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许飞

今天下午,在妻子的同学家里,看了一期《乘风破浪的姐姐》,在里面看见了许飞。

关于这个节目,我之前在朋友圈里听到过,在知乎上因为层上热门,我也大体了解了一下是什么内容。不过当时大体看了一眼里面的“姐姐”名单,没有我关注的。而且经过这几年韩娱、跑男等节目的洗礼,我认定这些节目基本上都是有个大纲剧本,演员们或许有所发挥,但不会离剧本多远。里面嘉宾们的冲突、撕逼,基本上都是提前设定好的,为了就是搏眼球、蹭热度,因此现在对这个节目也没啥期待。

今天下午,莫名看到了一个嘉宾的台词前面加的名字是“许飞”。我心想该不会是那位许飞吧?然后看看她的打扮,可以说是另一位春哥女装的样子,我想应该就是她了吧。这样一来,原本不爱看的节目感觉也有了兴趣了。当然最后许飞在团队里淘汰了,不出我的意料。

我对许飞的印象,还停留在上大学期间,听她的一首《那年夏天》。我还记得搜索过这首歌,还记得当时专辑的名字叫做《也许,飞》。当时我宿舍里有个哥们,爱听摇滚乐,喜欢看《我爱摇滚乐》杂志,有几期的杂志,我把里面的光盘借回家,拿 iTunes 把歌曲导出来。

《那年夏天》应该不是在《我爱摇滚乐》的光盘里的,是他单独介绍给我。我当时心里略有不屑,因为《那年夏天》这个名字我之前听到过,在家里一盘《泳装经典》的VHS录像带里有这么一首歌,是林志颖唱的,我还记得旋律。不过后来我听了许飞的《那年夏天》,承认很好听,歌词写的很打动我,于是我也爱上了这首歌。

除了这首《那年夏天》之外,我没有许飞的任何消息,今天看到她,感觉有些激动,原因自然是着首《那年夏天》。今天在回家路上想再听一听,我的曲库里找不到了,有些出乎我的意料,Apple Music 里找不到,再上 QQ 音乐,只找到一个现场版的 SQ 音源,有些遗憾。

读《Just For Fun》有感

昨天晚上 11 点半上床时,我开始阅读前几天买的Linus Torvalds 的自传 Just For Fun。我本来以为不会读很多呢,毕竟时间比较晚了,没想到开始了就停不下了,一直读到今天凌晨。整本书一共 260 页左右,我读了 100 多页,讲到了 Linux 刚发布后的一段时间。

这本书目前给了我三次冲击。

第一次是开头的时候,Linus 与本书第二作者 David 交谈时,说的 Linus 对事物发展的认知。Linus 认为,一项事物的发展有三个阶段:一是生存、二是社会秩序、三是娱乐。Linus 拿“性”、“战争”举例子,读了他的解释,我一下子觉得好有道理。比如“性”,最早是生命的延续,然后发展出了所谓“家庭”的关系,然后到了今天,“性行为”更多的成为了娱乐的手段。我过去对 Linus 的印象是“技术呆子”、“极客”,从没想到他能有哲学思考。也从一方面印证了,人的兴趣要广泛,知识面要宽广,才能在自己的专业领域有更高的成就。

第二次是 David 以旁观者的角度描述 Linus 一家的生活。书中原话是:“这对夫妻提到在硅谷买一幢‘真正拥有后院的像样房子’这种想法有多么不切实际时,不带一丝心酸的语气。更令人惊奇的是,夫妻俩一点儿也没察觉他们的这个想法其实是很有讽刺意味的。”我过去知道 Linus 不在意商业,但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他们又不住在中国)。这种情况在硅谷英雄(特别是意见领袖)中应该很罕见,美剧《硅谷》给我的印象是有个idea就有投资,然后上市、暴富、成名、party……一幢像样的房子还不是小意思。我想这根美国与欧洲对待商业的态度有关,美国自然是商业至上,从小灌输创业精神。欧洲则注重名誉,爵位还有市场就是例子。自己的东西不让自己获利容易,但自己的东西让别人发财,自己却不直接获利,能够淡然处之,这种精神我不得不佩服。

