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订阅的播客,快听完了!

到目前为止,我订阅的播客里,2019 年发布的部分,还差 3 个就听完了。本来我计划在今年上半年先完成这些播客的收听,因为落下半年的播客不听,实在也有点夸张。结果到 6 月份的最后几天,我越发注意这个问题,但终究还是没有听完。

我本来欠下的集数不多,只是在今年春节期间,又多订阅了一些播客。本来在我的印象里,中文播客圈就那么些有价值的内容,因此几年都没有变更我的订阅列表。结果某天看了一个页面,收集了一些中文的播客,有些现在还在更新,而且我看了下介绍,感觉还挺有趣,于是就订阅了,导致未听的内容一下子变多了。目前我的订阅列表里一共订阅了整 50 个播客。

我在订阅这些新的播客的时候,看到之前已经过去的那些集的标题,总觉得这个也想听听、那个也想听听。这些播客里纯时事性的内容不多,就算有些和时事相关的,也有听听他们分析的价值。因此一个一个加入待播列表,待播列表就变长了。这应该和我几年前听播客时遇到的播客荒有关,那时中文播客本身就很少,有一些像《糖蒜电台》那种还是我听不进去的,因此我格外珍惜没一期中文播客。当然中文播客不够听,我还订阅了一些英文的,比如 ATP,每期听着都很过瘾。不过我喜欢听的就是那么些,我也有好几次沦落到没有播客可以听的地步。现在不一样了,中文播客圈子越发繁荣,我可以肆无忌惮的听节目。母语播客的好处是我不必非要听我喜欢的科技方面的播客,生活、文化类的播客我也可以听的津津有味,导致我现在订阅的英文播客,我已经冷落他们许久了。

播客数量的变化也导致我的收听方式发生了变化。iOS 平台上主流的三大播客客户端,Castro、Overcast、Pocket Casts 我都有安装,其中 Castro 目前是订阅制我没有付费,Overcast 我目前还在高级会员有效期内,Pocket Casts 我之前可能付费过,导致现在状态是 Life Time Member。最早我用的 Castro,因为李如一推荐它,我就安装了它。习惯了它那种 Inbox 的管理模式后,感觉非常自然。后来开始听 ATP,也渐渐的尝试了 Overcast,感觉界面上是一种特别粗犷的风格,有点不大习惯。Pocket Casts 主要是跨平台的需要,我有段时间在用安卓手机,虽然过去买过 BeyondPod 的高级版,但那种单机程序明显是上个时代的模式了,所以用了 Pocket Casts。当时因为后两者没有 Inbox,我不习惯,于是从上面创建了播放列表,加上一些制定的规则,竟然运作的很好。因为制定了规则,每当新的播客发布了内容,就会自动的根据我设立的规则,进入到不同的播放列表中,我只要进入想要的播放列表里,挨个听就是了,每个播放列表都成了一个 queue,感觉比 Castro 的默认模式更加自在。现在我手机上还是安装了这三个应用,但我主要用的是 Pocket Casts,Overcast 偶尔用用,而 Castro 面对我 50 个播客的订阅,进入界面让我有些蒙,不知道 50 多集节目怎么来方便的管理。

之前看 Milkshake羊 的博客,看她说 Pocket Casts 是她最喜爱的播客应用,我觉得很差异,因为印象里 Pocket Casts 总有各种各样的问题,界面也比较奇怪,唯一值得称道的是它有个 macOS 的客户端,还有网页端,虽然功能简陋,但播放进度可以同步,再加上跨平台的好处,但使用上我怎么也不觉得它好用。现在用习惯了,也渐渐的感觉它是个非常不错的客户端。Overcast 也很不错,但在我这里总是不大稳定,特别是和某些品牌的汽车蓝牙连接播放的时候,常常崩溃。Pocket Casts 也有这样的情况,但毕竟发生频率比 Overcast 低很多,算可以忍受。

