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箭穿心》

万箭穿心海报曾经的某一天,我忘记了是初中、高中、还是大学时期,我在家里阳台的旧纸堆里,找到了报纸上《万箭穿心》小说的连载。母亲把每一期剪下来,订成了一个小本。我在那天的下午,蹲在阳台上,一口气读完了全篇。

我是随手翻到了中间的一篇,看了几句就欲罢不能,看到后面几章,停下,翻到第一页,从头看起。之后读完全文。小说不长,从篇幅上讲应该属于个短到中篇。当时看完之后,因为感觉里面的故事离我很远,我虽然觉得为剧中人物的命运感到悲哀,但没有太多感触。当然,在我以为,这是一部好作品。

今天中午躺床上看抖音,看到一个讲电影的账号,进去看看他之前的视频,正好看到了《万箭穿心》这个标题。我心想这不会和我看的小说是一个作品吧?点进区看了,的确是我看的那篇小说改变的。回顾了一下剧情,回忆起了一些我已经忘记的内容:比如故事的发生地点在武汉(当时普通的城市现在已经成了焦点),女主角之后干的工作是棒棒,就是帮人挑东西的工作。

我因为是第一次听说过这部电影,因此看了一下几个角色的演员,给我的感觉都很传神。女主角的泼辣被演绎的尤为明显,男主角的憨厚、老实的书生气也被演绎的很像样,儿子是更年轻时的李现演的,从面向上能看出和现在比较相似,女主角后来有个情人,我完全没印象了,似乎小说里不存在这个人。不过,看电影给我一种隔岸观火的感觉,反而没有觉得像读小说时那样受到触动。

下午又想起了这部电影,于是去豆瓣上找了一下,是 2012 年的片子。看了一下演员表,又看了一下大家的评论。网上对于男主角有两种观点,可怜的和批评的。作为从小说读下来的读者和一个已经成家有小孩的男人,我更认同主流的观点。然后看了一些其他的信息,最让我惊讶的是,小说的作者是方方,就是前两天因为日记上热搜的方方。怪不得小说的背景发生在武汉。

这种感觉,让我客观的描述第一印象,好比一锅美味的汤里发现了一颗老鼠屎。我对事情的真实情况没有很清晰的了解,但是前几天看了各方面的报道,已经有了一个立场。现在突然被告知欣赏的文学作品的作者是那个人的时候,实在是有些惊讶。目前,我的心情已经平复了一些了。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2015 年的五一国际劳动节,周五,下午,在老婆的娘家。中午刚去了老婆的姥爷家吃饭,喝了一点酒,不算晕,只是有点困,蹲完了厕所。老婆累了,在睡午觉,岳父母不在家,只有我自己活动在安静的家中,拿起了 Kindle。这一刻,我觉得万般琐事都是无聊的,只好进入书的世界。

在今天我们读书越来越少了。我自己觉得读书最多的一段时间是在初、高中,尤其初中,那时有些时间,对陌生的世界有相当大的兴趣,能读很多书;到了高中,记忆力弱了,忙于课业精力也不那么充沛了,读书渐少。等大学之后,尤其出国后,有了自己的计算机、手机,受互联网上的信息冲击,能静下心来读书的机会也少了。

从高中之后,我读书的倾向放在了技术、史哲方面,小说则基本不读。我觉得读一本小说,需要把自己代入故事当中去,读起来太累,因此常常选择更加轻松的网文小说来放松。严肃的阅读,则基本限于历史、哲学、以及计算机科学(近年来较少)方面。最近读的书都是这样,比如现在在读哲学方面的书,累了把 Kindle 一放,直接睡觉也没关系,小说就难说了。

至于其他的文娱活动,音乐还好,电视、电影最近看的也较少了,最终只有读书能够让我感觉心里不那么的慌张。

《大教堂和集市》的翻译

今天,在 Kindle 上看完了上一本书,我开始阅读之前买的《大教堂与集市》。

这本书是 Eric S. Raymond 的五篇关于黑客的文章的合集,标题分别是:

  1. A Brief History of Hackerdom
  2. The Cathedral and the Bazaar
  3. Homesteading the Noosphere
  4. The Magic Cauldron
  5. The Revenge of the Hackers

这五篇文章我在很早之前刚刚接触自由/开源软件的时候就从网上听说过,并拜读了前两篇。后来有人整理了《Eric Raymond 五部曲》,发在网上,我还特地打印了下来珍藏,时时翻看。前两篇是我经常读的,后面三篇看着名字挺高大上,不过我读起来是云里雾里,感觉没有很多涉及技术上的东西,于是就弃之不读。

后来我听说这五篇文章集结出书,曾经很想买一本来读,不过想到里面的文章我感兴趣的都看过,不感兴趣的也没有买的意义,而且从网上都有,于是我就没有买。

后来有了 Kindle,觉得亚马逊的电子书挺实惠,而且之前打印的版本经过几次搬家也都很难找到了,所以我就买了电子版的,方便随时阅读。

今天读了这本书的开头,感觉对这个版本的翻译很不习惯。我开始时读的版本,我怀疑是台湾人翻译的,其中有些名词,比如“滥觞”、“弹性”等等,当时读的我是云里雾里,后来多读了几遍,渐渐的理解了大概含义,虽然不能准确的将其翻译成大陆的语言,但已经不影响我阅读了,反而还带有一种亲切感。

这次读的版本,由于是正式出书,而且翻译的时间也晚,自然比老的网上版本要精确许多,不过我觉得少了那股子亲切感。而且这本书,特别是第一篇,是一位黑客描写的黑客的历史,网上的中文翻译者也是早期的中文圈里的黑客,因此他的语言自然给人亲切感。而这个版本,给人一种正式、疏远的感觉。

最后,“黑客圈简史”听上去实在不如“黑客文化简史”来的嘴顺。

读《深度学习的艺术》

最近一段时间,我在 Kindle 上阅读知乎发布的《深度学习的艺术:知乎采铜自选集》,是一个用户名为采铜的人,总结自己在知乎上回答关于深度学习方面的问题,出版的一本书。

我对这本书的期望蛮高的,爱读书的人谁不喜欢“深度学习”呢?不过从开始读的时候,我就觉得别扭,总觉得不得劲。从我的经验看,这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今天我继续读了一部分,从统计上看大概是67%,我得出一个初步的结论,这部书的目标不适合我。

书中讲的中心是“深度学习”,里面的种种方法理论都是针对“深度学习”的。而我从毕业后就很少有“深度学习”的需要跟能力了。书中的这些方法,我想象了一下,觉得用在学生时代应该很有效果,而对于我这个喜欢在工作之余看书的人来说,有点过于负担了。

在我这个年纪跟状态,在业余时间喜欢读书的,在我周围已经不多见了。当我发现我的岳父是个红迷,在工作之余最大的爱好居然是阅读时,真是让我感觉惊诧。出了岳父,我周围很少有因为爱好而阅读的了。

对于阅读的爱好让我有时有些茫然,我不清楚在这个周围人都用手机娱乐的世界,坚持阅读是否合时宜。毕竟阅读严肃的著作不像阅读起点中文网上发表的小说那么有娱乐性,我拿着一本电子书来阅读是否正常。我对这个问题有过思考,我想我会喜欢自己在有空时就拿着手机玩一些“开心消消乐”之类的“益智游戏”吗?结论是否定的——我觉得这样既消耗时间又让我难以有所得。所以我最终选择了读书——至少这样让我安心。而在亚马逊的 Kindle 书店中,我也找到了一些让我感兴趣的书籍,这样问题基本上就解决了。

但是有时候仍然让我有些难以适从,有时候读的书却是有点枯燥,这一段怎么也不能让我心悦诚服的读过去,而简单的跳过去却让我觉得似乎错过了点什么。好在之前我有过这种经历:我读《挪威的森林》的开头时,怎么也无法沉入进去,难以让我将这些文字与一本名著相对应。等我最终克服了这一点,我终于可以享受阅读的乐趣。

而《深度学习的艺术》这本书对我的习惯是一个颠覆。我读书的方式很难称为“深度学习”,这对我的读书习惯是一个否决。因此阅读这本书的时候,关键的问题就成了“所谓’深度学习’与我这种‘浅度学习’的冲突”,是否应该接受这种“深度学习”的习惯呢?

