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沦为一介美工

昨天下午确定了今年 WWDC 的时间,并在日历上进行了标注。心想已经好几年没看直播了,今年如果没事不如看一看,权当娱乐。结果哄睡孩子的同时,又一次把自己哄睡了,再次醒来是今天凌晨四点半左右。睡不着觉了,拿起手机直接看了一下订阅的博客,除了 Darring Fireball 有些零散的文章,爱范儿和少数派都还没有文章介绍要点,于是打开官网上的视频看起。在我又一次睡着前,看了iOS 14、iPad OS 14 和 macOS Big Sur 的一部分介绍。

特别是看了 iOS 14 的介绍后,我特别想发一条推来吐槽一下,后来忍住了,先看视频再说。重点是,iOS 新增加的一些功能,不就是安卓系统上一开始和 iOS 不一样的地方吗?

  • Smart Stack 不就是相当于安卓的 app drawer 吗?把全部的 App 图标隐藏起来,只留自己常用的在桌面上,其他图标可以去 Smart Stack 去找。很多国产的系统为了抄苹果,取消了安卓原生的 app drawer,自己搞个 launcher,把所有图标都摆桌面上,现在苹果爸爸也抄回了安卓,这些厂商赶紧进一步致敬吧。(我因为这个原因拒绝使用这些系统)

  • 桌面上的 widgets,安卓最早的功能了,连 widgets 的大小都有大、中、小三种可调。

说良心话,苹果作出这样的选择,给 iOS 界面带来这样的发展,其实无可厚非,只是有些不符合我们对苹果的期望。安卓早再 10 多年前就已经给出了答案,苹果放在 2020 年来抄。确实,界面符合苹果一贯的风格,美观、大方、实用,但所谓 WWDC 吗,我对它可是有 blow my mind 的期待的。

再说 macOS,上来介绍了一通控制中心,这不和 Windows 一样了吗?当然,美观,或许对某些人来说也是生产力吧。

在 Craig F 介绍 macOS 的照片应用的时候,我心里又一次抱怨:苹果还是在应用程序层面花了太大的功夫。一家操作系统的开发商,需要提供多少比例的应用软件,这个平衡,我觉得可不好把握。苹果,我觉得一贯的风格,是做的太多了。比如今年,Apple Watch 加上了睡眠监测功能,把 AutoSleep 等一众应用挤的缺少了生存空间。难说苹果的软件会有多么了不得的功能,但打击了第三方开发着的积极性。这对操作系统的生态又会产生影响。有人调侃 WWDC 的全称是 World Wide Developers Cry,不无道理。看着 Craig F 介绍照片等软件,我心里想“你们怎么不开发个微软的 Office 的复制品呢?在这里欺软怕硬!”转念一想,苹果有 iWork 套件遮羞,虽然功能跟 Office 完全不能比。

我印象里最深刻的一次讲 macOS 的 WWDC,是 Craig F 在台上介绍 Power Nap、内存压缩等功能,那次看的我血脉喷张,恨不得立刻假如 Beta Program,升级来尝鲜。现在苹果这方面的内容越来越少了。

苹果将来路在何方?或许作为一个纯硬件公司会是比较自然的选择。正好今年 WWDC 苹果应景的推出了 Apple Si,虽然让我很困惑。我的同学 @Dr.Quest 对这个消息非常兴奋,我想和他曾是 PowerPC 时代的 Macintosh 的老用户有关系。我没用过 PowerPC 时代的 Mac,上来用的就是 Intel 的处理器。当年苹果花大功夫,将软件架构转移到了 x86 上,现在计划两年时间里又回去,给我一种创造困难创造需求创造劳动岗位的感觉。苹果找不到发展方向,于是干脆重新发明一套轮子,这是我阴谋论的观点。但这几年在 x86 平台上的积累,说扔就扔吗?开发者是否买帐?Craig F 说微软、Adobe 都在为新平台开发软件,也展示了一些成果。但如此规模的软件,是否会引进 bug,让我很担心。目前不大确定,Office for Mac 和 for Windows 是否共享一套核心代码,两边编译解决两个平台的问题。将来架构都不同了,应该不会这么简单了吧。

终止

今天早上看到 MacStories 的一篇文章,Apple Announces iTunes U and iBooks Author Will Be Discontinued。看到标题后,心想这应该是后乔布斯时代被终止的又一个项目或者理念吧?