上面说过,我目前主要通过播放列表来整理播客。在 Pocket Casts 里面,这叫 Filters 功能。目前有的 Filters,除了默认的之外,我自己建的有这么几个:Chinese ALL、Chinese Daily、English。这些列表我最早在 Overcasts 建立的,在 Overcast 里面,English 的名字实际上是 English Floods,因为他们的更新频率实在太快了,我跟不上听。除了这些还有 ALL、Linux、Reverse ALL、Trying 这几个。最早的时候我把中、英文分开,然后有个全部的 ALL,适合在不同的心情下听。然后我添加了一些新的播客,就有了 Try 这个列表。结果今年从 Overcast 换到 Pocket Casts 的时候,我把 Try 列表里的播客都合并到了 Chinese ALL 里去了。后果就是原本的 Chinese Daily 就很少听了,总是觉得这些播客跳过去就很难再回去听了,有些可惜,于是就基本上每天只听 Chinese ALL 了。

现在,我总算将 2019 年的播客听的差不多了,目前基本上落下半年,不知道将来怎么才能追上。

那年夏天,许飞

今天下午,在妻子的同学家里,看了一期《乘风破浪的姐姐》,在里面看见了许飞。

关于这个节目,我之前在朋友圈里听到过,在知乎上因为层上热门,我也大体了解了一下是什么内容。不过当时大体看了一眼里面的“姐姐”名单,没有我关注的。而且经过这几年韩娱、跑男等节目的洗礼,我认定这些节目基本上都是有个大纲剧本,演员们或许有所发挥,但不会离剧本多远。里面嘉宾们的冲突、撕逼,基本上都是提前设定好的,为了就是搏眼球、蹭热度,因此现在对这个节目也没啥期待。

今天下午,莫名看到了一个嘉宾的台词前面加的名字是“许飞”。我心想该不会是那位许飞吧?然后看看她的打扮,可以说是另一位春哥女装的样子,我想应该就是她了吧。这样一来,原本不爱看的节目感觉也有了兴趣了。当然最后许飞在团队里淘汰了,不出我的意料。

我对许飞的印象,还停留在上大学期间,听她的一首《那年夏天》。我还记得搜索过这首歌,还记得当时专辑的名字叫做《也许,飞》。当时我宿舍里有个哥们,爱听摇滚乐,喜欢看《我爱摇滚乐》杂志,有几期的杂志,我把里面的光盘借回家,拿 iTunes 把歌曲导出来。

《那年夏天》应该不是在《我爱摇滚乐》的光盘里的,是他单独介绍给我。我当时心里略有不屑,因为《那年夏天》这个名字我之前听到过,在家里一盘《泳装经典》的VHS录像带里有这么一首歌,是林志颖唱的,我还记得旋律。不过后来我听了许飞的《那年夏天》,承认很好听,歌词写的很打动我,于是我也爱上了这首歌。

除了这首《那年夏天》之外,我没有许飞的任何消息,今天看到她,感觉有些激动,原因自然是着首《那年夏天》。今天在回家路上想再听一听,我的曲库里找不到了,有些出乎我的意料,Apple Music 里找不到,再上 QQ 音乐,只找到一个现场版的 SQ 音源,有些遗憾。

照片博客

最近我听了一期《跟宇宙结婚》播客,听的是第 197 期,再见 2019。三位主播回忆了 2019 年中发生的一些值得分享的故事。引起我兴趣的是在结尾,他们说在公众号上会把提到的一些图片发出来。说有人说终于看到你们的真容了,但他们从来没有隐藏自己的长相,在公众号上有很多照片,只是你们不看。

我听了之后,心想我也想有这样一个地方,分享我每天拍的照片,不一定有什么艺术价值,只是记录我的生活,配上简单的文字,积累起来,应该是多么美好的记录呀?