第三次是读到 Linus 从一个终端仿真器开发成 Linux,让我觉得也就是这样的教育环境才能催生出 Linux。这要放中国,绝对不可能。Linus 的母亲说,Linus 很好养活,把他跟一台电脑放一间屋里,定时投食就行,这在中国,岂不是要放杨教授那儿戒网啊。Linus 的母亲这种放养在中国也许会被批评不称职,好在 Linus 是在编程而非沉迷网游。开发 Linux 的时候,Linus 在上大二,可以每天用大量的时间编程,在中国高校也不可能。Linus 家里不富裕,家里没有出钱供 Linus 在电脑上的消费,Linus 靠助学金等收入攒电脑,另外芬兰的大学免费,这也是我国可望不可及的。

这本书我挺早就有所关注,一开始是在国外不好买,后来我一直在等这本书的电子版。我觉得跟计算机相关,有没有复杂的代码排版或图形,没理由不出电子书啊。从亚马逊上关注了几年,还真没有。几个月前我一直执着于看电子书,觉得纸质书占地方、还笨重,要淘汰了吧,因此一直没有购买。直到前几天,我想通了,才开始重新购买纸质书,这书就是第二批购买的。虽然并不厚重的一本书 49 元,也就三天能读完,不过给我的乐趣倒是实实在在的。

虽然我仍然觉得没有电子书是一个遗憾。

蜜月游记 6.5 及欧洲游总结

昨天晚上我们到了二姨家,明明傍晚很困,结果到了夜里就睡不着了。于是我们玩手机渡过。到了5号,他们都上班去了,家里只剩下我和老婆还有妈妈。妈妈做了什么我不知道,我跟老婆吃了早饭后就只有睡觉,因为实在是坚持不住啊。在睡觉前我透过窗户看到了大海,因此拍了一张照片:

从二姨家窗外看到的海
从二姨家窗外看到的海

因为5号实在是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所以我趁这个机会做一下整个欧洲游的总结。

团队成员

既然是跟团出游,旅行团的成员就要介绍一下。

1

首先是导游,一个长得有些像演员高虎的年轻人,不过没有高虎的英气,而是多了一些圆滑,天津人,说话有北京口音,口才很好。把整个团队带的一团和气本身是一个导游的基本功,不过真让我吃惊的是在游完了罗马的第一天,前往佛罗伦萨的路上,他随口给我们介绍了欧洲的历史,从希腊神话开始说起,一直说到荷马史诗、特洛伊战争,说了整整一路,把我们都说睡了。到了休息的时候,他说他是故意这样说,目的是让我们可以迅速睡着,真是有意思。

这位导游自然也挺喜欢吹牛,在侃的时候,常常吹牛逼。或许是天津人的特质,他吹的牛逼会让你觉得会心一笑,从来不会让你觉得讨厌。我跟妻子有时候也以模仿他吹牛为乐。这位导游的大学是在希腊上的,学的社会哲学,让我很羡慕——既能学习哲学,又能研究社会,应该会很有趣吧。

2

我们这个旅游团的年龄呈两极现象,一半是出来游玩的老人,一半是出来度蜜月的年轻人,除了一个三口之家。这个家庭很有意思,一位扎着小辫长得像王祖蓝的父亲、一位长得像三毛的母亲,还有一个不大说话,全程背着背包听着耳机的儿子。我们在佛罗伦萨那晚吃牛排的时候,跟这一家三口坐在一个桌子上,于是交谈了一下,发现不得了——这位父亲蒋德明先生是一位画家,在北京开画廊,我刚刚上网搜索了一下他的名字,竟然找到了他的照片和作品,果然非常符合他的气质;这位母亲是珠宝行的老板;而这位儿子别看不声不响,竟然是一位在香港上大学读数学系的学霸,这一家三口简直让我高山仰止。而让我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的是他们三人的相处模式,或许跟父母的艺术气息有关,他们间的交流有很多西方元素,互相平等尊重的相处模式让我觉得非常羡慕,估计中国在10年内不大能流行这样的家庭氛围。