对于苹果和教科书的关系,在中国可能不大有人关心,不过老乔当年确实希望在教科书领域有一番作为。在《乔布斯传》中讲 iPad 的那一章的末尾,提到了乔布斯对教科书的看法: 截屏2020 06 13 下午11 51 33

后来在某次发布会上,苹果公司专门提到了 iBooks Author 这个应用。在我看来,它最大的作用就是来制作教科书。单纯的小说类的书籍,用个字处理软件导出成 ePub 然后就能在 iBooks 里阅读,根本不需要 iBooks Author 这么复杂的工具。事实上,苹果介绍 iBooks Author 的例子,是一个青解剖的展示。我虽然没有实际去看看,但从介绍视频上得知,用户能够在这个电子书上,一步步的看到解剖一只青蛙的过程,进而了解青蛙的生理构造。

虽然我想,各人用户用 iBooks Author 来制作电子书的,应该是凤毛麟角的吧。而专门为中小学生们制作电子书的机构,应该也用不到这种面向消费者的工具吧,不过有这个工具,可以说是苹果的情怀所在了。

今天,苹果把这项工具关闭了,我想大概是苹果认为这个工具无法带来收益。作为企业,追逐利益无可厚非,至少对我来说,苹果放弃 iBooks Author 比 Google 放弃 Google Reader 要好太多了。只是,从情怀角度,让人觉得有些遗憾吧。

今天走在路上,想起了《乔布斯传》里面,对乔布斯和沃兹的对比。我琢磨之后感觉,乔布斯不是一个追逐经济利益的人,尽管很多对他的描述让我感觉他很看中钱。但今天想明白了,应该不是。乔布斯几次对经济利益的苛求、对公司股权的斤斤计较,在于价值观的追求。在他看来,经济回报不单是钱,而是对他贡献的认可。

《乔布斯传》中,把他未能完成的改革教科书的事业点了一下,因此我对今天这则新闻感触很深刻。后来我仔细看了看,原来苹果并非完全放弃 iBooks Author 的功能,而是把它给整个进了 Pages。当然背后的真正原因是否要放弃这一块的业务,我心里感觉放弃的可能性要大一些吧。

Time Machine 过时了吧?

这个月上旬,女儿和爷爷奶奶出去旅游,家里平时就我和妻子,导致我们的也生活有了很大变化,结果就是我在家里基本上没有打开 MacBook Pro,就算打开也是短时间用用,没用给它充电。

然后上周收到 macOS 的提醒,说 Time Machine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备份了,当我插上电源时会开始备份。我意识到这一点后,就在睡前把 MacBook Pro 打开,插上电源,为了避免它休眠导致备份暂停,我还打开了安非他命这个应用,禁止 MacBook Pro 休眠,然后通过菜单手动启动 Time Machine 的备份。

本以为这样一弄,到了第二天早上,就完成了这次的备份。结果我惊讶的发现,到了第二天我上班前,备份才进行了 30% 不到。看系统告诉我,要备份的总大小在 90G 左右,我的 Time Machine 用的是连在同一个路由器上的群晖 NAS,心想复制这 90G 的文件,半小时怎么也绰绰有余了吧,就算需要加密、增量计算,也不应该一个通宵都完不成。因为我上班要用 MacBook Pro,所以就必须拔掉电源,因此第一次备份就失败了。

之后的几天,我都尝试了一下备份,结果均没有成功,都是一个结果,进度条就是不走。上周四应该是最接近成功的一次,我下班回家后马上把备份打开,到了第二天一直等,等到最后进度条已经走完了,说要清理,但还没告诉我备份成功。我最后实在没法等下去了,拔了电源,到了单位看还是没有成功。

等周五下班,我因为有了周末的时间,就把 MacBook Pro 一直插着电源,等了很长时间,进度条走的依旧很慢。到了最后的 10%,我正好有些别的工作要弄,弄完了再看,进度条似乎根本没动。我上网查了一些资料,有说用网线连上路由器会速度很快,我心想如果再不行就这样试试。还有人说要关闭限流的,我照着检测了一下,发现我这里没有限流。