然后,我就在想,怎么来实现这么一个东西。第一个想到的是 WordPress,目前作为一个 CMS 系统,WordPress 已经算是足够优秀了。然后我又想,现在不比过去了,不像过去在学校里一样,天天都能接触到电脑,最好能够从手机上方便的发布。我还想到了一些维基一类的工具,还有一些在私人网站上可以假设用的图片管理工具。

这些胡思乱想在我想到了 Instagram 这样的东西之后就戛然而止了。现在以 Instagram 为代表的图片分享社区已经很成熟了,我应该没有必要在自己的网站上单独架设一套单独的系统了。但我感觉这两者还有些感觉上的不同,总结来说,在我的网站上的内容是我自己的,在 Instagram 上的内容是 Facebook 的。不是说将来会有版权方面的纠纷,主要是我自己的网站上,不会出现别人的内容,而在 Instagram 上,我的内容只是众多的流之一。

到现在,我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做这个事情,要不要搭建这样一个网站。在这个时代,各人建站似乎成为了过去时。自有域名邮箱弱势了、自建博客弱势了、博客本身弱势了,或许多在 Instagram 发点东西才是正经吧?

《万箭穿心》

万箭穿心海报曾经的某一天,我忘记了是初中、高中、还是大学时期,我在家里阳台的旧纸堆里,找到了报纸上《万箭穿心》小说的连载。母亲把每一期剪下来,订成了一个小本。我在那天的下午,蹲在阳台上,一口气读完了全篇。

我是随手翻到了中间的一篇,看了几句就欲罢不能,看到后面几章,停下,翻到第一页,从头看起。之后读完全文。小说不长,从篇幅上讲应该属于个短到中篇。当时看完之后,因为感觉里面的故事离我很远,我虽然觉得为剧中人物的命运感到悲哀,但没有太多感触。当然,在我以为,这是一部好作品。

今天中午躺床上看抖音,看到一个讲电影的账号,进去看看他之前的视频,正好看到了《万箭穿心》这个标题。我心想这不会和我看的小说是一个作品吧?点进区看了,的确是我看的那篇小说改变的。回顾了一下剧情,回忆起了一些我已经忘记的内容:比如故事的发生地点在武汉(当时普通的城市现在已经成了焦点),女主角之后干的工作是棒棒,就是帮人挑东西的工作。

我因为是第一次听说过这部电影,因此看了一下几个角色的演员,给我的感觉都很传神。女主角的泼辣被演绎的尤为明显,男主角的憨厚、老实的书生气也被演绎的很像样,儿子是更年轻时的李现演的,从面向上能看出和现在比较相似,女主角后来有个情人,我完全没印象了,似乎小说里不存在这个人。不过,看电影给我一种隔岸观火的感觉,反而没有觉得像读小说时那样受到触动。

下午又想起了这部电影,于是去豆瓣上找了一下,是 2012 年的片子。看了一下演员表,又看了一下大家的评论。网上对于男主角有两种观点,可怜的和批评的。作为从小说读下来的读者和一个已经成家有小孩的男人,我更认同主流的观点。然后看了一些其他的信息,最让我惊讶的是,小说的作者是方方,就是前两天因为日记上热搜的方方。怪不得小说的背景发生在武汉。

这种感觉,让我客观的描述第一印象,好比一锅美味的汤里发现了一颗老鼠屎。我对事情的真实情况没有很清晰的了解,但是前几天看了各方面的报道,已经有了一个立场。现在突然被告知欣赏的文学作品的作者是那个人的时候,实在是有些惊讶。目前,我的心情已经平复了一些了。

苹果沦为一介美工

昨天下午确定了今年 WWDC 的时间,并在日历上进行了标注。心想已经好几年没看直播了,今年如果没事不如看一看,权当娱乐。结果哄睡孩子的同时,又一次把自己哄睡了,再次醒来是今天凌晨四点半左右。睡不着觉了,拿起手机直接看了一下订阅的博客,除了 Darring Fireball 有些零散的文章,爱范儿和少数派都还没有文章介绍要点,于是打开官网上的视频看起。在我又一次睡着前,看了iOS 14、iPad OS 14 和 macOS Big Sur 的一部分介绍。

特别是看了 iOS 14 的介绍后,我特别想发一条推来吐槽一下,后来忍住了,先看视频再说。重点是,iOS 新增加的一些功能,不就是安卓系统上一开始和 iOS 不一样的地方吗?