3

团里的老年人是成对来的,除了一对是兄妹。活到了这把年纪,愿意掏钱出来旅游的老人,都是性格开朗,非常具有年轻风范的。有些叔叔阿姨还出过旅游过不止一次,给人一种很有活力的感觉。不过有位北京的阿姨实在是太活泼了,那嘴巴能说一路,还非常爱现,只要是自己知道的,总会让你知道她知道。我和妻子也会学她的北京腔,一边偷偷的笑话她一边觉得很有趣。又一次我们在因特拉肯,吃完饭导游带我们到餐厅后面的免税店里,里面主营箱子,据说是世界上最好的箱包品牌。我因为出来时带了两个箱子,因此不想买。妻子听到了全球第一、在这里比国内便宜几个词,因此很心动,被我使劲儿劝住了。出门的时候不远处这个阿姨给别人来了句“你买这个箱子真值”,那北京口音的“真值”俩字听得我心只打颤,你这个阿姨要上当托绝对是个人才。

4

团里的年轻人有四对儿加上一对姑嫂,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们分别来自北京、哈尔滨、辽宁、山西、还有一对儿东北某个城市的。开始时大家不大熟,不过媳妇比较擅长跟人打交道,先是跟北京的一对儿年轻夫妻熟悉了,后来又跟山西的一对儿奇葩夫妻交好了,他们都蛮有趣的。山西这对儿土豪奇葩夫妇买一路落下一路东西让我们看了叹为观止。北京这对儿夫妇,丈夫在阿里,妻子在腾讯,都做广告业务,跟我们谈了他们家的生活习惯与交流方式,让我们也开了眼界。另外有一对儿辽宁的夫妇,妻子特别能说能现,听得我媳妇很反感,常常私下里鄙视她,让我看了也有些喜人。

旅游感受

谈一下这次旅游的总体感受。

1

这是我第一次跟妻子出门游玩,之前我们还没好上的时候,她问我放假要不要一起去深圳玩?那时我还没敢想那时她对我有兴趣,只当她随口一说,最后也没有成行。

印象里似乎是钱钟书在《围城》里说过,看一个人是否适合做伴侣,最好跟他一起出行、旅游,在路途中,他的本性都会被你看的清楚。这次旅游对我来说也是一样。也许时间段上正好处在妻子月经期间,也许近期我们有些大大小小的矛盾,所以在旅游过程中好多次都让我想崩溃。具体表现是:她有了不如意就像我哼唧,还特别不耐烦,似乎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我一开始自然要哄她,可无论怎么哄,似乎都挠不到她的痒痒肉,总是没办法,最后我忍不了了,也烦了,就赌气争吵。最厉害的一次是在佛罗伦萨,在参观老宫的时候,她老嫌我给她拍的照不好看,问她想要什么样的她也说不清楚,还说看人家怎么怎么样。她哼唧一次我忍一次,最后积攒起来,我实在是忍不了了,于是爆发了争执,一上午都没有说话,弄得我在佛罗伦萨都没情绪观赏,圣母百花大教堂那里没有近距离去看,皮具广场那里也没有去逛商店,让我颇为遗憾。

之后同样有小一些的争吵,模式都是相同的,起因多数是因为没有给她拍好看的照片。我那时就想到了钱钟书的这句话,心里在考虑“我们是不是确实不合适”?也许她需要一个能够折服她的男人,让她崇拜、听话,而我偏偏最不愿做的就是这种指挥一切的人物,我所追求的谦逊、谨慎的品质,也许会让她看不起,反而不利于我们相处。后来经过推心置腹的谈话,我们算是达成了共识,虽说我想之后肯定还会因为这种事情吵架吧。

