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配置了 X1 Carbon

昨天重新配置了一下 ThinkPad X1 Carbon,用了 Windows 自身的恢复功能,把整个计算机恢复了出厂设置。然后重新安装了一些常用的软件,目前基本上是可以使用的状态了。

之前的系统其实没有出很大的问题,只是我感觉挺混乱了,从收到这台电脑一直使用,之前没有正式将 Windows 10 系统作为自己的日常使用的操作系统在用,有很多东西都比较生疏。配置了一些 Chocolatey 之类的应用管理工具,结果搞到自己焦头烂额,也没有配置成功。一些应用更像是 Portable 的,在桌面上放着,显得很混乱。所以想重新恢复出厂设置,重新开始。不过好处是我工作相关的文件,全部都放进了 OneDrive 里,一直同步着,所以不需要很多的备份,因此这次重新配置也没有什么压力。

我收到这台电脑之后没有胡搞,系统恢复分区保留的很好,因此就像还原手机到出厂设置一样,直接在控制面板里操作就行,很容易,当然时间也花费了一些。弄好之后重启后每次开机遇到了一个 DLL 错误,点取消后不影响使用。从网上搜索后,得知是一个驱动的问题,按照网上的教程,把驱动删除后重新安装就好了。

感想是:Windows 系统的组织确实很容易让人产生重装的想法。不提几年前的 Windows 用一段时间就变慢,不得不重装,哪怕现在到了 Windows 10 的时代,这个问题基本解决了,系统的混乱还是让我会产生推倒重来的想法。我感觉这和早期的 Windows 的单用户设计有关,虽然经过不断重复编写,但这个基础的设计还是一脉相传。macOS 这样的 UNIX 系统的子孙不大容易有这个问题,各种配置都放在单独的目录里,互不干涉,想重来大不了重新建立一个用户就好,不会有要全部推倒重来的需要。

我怀念的苹果

自从我卖掉了 MacBook Pro 后,我用苹果系统也少了。家里的 iMac 让我有些隐隐的后悔,因为平时我不大用它,不如买个大显示器,连着笔记本电脑。不过它现在是我唯一一台的 macOS 设备,也自有它的用处。

自从收到了 ThinkPad X1 Carbon 2018 版后,我的主力系统就变成了 Windows。之前的 X250 还是被我装了 Arch Linux,但用着也少了。当时想要一台 Windows 笔记本是因为其他系统无法满足我的工作,在这个领域 Office 还是难以替代的。过去我比较天真的以为我可以用 LibreOffice,结果证明不行,他们的着力点还是 lowriter,电子表格和幻灯片都不好用。在 Mac 上的 Office 简直是奇葩,难用更多了。效率不行,特别是 Excel,数据量稍微大一点就卡的要死。更让我难受的是快捷健都没了,用着简直超级难受。我曾经带着 MacBook Pro 去参加讲师培训,结果被打脸,从那时候我便物色笔记本了。我没有用多台电脑的习惯,因此回来就把 MacBook Pro 卖了。

一开始也没觉得怎样,不过到后来就非常怀念 macOS 系统了。有些东西可以在手机或 iPad 上完成,但有些不行。我最怀念的是运行在 macOS 平台上的各种第三方软件,他们的缺失给我带来很大不便。比如 Day One,我现在写日记也少了,一是忙,二是没有顺手的打字工具。iPad 的垃圾输入工具让我在用 Magic Keyboard 时不能用第三方输入法,也就没法用外接键盘打小鹤双拼。安卓上的谷歌中文输入法兼容小鹤双拼,我用着很输入,但长时间打字还是累,直到我发现安卓手机接外接蓝牙键盘可以用第三方输入法才算是解决问题。我买了罗技 K780,然后又发现了同文输入法可以上小鹤双拼飞扬版,简直是太愉快了。

还有任务管理软件,在 macOS 上有 Omnifocus、Todoist、2Do 可以用,但在 Windows 平台只有 Todoist。

还有一个是写博客的工具。我在 macOS 上用 Ulysses 写博客,在 Windows 下我找到了 Typora,可以编辑 Markdown 格式的文件,但它没有库功能,我只能保存在文件夹中,同步也不那么方便了,导致我写博客的热情也降低了。之前有篇文章起了个头,但没写下去,让我憋得难受,后来就有两个月没写。

还有一些其他的工具,比如 UNIX 环境,让我可以方便的用 Emacs,而在 Windows 下,我到现在还没搞定中文输入呢。

但让我换回去,我会心动吗?如果不需要用 Office,我想我会的,但微软的 Office 吊打其他工具,在 Mac 平台也很难用,所以我必须保有一台 Windows 电脑。而且现在的 MacBook Pro,让我没有想要购买的欲望啊。