之后我因为不需要把电脑带出去,就没有继续处理,把它放在那里,让它自己弄。一直到了周六晚上,我看进度条基本走完,目前状态显示清理中。我等了几个钟头看还是这个状态,于是没有继续登下去,重启了电脑。本来以为应该要重新开始备份吧,结果显示备份成功了。之后我插着电源,在周日看到之后的增量备份又正常了。看来,频繁的增量备份对 Time Machine 来说还是能够正常完成的。

经过这件事,我重新思考了 Time Machine 对我的意义。我之前写过文章,回顾了我第一次知道 Time Machine 的时候那种心情。苹果发布了一个介绍 OS X 10.5 Leopard 的短片,里面展示了 Time Machine 的功能,我看到了是大为惊艳。也许正式这次的惊艳,在我的脑中形成了执念,我之后一直对其念念不忘。后来我买了白色外壳的 MacBook,但没有足够容量的移动硬盘来使用 Time Machine。之后因为内置硬盘不堪重负,我买了一块比砖头还夸张的外置硬盘,需要插电使用的那种,那时候才开始用 Time Machine 的功能。不过虽然我的文件都在备份,我却几乎没有使用过它来恢复什么东西,毕竟误删除文件的机率太少了。我的硬盘上,除了课堂笔记、作业,没有什么丢失了会让我损失严重的内容。而且很多东西,我在 Dropbox 里也存了一份,所以就更难用的 Time Machine 了。

回国工作之后,我自己开始赚钱,开始时是咬牙买的 Office 365,现在已经离不开了。除了能够使用最新的、正版的 Office 系列软件外,还带有 1TB 的 OneDrive 空间。我工作中使用的都是文档,Word、Excel 居多,有部分是 PPT,这些我都放在了 OneDrive 目录的工作文件夹之中,从 2014 年起,每年的全部文件都在里面。在单位里我的办公电脑没有外网,我通过 FreeFileSync 将工作目录和我的私人电脑同步,然后在私人电脑上的文件会被自动同步到 OneDrive 上面。我在需要查找文件但无法使用电脑时,在手机和 iPad 上的 OneDrive 应用里面,所有的工作用的文件都可以访问。除了方便之外,更要紧的是,这些文件几乎永远不会丢失了。

这样看来,我目前其实没有再使用 Time Machine 的必要了。对苹果来说,现在虽然系统里还内置着 Time Machine 这个功能,但在任何场合我都没见到苹果提过。让我感觉苹果似乎也把它当成了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好在我的 Time Machine 备份盘放在家里的 NAS 上,平时也不需要连接数据线,就先这么放着吧,谁知道那天还能用到呢?

苹果下架 Pocket Casts 和 Castro

今天看到了 Daring Fireball 的一篇文章,说中国区的 App Store 下架了 Pocket Casts 和 Castro 两款经典的播客应用。简单看了一下文章,是说这两款应用违反了中国的法律。因为在播客应用里能够收听被政府禁止的内容。中国政府相关部门在两天前已经通过苹果给 Pocket Casts 发过信息,但没有给出具体哪部分违规。

听到这则新闻,我心中略有惊慌。目前其实暂时不影响我使用,因为我的手机上安装了 Pocket Casts、Overcast 和 Castro 三个应用。今年春节前后我曾经把他们几个对比了一下,因为当时我用 Overcast 遇到过几次莫名其妙的崩溃。之后我决定了用 Pocket Casts 来收听播客,虽然偶尔也会崩溃,但次数少多了。

但心里总是又些不爽的。排除政治原因,从便利角度就又些影响。我不知道将来应用升级的话,我能否也升级。如果不行,就只能去美区再下载一次了。今天把所有的播客在 Overcast 里也同步了一份。

对于政府部门的粗暴,我现在不想讨论了。参加工作几年,感觉比过去接触了更多社会,现在对政府对待互联网的态度也没有过去那么愤怒了,当然前提是目前没有影响我使用互联网。不过这件事还是难免再次给我一种紧迫感,那就是苹果这家公司的态度。