  • Smart Stack 不就是相当于安卓的 app drawer 吗?把全部的 App 图标隐藏起来,只留自己常用的在桌面上,其他图标可以去 Smart Stack 去找。很多国产的系统为了抄苹果,取消了安卓原生的 app drawer,自己搞个 launcher,把所有图标都摆桌面上,现在苹果爸爸也抄回了安卓,这些厂商赶紧进一步致敬吧。(我因为这个原因拒绝使用这些系统)

  • 桌面上的 widgets,安卓最早的功能了,连 widgets 的大小都有大、中、小三种可调。

说良心话,苹果作出这样的选择,给 iOS 界面带来这样的发展,其实无可厚非,只是有些不符合我们对苹果的期望。安卓早再 10 多年前就已经给出了答案,苹果放在 2020 年来抄。确实,界面符合苹果一贯的风格,美观、大方、实用,但所谓 WWDC 吗,我对它可是有 blow my mind 的期待的。

再说 macOS,上来介绍了一通控制中心,这不和 Windows 一样了吗?当然,美观,或许对某些人来说也是生产力吧。

在 Craig F 介绍 macOS 的照片应用的时候,我心里又一次抱怨:苹果还是在应用程序层面花了太大的功夫。一家操作系统的开发商,需要提供多少比例的应用软件,这个平衡,我觉得可不好把握。苹果,我觉得一贯的风格,是做的太多了。比如今年,Apple Watch 加上了睡眠监测功能,把 AutoSleep 等一众应用挤的缺少了生存空间。难说苹果的软件会有多么了不得的功能,但打击了第三方开发着的积极性。这对操作系统的生态又会产生影响。有人调侃 WWDC 的全称是 World Wide Developers Cry,不无道理。看着 Craig F 介绍照片等软件,我心里想“你们怎么不开发个微软的 Office 的复制品呢?在这里欺软怕硬!”转念一想,苹果有 iWork 套件遮羞,虽然功能跟 Office 完全不能比。

我印象里最深刻的一次讲 macOS 的 WWDC,是 Craig F 在台上介绍 Power Nap、内存压缩等功能,那次看的我血脉喷张,恨不得立刻假如 Beta Program,升级来尝鲜。现在苹果这方面的内容越来越少了。

苹果将来路在何方?或许作为一个纯硬件公司会是比较自然的选择。正好今年 WWDC 苹果应景的推出了 Apple Si,虽然让我很困惑。我的同学 @Dr.Quest 对这个消息非常兴奋,我想和他曾是 PowerPC 时代的 Macintosh 的老用户有关系。我没用过 PowerPC 时代的 Mac,上来用的就是 Intel 的处理器。当年苹果花大功夫,将软件架构转移到了 x86 上,现在计划两年时间里又回去,给我一种创造困难创造需求创造劳动岗位的感觉。苹果找不到发展方向,于是干脆重新发明一套轮子,这是我阴谋论的观点。但这几年在 x86 平台上的积累,说扔就扔吗?开发者是否买帐?Craig F 说微软、Adobe 都在为新平台开发软件,也展示了一些成果。但如此规模的软件,是否会引进 bug,让我很担心。目前不大确定,Office for Mac 和 for Windows 是否共享一套核心代码,两边编译解决两个平台的问题。将来架构都不同了,应该不会这么简单了吧。

终止

今天早上看到 MacStories 的一篇文章,Apple Announces iTunes U and iBooks Author Will Be Discontinued。看到标题后,心想这应该是后乔布斯时代被终止的又一个项目或者理念吧?