我最近的 Windows 经验

公司因为一些事情,给我额外配了一台电脑。这台电脑原来的主人是公司一位离职的领导,因此屏幕比我们用的电脑稍微大一点。机器运行的是 Windows XP 系统,因此感觉非常流畅。

我不喜欢的地方是电脑被一些无良软件污染了,比如打开 IE,标题栏竟然有百度字样,还去不掉,我萌生了趁还没有太多文件,重装系统的想法。之后心想,要不干脆就装 Windows 10,从网上看 4G 的内存说是够用,而且机箱上的授权标志上写着 Windows 8 的授权,也说明生产商认为这台电脑的性能足够跑 Windows 8,网上说 Windows 10 的硬件需求比 Winodws 8 还要低,所以我想装 Windows 10 没问题。

安装的过程比较顺利,从 MSDN Itellyou 下载了镜像,用 rufus 写到优盘里完成安装。之后我买了一个 TP-Link 的无线 USB 网卡,插在这台机器上,连上可以上外网的 WIFI,调整了一下路由表,就可以内网外网两不误了。

之后我安装了一些过去一直想尝试的软件,比如 Wox、Everything,当然还有 Total Commander。输入法我安装的是小狼毫,不过安装的时候没有选项,装完自己出现了两个版本,一个是 TSF 的,我上网查了说是 Windows 的两种不同的输入系统,问题是给我的麻烦不少。Windows 10 切换输入法不是切换最近的一个,而是所有的不断循环。装完小狼毫后,我有三个输入法,一个英文、两个小狼毫。我按 Win+空格切换到中文输入,当我想切换回去的时候,会切换到小狼毫(TSF),需要再切换一次才能到中文。这两个输入法不能删除一个,最后实在没办法了,我干脆卸载了小狼毫,安装小鹤输入法的官方版本,强制使用鹤形,降低重码率。我经过习惯,感觉还好,遇到不会打的字,就用 Ctrl+Alt+i 来查,这几天用下来感觉还可以。

Total Commander 值得一提,我早听说过这个软件,不过没有觉得自己需要它。这次安装上了它,主要是觉得好玩。不过几天下来之后,我觉得我开始喜欢上了它,并计划在合适的时机购买它。另外一个让我惊喜的软件是 Listary,我一开始安装的 Wox,我感觉不大适应,作为启动器,它无法调整顺序,我要开 CMD 排在第一位的竟然是讲述人,非常容易错误的打开。Listary 可以和资源管理器、Total Commander 合作,这一点非常好。

到了周末,我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于是在 iMac 上打开 Parallels Desktop,在里面的 Windows 10 虚拟系统里玩。

我在购买 Office 365 的时候,里面带有 1TB 的 OneDrive 的空间,我的办公电脑上,我每一年的工作内容都放进一个文件夹里。我把这几年的文件夹都移动到了 OneDrive 的目录里,全部都保存在了云端,在家里和在单位办公就可以无缝连接了。这样搞下来,我感觉我完全可以切换到 Windows 啊。

后来我又重拾之前的买笔记本电脑的大业了。之前我最后看好的是 HP Spectre X360,那个时候能用手写笔在 OneNote 里记笔记十分吸引我。我在国外上大学时,有两位教授就喜欢带着电脑连上投影仪,在 OneNote 里写板书,我通过观察,觉得 OneNote 来记手写的笔记简直就是神器呀。而且现在我配置好了 OneDrive 同步,完全可以在笔记本电脑上记下会议记录,回到办公室直接就能在台式机上打开,不要太方便。当时的顾虑是,HP 笔记本电脑的散热有黑历史,我之前的室友买过一台当时很流行的 HP 笔记本,12 寸,屏幕可以垂直旋转 180 度,然后折下来当作平板电脑用的,那台散热就很垃圾,而且键盘键位排布十分不符合中国人的习惯,让我对它印象很差。第二点是我现在拿 9.7 寸的 iPad Pro 记录会议记录,已经有人表示好奇了,到时拿一台笔记本电脑去,会不会太招遥了。

这次我忘记了什么原因,看上了 ThinkPad X1 Carbon。之前我想买一台笔记本,用来玩 Linux,因为 ThinkPad 良好的兼容性,我选择了 X250,当时就知到了 X1 Carbon 这个系列,无奈当时觉得我完全不是它的目标用户,我只是想买太电脑来玩 Linux,X1 Carbon 做工很牛,可太贵了。现在时过境迁,我卖了 MacBook Pro,手里只剩下了 X250,成了我的主力机。我有些舍不得现在跑的挺好的 Arch Linux 系统,也觉得这台电脑的性能跑 Windows 有点弱。之前我在上面安装过 Windows 10 来尝鲜,结果觉得效率一般。其实是我用惯了 Awesome 的原因,因为在上面跑 Ubuntu 的性能也没有好到哪去。

