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月游记 6.6-6.8(完)

今天,按照之前的计划,姨夫、二姨带我们去摘樱桃。樱桃是老婆最爱的水果,因此她很是期待,在出国度蜜月前就想着去了。

可是,时差是个大敌,我们今天还是十分困顿,睁不开眼。最后挣扎着出门,在去樱桃园的路上,我继续迷迷糊糊的睡。到了地方,老婆去撒欢,我在后面慢悠悠的帮忙摘,摘了几箱子之后就满载而归了。

我摘了一小盆樱桃
我摘了一小盆樱桃

随后姨夫去上班,二姨和母亲想带我们去烟台海边转转,我因为觉得热,而且还困,最后还是回家休息了。这一路上看到了很多结婚的,六月六日应该是个好日子,虽然太阳也是相当毒辣。烟台结婚的规矩跟济南不同,新人把车队停在海边,就在沙滩上拍起了婚纱照,拍完了再去酒店办仪式。在酒店外面有秧歌队敲锣打鼓,反正弄得很吵,要让我在烟台办婚礼肯定难受。

下午二姨带我们去了离家不远的一处地方去泡温泉。我之前从来没泡过温泉,因此跟着别人,亦步亦趋的进了男汤,找了个温度比较高的池子,进去跑了一会儿。一会儿后我出来了,跟他们去了一楼的桑拿房、冰室去呆了一会儿。那时候我刚知道自己身体湿气重,因此高温桑拿让我觉得能把身体里的湿气给蒸出来,对此很热衷,甚至把鼻血都蒸出来了。之后我们去了楼上的休息室,里面有沙发躺椅和单独的电视。我叫了人帮我按摩肩背和脚,感觉很舒服。最后再下去冲了一个澡,感觉把倒时差带来的疲惫都给洗掉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有不同的温泉池子,每个池子都是不同的,我只在一个里面呆了,有点吃亏呢。

妻子蒸完了桑拿,躺在竹席上补觉
妻子蒸完了桑拿,躺在竹席上补觉

6月7日这天没有进行任何游玩活动。白天去妈妈跟二姨一起在烟台买的房产看了看,晚上二姨家的表妹带男朋友回来,跟二姨家开了一个家宴,在宴席上看到了二姨夫的父亲,曾经的烟台特级初中数学教师,我在初一结束后的那个暑假到了烟台,跟这位林乐善爷爷预习了初二的数学,让我的学习进步很大。

6月8日我们乘火车回济南。这次因为票价相差不大,我们买的一等座回去。这是我第一次买的一等座,感觉一般,跟二等座相比,就是空间稍微宽敞,也并没有觉得多么舒服。那天我们到了火车站才发现,打包的6日摘的樱桃放在了二姨家的门口忘了拿,妻子很是失望,最后二姨通过邮寄给送了来,我们没有再吃。

到此为止,我们夫妻的蜜月旅行算是正式结束。

I Wanna My Tweet Archive

twitter-screenshot回来这边已经几天了。比两年前的第一次出国的激动紧张相比,有点更加怀念在国内的日子。说来也怪,在国内的时候没有感觉到什么,反而觉得不如在国外舒服。现在倒是经常能回味在国内生活的点滴,如果有机会可以选择是要国外的生活还是国内的,我可能会选择国内的吧。

经常时不时有一些小片段浮现在我脑中,比如在北京的饭店里因为时差原因,很早就醒了,然后躺在床上看电视;还有在北京的饭店时,为了更新Twitter方便,自己写了一个中转网页,不断调试;还有去烟台的路上听到车载收音机里说军人节日什么的,才想到那天是8月1日……所以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把回国时的日程记录到日历上,以便回顾更精细的细节。

这时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Twitter。虽然在国内上Twitter不方便,但像我之流的人还是想尽各种办法来更新Twitter。于是Twitter的记录就成为了一个很好的回忆的方法。但当我打开Twitter页面的时候,我就觉得Twitter很可能无法帮助我完成这个任务了。

首先就是Twitter页面最下方的翻页按钮变成了more。虽然说从原先的GET换成AJAX应该是一个进步,但这样的副作用就是用户无法跨越页面来翻阅,而只能一页一页的点more。这样的搜索历史记录就非常的缓慢了。

其次就是当我点了不知道多少遍more后,我发现那个more按钮竟然没有了。最旧的一条记录是8月9日的一条。我当时就有点崩溃,因为我想的是找到7月23日左右之后的记录。