2

要说物质上的遗憾,应该还有一样。我很久没有出门旅游了,因此也没有携带相机。明明我在出行之前迷上了摄影,整天上网看微单的信息。到了北京住下了我才想起,我没有一个比较好的相机,光用 iPhone 来照相,总会有各种的不足。我考虑过既然到了北京,找个实体店把我想要的相机买了算了,结果看看时间已经不早,而且我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所以就放弃了。

出国后,我有好几次感叹没有一个好的相机。iPhone 虽然方便,但成像质量毕竟不高,尤其是一些远景,把焦距调大了,图像就模糊了。视角对于一些景点也不够宽广,如果有个广角镜头,我能拍下更全面的景象。随团有对儿哈尔滨的夫妇,丈夫脖子上挂了一个索尼的 A7II,哪怕用的是 28-70mm 的套头,也让我艳羡不已。他用过一个功能,对准了一个比较大的景象,不断抓拍,挪动镜头位置,最后自动拼接出一张大图,看的我是口水直流啊。本来想着到了巴黎,哪怕是旅途的最后几天,在老佛爷能有相机可以买,结果从上到下只找到了一家买徕卡的专柜,只好遗憾的放弃了。

蜜月游记 6.3

今天前半段是在飞机上度过的。整体过程乏善可陈,因为我们的座位实在中间的四行座位中的,中间两行,妻子坐在我的左边,她左边有人,我的右边也有人,因此坐的就比较憋屈。整段我没有上厕所,能睡则睡。食物照样是中餐和法餐选择一种,我感觉比较一般,然后我要了香槟酒,还是一往的酸甜,算是有所安慰。

开始我睡不着,就看电影。这个飞机上的娱乐系统比来时乘坐的要新很多,比我过去乘坐的国际航班都新。系统成了安卓,有下拉通知中心,可以看到目前飞机的状态,连飞行角度、空速、高度都能看到,自然还有目前飞机的位置。电影我看了一遍大白,又一次没看到结局我就睡了,所以我目前依然不知道结局如何。当然还有低俗小说,我用它来打发时间,我感觉很有趣。

睡着后我睡的很死,因为我睡着,第二次吃饭的时候也没给我,我是醒了之后才找服务员要的。不过口味太烂了。

下了飞机就是另一场战役。首先我一直祈祷行李箱千万不要散开,就要知道结果了。结果最终没散开,我们顺利的拿到了行李。然后别人帮我们带的行李交给我们,我们手又满了。之后一项就是入关,为了省税,我们非常麻烦的伪装我们的行李推车,花了很多时间,结果入关时人家根本没看,算是顺利的出来了。之后我们退了随身 wifi,问了导游机场巴士怎么坐,就去买票等车了。这时候我们心态已经很轻松了。

在去北京南站的巴士车上,我想起了高中同学李珂在北京读博士,我于是就联系他,找他一起聚聚。结果很顺利,他在北京,我们约好了晚上吃饭。

我在携程上预定了速8酒店,以为要找一阵子,结果下了巴士车,我们就看到了大门,顺利的入住。然后就是大洗一通,把身上的油都洗掉,时间也差不多了。李珂来接的我们,跟他的女朋友去了北平食府,吃了一顿非常丰盛的晚餐,其中烤鸭皮蘸糖可让我回味无穷。到了晚上我们出门散了会儿步,顺便取了次日的火车票。

第二天的火车是下午三点多的,我们时间充足,所以就放心的睡了。

太喜欢陈奕迅的歌

上学时喜欢上了陈奕迅的歌,还因为喜欢他的歌而下载了他演的电影来看,很喜欢他的这种风格。

陈奕迅的音乐打动我的是歌曲中那种淡淡的感觉,不管感情多么丰沛,最终都归于平静淡然。但那种淡然忧伤的余味,留在心中发酵,让我欲罢不能。我在加拿大留学时,晚上喜欢在学校自习到很晚,然后耳机里放着他的音乐,踩着月光,选一条比较远的路,慢慢的走路回家。一方面为了走走路锻炼身体,另一方面我也实在喜欢这种在漆黑的时刻,享受他的音乐。兴致来了,因为周围也没有人,我还会大声唱上几句“害怕走,却得往前走”之类的,感觉太妙了。

