也许身边有了一个人,就没有时间与心思去做过去的事情了吧。没有话题是另一个方面,之前我一定要让 RSS 阅读列表里的未读数量经常为 0,现在已经没有这个心绪了,偶尔快速扫一眼爱范儿就已经足够了。少了阅读的兴趣,最近读书自然也少了。6 月份女朋友来看我,带给我一本村上春树的《无比芜杂的心绪》,收录了村上的杂文、一些前言、和一些讲话稿。其中有一些让我很感兴趣,我当时想很快看完,结果看了一个上午,之后就又丢在了一边,直到今天周末,坐在书房的沙发上,我又拿它看了起来。

过去我写过村上春树,我对这个作家挺感兴趣的。他的辞藻一点不华丽,也不觉得洗炼,有时还让人觉得有点啰嗦。但看他的文字让我觉得心情平淡,我想象中读他的文字,要么在夜深人静里,要么在一个类似咖啡馆的环境,耳边有带给人静谧感觉的爵士乐或轻音乐或钢琴曲,整个人猫在柔软的沙发里,前面的木桌上当然不能少了咖啡,冰热皆可,不过最好是热的。速溶咖啡、home brew 或者拿铁都不错。可惜今天没有这样的环境,书房里的小沙发是从家里的大沙发群上多出来的一个,坐垫粗糙,勉强可以一坐。咖啡就不用想了,家里不喜欢我喝咖啡,嫌贵,也不健康,音乐我电脑上有,不过我翻开书就懒得再去卧室把电脑搬来,况且我觉得没有音箱,在一个屋子里发出的声音未必美妙。唯一可以令我慰藉的是今天的温度不错,凉风一吹也甚为清爽,是个读书的好天气。

总有不如意的地方。我想用的 iPhone 5s 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买,相反日常手机从 Galaxy S4 换成了 S5。不是我想要的,不过中国移动在 4G 领域的速度还不算慢,我过去在家里上不了 3G,但这次上 4G 却没有问题,测了一下速度,下行每秒 4M,让我很感动。而像我上一篇文章里说的那样用手机,我渐渐的也算是接受了 S5,虽然心里一直惦念着 iPhone 5s。今天花了一些美元,其中一项是受够了国内对 RSS 服务的封锁,于是买了 fever 自己架站,勉强可以用,使用上比不了 feedly 那些,不过有客户端。iOS 下能找到一堆,可惜 Android 没有,30 美元的费用算是百花了。另一项是续费了 LastPass 的服务,本来我电脑上已经用了 1Password 4,只等着有了 iPhone 装个手机客户端一劳永逸,结果手机没了,只好继续用 LastPass,也算是缘分吧。

iPhone 6 快出来了,据说屏幕面积有很大变化,不知道老乔在世会不会做出这个选择。可是我在经典的 iPhone 时代错过了拥有一部,现在想来甚为遗憾。

Google 要关闭 Google Reader

今天早上从 Twitter 上看到了 Google Reader 要被关闭的消息,有点吃惊。第一感觉是愤怒,想骂人。不管有多少人在用 Reader,至少我是被抛弃了,被一个运营了八年的服务。不过我没有看到 Google 这么做的原因,心想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情况,导致 Google 不得不关闭这项服务。

我的困惑:压力还是“洁癖”?

之后我找到一篇文章:《GR产品经理:为什么Google放弃了Google Reader?》,它翻译了 Reader 的前任产品经理 Brian Shih 在 Quora 上对 Reader 为何被关闭做出的解答。文中的观点说 Reader 不是 Google 赚钱的项目,而高层的意向是让 Google Reader 团队做其它社交项目。

还有一些文章说 Google Reader 的吸引力下降。再就是说 RSS 已经过时了。还有说 Reader 没有好的发现机制。总之,目前还没有官方的解释,一切都是猜测。我看来最靠谱的就是用户使用量下降和没有盈利。

于是着就涉及到了 Google 的选择。Google 是没有资源来运营 Reader 了吗?Reader 再玩下去会让 Google 发不出员工工资吗?我想答案是否定的。以 Google 的财力,我觉得它支持一个 Reader 服务完全没有问题,问题只是值不值得这样做而已。所以,关闭 Reader,我想应该不是资金的问题,而是一种“洁癖”。