对于苹果和教科书的关系,在中国可能不大有人关心,不过老乔当年确实希望在教科书领域有一番作为。在《乔布斯传》中讲 iPad 的那一章的末尾,提到了乔布斯对教科书的看法: 截屏2020 06 13 下午11 51 33

后来在某次发布会上,苹果公司专门提到了 iBooks Author 这个应用。在我看来,它最大的作用就是来制作教科书。单纯的小说类的书籍,用个字处理软件导出成 ePub 然后就能在 iBooks 里阅读,根本不需要 iBooks Author 这么复杂的工具。事实上,苹果介绍 iBooks Author 的例子,是一个青解剖的展示。我虽然没有实际去看看,但从介绍视频上得知,用户能够在这个电子书上,一步步的看到解剖一只青蛙的过程,进而了解青蛙的生理构造。

虽然我想,各人用户用 iBooks Author 来制作电子书的,应该是凤毛麟角的吧。而专门为中小学生们制作电子书的机构,应该也用不到这种面向消费者的工具吧,不过有这个工具,可以说是苹果的情怀所在了。

今天,苹果把这项工具关闭了,我想大概是苹果认为这个工具无法带来收益。作为企业,追逐利益无可厚非,至少对我来说,苹果放弃 iBooks Author 比 Google 放弃 Google Reader 要好太多了。只是,从情怀角度,让人觉得有些遗憾吧。

今天走在路上,想起了《乔布斯传》里面,对乔布斯和沃兹的对比。我琢磨之后感觉,乔布斯不是一个追逐经济利益的人,尽管很多对他的描述让我感觉他很看中钱。但今天想明白了,应该不是。乔布斯几次对经济利益的苛求、对公司股权的斤斤计较,在于价值观的追求。在他看来,经济回报不单是钱,而是对他贡献的认可。

《乔布斯传》中,把他未能完成的改革教科书的事业点了一下,因此我对今天这则新闻感触很深刻。后来我仔细看了看,原来苹果并非完全放弃 iBooks Author 的功能,而是把它给整个进了 Pages。当然背后的真正原因是否要放弃这一块的业务,我心里感觉放弃的可能性要大一些吧。

Time Machine 过时了吧?

这个月上旬,女儿和爷爷奶奶出去旅游,家里平时就我和妻子,导致我们的也生活有了很大变化,结果就是我在家里基本上没有打开 MacBook Pro,就算打开也是短时间用用,没用给它充电。

然后上周收到 macOS 的提醒,说 Time Machine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备份了,当我插上电源时会开始备份。我意识到这一点后,就在睡前把 MacBook Pro 打开,插上电源,为了避免它休眠导致备份暂停,我还打开了安非他命这个应用,禁止 MacBook Pro 休眠,然后通过菜单手动启动 Time Machine 的备份。

本以为这样一弄,到了第二天早上,就完成了这次的备份。结果我惊讶的发现,到了第二天我上班前,备份才进行了 30% 不到。看系统告诉我,要备份的总大小在 90G 左右,我的 Time Machine 用的是连在同一个路由器上的群晖 NAS,心想复制这 90G 的文件,半小时怎么也绰绰有余了吧,就算需要加密、增量计算,也不应该一个通宵都完不成。因为我上班要用 MacBook Pro,所以就必须拔掉电源,因此第一次备份就失败了。

之后的几天,我都尝试了一下备份,结果均没有成功,都是一个结果,进度条就是不走。上周四应该是最接近成功的一次,我下班回家后马上把备份打开,到了第二天一直等,等到最后进度条已经走完了,说要清理,但还没告诉我备份成功。我最后实在没法等下去了,拔了电源,到了单位看还是没有成功。

等周五下班,我因为有了周末的时间,就把 MacBook Pro 一直插着电源,等了很长时间,进度条走的依旧很慢。到了最后的 10%,我正好有些别的工作要弄,弄完了再看,进度条似乎根本没动。我上网查了一些资料,有说用网线连上路由器会速度很快,我心想如果再不行就这样试试。还有人说要关闭限流的,我照着检测了一下,发现我这里没有限流。