陈奕迅的音乐里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失恋歌”,讲的是失恋的故事,最适合失恋的时候听。不过当年没有恋情的我也很喜欢,没想到到了现在有了恋情我也很喜欢。虽然这时比较不容易深入歌曲中的感情,但曲调依然吸引我。有时候车里放出音乐,我会不由自主的跟着哼,却觉得在老婆旁边听这种音乐这么兴奋有点尴尬——明明爱人就在身边陪着,却在听分手、失恋的音乐,总是担心她会突然发飙,不过好在她似乎不会在乎我这个样子。

前天结婚,坐在婚车上去接新娘时,开车师傅放了陈奕迅的歌,我跟着唱了几首,感觉心情一阵放松。当时心里也是想的这个话题,要让老婆知道了我在接她的路上听陈奕迅的这种歌,会不会砍了我?

今天早上,把婚姻大事都完成了,睡了一晚上把疲惫都睡走了后,我脑中不由浮现了一个旋律,回忆了一下,是陈奕迅的好久不见,那天在迎亲车上听过,虽然之前也听过,不过因为曲调比较平淡,没有一下子抓住我。没想到这次在婚车上听了一次,今天就记住了。于是我在手机的 QQ 音乐上找到了这首歌,对着歌词,从头听了一遍,还看了这首歌的 MV。别说,陈奕迅打扮成卓别林的样子,一个人坐在长凳上唱这样的歌词,真的挺有感觉的。当时老婆好像不在旁边,就算在旁边应该也没有认真听我在听什么,不然大概一定会问我为什么要听这歌?心里对谁想着好久不见吧。

不过为什么我这么喜欢听陈奕迅的歌呢?明明跟我现在的心性一点都不想付哦。大概不会是什么隐藏的潜意识之类的原因吧。算了,我不敢想了。

读完了乌青的诗集

wuqing-cover上周四一早我刷微博的时候,看到有人在谈论乌青的诗。我看了其中几首,觉得挺有趣,到了晚上就去亚马逊的 Kindle 商店去搜索了一下,找到了那本《天上的白云真白啊:乌青诗选》,售价 2.80 人民币,于是就买了下来。从周五我开始看,到了昨天,看完了最后一首。

很多人觉得乌青的诗不配称之为诗,原因是其中全是大白话。我觉得这是一个误区。最近少有比较有名的诗集作品被推崇,人们对于诗歌的理解便少了一个“专家”给出的标杆。用恶劣一点的猜想来讲,如果有篇让人读不懂的论文,大家会说它高深,作者专业;日常普通的小说正合适,可以阅读,可以读懂,可以发表自己的见解,对作者可以粉可以黑;而对于乌青这种全是白话的诗,明明每句话都认识,都理解,却无法明白诗是什么意思,那么批评几句,扔地上踩几脚就成了本能,不然说自己不理解多丢人啊,况且大家都踩,我也踩几脚才显得自己不低能。

不提别人对乌青的诗怎么看,我是很喜欢这些诗的。我觉得诗不需要有多么深刻的意义,不用有多大的教育价值,只要能让我读来开心,就行了。我看了乌青的这本诗集,从头到脚都是开心的,我就觉得这是好诗。有的时候我看到高兴处,把 iPad 递给身边的女友分享,对方也能会心一笑,不也挺好。比如说这一首: wuqing-poem-1