同时我还看到一种观点,文中提醒用户说 Google Reader 是免费的,因此 Google 要关一个“免费的午餐”是理所应当的,没有被感情蒙蔽了双叶的人是冷静的云云。这种人完全是来秀优越感的。如果 Google 每月收费让用户来订阅 Reader 的服务,我相信肯定有不少人愿意付款。

阅读的趋势

Google Reader 的用户越来越少,我没看到统计,不知道确切的情况,不过我并不觉得不可能。确切的说,不是 Google Reader 的用户量下降,而是 RSS 整体的用户量下降。毕竟谁也不能说 Google Reader 不是一款好的 RSS 阅读器。

可能是我远离了一般人的生活,我一直觉得 RSS 是非常好的东西,自从我第一次见它就喜欢上了。Google Reader 更是让我眼前一亮,结果成了我最喜欢的 Google 产品之一。相反,RSS 在普通人群中则难易传播。我觉得 RSS 并没有什么复杂的,也不是对一般人很难解释的概念。往自己的阅读器里加一条 feed 不必添加一个 QQ 好友难多少。所以,对于 RSS 的推广情况,我更倾向于“命数”。RSS 的命不好,没有赶上好时候,没有赶上好机遇,导致了它今天平平淡淡的局面。

很多人说 Google Reader 的发现机制不好,这让我相当惊讶——难道 Google Reader 不是一款 RSS 阅读器吗?它什么时候需要帮你选择要读什么了啦?

这也是我为什么平时用 Google Reader 而不是 Flipboard 或 Google Currents 的原因。Reader 是我口袋里的工具,而另外两个是推销员,或者说是报纸。我要的是我想读的人发布的内容,而不是热门的内容。说的这里,也许 RSS 的平淡跟人们对媒体的观念有关。我门读了数百年的报纸,历来都是报社给我们做好了内容我们就接受,从来没有一家报社会让每一位用户来决定要读什么,因为 1) 成本不允许,2) 用户不需要。

所以,当我看到了这篇文章,只好抱着遗憾默默接受了。文章中还说 Reader 不再 cool 了,我也只能对这类用户苦笑。一个阅读器,一件工具,你要它怎么 cool,就像一只勺子,难道我家的勺子是拿来玩的吗?

关闭的方法不对

关闭一个用户量很少的服务,我静下心来想想也觉得无可厚非啦。不过 Google 的行为我觉得有些过于粗暴了。

由于用户很少,或者对于产品换代的需要,Google 经常性的会关闭一些服务,之前已经有不少例子了,其中就包括曾经让我非常兴奋的 Google Wave。Google Wave 被关闭让我有些遗憾,不过并没有其它想法,因为我还没有非常依赖 Wave,让我心动的都是 Wave 的技术特性。但 Reader 不是 Wave。

Google Reader 是一款从 2005 年就上线的产品,到 2013 年已经有八年的时光了。虽然今天用户数量减少了,但八年间一定有一些重度用户。他们非常依赖 Reader,每天都用它,甚至 Reader 是他们为数不多的获取新闻的来源。对于这样的产品,不是说不能关闭它,而是要更有耐心的来运行。这批用户没了 Reader 要用什么产品来代替,你要有所安排,否则就会让它们寒心。有消息说 Google 在做 Reader 和 Plus 的整合,怎么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 Plus 有了分享功能,但 Reader 对我来说主要是阅读器,分享什么的也只有遇到非常过瘾的文章我才会分一次。没了 Reader,Google 有没有引导用户再去哪里阅读 RSS?至少我没有看到。

我不相信 Google 不能再坚持一年,好把 Reader 用户引导到新产品或别家的产品上去。这是我对 Google 这次的做法最不满的一点。

Google 的成长

Google 这次关闭 Reader 让我很不满,我静下心来想了想为什么会这样。

我一直觉得 Google 是一家年轻的公司,因此它比大商业公司更理想化,它的工程师文化更能吸引 geeky 用户。我们相信它很酷,但它现在向商业妥协了。我们觉得好东西就应该长久流传,但 Google 现在说不挣钱又不赚吆喝的产品就要砍掉,美其名曰“集中”、“专注”。

很多公司不都是这样吗?开始的时候是几个年轻人在一起捣鼓,有活力,有理想,不那么在乎盈利,它是我们都喜欢的公司。到了公司慢慢做大,不仅要养更多的人,还要把报表做的漂亮,满足投资商的要求,创始人渐渐的转行做老板,或者卖掉公司再进行又一次创业。这时候公司就变得沉重,它已经是一个大家伙了,移动起来速度自然就慢吞吞。它关注的是主流用户,因为这是利润的来源,至于开始时的 geek 用户们,哪管得了这么多。