在令我大失所望之后,我找到了一个折衷方法,就是放弃和朋友交谈的记录,只从我的Twitter页面上来寻找,果然找到了我要的记录,虽然并不是我想要的完整对话。

所以这就是我一直想让Twitter改进的地方。虽然现在人们对Twitter的减法赞不绝口,而我想要的archive功能其实算是个加法。但没有了archive,Twitter就只是人们的日常对话而已,过了一天就消逝的无影无踪;而有了archive,Twitter的实用性就变得丰满了起来。

我简略的从网上找了一下,想找一个Twitter API写就的工具,来帮助人们整理过去的tweet记录。结果找到了TweetScan。它有办法帮助你把你的记录保存成TiddlyWiki的形式,打包让你下载。不过它的功能太简略,没有按照时间线来区分,而且保存的似乎也不是我所有的tweet。我现在在考虑是不是自己写一个工具来做这事。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想到,如果Twitter被卖给了Google,这项功能是不是就有了。现在Google的搜索记录已经可以查询了,是按日历的形式展现的。而Twitter的形式和Google的搜索记录是非常类似的,只要有足够的资源,达到这个目标应该不难。只是我比较怀疑Twitter的实例就是了。

卡尔加里机场无线网络

今天凌晨一点之后,我就没怎么睡觉。虽然眼睛的疲劳还是比较明显,但总是无法入睡。到了5:15,我起床洗了个澡,感觉精神了不少。5:45旅馆的起床呼叫服务响了,我就收拾了一下,5:50下了楼办理退房。昨天晚上在旅馆的饭店吃饭,花了23块多。加航给负责10元,我就付了13元。结果退房的时候前台竟然要我支付昨晚的饭费,说是饭费没有到他这边的帐上。我昨天晚上刷完信用卡后,觉得收据没用了,就揉成一团扔到了房间的垃圾桶里。这时听到饭费出了问题,就又要回了房卡,去房间的垃圾桶把收据找了出来,交给了前台,才解决了问题。现在想起来,如果我一念之差,把收据扔在了走道的垃圾桶里,今天就麻烦了。看来刷卡消费后一段时间内保留收据还是很重要的啊。

今天主要是想说一下卡尔加里飞机场这里的无线网络。

加拿大的飞机场的无线网络都很发达,完全不像在北京的机场里只有一个很慢的CMCC能用。我在温哥华的机场上网时,除了遇到过一次https问题外,都没有其它问题。连上机场的免费无线网络(温哥华机场的是“YVR_PUBLIC”)后,用http随便打开一个网页,就会自动转向到YVR.com的一个页面上,同意了协议后就可以上网了,总共也就两、三下鼠标。结果导致我以为在加拿大的飞机场上网都很方便,今天在卡尔加里登机前上网的经验,却让我知道自己错了。

我连接上了名为“YYC.Free.Public.WiFi”的无线网络后,在浏览器中访问g.cn后,竟然很长时间没有反应,看地址栏的地址,页面被导入到了一个叫BOLDstreet的一个页面上。等了很长时间后,终于出现了同意协议的页面。点了AGREE之后,竟然不是直接可以上网,而是要有一个登录过程。登录的方式有三种:一是用在机场注册的帐号,二是用Facebook Connect,三是用Bell或者Rogers的帐户登录。

我的手机就是Rogers公司的,觉得用Rogers帐户登录会更方便,就选了用Rogers帐户登录。结果被转向到了Rogers的页面上,让我输入电话号码和密码。我输入后被告知错误,后来想想这样登录万一要收费,直接扣我的电话费就麻烦了,于是就选择了用Facebook Connect登录。输入了我的Facebook的用户名和密码后,同意了连接,终于可以上网了。

我看了一下BOLDstreet的页面,似乎是一个无线网络提供商。我猜是不是卡尔加里把机场的无线网络服务外包给了这个公司。如果是这样的话,把公益设施随便归属于某个商业机构管,我觉得就会出现不妥,比如说导致用户连接无线网络的种种问题,比如我到现在也不明白把机场的无线网络和Facebook关联起来有什么用处。

改签

我从北京到温哥华的AC030航班因为故障原因推迟起飞了一个多小时。本来应该在温哥华时间中午12点整到达的飞机,这次落地是下午两点多了,这样就赶不上下午一点半起飞的从温哥华到温尼伯的航班了。加拿大航空公司为我们安排了改签,结果我要从卡尔加里转机,还要在卡尔加里住一夜,当然费用都是加航支付。