现在我想买台电脑跑 Windows 来办公,不是当时为了玩,因此也不想将就,而且我目前的购买力也不同于两年前,所以我并没有过于考虑价格,当然这是看到了八通道的售价之后的事情。这几天,我一有时间就在看 ThinkPad,知乎上的问题基本上看了个遍,YouTube 上的评测视频也看了不少,真实越看越喜欢。X1 Carbon 的外观实在是太赞了,而且当前最新的第五代已经取消了传统充电口,改为了 2 个 USB-C 接口,这一现代化的变动更让我兴奋。之后我看 T470s 也挺不错的,重量比 X1 Carbon 稍重,但也有限,接口更加全面了,而且似乎可以插的内存更多。T470p 虽然可以有独显,但还是老式的充电口,让我觉得老旧。我的需求对显卡要求应该不高,我在这上面唯一会玩的游戏估计就是 CS:GO,我想不许要更好的独显。其他配置我想把 CPU、内存、显示器配到最高,硬盘 256GB 应该够我用了,其他的都用默认配置就可以,这样弄下来八通道的价格在 10000 出头,还能接受,如果买不了,我看淘宝上有卖家做海淘的,也可以通过这个渠道。缺点是之前想要的手写笔功能没有了,不能用 OneNote 手写记笔记了。

看了评论,大家对 HP Spectre X360 的评价都挺不错的,它也是 USB-C 接口充电,而且支持 Thunderbolt 3,也能接两个 60Hz 刷新率的 4K 显示器。这两样我一直在权衡,也上八通道的网站上配置下单了几次,一直到付款前一步为止,模拟看看能否下单。之所以现在没动手,是因为已经有了下一代的消息,会有 Intel 的 8 代 CPU,有些设计上的东西也有所更新,我还是要等一等。然而,就在上个周六的夜里,事情改变了。

我在联想的论坛上看到一个帖子,说 X250 的 BIOS 在升级到某个版本之后,就支持了单条 16GB 的内存,并且还有一个比较详细的拆机升级的教程,我一看,我不也可以这么做吗?这样,我的 X250 就有了 16GB 的内存,平时跑 Windows 10 应该可以更加流畅,而实在需要在 Linux 环境下写程序,跑一个虚拟机内存也够了。而淘宝上的镁光内存条一根 650 元,比买一台新电脑要划算太多了,虽然我之前幻想的那些功用都不能实现了,但完成目前的工作基本问题是不大的。

然后我就下单了,预计这周三会到货,到时候我会抓紧装上看看是不是有些改善。周日我装了两次,把 Windows 10 给装到了 X250 上。第一次我从微软的官方网站上下载的 iso,结果似乎是 Windows 10 的比较早的一个版本,装上后系统更新总是不成功,要么提醒说要检查更新,要么说等待重启,然后我重启后又说我的系统太旧,要检查更新。我上网查,竟然是一个 bug,微软的网页上说其实已经装上了最新的 1709 版本,但因为这个 bug 以为没装好,就出现这种情况。我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去了 MSDN 我告诉你下载了最新版本的 iso,装好就没再发生这种情况。机器后面贴着的 Windows 7 的序列号竟然还能用,装好后我去微软软件商店更新到了专业版,因为我想用 Hyper-V 虚拟机,当然 BitLocker 也挺吸引我的,结果尝试的时候才知道没有 TPM 芯片无法用这个功能,实在是囧。然后到了今天,我开始后悔,自己到底做了什么,那么漂亮、现代的两台新电脑,就这么的没了?看看现在的垃圾 1366×768 的分辨率的屏幕,心中也是一阵嫌弃。

也罢,目前就先这样吧,但愿新内存别让我失望。

另外,周六去联想的官网,查一下自己的这台 X250 有没有升级内存的服务,结果发现它竟然在 2017 年 11 月过保了,现在也不能续了,真是 shit。2017 年出我因为有保修,免费换了键盘,当时也决定到保险到期后继续续保,没想到成了这样,联想也不给发个邮件提醒以下。

对未知的恐慌

想像一下:你的计算机过去用着还算不错,但有一天突然一切都变得很慢,你会怎么想?

这是我经常遇到的情况,在公司给我配的计算机,当时感觉配置还算可以,联想品牌,4G 内存,运行 Windows 7,我想日常用来跑个 Office 还是问题不大的。但常常发生的卡顿问题一再颠覆我对 Windows 系统可用度的认知下限。

更为过分的是,这种卡顿从启动电脑的第一时间就开始了。打开电脑后,我打卡浏览器(IE),访问我们公司的 OA 系统,就开始卡了,要等半天才能有反应。然后过了大概半小时,估计该载入的模块都差不多了,这时候速度才慢慢变得正常。