经过对比,我觉得至少目前阶段,还是让阅读量成为阅读的中心吧。书中说的“浅度学习”、“记忆学习”虽然是一种低效率的学习方式,但总好过徘徊于阅读大门的入口无法进入。至于“深度学习”,等我有了一定的积累、眼界更加开阔之后,再考虑进行。

虽然与书中的内容冲突,我觉得还是要把这本书通读一遍,批判性的读,相信一定会有收获。

规划未来

TLR前面的文章说我从上海参加了上海16期Money&You课程。在课上林老师向我们讲述了思维导图(MindMap)的使用方法。在听这一块时我立即想到了《学习的革命》这本书,因为我就是从这本书中第一次得知”思维导图”这个词的,尽管在这本书中这个”MindMap”被翻译成”脑图”。

说到这本书,它在我上小学的时候(93-99年)可谓风靡一时。当时这本书之所以被几乎每一位学校老师、学生及家长所知道,我想是因为它在CCTV等许多大媒体上做了广告,导演谢晋还在电视上一边举着这本书,一边严肃的说:“读这本书,可以帮助我们改变孩子的一生。”当时我是小孩子,家中还没开始给我买书,我也没到认识自己那么会读书的年纪,看过这个广告后,不禁也产生了想读一下这本书的念头。不过那时我还不像现在一样知道想买什么书便可以向家里要钱,甚至我都不大清楚新华书店的存在及作用。不过我也算有缘,没过几年这本书赫然出现在我姨的书橱里,原来她买来参考教育我表妹的。不过我似乎从未见她读过。于是我终于有一天把它拿出来阅读。

这本书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真的非同一般,因为几乎所有书中的偶数页都大大地印着几个字。一般是从各种文献中摘录的一句话,又或者是某些表格、图形一类的资料。而我的第二感觉,便是这本书真的很难。里面的每个字我都认识,把一段读下来我也知道它在说什么,可我就是不知道这一章究竟告诉了我们什么,以及它对我有什么用处。因此,尽管我对它读了又读,读到最后依然不知所云。

在以后的日子中,我偶尔把它从书橱中抽出来翻翻,依旧没有收获。

有意思的是,这么一本赫赫有名的书,在98-99年以后似乎就再也没有人提起了。

而这次我想起它后,便又一次把它找出来,阅读其中有关脑图的几页。关于这部分,书中写的却是简略。以前我在读这些文字时,只知道脑图可以帮助我们提高学习效率,可根本不了解如何画自己的脑图。而在课堂上看过了林老师的亲自示范后,一切便豁然开朗了。

在阅读过程中我居然发现我可以领悟到书中的一些内容了。我感觉《学习的革命》真是一本好书。

我想它最出色的地方有二。一是它带给我们当时对我们来说十分新鲜的概念,比如脑图之类的。这些算是众所周知的。

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这本书在上个世纪就开始规划了未来的生活与事物。这对我的影响很大。在这次我阅读书里的偶数页时,我发现有许多句子都与未来规划有关。比如其中有一句的意思是:”在2000年我们会有廉价的、高速的互联网接入”。在当时,我们根本不知道互联网是什么东西,美国人也不是人人都可以用宽带。今天看来,中国城市中有电脑的家庭99%都接入了宽带网,即使像我们家,也有一根电话线,让我可以从网络上浏览消息。家庭如此,更别说企业与学校了。除了这句,书中还有不少语言类的句子,有些现在看起来相当准确。