所以,我过去就有为 Google 担忧的想法。起因时有一次看到了 Google 15 周年的消息,心想 Google 已经 15 年了啊,也快到了不惑之年了吧。Google 会不会也像微软、雅虎这样的公司一样,变得越来越沉重呢?这次的 Reader 关闭事件,我有了这样的感受。

如果有人从开始就对你比较严格,比如苹果,它总是说“用户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因而拒绝过于接受用户的意见,那么我们习惯了也就接受了。更有一些被称作“苹果教徒”的人,他们就吃这一套,为此而津津乐道。而 Google 这种一开始给人无限好感的公司,到现在慢慢的靠向苹果的做事方式,获得的就不是人们的用户,而是一种被背叛的感觉。或许时间会磨平这一切,几年后 Google 会成为另一个苹果,坚持做自己心中的产品,拒绝其它一切杂音。但今天的 Google 还不行。

信任

经过了这件事,我又一次对 Google 的产品的长久性产生了疑问。毕竟谁也不想经历有一天自己的工具不被支持。我过去已经为我有太多的服务再 Google 上而担心了,因此我经常考虑把我在这些网站上的内容导出来,用自己的服务器来运行。虽然最终没有完全付诸实践,但有了准备让我安心不少。

我印象里看过一个小型的在线相册还是博客的,具体的名字忘了。它使用 Google Apps 做自己的平台,因此在说明页面里关于服务能保存多少时间的部分,作者提到这些内容都在 Google Apps 上的,因此保存的期限是直到 Google 死亡。过去我会认为这会相当长久,但今天的事件告诉我,也许哪一天,Google 也会关闭服务的。Google App Engine 在 2011 年改变定价模型,一度让开发者们陷入担忧,就算是一个例子,因为并不激烈而且规模限于开发者所以没有今天这么大的声音。其实,Google 不是上帝,它总不可能无偿的像我们提供服务。我们一开始对它的依赖与信任,其实是一种自作多情的错误。

也许哪一天,Google 变了政策,就让你很难受。或许有一天 Gmail 也会不存在了,那时候怎么办。好在我已经尝试过了把 Gmail 的内容都备份到我自己的服务器上,我可以无缝的转换到自己搭建的电子邮件服务器上来收发邮件。Reader 是一个开放的工具,它可以导出 RSS 列表是它让我放心的地方。

因此,今天的这件事情更大的打击了我对 Google 的信心。出于对 Reader 关闭后我要去哪里的考虑,我今天想到了 Reeder,顺便让我有了转移平台的想法。苹果虽然经常拒绝用户的意见,但它至少对用户,应该是更加慎重的。我现在的手机平台是 Android,也许我之后的手机会选 iPhone,因为它更加让人安心。

停止使用NetNewsWire

我大概是一个多月前开始尝试使用NetNewsWire的。当时是看了apple4us上的一篇文章,于是尝试了一下,发现这个免费的工具非常好用,改变了我对离线RSS阅读器的不良印象。而且它支持与Google Reader的同步,这样Google Reader里的内容也会即时更新,方便了移动阅读。

不过今天经过考虑,我决定还是停止使用NetNewsWire,用回Google Reader。有一小一大两个原因。

小原因是NetNewsWire不支持Google Reader的follow功能。我曾经纳闷为什么我的未读RSS数量变得那么少了,后来才发现follow中的未读数目都没有算进去,而那时我的follow中已经有了大约80条的未读RSS了。说这个问题是小原因是因为只要NetNewsWire还在维护状态,早晚会支持follow功能的。而且Google Reader的follow功能本身就是个time killer,就算NetNewsWire不支持,隔一段时间去Google Reader上扫一下也就可以了。

大原因是我最终认识到离线RSS阅读在一个正常网络环境下是没有前途的,也不是自然的阅读方式。如果在一个网络被限制的环境,如不能保证随时联网、或者网络按照在线时间收费的情况下,离线RSS阅读器会比较方便。而当你在正常联网的状态下,离线阅读器的缺点就有了。

最大的缺点就是网络作品里的超链接。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查看文章中引用的链接地址,这时离线RSS阅读器就难以胜任打开网页的功能了。当然NetNewsWire中内置一个网页浏览器,而且我想应该会支持在外部浏览器中打开链接。但这样依赖,常常是阅读的思路就被打断了。可以这么说,我觉得NetNewsWire欠缺的是后台标签打开页面的功能。我就被弹出的页面折腾的很难受了。