之后,几天没关机,然后就遇到了卡顿,移动个鼠标都感觉费劲。诡异的是,主机很安静。我近几年来用 Mac 和 Linux 电脑,发生了卡顿的情况经常会让机器的风扇大转,我也知道是有进程卡住了,要么等待,要么杀掉进程,一切都在掌握之中。而 Windows 这台电脑静静的在那里卡,我完全搞不清楚它的内部在搞啥鬼,因此就显得特别诡异。

我对 Windows 的卡顿也有一定认知,在过去我会选择定期重装系统来解决,可现在不行了,我的这台电脑上安装了印章控件,安装的时候是几年前,当中也遇到了一些问题,我现在如果重装系统,到时候一旦解决不了问题,整个处室的公文就没法盖电子章了,会很糟糕,所以我不能随便重装。

另外,一个操作系统,发展到了这个年头,仍然需要定期重装来保持稳定性,这难道不是一种侮辱吗?

我周末的 Windows 经验

上周,我因为一些原因,在我的 ThinkPad X250 电脑里安装了 Windows 10。

原因总体有几个。一个是过了新鲜感后,我就比较少用 X250 了。我当初买这台电脑的时候,是想有一台专门的机器来跑 UNIX,而不是在虚拟机里。一开始是准备搬家后买一台台式电脑呢,后来渐渐把目标放在了 ThinkPad 上,毕竟它也是一代经典,机器本身也比较小巧,评价不错,我就没忍住,把它收了。开始我想安装 FreeBSD,后来因驱动问题,我转而安装了 Arch Linux。不过我的工作时重点还是用我的 MacBook Pro 比较多,而 Linux 则是一个玩具,只是娱乐我的是配置桌面、邮件客户端等罢了。正式的工作,我曾经也用 Linux 系统完成过,不过还是在 Mac 上做起来更舒服。搬家前后,这台 X250 就在我的书橱里放着,有点可惜。

另一个原因,是我的印象笔记的高级帐号到期了。之前看到过 Evernote 和 OneNote 的比较,很多方面 OneNote 更胜一筹。我因为要用 Office,就买了 Office 365,其中包括 OneNote,我也安装在了 MacBook Pro 上。不过在 Mac 系统里,OneNote 怎么看都不大顺眼,我想也许在一台 Windows 电脑上能更好一些。在虚拟机里的 Windows 7 的右下角出现了升级到 Windows 10 的图标,也引起了我想使用 Windows 10 的想法。因为 X250 不常用,我想在这上面安装 Windows。

过去我给父母买过一台 DELL XPS 13,自带的系统是 Windows 8.1。后来 Windows 10 出来后,右下角出现了升级的图标。我因为好奇,擅自给他们升级了,结果导致母亲的网银 U 盾不好用了,后来 Edge 也无法启动,只好用 IE。这次升级有点失败,我这次安装 Windows 10 也有希望可以改善对它的不良印象的想法。

一开始 UEFI 让我很困扰。我当初在安装 Linux 的时候,似乎只是切换到了 Legacy Boot,但是在装 Arch Linux 的时候,也留了 100M 的 FAT 分区用作 UEFI 引导,之后也没进行切换。这次遇到了无论如何无法用 U 盘引导的问题,随后我一通切换模式,最终搞定,也没有敢将模式切换回去。这方面我还是新手。

X250 自带 Windows 7 Home Basic 版本的授权。我的计划是先安装 Windows 7,在用它的升级工具进行升级。我拿到 X250 的时候心里觉得我应该永远不会在上面运行 Windows,就直接将硬盘重新分区了,压根没管恢复分区的事儿。这次要安装 Windows,就不好办了。我以为也许可以在联想的官网上找到恢复镜像的下载,结果没有。最后没办法,只有下载 Windows 7 的安装镜像。我之前下载过安装镜像,这次想用 Time Machine 找回来,结果竟然没有成功,所以只有重新下载。微软的网站上居然可以下载镜像,要求输入密钥。我输入了机身后面的密钥,被告知这个密钥是 OEM 机器用的,无法在这里下载,只能联系销售厂商。我只好从其它网站下载了个 Home Basic 版本,抱着试一试的想法输入了机身上的安装密钥,竟然成功激活了。进入桌面,看右下角并没有升级图标,有点奇怪,于是运行 Windows Update 升一下级看看,结果才发现原来还没有联网。

然后我遇到了驱动的噩梦。Windows 7 没有很多驱动,包括 X250 的有线、无线网卡。我用 MacBook Pro 上了联想的官网,找到了无线网卡驱动,下载下来,用 U 盘复制到 X250 上,竟然提示说安装文件坏了。我看了一下文件的大小,网页上说的是 100 多兆,我下载下来的只有 70 几兆。重新下载几次都是这样,我只好下载有线网卡的驱动,这个倒是可以运行,解压后安装,结果什么也没出来。看了一下设备管理器还是没有正常安装,插上网线也是没有网。我百思不得其解,也没有办法解决,到了周六早上向联想的客服求助,也没有解决无法正常下载驱动的问题,最后对方给了我一个 Intel 的公版驱动。我安装的时候才发现,我之前安装的 Windows 7 Home Basic 是 32 位的,安装 64 位的有线网卡驱动当然不行,下载了 32 位的驱动,问题解决。