之后我因为不需要把电脑带出去,就没有继续处理,把它放在那里,让它自己弄。一直到了周六晚上,我看进度条基本走完,目前状态显示清理中。我等了几个钟头看还是这个状态,于是没有继续登下去,重启了电脑。本来以为应该要重新开始备份吧,结果显示备份成功了。之后我插着电源,在周日看到之后的增量备份又正常了。看来,频繁的增量备份对 Time Machine 来说还是能够正常完成的。

经过这件事,我重新思考了 Time Machine 对我的意义。我之前写过文章,回顾了我第一次知道 Time Machine 的时候那种心情。苹果发布了一个介绍 OS X 10.5 Leopard 的短片,里面展示了 Time Machine 的功能,我看到了是大为惊艳。也许正式这次的惊艳,在我的脑中形成了执念,我之后一直对其念念不忘。后来我买了白色外壳的 MacBook,但没有足够容量的移动硬盘来使用 Time Machine。之后因为内置硬盘不堪重负,我买了一块比砖头还夸张的外置硬盘,需要插电使用的那种,那时候才开始用 Time Machine 的功能。不过虽然我的文件都在备份,我却几乎没有使用过它来恢复什么东西,毕竟误删除文件的机率太少了。我的硬盘上,除了课堂笔记、作业,没有什么丢失了会让我损失严重的内容。而且很多东西,我在 Dropbox 里也存了一份,所以就更难用的 Time Machine 了。

回国工作之后,我自己开始赚钱,开始时是咬牙买的 Office 365,现在已经离不开了。除了能够使用最新的、正版的 Office 系列软件外,还带有 1TB 的 OneDrive 空间。我工作中使用的都是文档,Word、Excel 居多,有部分是 PPT,这些我都放在了 OneDrive 目录的工作文件夹之中,从 2014 年起,每年的全部文件都在里面。在单位里我的办公电脑没有外网,我通过 FreeFileSync 将工作目录和我的私人电脑同步,然后在私人电脑上的文件会被自动同步到 OneDrive 上面。我在需要查找文件但无法使用电脑时,在手机和 iPad 上的 OneDrive 应用里面,所有的工作用的文件都可以访问。除了方便之外,更要紧的是,这些文件几乎永远不会丢失了。

这样看来,我目前其实没有再使用 Time Machine 的必要了。对苹果来说,现在虽然系统里还内置着 Time Machine 这个功能,但在任何场合我都没见到苹果提过。让我感觉苹果似乎也把它当成了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好在我的 Time Machine 备份盘放在家里的 NAS 上,平时也不需要连接数据线,就先这么放着吧,谁知道那天还能用到呢?

苹果下架 Pocket Casts 和 Castro

今天看到了 Daring Fireball 的一篇文章,说中国区的 App Store 下架了 Pocket Casts 和 Castro 两款经典的播客应用。简单看了一下文章,是说这两款应用违反了中国的法律。因为在播客应用里能够收听被政府禁止的内容。中国政府相关部门在两天前已经通过苹果给 Pocket Casts 发过信息,但没有给出具体哪部分违规。

听到这则新闻,我心中略有惊慌。目前其实暂时不影响我使用,因为我的手机上安装了 Pocket Casts、Overcast 和 Castro 三个应用。今年春节前后我曾经把他们几个对比了一下,因为当时我用 Overcast 遇到过几次莫名其妙的崩溃。之后我决定了用 Pocket Casts 来收听播客,虽然偶尔也会崩溃,但次数少多了。

但心里总是又些不爽的。排除政治原因,从便利角度就又些影响。我不知道将来应用升级的话,我能否也升级。如果不行,就只能去美区再下载一次了。今天把所有的播客在 Overcast 里也同步了一份。