苹果从初代掌门人起,就选择了一种端到端一体化的封闭思路。在 iPhone 上面,就是应用只能在苹果的 App Store 里安装。的确这带来了非常大的便利性,但遇到了今天的这从情况,就有点一筹莫展了。其实安卓生态也有类似的问题,比如曾经我在国内没法正常上网的时候,想安装个应用,没法上 Play Store,就去官网上找,点击官网上的下载链接,页面跳转到了应用在 App Store 上的页面,为此我没少骂娘。后来好在发现了其他的网站,能够提供 apk 安装文件,否则也会成问题。在安卓上我们可以装 apk,在 iPhone 上,就只能越狱了,这绝对是一般用户不想做的。

我过去曾在博客里写过,一些东西被防火墙封锁,还是有点办法的,但是如果官方给拿掉了,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之前我遇到过不少情况,最近的一次是一个叫做 Checked 的播客,那段时间我很囧,手机因为忘了什么原因换了。原本我的播客应用里已经下载了最后两集的文件,结果我换手机的时候忘了这个事,结果就在我换手机并把之前的手机还原置换之后,我发现最后那两集我怎么也下载不了。上网查原因,才发现这个播客无限期停更了。主人做的很绝,原来发布过的音频文件,统统删除。我想听的最后两集,可能因为太新,网上也找不到缓存了。做的这么绝,播客团队成员是两男一女,那位女主持人的男朋友不是团队里另外两人之一,我难免猜测是之间发生了感情纠葛。后来前几个月从少数派的访谈中,听到了公开的原因,原来是团队受到了网络的攻击,而粉丝不主动支持他们,所以一气之下就让 Checked 播客消失了。不谈他们的做法是否得当,作为听众,官方下架总是感觉可惜的。

这件事情的结局,我本来把 Overcast 和 Castro 放在了 Alternatives 文件夹里,打算等 Pocket Casts 久经考验后,就卸载他们。结果现在还是留着吧。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我现在已经觉得 Pocket Casts 已经很好用了。不过如果后续受影响太大,而且 Overcast 不再莫名其妙的崩溃的话,我还是打算渐渐转移到 Overcast 上面。另外,这件事情对苹果生态也是一个动摇,我也再次考虑换到安卓平台上的可能性。

Reeder 是克制

当我前几天得知了 Fiery Feeds 的时候,我在手机上安装了它。经过试用,我感觉比较满意,就买了高级版。之前我在手机上是用 Unread 的,再之前我用的是传统的 Reeder。

Fiery Feeds 给我的感觉不同。不大好说它和 Reeder 的区别在哪里。基础功能方面两者都差不多,给我感觉差别较大的在于界面。字体、字号、排版这些东西,看上去不甚重要,但对阅读的感觉来说影响其实挺大的。我感觉 Fiery Feeds 的界面读上去最舒服,因此用了一段时间的 Fiery Feeds。

使用 Fiery Feeds 的感觉并不总是完美的,有一些细节的地方,我感觉还没有打磨完善。比如在读一篇文章的时候,如果一不小心,手碰到了文章的插图,就会进入看图模式,一整页显示一张图,可以放大缩小了仔细看,但这不是我常用的功能,你能想象不小心(频率非常高)点进图片模式会有多苦恼。我为此给开发人员反馈意见,现在已经调整的好多了。还有在 iPad 竖屏模式下,文章不是全屏占满的,左右两边会各有一道竖条。点击竖条是返回文章列表的功能,但这两个竖条太容易误触了。

我在用 Fiery Feeds 的期间看到了 Unread 发布 2.0 版本的消息。看了一下功能改进,我最关心的是在 iPad 里能用外接键盘来控制一些功能了,比如最基础的翻页。我在 iPad 上安装尝试了一下,发现仍然需要花钱解锁,之前买的解锁版本不管用了,因此有了放弃 Unread 的想法。对 iPad 的支持,Fiery Feeds 没的说,Reeder 也有基本的功能。

大概是因为对 Unread 2.0 的尝试,我又尝试使用了 Reeder。怎么形容这个感觉呢?阅读界面上不是最让人满意的,但不影响阅读。就是看着不如 Fiery Feeds 来的顺心。但 Reeder 是个老牌的 RSS 阅读器,发展到今天已经迭代了 4 个大版本,我知道从功能、细节上,Reeder 一定会打磨到最细致。我从接触 iOS 和 Mac OS X 平台就开始用它了,这种感觉,一旦克服了些许的不足带来的不悦,相信我会重新爱上它的。