不过我不想安装 32 位的 Windows,又不是硬件不支持,64 位的 Mac OS X 和 Linux 都运行了好几年了,Windows 没理由用旧的呀。于是重新下载安装镜像,但无论如何也找不到 64 位的 Home Basic 版本,似乎 Home Basic 就没有 64 位的?下载了旗舰版,我的密钥又无法通过,只能用三天,我从网上找盗版的密钥测试,一个也没有成功。

最后我失去了耐心,直接下载了 Windows 10 的安装镜像,微软的网站上可以直接下载 Windows 10 和 Windows 8.1 的安装镜像,不需要向下载 Windows 7 的时候还要输入密钥。在安装时输入密钥的时候,输入我机身上的密钥,结果竟然也顺利的激活了!要是早知道 Windows 10 可以直接用 Windows 7 的密钥,我还费那些功夫干嘛?

Windows 10 给我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相比起 Windows 7 来说。Windows 7 实在是太难用了,开机后打开 IE 就要费很长的时间,基本上每次都卡死。当初刚发布的时候 Windows 7 获得了好评,应该是相对 Vista 而得到的荣誉,不过还是很差劲。我公司的办公电脑的操作系统就是 Windows 7,有相当多的问题。操作系统本身的效率、再加上微软的生态,种种问题相当令人困扰。Windows 10 似乎跑去了过去的包袱,真的可以用焕然一新来形容。而新的界面语言,更加适应平板电脑,也显得更加都有活力。

不过,也有让我疑惑的地方,我安装了一些软件,包括联想的驱动管理程序、印象笔记,安装的路径都是 “Program Files(x86)”,真是奇怪,这么多年,Windows 还没有让应用都转换到 64 位吗?也许 Windows 生态的包袱太过沉重,或许微软对第三方软件商没有影响力?

装完了 Windows 10,我装了 Office 等软件,还安装了 Steam 平台打了两把 CS,确实比在虚拟机里跑强多了。不过在安装完的一瞬间,我又想安装 Gentoo 了。不知道 Windows 能在 X250 上呆多久。

安装了 Windows 7

昨天天在 V2EX 上看到一些帖子说是卖 PD9 Bundle 里的一些软件,我看其中有我一直想用的 1Password,就挺感兴趣,于是就去查了一下这个 PD9 Bundle 到底是什么东西。于是找到了 Parallels 的官方网页,原来是一次 Parallels Desktop 9 的捆绑促销。在 PD9 原价 299 元之上,还可以免费得到 1Password、Fantastical、Kaspersky Internet Security、CleanMyMac、MacHider、Parallels Access for iPad 等软件。总共有两个版本,一个是 299 元买下这些,还有一个是 249 元买下出了 PD9 之外的所有软件。我一看这个价格实在是太优惠了,要知道一个 1Password 的售价就有 49.99 美元,已经超了这套捆绑促销的价格了。50 元人民币的差价买下一套 PD9 我觉得也挺合适,于是就买了下来。

1Password 当然马上就装上了,PD9 我也装了,不过我当时没有 Windows 的安装文件。之前我在加拿大上大学的时候,微软跟大学合作,让我们可以在 MSDN 上下载 Windows Vista 的各个版本。可惜现在我毕业后没这个福利了,而且过去刻录的 DVD 安装盘也没法在 rMBP 上用了,因为新电脑没有光驱。所以我只好来这里下载了 Windows 7 家庭高级版的镜像,顺便把 Office 2013 也一起弄了下来。到了今天凌晨下载完毕,白天起床后就开始着手安装。

安装 Windows 7 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固态硬盘的速度。以我过去的经验来看,装个 Windows 系统,怎么不得半小时、四十分钟的,结果这次装 Windows 7 才花了我 10 分钟左右,真是没有安装操作系统的感觉。我几年之前曾用 PD 安装过 Linux,知道它有个自己的一套 tools,里面就有驱动。安装上去之后,一切硬件什么的都可以正常使用了。在 retina 屏幕上看超高分辨率的 Windows 画面,感觉真是有点不习惯。在第一次关闭 Windows 后,出现了灰屏的情况。当时我的 Windows 是全屏的,结果关机了之后出现的全屏的 click to start 画面,之后就变成了灰色的屏幕。OS X 系统倒是没有死机,我还可以操作鼠标,但不论按哪个按键都没有反应。我可以登出当前用户,然后也可以启动 Guest 账户,都没有问题,但回到我自己的账户下就又回到了灰色屏幕。我只好强制关机重启,这是我买了电脑后第一次关机。