对于政府部门的粗暴,我现在不想讨论了。参加工作几年,感觉比过去接触了更多社会,现在对政府对待互联网的态度也没有过去那么愤怒了,当然前提是目前没有影响我使用互联网。不过这件事还是难免再次给我一种紧迫感,那就是苹果这家公司的态度。

苹果从初代掌门人起,就选择了一种端到端一体化的封闭思路。在 iPhone 上面,就是应用只能在苹果的 App Store 里安装。的确这带来了非常大的便利性,但遇到了今天的这从情况,就有点一筹莫展了。其实安卓生态也有类似的问题,比如曾经我在国内没法正常上网的时候,想安装个应用,没法上 Play Store,就去官网上找,点击官网上的下载链接,页面跳转到了应用在 App Store 上的页面,为此我没少骂娘。后来好在发现了其他的网站,能够提供 apk 安装文件,否则也会成问题。在安卓上我们可以装 apk,在 iPhone 上,就只能越狱了,这绝对是一般用户不想做的。

我过去曾在博客里写过,一些东西被防火墙封锁,还是有点办法的,但是如果官方给拿掉了,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之前我遇到过不少情况,最近的一次是一个叫做 Checked 的播客,那段时间我很囧,手机因为忘了什么原因换了。原本我的播客应用里已经下载了最后两集的文件,结果我换手机的时候忘了这个事,结果就在我换手机并把之前的手机还原置换之后,我发现最后那两集我怎么也下载不了。上网查原因,才发现这个播客无限期停更了。主人做的很绝,原来发布过的音频文件,统统删除。我想听的最后两集,可能因为太新,网上也找不到缓存了。做的这么绝,播客团队成员是两男一女,那位女主持人的男朋友不是团队里另外两人之一,我难免猜测是之间发生了感情纠葛。后来前几个月从少数派的访谈中,听到了公开的原因,原来是团队受到了网络的攻击,而粉丝不主动支持他们,所以一气之下就让 Checked 播客消失了。不谈他们的做法是否得当,作为听众,官方下架总是感觉可惜的。

这件事情的结局,我本来把 Overcast 和 Castro 放在了 Alternatives 文件夹里,打算等 Pocket Casts 久经考验后,就卸载他们。结果现在还是留着吧。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我现在已经觉得 Pocket Casts 已经很好用了。不过如果后续受影响太大,而且 Overcast 不再莫名其妙的崩溃的话,我还是打算渐渐转移到 Overcast 上面。另外,这件事情对苹果生态也是一个动摇,我也再次考虑换到安卓平台上的可能性。

买车

這些年 買了四輪 買了手錶 買了單眼

卻發現 追不到的 停不了的 還是那些

——五月天 《干杯》

之前听这首歌就非常有感悟,这一句我印象一直很深。对我来说,手表买的最早,在 2015 年结婚渡蜜月的时候,在瑞士脑袋发热,买了一块名表。单反,台湾语言是单眼,我在 2018 年买了 D850 后,也已经实现了。至于汽车,虽然我名下有一辆,但那是父母掏钱买的。我留学回来有一个优惠购车的名额,父母给我买了一辆大众途观,放在我的名下,名义上是我的,也是我在使用。不过对于我来说,我感觉很难当作是自己的血汗钱的东西。

这个月 18 日,提了一辆新车。妻子的老车卖了二手,买车的时候有两年分期免息优惠。本来妻子想办分期,但她名下没有信用卡,征信记录是空白,据银行说,办理贷款购车需要人工审批,时间比较久。然后试了一下我的记录,正好符合条件,于是就用我的名字来办理贷款,车也在我的名下。虽然妻子日常开,不过想想这算是我的车了。

之后的车贷就由我们两口子还。妻子之前还想从岳父母那借点钱,但我觉得自己能承担的起,不要借钱消费。因此这辆车,和我们之前开的车相比,感受是非常不同的。有了这辆车,我在某一刻突然想起五月天的这首《干杯》,对上面的歌词才有了更加强烈的共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