我在卡尔加里下飞机后,从客服人员那里拿到一张单子,然后搭乘指定的出租车公司的车去了指定的旅馆。办好了住宿手续后,我在旅馆的餐厅里吃了晚饭,加航提供10元的饭钱,其它的部分要我支付。

旅馆里有无线网络,比较方便。说是单人间,但实际上有两张床位,每张都是类似国内的双人床的大小。虽然床很舒服,但明天早上6:10就要到达机场,我让旅馆的人在5:45叫我起床,然后乘坐6点的出租车去机场,应该没有多少时间可以睡觉了。

另外比较有趣的是,我在这次飞机上的enRoute娱乐系统中,在当代电影项目里看到了Ferris Bueller’s Day Off这部电影。当初在读语言的时候,因为老师不满意我的英文名字,就换了Ferris这个名字。后来那个老师居然不教我们班了。在又一次学校组织的郊游时,那个老师问起我改名字的事情,我告诉她了新名字。她当时就提到了这部电影,说是里面的主人公就叫Ferris。后来我查了电影的资料,知道是一个讲述逃学的故事。但由于电影时间比较久远,我一直没有机会看。这次在飞机上正好看了一遍,还不错。而且在我又看的两集美剧The Office中的一集,里面的经理Michael就提到了这部电影,他仿制了一个电影中主人公让人家以为自己在睡觉的道具。

在飞机上还看了最新的Star Trek。当然我是冲着Zachary Quinto去的。整体感觉还可以,算是比较热闹的个人成长史,然后就是几张熟悉的面孔。相信看过其它系列的Star Trek迷们会比我有更多的体会。不过Zachary的发型让我感觉真奇怪,而且他瞪眼时的表情,总是让我觉得有挥之不去的Sylar的影子。

“回”加拿大

从7月23日到达北京,到现在的五个多星期的时间,就像是瞬间就过去了。明天早上,我就要乘坐去北京的火车,去坐飞机了。今天下午,在父母的帮助下,把东西放进了一个大箱子和一个手提包之中,书籍也打算带上几本,放在我的书包里带过去。不过还没有决心是不是要多带上两本。

走之前几天就有的一个感觉,就是觉得有点不舍现在在家中闲适的生活。又稍微有了第一次出国前心中的惴惴的感觉。其实回想我刚到北京的时候,也觉得有些不习惯。坐车出门的时候觉得旁边的车离我们的车那么进,险些就擦上。马路上的喇叭声此起彼伏,街上的路人也熙熙攘攘的,让我感觉有些吵闹的受不了。国内不能上YouTube也让我大骂不已。每天在家里都觉得不舒服。当时时常想着要是在加拿大就没有这些问题了。而到了几个星期前,我感觉我逐渐适应了国内的生活,对回加拿大也没有那么的想念了。而且那时我自己觉得,过去见到外国人可以直接上前问话的,现在也要掂量一下自己的英语了。

因此我总结到,对我来说,旅游的最长时间,就在半个月左右。超过了半个月,我就会渐渐的对当地的生活感到适应,而不大想返回自己的生活中去了。

现在想到,明天下午就要坐11个小时的飞机到温哥华,然后坐2小时40分钟的飞机去温尼伯,心中也有点不安了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

https带来的联网问题

终于到了温哥华机场。本来想通过Skype给家里打个电话,后来发现虽然选择了YVR_PUBLIC这个温哥华机场的公用无线网络,但我就是无法访问Google。最后无奈,只好询问旁边星巴克的工作人员,结果她也不知道怎么解决,于是又帮我问了她的同事。结果在她的同事的指导下,终于连上了网络。

原来是我的Safari里存的Google的网址是“https://www.google.com/”,而虽然用公用网络的话不用授权,但也需要用户同意一项协议,而用https联网的话就无法连上中间的路由设备,因此也就无法联网了。当时脑子没有反应过来,应该试一试其它网站的。当时觉得Google都连不上,肯定是网络的问题了,没有考虑https的因素。

解决了联网问题后,查了一下国内时间已经过了凌晨了。于是我就没有打电话,只是给我爸爸的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吃过饭,也不想在机场里转悠了,于是就在登机口前的椅子上坐着上网。现在是温哥华时间10:30,我们的飞机要到11:25才可以登机。因此还要等上一个小时。