还有一点,我从网上看到人们对 Fiery Feeds 的桌面版评价不高,因此我没有敢购买安装。目前已经在 macOS 上安装了 Reeder 4,对 Feed Wrangler 的 Smart Stream 支持的不好,不过用做 Inoreader 的客户端完全没问题。

另:发布此文之后浏览了一下我的博客归档,发现在今年 2 月份写过一篇《好失望的 Reeder 4》。现在不大好写博客了,导致之前自己写过的文章都忘记了。看到那篇文章,主要对 Reeder 4 的意见是它的图片缓存功能还没有做,我也是那个时候开始尝试使用 Fiery Feeds 的。看到这篇文章后,赶紧去手机上查看一下,发现目前 Reeder 4 的图片缓存功能是有的,运作正常。

被 Apple Watch 伤了

今天些了一份文件,拿去给主任审阅,主任做了一些修改,我打开了 Apple Watch 上的录音功能。

主任的字是很难识别的那种,用“蚯蚓”来形容应该差不多。我感觉是没有骨头,没有间架结构可言,用“炊烟”来形容似乎有些美化的意味。如果说前一任主任的字我能认出九成,那这位主任的字我最多能认出一成,真是让人苦恼。我还见过刚调任不久的大领导的字,也不大容易认,但那因为他写的草书,字的间架结构还是有的,让人觉得有美感。这位主任的字则完全不是这样。

之前我用手机上的录音机来录音,虽然少了“打点”之类的功能,不过对我来说够用。后来我发现 Apple Watch 上的录音机更加方便,用手表就可以录音,录完之后同步到手机上听,非常合适。尤其是我在表盘的快捷方式里把录音机给加上了,需要录音的时候直接在手表上点两下就能开始录音,完全避免了掏出手机的尴尬,因此我录音的次数大幅提升。

直到有一天,我受伤了。我和主任向大领导汇报工作,领导就工作作出一些指示。我因为手表上录着音,因此不需要在小本本上狂记。回来之后也不甚在意,主任问我相关细节,我说都在我的录音里呢。然后等我需要听的时候,我傻眼了——录音没有同步过来。这个同步功能是构建在应用之内的,不需要一个按钮让我手动同步。这也让我对它的同步过程完全没有信心,自动化过高的东西一旦出错就会让人立刻傻眼。

因为牛皮已经吹出去了,我又一次感觉到头上冒汗的紧张感觉。没有找到手动同步的办法,我只好戴上 AirPods,用手表来播放。但不知道是手表有问题还是就这么设计的,有手表上的录音机(准确的说是“语音备忘录” App)只能播放录音的前几秒钟。如果是就这么设计的,作为让用户确定是哪个录音的功能,我是可以理解的,但前提是把同步功能做好了啊。我的 Apple ID 是国内的,应该不存在远距离同步的问题。

我只好继续上网找解决办法,最后似乎是重启了 Apple Watch,最终同步了。

今天又一次发生了这种情况。主任审阅我起草的文件时,已经是中午了,等弄完了别人已经吃完饭。我因为有录音,所以也不着急,先吃饭再说。吃了饭就睡觉,然后下午睡醒了,迷迷糊糊间,主任问我文件改好了吗,我只能回答说快好了。然后打开手机准备听录音,结果发现竟然又没有同步。我只好“靠”了一声,试着重启手表。

这次重启之后厄运来了。我发现手机上并没有同步,更严重的是,手表上的录音还在那,但时长变成了 0。我不甘心的点进去,没有任何声音,这简直是晴天霹雳。我一瞬间脑子空白,然后想的是 Just Press Record 会不会好一些,不会发生这种问题?

之后我只能再去找主任,让他再把他写的内容给我读一遍,好在他也知道自己的字难以辨认。我也智能继续录音,好在这次没有搞砸。不过我的情绪可就糟糕了。

对于苹果系统的评论,有一项比较主流,就是关于开放和封闭的讨论。我比较认同沃尔特·艾萨克森在《史蒂夫·乔布斯传》中引用沃兹尼亚克的话:“苹果把用户引进围栏并让他们留在里面,但是这也有一些优势。我喜爱开放式系统,但我是个黑客。而大多数人只想要简单方便易用的东西。史蒂夫的天才之处就在于,他知道如何把东西变得简单,而要做到这一点有时就需要控制一切。”但今天的事情加深了我的另一个想法,封闭式的系统确实能给普通用户带来便利,但要求是稳定性要做到最好,因为一旦有一个环节发生问题,就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对软件质量的控制很困难,那要如何避免灾难发生呢?答案是 KISS——Keep It Simple, Stupid。可惜 KISS 与苹果的传统天生是对立的。在 UNIX 哲学下,从来不会担心一个错误造成整体的灾难,因为每个环节足够简单,因此更不容易出错,及时发生错误,中间环节也容易得到保存,因为中间过程都是开放着的。

