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龚琳娜

关于龚琳娜,我听说她已经好几年了,近年来听了《日谈公园》对她的一个专访,了解一下子更深入了。

说来有趣,我想我应该是把她和另一个名字弄混了。我过去一直认为她是一个动画片配音演员,印象里小时候看动画片《圣斗士星失》,到了片尾曲的时候,似乎配音里面就有她。现在想想应该是记错了,不过我也没有再去查证。不过因为这个误解,我过去一直以为她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年长艺术家,后来了解的更多才知道她其实没那么年长。其他的了解就仅限于她的那些“神曲”了,我听了一些,不甚合我口味,于是就没有继续。

大上周的时间,我终于听到《日谈公园》的这一期对龚琳娜的专访《Vol.323 龚琳娜:自歌自舞不忐忑》。一开始其实感觉没有什么期待的,反而有点担心听到什么辣耳朵的话。没想到这一期节目让我对龚琳娜大有改观。给我印象深刻的有这么几点,我过了两个来星期都还记得。以下以我想到的时间顺序为准,可能跟实际节目中的顺序不一样。

  • 一是开始的时候龚琳娜讲她现在居住在云南,描述云南昆明的云海天气,让我非常向往。过去我总感觉云南是一个宰客很严重的地方,没想到跟我想象中很不一样。打动我的是龚琳娜的感情输出,她描述这个地方的时候,声音特别的有感情,很大的增加了这段话的说服力。当然,也让我萌生了前往看看的想法。

  • 第二点是她给主持人李叔讲唱腔,她讲到中国传统戏曲里的各种角色,从老生、青衣等等一路讲下来,而且说到谁的时候,就用谁的唱腔说话,这样一下子让她讲的话即生动又形象,这一下子就像一颗子弹集中我一样,直接让我产生了战栗的感觉。

  • 第三点是龚琳娜讲述她的音乐理论。她以中国当代学院派音乐中的教学为例,讲述了我们的教学是沿用西方的声音体系,但与我们的传统音乐有很大不同。我的理解是西方音乐是离散的,而中国音乐是线性的,有一些东西很难用西方的乐谱来记录,一旦转译到乐谱上,就成了一种降维,损失了很大一部分信息,导致了韵味失真。这一端尽管讲的是客观的东西,和我的关系不大,但在这个话题上,龚琳娜侃侃而谈,让我感觉这是一个非常专业的女性,在自己的专业领域不光很有激情,而且很有知识储备。

  • 第四点是她讲述跟丈夫相遇的故事。那段时间她处于一个相对的低谷期,机缘巧合与她丈夫一起合作搞即兴。当时她不懂怎么样即兴,一点一点的受到启发,最终入门。她对即兴的描述让我很着迷,对方弹着琴,她随意跟随心境发声,不知不觉过去了几个小时。这种就像服用迷幻剂一样的体验,真的十分打动人心。

之前我写过一篇文章《我欣赏的女性》,总结了我欣赏的女性的一些特质。我想了一下,至少从听觉来说,龚琳娜在节目里的表现,是属于让我欣赏的那一类的。不过,我在听完了这一期节目后,继续听了《日谈公园》的下一期,是采访蒋方舟的。蒋方舟说话也非常利索,但是却不在我的这个范围之内,现在我还没有分析出蒋方舟跟龚琳娜讲话之间的差异。主要是之前对龚琳娜的印象在那里,这次也有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让我的印象十分深刻。

听完节目之后,我又找来龚琳娜在节目里讲的新曲子听了一下,还是听不进去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