疲惫与梦

昨晚做了个关于青州的梦。

这两天夜里睡眠不好,平均睡个两、三个小时,白天就很累,中午也睡不着,导致晚上的精力又差。最近工作上有些压力,要给领导做个课件。晚上家庭也有更多的压力,昨晚陪女儿睡着,我也困的睡着了,到了凌晨 2:50 左右,我醒了,然后下床,把晚上吃饭的碗刷了,把女儿尿湿的衣服洗完,把晚上洗完的衣服洗衣机直接打到烘干模式,之后快四点了。想把领导的课件做做,结果脑子一片混沌,调整了一下模版,实际内容也没写多少。弄不下去了,就躺床上看了会小说,之后小睡一觉,醒来是 7:33。

可能是睡得少导致我记忆力下降,我现在想不起来这次的梦是第一次睡着时做的还是第二次。内容是我又回到 4 月 7 日从日本回来,直接赶到青州参加行业的培训考试那段时间。那时我刚结束在日本的公休,收到通知那天是我们到达大阪之后的第一日,我们搭乘近铁去奈良,到了奈良站我收到人事处同事的通知,问我能否赶回来。我算了日期,4 月 6 日我们返程,7 日就要报到,时间是有点紧,但也能赶上。不过这门考试之前没通过的人不少,通不过单位不给报销近 5000 元的费用,让我犹豫要不要去。后来定了要去试试,然后现买火车票,结果只买到站票。事实证明也确实很紧,我在日本走了太多的路,膝盖、小腿都在疼痛。去火车站和下了火车去学校的出租车上,我都累的睡着了。

现在想来,在学校的日子还是幸福的。每天上午 8:30 上课,我可以 8:00 去食堂吃饭,时间也绰绰有余。下午 2:00 上课,中午有充足的时间睡午觉。每天除了学习,可以自由的上网,看各类信息,我都有空研究单反相机。但回来上班后,立马感受到不同,每天简直是干不完的工作,生活上要与家人相处,要照看女儿,心理和身体上双重受累。

我做梦梦到我背着双肩包,在学校的那条马路上下车,跑步去了学校,我竟然能跑动,让我在梦中也惊讶——平日我是很讨厌跑步的。但跑的过程中,我能感受到内心的愉悦。学校也不在青州了,换成了我家乡的一条路上,我在梦中没有多想。路上看到了单位的一位姐姐,挺着大肚子走过去,不知道怎么想起她来了。到了学校,似乎人很多,教室也拥挤,但对我来说,都不是事。知道自己已经学过一遍了,心中也没有了上次那种考试的压力,一切都非常的轻松。

有人说,现实中你得不到的,会在你梦中出现。我想我得不到却又无比渴望的,是轻松吧。

外国菜

今天我在学校里的餐馆吃的午饭,我吃了一道今天的 special,名为 teriyaki stir fry,价格是 $7.5。餐馆给的描述是:

Choice of beef, shrimp, or tofu with broccoli, bell pepper, cabbage and mushrooms with a home made pineapple based teriyaki sauce, served over rice.

我选的是加虾的,吃了一口之后才想起照一张照片:

Teriyaki Stir Fry

要说好不好吃,我觉得除了老外吃的米是赶不上亚洲人吃的米饭外,味道很好,很入味。只可惜量小了一点,我觉得还是吃中餐比较实惠。

吃完了饭,我研究了一下这道菜的描述,学了几个平时不太用的单词。比方说 broccoli 是西兰花,bell pepper 是菜椒。其实平常我也不是不吃这些菜,只是没法把中文与英文对应起来而已。

我用 Google 搜索了这道菜的菜名,发现 Google 竟然有类似菜谱搜索的功能。比如说用 Google 搜索 “Teriyaki Stir Fry”,在左边就可以看到下面这幅画,很有意思。

Google recipe search

学校真是太可爱了

我在周三要做一个关于专家系统的seminar,我定的题目是MACSYMA。为了找资料,我从上星期就开始搜索了,结果很多相关的论文都不是免费的。我唯一能找到的就是Joel Moses写的一个相关的历史,其它的很多都指向ACM的Portal系统。我有ACM的学生会员帐号,但有些论文有分类性,必须是相应的子会员才能阅读,学生会员就不行。要注册会员就要多花钱。

今天下午,我在看书的时候,突然想到,我们学校的图书馆说不定有这方面的藏书,于是就用MACSYMA关键字搜索,结果搜到一本。然后看到图书馆网页上,除了书之外,也可以搜索相关的论文等文献。然后去计算机科学的分类下面一看,正好有ACM系统在上面。通过那个链接点进去,然后再搜索MACSYMA,找到了好几页,而且每一篇都可以下载。我呼呼的一下弄了20多篇。

之前我也知道有这么个系统,不过一直没有正式使用过,也不知道学校早就给我们买了集体帐号,那些论文都可以阅读。我在之前遇到过好几次我的学生帐号不能阅读相关论文的情况,但由于那时候想看的论文不是必须要看的,所以就没有继续追究。如果早点知道这个东西就好了。