当然,还是有一些诗能让我在开心之余领略到其它的感情,比如这首《我想买一个 800 多元的随身听》: wuqing-poem-2

看完了这首诗,我坐在马桶上,久久的不愿意起身,感觉似乎说的就是自己。

我在中学的时候喜欢上了郭沫若的《女神》。刚上初中的时候家里就买了这本书,那个时候我的精力被其它小说给占据了,没心思看这种文字。结果到后来我看了《女神》,感觉很好,但好在哪里又说不出来,或许它们本来也不怎么好,但我看了之后觉得很开心,市场随便翻开一页,一首接一首的读,那种诡异的文字总会让我觉得莫名其妙的开心。真要说这诗有什么隽永的感情,也实在说不出,但我就是喜欢。这次我读乌青的这本诗集,有了同样的感受。我想喜欢郭沫若《女神》的人,应该会喜欢读这些诗吧。

重看阿甘正传

确切的说是今天凌晨,我重新看完了阿甘正传。

我第一次看阿甘正传,是在大一那年,英语协会组织看原声电影的时候看的。之前我只是听说过这部电影,高中一位同学说非常好看,我让他讲讲剧情也不知所云,因此只知道好看,我是否喜欢等等全然不知。当时看完了,被剧中主人公阿甘的专注精神所感动。虽然表面上看阿甘就是一个幸运儿,似乎是命运在背后推动,让阿甘一步一步走向成功。但我感觉,换做我是阿甘,面临这么多的挫折与屈辱,一定没法做的那么好,也许早就崩溃了也说不定。

这次我重新看了电影,却有了我之前所没有的感受,那就是阿甘跟女主角珍妮的感情。之前看的时候,我挺为阿甘不值,喜欢上了这么一个女人——放荡、堕落、卖淫、吸毒,可惜阿甘就是这么专注,或者说死心眼。这次我依然为阿甘对感情的专注而感动,看到阿甘向珍妮求婚时说的“我傻,但我知道什么是爱”;还有珍妮在与阿甘发生关系的第二天独自离开后,阿甘那呆滞、孤寂的身影;还有珍妮去世后阿甘在珍妮的墓碑前说的那些话,都让我的眼眶湿润。不过也许是这次我也经历了自己的感情,我也觉得有其他感悟。在剧中,阿甘对珍妮的爱情是最真挚的,无论珍妮是什么样子的,在阿甘的眼中,珍妮就是珍妮,无论她美丽还是丑恶、清纯还是放荡。

读《毛泽东读书笔记解析》

从这本书中,我读到了,所谓的毛泽东的读书笔记,中心思想不过是,把所有读到的文章都生搬硬套到自己的思想当中。老毛崇尚马克思主义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往马克思主义上面靠。所以在今天读起来都觉得非常不伦不类。我觉得这个样子读书,还是落入了下乘。完全是拿来主义,把人家的思想扭曲之后,用来论证自己的思想。

也许是我还没有做到那种境界,没有把所有的思想都低看成材料的那种境界。我觉得读到了好的思想,则悉收之,读到了自己不能接受的思想,则弃之。像毛泽东的样子,把别人的思想扭曲成自己的思想,来论证自己的正确,不为我之辈所取也。

人品有问题啊

前几天收到了一封来自哲思的邮件通知,有人发了一篇帖子,是一篇转载王垠的博客文章《我和权威的故事》。转帖的部分算是前半部分,没有王垠自己的留学经历。我看了之后,真的是非常感慨。

我其实不是很想这么评价王垠,毕竟我有很多东西都算是王垠介绍给我的。我在初中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去到了他的网站。当时他的网站还在清华的服务器上,里面写了很多我过去从来没有听过的东西。当时我也就知道个 Linux,至于 Emacs 什么的,我还没有见过模样,Scheme 跟 TeX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当时我的感觉就好像是眼前开启了一扇大门,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那段时间给我的启发真是相当的巨大,很多思想方面的东西都是那时形成的。我到后来也从他的网站上获得了很多实实在在的东西,比如到后来我终于可以用上 Emacs 和 FVWM 的时候,我都是照着他的网站配置的。后来我学 TeX、Scheme、bash、wget 等等也是从他的网站上的材料入门的。他的网站对我来说是一份宝贵的资料,特别是当他退学后,他的网站被关闭,我为此难过了一段时间,因为这些资料再也难找到了。到后来我发现 huihoo 保存了他的网站的镜像,非常高兴。当时我已经会用 wget 来镜像整个网站了,于是就把这个网站全站给镜像了下来,一直保存着,到后来换电脑我也一直带着。王垠在文章中说他一开始崇拜某些权威,我在当时应该也算是崇拜王垠的吧,当时我没有自己的计算机,用家里的,当然不能装 UNIX 系统,最多的一次我在父亲的笔记本上用虚拟机装过 Fedora Core 4。所以我希望有一天可以向他一样使用计算机。