之后,我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也跟我不敢再在全屏的时候关闭 Windows 有关。我怀疑在当时我按 Ctrl+Alt 键可能也能退出 PD9,不过现在我是不敢尝试了。

安装好了之后我因为不能激活还建立了几个快照。我从网上搜索,尝试了一下电话激活的办法,可惜我这个序列号可能是用的太多了,说是我输入的号码无效。最后我懒得再换其它的序列号,找个注册机解决了。不过后来装 Office 2013 也需要激活,我本来以为 VOL 版的不需要激活呢。这次同样是电话激活,倒是成功了,看来这次的运气比较好。

装完了这一套后,我算是松了一口气。我不禁想,有什么东西是我一定要在 Windows 下才能完成的吗?过去我觉得是迅雷,不过我用了 Mac 下的迅雷之后觉得也可以,虽然没有 Windows 的版本可以给出这么多的信息,不过胜在简洁,VIP 也可以使用。Office 文档的话我打算用 iWork 来处理,除非有特殊情况。还有就是暴风影音可以在线看电影我比较喜欢,不过似乎 Mac 下渐渐的也出现这方面的软件了。也许我会去 Windows 下打一把 CS,不过刚刚看到了 CS:GO 的消息,打算试试。我觉得没有什么软件需要一定在 Windows 下运行了,不过还是安装上去以防万一。

这是个玩笑吗?

今天从印象笔记的博客上慢慢的看到了他们的视频库,里面介绍 Evernote 点点滴滴的视频都非常好看,除了这一个:

“这是一个玩笑吗?”是我看这段不算短的视频的唯一想法。

我没有用过 Windows 8,连 Windows 7 都没有碰过几下。这时候突然见到这么一个视频,这么一种操纵计算机的方式,不由得让我不吃惊。可以看出,Windows 8 想改变人们跟计算机之间关联的方式,它想让计算机变得跟我们的纸张、笔一样的自然,所以设计了这种界面。只可惜计算机始终是计算机,从目前的技术来看,无论如何我们都没法把它做成一张纸。以目前的技术妄图实现这个目标的结果,只有制造出反人类习惯的产物。

崩溃的 Windows 7 网络设定

帮别人倒腾电脑真是个累活,昨天下午同学请我帮忙设定一下 Windows 的网络。他在国内买了一台新的 DELL 笔记本,装的系统是 Windows 7。

我过去帮别的朋友在 Vista 下设定网络的时候就觉得很有有心无力的感觉了。可能是因为是自从 Windows XP 之后,我很长时间没有使用 Windows 了原因,很多参数的设定都没有什么印象了。所以那次我就搞了一下午,最后也不知道是怎么弄好的。弄完了之后的感觉是想吐,恶心的要命。这次感觉也是这样。

这次的问题是我第一次遇到的,很诡异。首先是不管是有线网络还是无线网络,都无法连上。理论上来说,有线网络只要是把 cable 插上就可以直接正常联网了。可在 Windows 7 里面竟然总是说“无 Internet 访问权限”,这是我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有线网络也是同样的情况,不管是不是手动设置 IP 地址、DNS 地址、网管,总是一句“无 Internet 访问权限”。

在网络设置中心里面找了半天,总是也无法找到相关的地方。我怀疑过和 McAfee 的防火墙有关,但那台电脑的 McAfee 安装的有问题,无法打开界面,也无法卸载。这给排查的工作带来了很大的麻烦。结果弄到最后也没有弄好,从网上搜索了一些案例也没有什么帮助。

Windows 的网络设定的设计策略让我很迷惑,从 Windows XP 到 Windows 7,我感觉这方面的设定是越来越复杂了。真不知道 Windows 到现在还是不是面对着个人电脑,一个网络设定,还弄出个什么区域的东西,实在是有些超出了普通用户的承受范围了。很多东西都不直观,如果没有经验的人估计很容易失败。

相反,在对比了 Mac OS X 的网络设置后,Windows 这方面的设计缺陷就越发明显了。我一度以为是微软的设计人员有意的往复杂化方面来引导用户,我觉得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更是一条歧路。

都说 Windows 简单、“傻瓜”,但在网络设定这一方面,我觉得 Windows 7 走向了相反的方向。事实上,对比起我过去的 Linux 的使用经验来,当代的 Linux 发行版的网络设定也远比 Windows 7 的网络设定方便直观。有人说微软在让 Windows 的用户“上瘾”了之后,就可以对他们予取予求了。不知道现在的设计方向,是不是有这么一点意味:)

最后说句题外话,最近的计算机水平发展的真快啊。从 Vista 开始,Windows 系统就给我一种缓慢的感觉。所以我本来以为笔记本电脑上跑 Windows 7 应该会很慢的。结果看了一下那台电脑的配置,竟然是 8 核处理器、4GB 内存,跑 Windows 7 这种规模的系统已经游刃有余了,真不知道在上面弄个 Gentoo 出来会有多快。