其实我的这篇文章就是想说说我对规划的看法。不止这本书,我前几天参加的Money&You课程也告诉我,规划未来确实非常重要。我讲的不仅是个人,更重要的是,一个国家、甚至一个星球都需要对自己的未来负责任。书中说的一些话也确为事实,对我印象深刻的是学校问题。书中把当时的学校比喻为监狱,因为学校扼杀了学生的想象力,也抹煞了国家的前途。我不知道西方发达国家在这些年中是如何改变的,不过中国的学校在那个时候已经落后那个时候的西方国家的学校,在今天我看来,今天中国的学校比之那个时候西方国家的学校仍有一些差距。如果我们不做大的改变,我们岂不是始终要落在西方国家后面。

另一个例子是全球资源问题。从长远来看,地球的资源已经相当枯竭,支持不了多久。为解决这一问题,我们不光要开发新能源,同时必须改变我们今天使用资源的方式。这样一个明显的问题,在现实中人们却知易行难,”京都议定书”事件可以作为此事的例子。同样是我在Money&You课程中得知的富勒博士的”The Spaceship Earth”理论也是解决问题的一个办法。可面对今天的环境,一个连战争、和能源利用争执问题都尚未解决的星球,如何可以平心静气的接受这种”激进”的思想?

另外,不知是不是受了Money&You的影响,最近我总想着做新一代电视,真实很有意思。

小说《北京桂花陈》

《北京桂花陈》是我近两年来读的最出色的一本小说。

我对这部小说的认识也算是一波三折了。2005年劳动节时,我的一位舍友去北京新东方听课期间买了这本书。他当时是把它当”黄书”来看的。当这位舍友向我介绍它时,信誓旦旦的向我保证”随便翻一页就能看到性的内容”。我随手翻了一下,果然如此。当时我略微浏览了一下前言及封面上写的梗概,并没发现有多么吸引人的情节,反而我对这种靠性描写来”抓”读者的一类书比较反感,于是并没有多么关注。在随后的几天里,舍友便把它带到了教室里,在上课时”津津有味”的看起来。

在课间时我也曾翻看过几次。当然是冲着里面的色情描写去的。说老实话,就我的经验积累而言,《北京桂花陈》中的性描写算是很文学、很高雅的了。当然是相对于那些所谓”成人文学”中露骨的、纯为挑逗欲望的文字来说。

直到一次英文阅读课上,我无聊的实在要死,再加上那时心情很差,天又燥热,我必须得找点别的事来做。于是我想到了舍友放在课桌里的《北京桂花陈》…

那天阅读课后没课,可我却留在了教室里 — 我已经放不下它了!

是什么如此吸引我呢?我发誓,绝对不是那些色情描写,书中的色情既不优美也不”纯粹”。

我的答案是”苦”。

从这本书中,我感到了作者在向我表达人生的”苦”,更确切的说是男人的”苦”。

这”苦”并不是一般的”痛苦”,你丝毫感觉不到疼痛;这”苦”来的很纯粹,渐渐地侵入到你的心里,等你猛然惊觉时,才发现已经太迟了。它给你带来的并非简简单单的”痛”,而是忧郁与压抑。记得那天下午,我在吃饭时第一次想着去要一杯扎啤,以缓解心中的苦闷。可惜当时没有,我一气之下跑去把学校顶层的玻璃给砸了。这种”苦”在我身上持续了近一个星期才得以慢慢排解。

虽然我经历了这样一场”苦”,但我还是很高兴。这样的”苦”让我成长了一大截。

今天我突然想起了这本书,产生了十分强烈的阅读欲望。可惜书在我舍友那里。无奈去网上下载了一个电子版。exe格式的看起来很不方便,于是我用OpenOffice.org把它弄成了个PDF文档。

好书希望与朋友分享。本打算发几个email,可是太麻烦。于是上传到了我的个人主页上,再在Blog上发个文章了事。反正读我Blog的人本来就没什么外人。

我制作的PDF文档在这里:http://uiltrams.googlepages.com/bjghc.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