20090723

另外,当我在飞机降落后打开手机看时间,发现时区自动的被调到了温哥华时间。我开始时不知道这个功能,还在机场的表前面对照了半天。而手机里的Handy Clock程序不知道时区的自动变换,还停留在温尼伯时间上,因此里面的国际时间都错了。我估计是因为我设定了运营商自动同步时间这个选项,结果手机自动从Rogers网络定位了目前的地理位置。

落地

看看之前的文章,心中其实颇有感慨的。五个多小时前,我们终于在温尼伯的机场上着陆了。接着我们跟着Annette回了家。这样我算是暂时安定下来了。

第一次出国,感觉自己被命运牵着走,没有时间去担心、害怕、紧张……因此到了现在,当地时间2007年8月24日早上5点30分,我一直都感觉似乎是仍然住在自己家里。说起来这样也好。剔出了心中的不适,应该更能生活在这里吧。

刚才第一次使用Skype打了个国际长途,之前第一次使用Paypal来付账——它确实很好用的。之前没有理解它的功能,其实Paypal帐户就类似于信用卡,只是在网上使用和比较灵活罢了。其实本来我想通过信用卡支付的,不过总是出现错误,我没有搞成,这才有机会试一试Paypal。

Skype的效果让我感激涕零了。我在成功购买了信用点数后,直接拨了母亲的手机。我这边很清晰的听到了母亲的声音;而那边母亲给我的反馈是开始时有点杂音,不很清晰,几秒钟后就完全正常了。然后我又帮助夏昊拨通了他的家人,他们那里也感觉Skype是个好东西。

尽管我觉得8分钟的电话花一块多人民币有点贵,但夏昊说相当便宜了。想想看也是,国际长途在Skype上面,只需要支付每次的接通费0.045美元和美分钟0.021美元的话费。算起来每分钟的话费比最便宜的冰糕还便宜。

一直想把走的过程写一写,作为我第一次出国的纪念。这就留在下一篇文章了。

去加拿大

22日晚上回家收拾东西到深夜。睡觉。第二天上午10点中开车去北京。

在北京的路上我们经历了一场小虚惊。走之前我嚼了一块口香糖,走到了京福高速上我想把它吐了,又不想污染环境,于是低头找一块纸包着。在我把注意力集中在右手翻杂物的时候,握着方向盘的左手不知不觉的就落了下来。当时我们跑在高速公路的最左边的超车道上,方向盘这样被向左打去。我们一下子冲到了公路边上,险些碰上护栏。幸亏发现的早,我及时把方向盘打正,否则还没到北京我们的车就翻到了路上,那样才算霉呢。作为当事人的我到没什么大的感觉,只觉得很刺激,坐在一旁的爸爸倒是吓的直喘气。往后的路程里,我只有聚精会神的开,一直除了山东省,我和妈妈换了一下,由她来开车。接下来的一次我们从河北的一个服务区换了过来,我一直开到了北京,然后碰到来接我们的叔叔,再由爸爸开到目的地。

下午我们住在了北京广西大厦里。洗一个澡,睡了一觉。晚上我们和叔叔去了一个地方吃饭。说实话,我一直不喜欢从这种地方吃饭,既贵,又吃不饱。不过,即来之,则安之。晚上我尝了尝正宗的茅台,确实比我们平时喝的红星二锅头厉害多了。回到了住的地方,用酒店里的网络上网,下载了一个Office2003……

经过整理,发现我的行李依然超重。于是我们又进行了一轮整理,取出了一些东西,总算弄完了。

中午我们和叔叔就在广西大厦的一个民族餐厅里吃饭。吃完饭我们就驱车直奔机场。我当时有些困,在车上睡了一觉。

到了首都机场,叔叔拿来一辆推车,帮我们把行李都放到推车上。然后他们去找地方停车,我们在机场的门口等他们。我去上了一次厕所,回来的路上发现了Kelin和她母亲。终于找到了一个人,我把母亲叫过来和她们会合。

叔叔比较有经验,知道过海关的手续。于是他直接找来了需要填写的单子,给了我们。否则我们要走弯路了。填单子时,另外两个同学也到了。我们就顺着人流入关。海关外的人非常多,人很挤。我们磨蹭了10分钟才终于进了关口。