知道他退学是在我上大学后不久,那天正好是计算机上机课,我完成了那节课的任务,就在那里上网,结果看到了他退学的消息,还有他放在他的网站上的公开信。当时非常吃惊,他当时的行为可以说是非常的激进,因为他已经是国内最高学府的博士生了,过几年毕业后就是清华的博士,这应该是多么有前途的事情啊?后来看了他的理由,我觉得算是可以理解,虽然我应该不会这么做,只能是祝福他吧。

后来好几年我没有听到他的消息,中间他从 Windows Live 上写过博客,我第一次看到了他的样子,不过他的博客上没有技术上的内容。后来是好几年之后,我有一次跟 @izh 网上通话聊天的时候,听到了他说王垠现在鼓吹微软了。我非常吃惊,忙问怎么回事?他说了他最近听到的新闻,说他写了一些文章,还有在 Google 的生活经历,等等。通话结束后我找了一些他的文章来看,这个时候就让我比较反感了。不过之前算是从他那里学到过东西,我觉得一下子就给他负面评价有些不好。后来我虽然腹诽了几句,不过也不想公开的批评他,直到最近看到了这篇关于权威的文章。

从王垠早期和近期写的文章,我觉得王垠是一个爱走极端的人。这种人或许会做的比较完美,也有可能会让人讨厌。早起他在鼓吹 Linux 系列,当中说了不少抹黑 Windows 系列的话,比如 Word 写论文怎么怎么不好他用 LaTeX 轻松加愉快啦,他用 Windows 下的下载工具怎么不稳定结果用 wget 完美的传输啦。到现在他又开始抹黑这一切,说 Knuth 怎么怎么过时啦,以熟悉 Linux 技巧为耻啦。读到这些你可以发现他是如何的极端了,我觉得从做人的角度上这是非常让人讨厌的。从功利的角度说这样是不给自己留后路,所以现在看王垠早期的文章,不知道王垠自己有没有觉得自己把自己的脸扇的啪啪的?从另一方面,这也意味着这个人不懂得自我反思,喜欢什么东西就把它捧上天,不考虑它的缺点;讨厌什么东西就把它评的一文不值,没有一点优点,也不考虑是不是自己有问题。像这种人怎么能让人喜欢呢?

这样极端的思想,导致了王垠的言论从过去到今天完全翻了个翻,我不知道在几年后王垠会不会又会再重新调转方向,攻击他现在所鼓吹的东西。当然可以说是他成长了,有了新的观点,但他表述观点的方式非常让人反感。在过去给了我们很多帮助的人或东西,我们有了一些进步,改变了想法后就这么激烈的批评,我想这是一个很失败的事情。这已经不算是学术上的对错了,我觉得这已经上升到了人品的程度。好比有人战争时期有人换了阵营,就从言论上攻击旧主,这样的人哪怕现在的主人也都厌恶。

当然,这是我读了王垠的文章后自己猜测的,我不会说王垠就是人品有问题的人,也不愿意这么说他,但他这种行为真的很叫人失望和讨厌。

我为什么不喜欢于丹

前几天上床睡觉前,听到电视里传来于丹在《说文解字》节目上讲课的声音,不由得一阵腻歪。我从于丹刚刚开始火起来就不喜欢她,不过没做出过什么让人厌恶的事情,但我就是对她的感觉不好,我也不知道具体的原因。持类似观点的也不是只有我一个,石国鹏说过“我们都叫她‘四中之耻’”。当然他没有指名道姓,不过我们推测应该说的就是于丹。