之后有时间我会继续寻找一下,看看有没有更加可靠的录音软件,同时支持 iPhone 和 Apple Watch。目前知道的仅有 Just Press Record,然后就是一些笔记应用提供的录音功能了,都要调查一下。

AirPods Pro 太舒服了!

29 日早上从微信的 Apple 公众号上看到了 AirPods Pro 发布的消息,当时挺有欲望购买的。最吸引我的功能是降噪,我目前用的 AirPods 一代有个大问题就是不能降噪,戴着它洗碗根本听不见里面的声音。后来我买了 BOSE QC35 也有这个原因。不过当时感觉比较奢侈,就没有下单。

到了下午妻子看同事下单了,就说“你也买一个吧,把你目前的给我用”。她之前也用AirPods,不过丢了一个耳机,只剩下一边的了。然后我就迅速的在手机的Apple Store应用里下单了。结果比较出乎意料的是,网站上说10月31日发货,我10月30日就收到了。当时带上之后,感觉确实很降噪,很实用的功能。

我本来想用默认的配置,没有想过换耳塞,因为怕换下来的耳塞丢失。但是默认的中号耳塞实在是有些涨,我就换了小号的,瞬间感觉到耳朵里没有了东西一样,当时的想法是“或许高端卫生巾就是这种感觉吧”。

更加让我开心的是,用入耳式的耳机,耳机更不容易脱落了。我之前的AirPods的右边耳机就很容易滑下来,估计是我耳朵造型的原因。之前一次和几个小伙伴去无锡,看到其中一个在路上全程带着AirPods,我就很羡慕,而我只能带笨重的QC35。现在好了,梦想实现,实在是很值的一笔消费。

现在的苹果电脑的硬件质量不大好了

或者就不曾好过?

苹果笔记本的质量,我一直是认为是计算机硬件的典范。之前我有过两台苹果的笔记本,一台是 2006年初购买的 MacBook,当时还是白色的塑料机身。这台电脑严格来说也并不是那么的完美,这种材料本身就是易于老化的材料,电脑的掌拖的边缘部分曾经开裂过,当时尚处于保修期,我去维修点给我免费更换了 C 面。后来因为电池老化,发生了鼓包的现象,后来一直没再用过了。另外一台,是我在 2013 年秋季买的 MacBook Pro,这是我用的第一台 Unibody 的苹果笔记本,这台电脑给我的印象很深刻,我一直认为是坚固的象征。我用着特别满意。

之后因为一些情况,我把这台电脑卖掉,买了一台 ThinkPad X1 Carbon。之前我还买过一太 ThinkPad X250,那一台电脑从硬件质量上来说,比 X1 Carbon 还差一些,这台 X1 Carbon 的质量真是没说的。不光是坚固,而且还特别的轻便。自从用了这台电脑之后,我再去苹果商店试着掂量新发布的机型,感觉压手了不少,这时候我就对苹果电脑硬件的印象打了折扣了。

之前的 MacBook Pro 也沉,我心里的感觉是厚重,有一种踏实的感觉。而现在我的这台 Mac Book Pro,可能是 15 英寸的关系,感觉这重量有点偏重了。更大的体积也导致了我的手在抓它的时候没法更加靠近重心,杠杆原理下导致手更加的累,体验也很不好。

更加不好的是,我发现除了屏幕之外,外壳也十分的脆弱。之前我用老的双肩背包来装它,有一次出电梯的时候,背包里的电脑碰到了电梯门,然后再一看,边缘处就磕了一个小口子,让我心疼了半天。