编译安装了 wine

今天下午经过反复的努力(主要是体力劳动),终于在 Macintosh 上安装上了 1.1.35 的开发版。虽然反复的操作弄的我挺恶心,不过也算对于 Macintosh 二进制文件有了更多的了解,也算比较高兴。

起因是在写上一篇文章的时候提到了 wine 与 WinApps 这个国产项目。WinApps 致力于通过 wine 来模拟一些 Windows,让它们可以运行在 Macintosh 平台上。我听说这个项目的时候,开发者已经模拟了 IE、迅雷、还有些输入法了。我那时最需要的就是迅雷,因为即使在 Mac 下,迅雷下 BT 的速度还是要超过 Transmission,所以就下载了需要的两个包。很多中文无法正常显示,比如菜单,但菜单下的项目却显式正常,所以我用得还算可以。只是后来会不稳定,在下载某种文件(是何种文件,这个规律我还没找出来)时,会突然程序终止。我曾经想把目前的程序都删掉,重新下载安装一遍,但再次上这个项目的网站上时却发现,这个程序需要 VIP 会员才能下载了。注册 VIP 会员的费用不高,30 多人民币,但支付方式让我没办法,所以我就只好作罢,继续勉强用当时的版本。

既然 WinApps 包里面已经有 wine 了,所以我就一直没有自己安装,需要的时候就从命令行调用 /Applications/WinApps/Wine.bundle/Content/bin/wine 来直接使用 wine。正好我需要使用 Xenu 来检查我的网站,它是个 Windows 程序,所以我就这样使用了 wine 来运行它。运行的结果还不错,但在我退出程序前检查了一下 wine 的版本,发现还停留在比较旧的 1.0.9 版本上,而 wine 网站上已经到了 1.1.35 了。我一直怀疑在新版本上是否会修改了中文等问题,再加上在找 Crossover 破解版的时候,看到文章中说如果有基础可以用开原版的 wine。于是我就有了自己装个 wine 好好配置的想法。

在 MacPorts 里面有 wine-devel,在升级一下 ports 后也成了 1.1.35 版本了。我于是就开始编译安装这个版本。结果需要编译很多 xorg 的包。我过去见到这种类型的软件基本上都是“退避三舍”的,因为 Mac 系统本身就有了 X11,再编译安装一遍就是浪费了,不能和 Mac 本身的包结合,也是我最不喜欢 MacPorts 的地方。今天为了编译 wine,也就忍痛接受了。结果呼呼呼的把所有依赖的包都装上了后,开始编译 wine-devel 了,却在 configure 的时候告诉我发生错误:

Error: You cannot install wine-devel for the architecture(s) i386

Error: because /opt/local/lib/libexpat.dylib only contains the architecture(s) x86_64.

Error: Try reinstalling the port that provides /opt/local/lib/libexpat.dylib with the +universal variant.

Error: Target org.macports.extract returned: incompatible architectures in dependencies

Error: Status 1 encountered during processing.

我当时看了这些后,才明白 wine 只有 i386 的版本,也就是 32 位的版本。而我的系统现在是 Snow Leopard,在升级后我重新安装编译了 MacPorts,因此所有通过 MacPorts 安装的软件,基本上都是 x86_64 的,也就是 64 位的。我看了信息后,以为就不能把 wine 安装在 Snow Leopard 上了,但又不甘心,于是就上网搜,结果搜到了这篇文章,有人遇到了和我一样的问题,后面有人给出了解答。原来 MacPorts 的意思是让我重新把依赖的包编译成 Universal 版本的,也就是在安装的时候加上 +universal。于是我就按照要求重新编译。

在观察编译时输出的信息时,我发现 MacPorts 编译了 i386 和 x86_64 的,才想到之前看到的说 Mac 系统的新 Universal 包的定义和过去不同的消息。过去的 Universal 意思是把 PPC 和 Intel 的程序都编译一遍,打成一个包,在运行的时候先判断平台,然后运行相应的程序。而在 Snow Leopard 中苹果已经完全放弃了 PPC 处理器,所以这里的 Universal 的意思是 32 位和 64 位的程序一起打成一个包的意思。当时看那篇文章的时候没有多想,没想到在这里得到了印证。

本来我想的还不错,以为编译几个包后就可以了,结果没想到一个一个竟然没完了。当中还有别的包,本身有依赖其它的包,configure 时就不通过,需要把那些包也编译成 Universal 格式的。我想起安装 wine-devel 时自动编译的那些包,顿时心情落到了谷底。但也没有别的办法,就嘴里一遍骂着一遍手上输入指令。然后我想到,这些依赖的包多数是 xorg-* 开头的,我如果把他们全都删除了,然后再编译 wine-devel,加上 +universal,岂不就是自动把依赖的包编译成 Universal 的了吗?想到了我就立即动手,结果 MacPorts 却问我说有某个包被其它包依赖,需要把依赖它的包删除了后才能删除这个包。我照做了几次后,却发现这种包不是一个两个,顿时心情落到了更深的谷底。我想 MacPorts 应该有相应的参数来强行删除包的吧,但却又不大了解参数,看文档试验了几个,感觉效果不大。