火警

刚才的火警是我在这边经历的第二次消防警报了。第一次是在今年暑期中,那次没有经验,糊里糊涂的就过去了。这次倒是从头到尾的看到了事情的经过。

我们学校里火警的铃声有点像过去在小学、中学里上课、下课铃的那种声音,不过放大了至少一倍。我在咖啡厅里坐的位置旁边就是一个警铃,因此听的很真切。在加拿大,人们对防火比较重视,每家每户都有一个火警探测器。一旦感应到有烟之类的东西,警报就会响。老外很少像中国人一样炒菜,因此房子里安装抽油烟机的很少。所以当中国人在家里做饭的时候,经常会用一个袋子把警报器蒙上。老外抽烟也都在室外抽,而中国人喜欢在家里舒服的抽,因此也要对警报器做一定的措施。警报器都和消防队连接着,因此当你的警报器响了后,消防队马上就知道了。如果你不在一定时间内报告消防队这是一次由做饭、抽烟引起的误报,消防车就会往你家跑了。

在公共场合,也有火警的报警开关,我们学校里隔几步就有这么一个。之前住过学校的同学告诉我,有人晚上喝醉了,拉警报开关,不一会就引来了消防车。学校里有些地方还有逃生门,就是一个平时都不用的普通的门。门上有告示,说是只要门被打开,警报就会自动想起,不过我没有测试过。因此,在学校里引发消防警报的机会就很多了。有人发坏拉警报开关,有人吸烟正好引发了感应器,或者有人不小心推了逃生门,都有可能让警铃想起。

警铃想了之后,在室内的人都要赶紧跑到户外去,这是规定。其实就算你想留在室内也很难,我在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正看东西在兴头上,不想打断,因此就晚走了一会。但那刺耳的铃声有很强的分散注意力的效果,所以根本没法在屋子里呆。不过一般火警误报的可能性巨大,我们也没有看到明火或有烟或焦味,所以只是把外套穿上就出去了,电脑和书包之类的还是放在桌子上。

在外面等了大概5分钟,就听到消防车的警报声音了。不过估计消防员也觉得误报的可能性多一些,在外面又没有看到火苗,因此第一辆车上下来的第一个人是一个非常肥的女消防员。她慢悠悠的扭进了楼后,又陆续进入了几个人。我们在外面等了大概有10分钟,警铃终于停止了。有过了两、三分钟的样子,消防员从楼里面走了出来,冲大家挥了一下手,示意可以进去了。我们才纷纷回到了楼内。

虽然这样子挺讨厌的,但好在几率并不高,忍一忍也就过去了。而且经常来上这么一回,除了当作防火演习外,还让我们知道了消防员随时可以来,让我们感到些许的安全感。

PS,上周六帮同学去买电脑的时候,在路上看到一辆消防车和一辆轿车堵在了十字路口中间,看样子是辆车相撞了。当时地上有一些沙子,一帮消防员在扫地。旁边的轿车的前面明显的凹了进去。过一会消防车就开走了。这也算是一件逸闻了。

看图不说话:Out Of Order

我们工程楼一楼的洗手间的一个水龙头坏了有一个多星期了。水龙头是感应的,下面有感应器,手放在前面就会出水。我怀疑是校工没有注意到,因此一直没有被修理。今天看见了水龙头前面的镜子上被人贴了一张纸,说是水龙头坏了,我猜是为了提醒校工来修理。但下面似乎被人加上了字,我感觉有点意思,就拍了下来。

out-of-order-1

这是纸上面的内容:

out-of-order-2

新学期的课程

上周四是我们2009年秋季学期的第一天。虽然带着对于假期生活的种种不舍,我还是收拾心情,回归了日常的学习生活。

这学期我目前选了五门课,课程比较紧。我之前的经验是,一学期四门课是比较紧张的争创水平。现在的课程还没有完全定下来,我先观望一阵,如果觉得撑不住了就注销一门。

我最先上的是《数据库概念》这门课。上课的是位中国老师,从名字上来看应该是来自台湾。我之前有两门课是另一位中国老师教的,那个老师估计是在这里生活了很长时间,英文说的很流利;而这位老师则明显能听出华人的感觉。这门课的内容不错,但听了老师讲完一节课,却让我闷的想睡觉。可能是还没有正式进入课程内容的原因吧,但愿如此。

第二门课是《计算机结构》。老师过去给我们上过几节课,我之前也写过文章描述。这门课给我的第一个感觉是作业很难。首先总共三次作业,是一次套一次的──第三次作业需要第二次作业的结果,第二次作业需要第一次作业的结果。也就是说,如果前两次作业有没做好的,就会影响之后的作业。而我们的第一次作业就是让我们写个汇编语言虚拟机,来执行老师的编译器生成的二进制代码。不过我觉得还是要接受挑战,拼一把试试。