我想了一下,我用上一台 MacBook Pro 的时候,没有感觉苹果电脑的外壳也能这么脆,不确定是不是最近这几代带 touchbar 的版本才有的。

当然更不要提屏幕了。之前我一直自己用电脑也没感觉,但自从我在闲鱼上卖了几台电脑,才知道屏幕上是有一层镀膜的,键盘上粘上手上的油,会在合上盖子的时候让键盘上的油腐蚀屏幕上的镀膜,导致再打开的时候能看到屏幕上的一块一块按键的方块痕迹。这种腐蚀是不可逆转的,之前我从来没有想的屏幕不磕不碰的也能有这么多的道道。苹果在这上面,质量一直无法达到我们的要求。

由 OnePlus 7 Pro 所想到的

许久没有关注我订阅的那些 RSS 之后(闲着没事净看相机了),我看到近期科技媒体在讨论近期发布的一加手机。近期推出的 OnePlus 7 Pro 获得了不错的评价,有媒体说它是目前安卓手机达到的巅峰(大意如此)。也许是近期还没有到达状态,我看到了新相机的参数,心里一片平静,没有丝毫想要入手的冲动。

曾经的一加手机让我十分着迷,顶级的硬件效能配置,并不过分追究拍照功能(符合我对手机的定位),再加上十分诱人的价格,让我在使用 iPhone 的时候感到了一丝沉闷。这一丝沉闷成了千里之堤上的蚂蚁洞,让我心中渐渐的萌生出“好想试试今天的安卓手机”的想法,最终因为一加的限购政策,我没有买它,而是入手了三星 Note 7。当时磕磕碰碰的用了半年,直到它被召回,我重新买了 iPhone,但我从一个坚定的 iOS 用户渐渐的在往安卓靠拢。之后 S8+、S9+ 两代之后,我才重新觉得 iOS 系统上有我一定要用的应用,才又回到了 iPhone 的怀抱。

最后一次换回 iPhone 是一次重新认清自己的过程。经过几年的徘徊、挣扎,我最终明确了——iOS 上的一批独占的软件是我非常想用的,包括 OmniFocus、Ulysses 等等。为了能够顺利的使用它们,我还买了 MacBook Pro。之前用着它们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等用不到它们了,看着它们在 iPad 上的图标,却苦于手机和电脑上无法使用的时候,才真正的想念 iOS 这个平台。

说实话,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安卓系统并不比 iOS 差出太多了,甚至在功能上,国产的手机厂商定制的系统已经超出了许多,三星这样的外国厂商,更是在系统里包含了 Google Play Framework,可以使用原生的 Google Play Store,已经算是用上了 90% 的安卓了吧。iOS 在这方面并没有优势。iOS 真正不可替代的优势,就是它下面的这些独占的软件了。

从另一方面,这些软件在 iOS 平台独占,也确实给我在用安卓时带来了不少麻烦呢。1Passwork 开了一个好头,在安卓上也能不错的使用,就是不知道那年那月能用上其它那些软件了。

失误

最近发现我的通讯录少了一些内容,有些近年来添加的联系人竟然不见了。我立即意识到是我换了手机的缘故。

之前我在用三星手机的时候,手机的通讯录账号功能颇为复杂,我看到有的联系人是来自三星云,有的来自我的 Google 账号,有的甚至来自于 TIM 账号。我本能的感觉这样会很麻烦,心想把它们都归集到一个地方,但是尝试了一番,感觉还是很复杂,最后就这么放着了,只是在保存联系人的时候逮着一个账号来添加。为了在国内的稳定性,我选择了三星云的账号。

结果这次手机从三星换到了 iPhone,我没有考虑这个问题。上一次换手机上从三星的 Galaxy S8+ 换到 Galaxy S9+,过渡很平顺,让我这次忽略了这个问题。之前换手机会用个腾讯的通讯录管家,这两次用三星手机的经历,让我变懒了。这次换 iPhone 手机,我压根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而只是少了部分新联系人而不是全部,让我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问题,我很快把旧的手机回收,到我发现问题到时候已经迟了。

然后我尝试把三星云里到联系人导出来,发现从 web 版本的界面上根本没有这个功能,上网查了查,发现也没有办法不通过三星手机来导出这些联系人。或许还能用一些奇技淫巧来达到目的,不过我放弃了。

这次的经历对我来说是一次警醒吧。对于手机品牌,要么干脆坚持用一个品牌,要么就要时刻保持警惕吧,毕竟“大同”之日还是遥遥无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