进去后就是找地方拿登机牌,在领登机牌的时候叔叔又拿来了另一张单子,也需要填写。由于我们是乘坐加拿大航空的飞机,我们从北京可以直接把北京到温哥华和温哥华到温尼伯的登机牌一起领下来。当时我还不知道买飞机票的同学已经办理了改签。因为我们要在温尼伯那里的加拿大移民局那里办理学习签证,而那里会排很长的队,两趟航班之间的区区两小时肯定来不及。

取了登机牌,我们就去检验检疫大厅那里排长长的队了。我本来以为所谓“检验检疫”,就是要对我们身上或行李上的细菌之类的扫描一遍,过了这里然后再去一个地方登记。叔叔却告诉我们我进了这里就不能再出来了。我这才明白和家人分别的地方在这里啊……好不容易排完队,轮到了我过去了。首先有官员检查我的护照,似乎还对比了照片。然后要经过检验的门,把笔记本电脑、钱包、手机、口袋里的笔都拿出来,放在一个单独的盒子里,然后我的其它行李都要通过一个扫描的地方。我们自己也要通过一个门,这还不算完,过来后还有人让我把双臂伸展,与身体呈十字型,他手拿一个仪器在我身上到处扫扫,确认我没有携带危险物品,最终放过了我。不过我的行李却没那么好运了,官员说我包里有液体,让我把它们拿出来。我掏出了几管牙膏,还有墨水,还有一管鞋油。海关官员说这些要装在特殊的塑料袋里,她拿过一个塑料袋,把我的这些东西都装了进去。最后有一个牙膏装不下了,她说这是超量的,就给我扔掉了。我也没有办法。我的这个手提的行李包装的东西非常多,最后我自己拉不死拉链了,只能等着同学过来帮我从两边按着包,我才勉强把拉链拉上。

过了这里,基本上就剩了登机了。我们找到了我们要登机的出口,从那里一直等着。后来开始登机了,我们赶紧过去排队。然后我突然发现自己的背包不见了,我的大部分值钱的东西可都在里面啊。转身一看却发现把它忘在了座椅旁边的茶几上,于是赶紧过去拿着,心里想可不能这么粗心了。

我们乘坐的是一架有了年头的波音767,飞机并不像我想象中的国际航班那么大。靠窗的两边是两行座位,中间有三行座位。但毕竟是我第二次坐飞机,第一次坐的飞机还没有这个大呢。大飞机有大飞机的好处,升空的时候的感觉不如小飞机明显。也可能是我对第一次乘飞机升空的感觉印象太深刻了,这次没有什么明显的不适就成功升天了。

途中是兴奋又无聊的。嗯,从没有坐这么长时间的飞机,这让我很兴奋;但时间又有点太长了,让人非常难熬。飞机上并不全是外国空姐,有两位女空姐会用中文与我们交流。还有一位长的极像张学友的空哥,不过他应该不会说中文,当时我座位上的控制器坏了,我关不上头上的灯,不方便睡觉,便找了一位空姐反映。过一会那位“张学友”过来检查了一下,说是因为有人踢了座位下的什么东西,导致接触不好。最后他也无能为力,于是他把总开关给关上了……

在飞机上工作人员发给了我们报关单,我们需要填写,在加拿大入关的地方要用。我们没有什么经验,对需要填那一栏不太明白。说是visiter吧,visiter只允许在加拿大呆60天;而我们又不像是resident。于是我们就这么一直迷惑这,干脆两样都不填,入关时再询问。还有一栏是问我们有没有携带什么物品,我们战战兢兢的全都选了NO。

到了温哥华,下了飞机,进了飞机场,通行的一位同学坚持要先拿行李,再办学习签证。尽管我们都持相反的意见,但看到她那自以为是的样子,我顿时感到厌恶而无语,也没有同她争辩。天啊,幸亏她不和我们住一起……取了行李,我们推着车去办签证。里面果然有很多人,我们等了很长时间,而且我经历了一次“拒签风波”。