第三门课是《密码学》。教授是我们学院的副院长,之前选课的时候和他打过交到。这老师上的课比较有趣,我之前写的文章里的密码就是这节课上给出的。我现在估计这门课的难度不小,因为是编号为4开头的课,而且要求读书。课本我已经买了,80加元,在同类计算机中算是便宜的了。第一节课结束时教授让我们读第一章,而昨天在Twitter看到我们计算机学生会的主席他读完了,而我那时候还没有读,顿感压力倍增,于是今天下午就到了学校把书给读了。

第四门是《专家系统》。听了一节课,还没有进行到正文,因此对专家系统还没有什么概念。我们上课用的工具是Jess,Java Expert System Shell的缩写,在行业中据说名气不小。为了了解一下这个系统,前天在学校我把维基百科上的英文条目翻译到了中文。但是目前还不会用,因此还比较紧张。另外一个让我感到不安的是课程需要做一个项目,在后期要上台演示。我还不知道会不会找到好的idea。

第五门课是《计算机网络1》。讲课的是一位中国女老师,我之前的文章已经写过了。这门课我感觉应该概念稍多一些,同样要求看书,但我还没有购买课本,因为课本超过100加元,比较贵,我先观望一阵子。买的话也从亚马逊上买打折的。之前有同学学过这门课,距反馈是挺难挺无聊的,希望我能挺过去。课程要求小组做一个网络项目,现在还没有公开是哪个方面的项目,但愿不是很困难。更变态的是,这门课有12节实验课,缺席一节实验就会导致我们这门课不及格。这个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毕业了……

今天从学校办理了退宿手续,钥匙被物业收回,算是我在这里两年生活的结束了。

两年的学习突然结束,我一下子感觉空荡荡的。我清楚在两年里我改变了许多,但不知道具体有什么变化。此刻的分水岭算是比较大的一道沟,因为我要一个人跑到加拿大去上学。未来会体验到孤独、失望、无助……但又不能不去。尽管有着对未来的憧憬,但心中依然惴惴……

无论如何,今天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但我希望可以把它忘记。

用数码相机拍摄光学显微镜下的图像

我们做生物实验常会用到光学显微镜,我们也会时常在书上看到别人拍摄的在光学显微镜下显示的图像。那时我很羡慕拍照的人有十分方便的拍照工具,可以把这些“美妙”的东西拍摄下来,留作纪念。不过最近我做了几次实验之后,发现我们可以用自己的家用数码相机拍摄下这些我们梦寐以求的图片。

方法其实很简单。我们在用显微镜观察时,会发现在目镜里有一个白色的光点。我们要看的东西就是从这个光点里透出来的。当我们用数码相机找到目镜中的小光点时,把镜头移近那个白点,慢慢的就会发现目镜里的内容被映到了数码相机的屏幕上,接着我们选择好角度,调好焦距,按快门就行了。

发现可以这样做其实很偶然,我是在一个星期前做观察蝗虫精巢细胞这个实验时,尝试着用相机来拍照,结果发现了这个让我惊喜的方法。今天刚做完的实验时,已经有同学学着用相同的方法来做了。对我们这种一周只做一次实验的业余学生来说,这对我们写实验报告画图形很有帮助。

光说不练可不行,看看我照下来的照片吧,会让你吃惊的。

IMG_0591

更多的照片在我的 Picasa 相册

生物实验课趣事

上周六下午,我们生物实验的内容为“植物的多样性与结构”。老师带领我们从山东大学校园里转了一个大圈,途中带领我们观察了各种各样的植物并进行了讲解。

学生们总共有两种记录方式。其中一类拿个本子来记,老师说了什么植物的名称啊、科目属啊之类的,他们都十分认真的记在本子上。另一类像我一样,拿个相机或用手机上的照相机一个一个的拍下来。除了这两类人,还有一群完全想通了的,什么也不带,空着手听老师讲,权当春游。

撇开第三类人不谈,前两类记录的人的记录结果,大家可想而知。记在本子上的只知道了名称,却不知道植物的样子;拍照的同学知道了植物的样子,却不可能记住植物的名称。他们都没有得到什么学术上的结果。我倒是觉得第三类人比较好,悠哉游哉的逛悠。反正我是不打算学生物,就算把老师说的都背过了,也没什么用。

除了可也上的收获,我想我最大的收获算是在一个比较凉爽的春天下午在校园里游览,并练习自己的摄像技术。把这些植物拍下来,哪怕不知道它们的名字,不也是挺美的吗?

The Final Exam and School Requesting is End

The final exam is end. In other word, this term is over.

In this term, I didn’t feel well. I found I have lost my interestring on some subject, especially Chemistry. I never felt I hate the class before. The result is my score is very low.

This afternoon, I signed the school requesting table. I will go to U of Manitoba for my further study. I have asked five schools in all: U of Alberta, U of Clagary, U of Manitoba, U of Saskchewen and U of Regina. For this result, I feel not too happy and not to sad. Before the teacher asked my opinion, I have attent a lecture. The officer from U of Manitoba came to give us an introduce about the school. I felt the school was good though its remark is not very before. Some of my school mates is there. In my view, it’s a good school.

In the vacation, except to attend the iBT, I will go to Shanghai to learn Money and You for three days. All in all, it may be a busy vac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