同时,在阅读的情况下,我们常常希望使用浏览器中的一些功能。比如在firefox中我设定的LookItUp这个GreaseMonkey脚本,可以方便的帮我从Google搜索、Google图像、在线字典中查询选中的内容。自然,让NetNewsWire支持这些功能还是比较遥远的事情。

所以,最终让我放弃NetNewsWire的原因,就是离线RSS阅读的非自然性。把阅读放在浏览器里完成,则大大改进了阅读体验。不过,NetNewsWire本身是一个让我非常满意的软件,只不过方向和我不对路。

PS,NetNewsWire有一个比较不好的bug,几个版本都没有改进,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环境设置的问题,反正不用了,顺便在这里说一下。就是在NetNewsWire从全屏状态还原时,中间的文章列表和文章内容之间的分界线会自己往上方移动,来回几次分界线就上到无法触及的地方了,因此我不得不在实际发生前手动调整回来。这个问题我觉得应该及早解决。

老的feed总算被访问到了

过去有有一段日子在使用feedburner,当时把blog首页上的feed提示也该成了feedburner的链接。后来feedburner一度在国内不能访问,当是考虑到把RSS输出放在别人的域名下终究不安全,后来feedburner被Google收购后,果然域名的前缀也给改了。

当时feedsky也挺火的,推出了子域名绑定也确实比feedburner更进一步。不过当时我对CNAME设定之类的都还不大明白,因此一直没有成功。后来feedsky推出”博者神龟”什么的,后来演化成了免费软文,算是对中文blog圈的一次大破坏,我当时也挺反感的,对feedsky的印象分大减,因此也就没有考虑。

不过从那以后我就觉得RSS这种东西还是放在自己的域名下比较安全,因为第三方服务总有被禁的风险,而且对方一旦改了域名,也和没托管一个样子。相比较在自己主机上的RSS,除了那些流量很大的blog可以减轻些负担外,也就是多了一个统计功能而已。于是从那时开始我就把首页上的RSS地址改回了自己的默认地址http://liuf.net/blog/feed/。

当时以为这样是万无一失的做法,不料近期才发现不对:我最近把blog程序换成了Movable Type。之前安装Movable Type,成功的经历不多,于是决定趁这次机会好好的研究一下。但Movable Type属于静态的blog程序,输出的RSS地址是http://liuf.net/blog/atom.xml。结果造成我过去的地址失效了。

然后去网上找解决方案。本来觉得应该就是一个重定向的问题,不料找到了许多文章都说一般阅读器都不认重定向的域名,Google Reader就是这样。但当时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冒险一试了。如果这样不成功,大概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吧。不过我算blog小户,读者粘性几乎为0,就算丢失了也只好算了。

重定向是该从虚拟主机的panel里设置还是该手动写.htaccess文件,我也不知道哪个好一些。但在Dreamhost的面板里设定时没有设定成功,于是就用了手动方法,在blog的根目录下建一个feed目录,里面放一个.htaccess文件,内容如下:

RewriteEngine on
RewriteRule (.*) http://liuf.net/blog/atom.xml [R=301,L]

今天早上到了学校后,终于看到Google Reader里又显示了新的文章了。去主机上查log,发现前一天的log中,搜索\/feed\/时还会返回一堆的404记录,然后当天的log里都成了301了。我又试验了一下鲜果,可以正常显式我换blog程序后的文章。其它的阅读器也显式可以正常收到301信号,但它们的政策是否支持301重定向,我就不知道了。

如果所有的阅读器都支持转向,直接在http://feed.cnliufeng.com/上做个301转向能不能实现feedsky的功能呢?印象里似乎是不行,但还没有找到相关文章。

不同意GSeeker新作者关于“信息过载”的观点

GSeeker有人接着更新了,是一个好消息。但我们发现GSeeker的RSS输出又恢复成刚开始时的部分输出,自然就从留言里请求全文输出。新的作者Hong Xiaowan(以下简称Hong)今天发表了一篇公告“全文输出和信息过载”,提到了RSS输出的问题。这是作者说的:

  比较容易阅读的文章是三段式,就是标题,论点,论据。

  这样,第一次可以通过标题过滤掉不感兴趣的文章,第二次可以通过论点过滤掉不感兴趣的文章,CNN就是这样的模式。

  事实上,TechCrunch等博客的全文输出,过于啰嗦松散,内容没有结构化。在浪费博客作者的时间的同时,成千上万倍的浪费读者的时间。

很明显我不能赞同这样的观点,不管Hong的本意是什么。首先,我觉得信息过载是个人问题,如果Hong觉得有必要帮助读者解决信息过载的问题,那么可以通过更有弹性的方法来解决(比如在文章开头加上abstract、强化文章结构)。相反,如果粗暴的从RSS就把文章截断了,哪怕读者想自己解决,也没有了其它的方法了。

其次我觉得“三段式”的观点明显不合适。即使RSS部分输出,输出的也是文章的开头部分。读者可以通过看开头部分很容易通过人工来“第一次可以通过标题过滤掉不感兴趣的文章,第二次可以通过论点过滤掉不感兴趣的文章”。如果感兴趣就读下去,不感兴趣就跳过。这样来看,RSS全文和部分输出的区别仅在于部分输出的RSS读者在决定读下去后要移步到网页上,而全文输出不需要。

按照Hong的观点来打个比方,就是报纸上所有的文章都只包含前几段。读者可以方便的“第一次可以通过标题过滤掉不感兴趣的文章,第二次可以通过论点过滤掉不感兴趣的文章”,如果感兴趣,就到报社去看剩下的部分。这样的做法Hong认为我们可以接受吗?

RSS全文输出和部分输出的争执的一方面的因素是大家把RSS定义成什么。支持全文输出的人认为RSS取代了去网页上读文章;支持部分输出的人则把RSS定义成新文章的notifier。两者没有对错之分。支持RSS全文输出的人会感觉部分输出的RSS很麻烦,我就一度把部分输出的GSeeker放到Google Reader的eunuch文件夹下,甚至直接退订,因为每看一篇文章都要转到网页上,实在太麻烦了。

我觉得作为一个CW支持的商业博客(至少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如果从商业、政策的原因来把RSS截断,我觉得很合理。但Hong用这个“三段式”的观点来辩护,我觉得是不合适的。

为什么RSS在中国不流行

RSS带来了一个获取信息的新纪元应该算是不为过。想当初我第一次用RSS阅读器时(那时用得就是Google Reader)是2005年,那种激动的心情简直没法形容。当时以为RSS应该势如破竹的成为大家首选的阅读方式是理所当然的。结果两年后的今天,我身边的人们依然不知道RSS为何物,依然不知道阅读器有什么用。网上有很多人也赞同RSS阅读是一种小众阅读方式。但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就没有人来用,我今天想到了一点理由,那就是人们上网的目的不同:我身边的很多人把上网当作一种娱乐的方式,而不是信息交流的手段。

这个想法是基于李开复在Carnegie Mellon大学的演讲:Google in China里面对中美两国网民的比较。在上面的视频大约2:18的时候,李开复讲到中国网络环境与美国有很大不同。美国网民的平均年龄为45岁,而中国网民的平均年龄为25岁;美国网络有大量的、多样的信息供大家获取,而中国很少。

这说明了什么问题呢?在中国,上网的人多是年轻人。他们在网上QQ交友、联机游戏、下载音乐、看别人的页面(我就看过一位同学顺着QQ的联系人列表一个一个看他们的QQ空间,相比起来校内网的“新鲜事”可是一大进步)……可以总结为一点──“娱乐”。我不是很清楚美国的网民上网都干些什么,但确实见到加拿大当地人天天查看并回复电子邮件。而平均年龄45岁的中年人群估计也没有什么闲心情去一个一个的看朋友们的“QQ空间”吧。而且在这边(相比美国,加拿大的网络还是落后一些),网上银行付账、大学选课、网络购物已经比较成熟,在日常的应用也更多。总结起来,可以算是“生活”。

而“娱乐”和“生活”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娱乐”的目的之一为尽情消耗一段时间;“生活”则需要尽量节省时间,办更多的事。

而这也正解释了为什么RSS在国内不流行。RSSDay网站上的演示视频在讲RSS的好处时,不断强调“会节省你很多时间”。可问题是大多数中国网民上网为了娱乐,为了消耗空闲时间,而RSS节省很多时间,显然和上网的初衷背道而驰。而RSS也真正被一些感觉忙不过来、上机时间很短的人所喜爱,因为它确实节省了很多时间,方便了生活。

由此可见,要使RSS在中国流行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只有互联网真正融入到中国人的生活当中,RSS的优点才能真正体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