其实正常的签证应该是挺顺利的,但由于人太多,一位官员出来收了我们排在前面15个人的大使馆给的信,打算把资料提前输入电脑里,到时候速度会快些。后来又有了一位官员过来,指着我的头说从这里开始来五个人,我们觉得可能是为了减轻这边的压力,于是我们被带到了旁边的一个厅。轮到我时一位官员收了我的文件,并问我要那封大使馆的信,我说刚才交给另一位官员了。于是他说从电脑上查查,说不定能找到我的资料。后来可能是没找到,他告诉我不能给我签证。我问为什么,他说我应该在国内办理这个签证。我赶忙把护照中加拿大签证的那一页找出来给他看,他看了还说不行。后来他让我带他找刚才收我的信的那位官员,我们回到了刚才那个厅。我正在努力寻找刚才那位官员,这事旁边的窗口有人叫我的名字,刚才那位官员确认了是我后就把我交给了那位官员。那位官员几乎什么也没问,一直在和旁边的同时哄笑——因为他们对中文人名的发音很困惑,经常念出难听的名字来。很快他把我的学习签证办好了。

办完签证后,他们要给家里打电话,于是去买了一种类似IP电话的卡,每次打电话需要往里面投放25分硬币,然后借着这25分打通卡上的电话,剩下来的时间就是卡上的点数了。我也觉得应该给房东说一声我们改签航班的事情,于是借他们的卡给房东打了电话。他们都没有成功给家里说话呢。

最终他们放弃了,我们就去转下一趟航班。离下一趟航班起飞还有一定时间,我们在那里简单吃了一点饭。我从一家快餐店里买了一个三明治和一杯可乐,花了近10美元。不过过程却很痛苦,因为店员给我介绍的东西我几乎都听不懂。他看出我是外地的,居然向我介绍起火鸡来。最后我都按照一般的选法,选择了火鸡三明治。味道倒是不错的。

在去温尼伯的飞机上,我们坐了一架小型的空客。每一行有四个座位加一个走道。飞机上有食品,不过我没有要,因为我看到别人点餐后都要交钱。果然这类东西是要钱的。最后我要了一杯水,没有要我的钱。

下了飞机,已经是当地时间晚上11点50分了。房东在机场等着我们。我们取了行李后,跟坐着房东借来的车回到了房东家里。房东给我们介绍了屋内的各种设施,还有我们每个人的卧室。不过我和Forrest都睡不着。我经过研究,终于成功的用Skype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

长春:我的"第一次"之旅

这次参加托福考试,是令我难忘的一次,因为在这次考试期间,我经历了几个人生的第一次。这些”第一次”有的极为普通、简直不值一提,有的则比较特殊,让我有所纪念,以便在”第二次”、”第三次”时再次回忆。

较为平凡的第一次

第一次在外地参加托福考试。之前我参加过两次托福考试,都是学校统一报名,因此都是在离家比较近的山东大学考。这次学校不再负责报名,我在自己报名时就有点晚了,大多数考点都已经报满了。山东在那个时候还没有预备考点的决定,因此我不但无法在济南参加考试,而且无法选择离家较近的考点。当时只有吉林大学还有考点,我便选择了3月4日在那里考试。

第一次参加网考托福。由于我的托福成绩已经达到学校的录取要求,因此这次也没有像前两次那样花大力气去新东方听课。所以我没有丝毫做模拟题的经验。除了在平时复习外,我在考前看了一下老师发给我们的网上关于新托福的报道,其中有些是新东方、新航道的老师分析考题。这次考试时恰巧遇到几篇阅读文章与材料里老师说的重了,虽然对我做题没有太大帮助,但至少让我有些信心。做口语题在考托福中上是首次,我当时十分紧张,脑中空白,语无伦次,感觉比较失败。

第一次去东北。下了飞机后,我明显感到一种”清冽”感觉。来接我们的叔叔问我是不是很冷,我当时感觉和济南差不了多少。不过4日大概三点,长春开始下雪。到了中午考完试,雪就已经相当大了。东北的叔叔们说是暴雪,雪量确实挺大,风也不小,不过遗憾的是不是我想象中的鹅毛那样的雪花。结果就因为这场大雪,改变了我们的行程,让我有机会感受另一个”第一次”。东北给我的另一个感受就是相当干燥,几天下来,我明显感觉自己有些上火,嘴上也起了一些泡。

第一次捏脚。考完试后,父亲的同时带我们去了一家洗脚店,我因此有机会感受按摩了。总体下来后,我没有什么太爽的感觉。不过确从服务员口中验证了我颈椎不好的推测。在捏脚期间,我有些想笑,是因为我在想象我的一些同学来捏脚时的表情。