这条路不行,我又看到 wine-devel 的包已经被我重新编译的差不多了,于是又手工的编译剩下的,结果编译了两个之后终于弄完了,可以编译 wine-devel 了。

不过事情并不是按照我的想法进行的,wine 装上了,winetricks 也弄上了,我也复制了 simsun.ttc 和 simhei.ttf 到 Windows 的字体目录下,也按照网上的教程修改了注册表,但中文还是显式乱码。看来是两者编码不对,还不知道怎么修改。

总之目前在没有找到进一步方法之前,我是没什么心情研究了。迅雷还是用 WinApps 里的好了,还好我没删除旧的。英文小软件就用 wine 来跑,也没什么问题。不过,我当时下载的破解版的 Crossover 8 还没有删除,等有时间再研究一下,呵呵。

全Mac团队

今天讲一件我前天发生的事情。

这学期我选了一门《软件工程》课,课程要求我们组成5人或6人的开发小组完成老师布置的项目。小组模拟现实生活中的软件开发进行XP编程:小组中的一人充当用户,由他在老师给下的软件要求的基础上进行充实,我们关于软件要求的问题也问他;另外的人分成两个小队,分配任务后进行结对编程。前天正好是我们小组约定第三次开会的日子。

我讲的事情与敏捷开发无关,而是关于我们的开发环境的。

我之前写过一篇文章《学校应当使用跨平台软件》,提到我在得知我们小组使用Java来做我们的项目时有多么课开心。得知这一消息是在我们小组第一次开会之前,那时我们还没见面,只是简单的用电子邮件讨论了一下。

在我们第一次的会议上,我就看到我们小组5人中,除了我以外有两人在用MacBook Pro。这让我一下子安心了许多。第一次的会议决定了用eclipse来作为我们的开发环境就顺理成章了。不过由于eclipse的GUI Builder不如NetBeans那么好用,我们又换成了NetBeans这样的工具。

几天后我与和我组队的同学进行结对开发的时候,我发现她带了和我一样的MacBook。这样我们小组用Mac的人又多了一人了。这样就只差我们组的用户没有被确认了。中间的一次会议中,他来的有点晚,我们还猜过他用什么电脑,有人说他可能是用的PC,不过都不会影响大局了。

前天的会议末尾,我们“正式”的问了他的开发环境,他向我们确认了他也在使用Mac。这下我们全部的成员都使用MacBook了。我们的leader打趣说,我们甚至可以使用Cocoa来开发程序的界面,因为结合XCode,用Cocoa写界面实在太简单了。我们还讨论了大家用Mac的原因,多数人同一它的笔记本质量实在太好了。这一点我是深有体会。

其实,全组成员都用Mac倒不是重点,重点是大家都使用Java。我在那篇《学校应当使用跨平台软件》上表达了对学校要求学生使用非跨平台的软件的不解。我觉得学生有权利选择自习喜欢的平台,而学校强制学生使用单一平台上的软件,相当于剥夺了学生对平台选择的权利。有人说Windows平台的使用人数最多,证明Windows平台好用,因此学校使用Windows平台教学也无可厚非。对于哪个平台好用,我觉得别人永远都无法代替我做出决定。即时全球的人都用Windows,我还是觉得Windows难用。我对Word的态度也是一样。

那篇文章发布了之后,过去的同学在Twitter给我说“Windows已经是事实上的标准,而且买电脑都有Windows的使用授权。世界上有那么多人选择windows本身已经证明windows好用了……”,最后还诘问我“我很难理解你为什么对m$那么大意见,而不是对intel”。其实我对微软没有什么意见,从一个计算机专业的学生的角度来看,微软能做出像Windows这样的产品本身就很了不起了。微软的前领导人Bill Gates我也非常尊重。我也从来不写“M$”,因为我觉得微软的软件定价也没有不合理之处。只是Windows的操作习惯不符合我的口味而已。Intel的CPU好不好,我不做CPU层面的开发工作,无法判断。不过我身边有同学用HP的笔记本,用的是AMD的CPU,经常开机没一会风扇就嗡嗡响倒是真的。

我非常感激Sun,它的Java基本上实现了跨平台的理想。Swing也比.NET、Cocoa、GTK+、QT之类的图形类库更跨平台。我曾经想过,如果Sun运作得当的话,可以像Apple那样推出家用计算机,硬件上用自己的Sparc,软件跑的是Solaris,应该也会相当不错。只可惜没落到了今天这般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