于是我坐在床上思考了一下,我不喜欢这个人的大概原因。回忆了一下,我觉得是因为她的课程没有打动我吧。我最早看到她是她在百家讲坛讲《论语》,这个第一印象就没有建设好。或许我也有责任,因为人们在对一个领域有些了解后,再听到别人再讲述这个领域的知识,难免会有些轻视的情绪。

在我上初中不久,家里给我买了一整套教育部《中学语文教学大纲》指定的中学生课外文学名著必读,其中就有一本《论语通译》。当时我们初中语文课中有篇课文叫做《论语六则》,我第一次接触论语,解开了论语神秘的面纱后,我再看《论语通译》这本书就非常有兴趣了。它是我的厕上读物之一,有段时间我天天看,虽然不能全文背诵,但基本上别人开个头,我就能把那一段背诵下来。相对于后来于丹推出来的名为讲述自己“论语心得”,实为推销和谐社会普世价值观的书,《论语通译》只是逐条翻译了《论语》,并做了讲解,这是真正像语文课那样来讲解文章,这才是我喜欢的,更加真实的论语。

所以当于丹出来讲论语后,我就很讨厌。这名为讲论语,实际上是用论语的话来阐述一些别的道理。什么道理呢?其实就是和谐社会那一套。比如“尊老爱幼”,谁还不知道吗?这样的课程实在是让人口味大减,我听着也没有觉得有什么高深的理论。或许于丹水平很高,但因为百家讲坛面向的群众水平并不高,所以听她讲课实在是索然无味。后来有次我去长春考托福,回程的时候下大雪导致我们转乘火车,结果在路上花费时间很长,因为开始时以为回程也会坐飞机所以不需要带任何娱乐工具,只能拿出我父亲带着的一本《于丹心语》,结果不倒两百页的书我很快就看完了。原因不外是书中没有干货,我现在对于丹的感觉也是如此,不知道她肚子里有没有干货,但她讲的绝对是口水,听上去很无聊,我自然无法对她的课感兴趣。

2013 年我在 YouTube 上偶然听到了袁腾飞和石国鹏的课。袁腾飞和石国鹏是北京精华学校的讲师,精华学校是面向高考的学生办的补习班,袁腾飞和石国鹏都是高中历史老师。他们讲的历史实在是让我欲罢不能,在听新鲜事跟内幕的同时,我也学到了很多知识,更加了解了历史上不曾揭露过的内幕。这些课程的特点就是干货很多,让人听了兴致盎然。因此也可以得出一个结论,百家讲坛的面向受众其实是对于这个主题了解的水平不高的一群人,对于某个课题的了解到了高中水平,我像就不会喜欢听百家讲坛了。

我现在已经不爱看百家讲坛了,原因之一是没有我感兴趣的话题,原因之二就是水平层次问题。我最喜欢听百家讲坛的年龄果然就是初、高中的时候,那时候比较有名的讲师我还记得的有易中天、纪连海、阎崇年,虽然后面的两位,尤其是最后一位经常被汉族主义者所唾骂为“奴才”,不过那个时候听他们讲我所不精通的历史,我还是很喜欢听的。其实我对三国比对清史更了解一些,虽然也不能算作精通,而且易中天也胜在本人言辞幽默,所以我当时很喜欢易中天。我怀疑到现在我还能不能听他讲课,生怕毁灭他在我心中的印象。

现在于丹在讲《说文解字》,我没有看。于丹本身对我没有吸引力,二是这个话题也不是特别能够抓住我的话题。可惜的是袁腾飞和石国鹏的视频我基本上都看过一遍了,现在只能偶尔复习一下,还没有找到下一个能令我兴奋起来的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