第一次坐软卧车。由于我们是在最后时刻去买的火车票,我们只买到两张软卧车票。虽说比硬卧票贵些,我却有些兴奋,因为我之前从未坐过软卧火车。而且我听说软卧车十分舒服,还是火车上最豪华的票种。不过真正坐上车我到有些失望,软卧车的床于硬卧车的差不多,只不过把中铺给去掉了,这样稍微宽敞些。再加上四个人一间小屋,有个门,可以稍微隔一下音。这样的话,睡20个小时也会让人很疲倦。

第一次坐飞机

由于长春路途遥远,为了不影响我考试,我们决定乘坐飞机。考虑到我之前尚未坐过飞机,父亲陪着我同行。

机场的感觉十分舒适,人一点也不挤。候机室十分宽敞、干净,完全不像火车站的候车室。本来从电视上看到飞机的内部,我以为很宽敞,可上了飞机后才发现与火车硬座差不多,三个人在一起就有点挤了。不过好在父亲旁边的两个位子没有人坐,我们两人便独享了这三个位子,我也有机会从窗子往下看了。在飞行途中并无太大感觉,不过飞机上升时的超重和下降时的失重的感觉确实令人难受又刺激。在飞机上,我总是想起电影《紧急迫降》中的事情,很想尝试一次在飞机上遇险的情景呢。

遗憾的是,那天是阴天。因此我在飞机上大部分时间看到的是下面的一片片云海。不过上面的天空确实很蓝,而且还有一道分界线,把蓝蓝的天空分作两层,煞是美丽。当时真可惜没有带相机。

第一次坐”那么长”时间的火车

由于天气的缘故,我们无法乘坐飞机回济南,又不愿从那里等雪融化,就选择乘火车回来。4日下午5点我们登上了哈尔滨开往徐州的火车。这是一辆慢车,我们要乘坐20个小时才能到济南。结果在长春和沈阳之间,由于雪太大,封住了铁轨的岔道口,火车只好停下等待铲雪。这样一等就晚点了9个小时。再加上中途不能影响到正点的其它列车,又要等候。总之火车一共晚点了13小时30分钟。本该5日中午11点30分到济南,我们在6日凌晨1点才到达。

总共算下来,我们在车上一共呆了34小时30分中。这是我坐过的时间最长的车。真后悔没有带着我的iPod或什么书。父亲倒是带了一本《于丹心语》,讲《论语》的。放在一般情况我是绝对不会看的。这次无聊之极中,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可恨的是这本书一共不到两百页,让我在4日晚上就看完了……至于为什么平时我绝对不会看这本书,现在先不写了,等有时间专门写一篇文章来讨论吧。

上海之行第五天

课程结束了,出于交通的原因,我们选择再在上海呆一天。当时到上海后,我们立刻去买火车票,结果15号之前的票已经卖光了。春运期间,火车站加长了提前订票的天数,现在10天前就可以买到票。我们要买3天后的票当然没有了。飞机票倒是有,不过太贵(去济南加上燃油费等要将近1000元),我们没有考虑。后来我们发现长途汽车票还可以买到,不过只有下午5点的。那时我的课程没有结束,因此我们选择12号走。

多出来的这一天,正好可以用来游览。今天的天气也很晴朗,不像8号那天下小雨,以致无法很好的观看景色。我们便去了金贸大厦。这座建筑有88层,从上面可以从高处看到上海的景观,可与东方明珠的太空舱媲美。这也多少弥补了8号上东方明珠时由于阴天什么也没看到的遗憾。站在高处,感觉十分不一样。那天在黄浦江上看到的震旦大厦、海关大楼等高楼,这时全都变成了矮子。

我赶忙拿出相机来,打算拍下这些美丽的场景。打开相机,我不禁呆了。在浏览图像模式下,相机显示没有图像;在拍摄模式下,相机说存储卡已满。可我明明在早上还用过,那时还是好好的。我的头上立刻冒出了汗。最终也没有把相机修复。这也意味着我之前在上海照的一百多张照片,连同我来上海前在姥姥家里拍的猫的照片,统统丢失了。虽然我用备用的相机照下了那天的景色,可丢失了照片仍然让我很郁闷。

在这一天中,我们还乘坐了一趟比较无聊的底下观光隧道,从浦东坐到浦西,又从浦西坐回来。不过南京路上的老建筑真的很不错。

游览结束后,我们在江滨大道上略作休息,就去了汽车站,乘上了回济南的车。坐了大约11小时,便到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