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喜欢小宇宙

最近因为《Steve 说》这一档播客在 Pocket Casts 里面播放异常,我懒得仔细查找原因,去小宇宙试了一下可以正常播放,就用了几天小宇宙。我接触它的时间挺早的,因为我也是即刻的用户,得知他们做了小宇宙之后,尽管我已经是 Pocket Casts 的终身会员,手机上也安装了 Castro、Overcast 等软件,我还是安装了试一试。用了之后感觉不是很满意,主要是功能还比较简陋,可能主要在界面上做了一些创新,符合中国人的使用习惯。这此用了之后,还是让我有了不快的感觉,应该不会长久用下去。

先说一下我之前的结论吧。在功能方面,小宇宙差一些。我最需要的功能是软件可以自动维护一个播放列表,新节目自动进入,这样我逮着一头一直听就行。这种方式还是我从 Castro 那里学来的呢,一开始也觉得什么莫名其妙的模式,真别扭,结果现在已经离不开了。而小宇宙,一直没有这一项功能。我曾经在后台的意见建议里面提过这一点,也收到回复说收到,但经过了两年左右时间,还是没有变化。

说起小宇宙的特色,是把交互功能做出来了,给播客带来了一种新的聆听模式。播客虽然现代,但过去一直是单向的,主播们说,听众们听。听众要与主播交流,只有通过其他渠道,听众之间的交流,除非是主播创建了微信群、Telegram / Slack 频道,也没有其他手段,况且着些群讨论的粒度也只能到播客这么细,没有机制让听众可以就某一期节目进行讨论。这样往往不会针对播客节目形成讨论。而小宇宙做到了这一点,把讨论带到了播客的世界,这无疑是小宇宙的功绩。小宇宙其他的特色,我感觉是跨平台。播客在这几年,在 iOS 生态下发展显著,而在安卓平台下则没有什么很完善的收听工具。我上一个有印象的工具是 BeyondPod,似乎也是上一代的产品。小宇宙打破了这一现象,在安卓上提供了非常美观的客户端,而且跟 iOS 可以同步,不得不说是我们这种双机党的刚需。小宇宙的界面,我猜测可能是使用了 Eletron 之类的技术,从外观上看是非常美观的。其他方面,对新播客节目的推广也值得一说,不过这方面感触最深的应该是主播们。

这次用小宇宙听 Steve 说的节目,让我感到不适的正是对于节目的讨论。在用其他工具的时候,节目听了也就听了,啥事没有。听到不喜欢的节目或者不能接受的言论,跳过去就是了。而这次当我点开节目的讨论区时,我真真切切的后悔了。评论区里面,至少是我看到的几个,针对节目本身的讨论很少,相反,节目中的某一句话,或许严格来说有些不恰当,则被摘出来反复鞭笞。让我印象最深的两次,一次是第 213 期,Steve 跟施展讨论学历史,Steve 问嘉宾如何让他的小孩对历史产生兴趣,嘉宾反问 Steve 说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孩子对历史产生兴趣,而且还是个女孩子的情况呢?评论里立马揪出这句话对女性的刻板印象,说如何如何不恰当。我看了实在是大倒胃口,这里面涉及当今网络上的女拳,我不展开讲,但看到这些评论,我立马关闭了讨论区,决定不再看,因为我无法在其中获取有价值的信息。第二次是今天听的第 216 期,Steve 采访经济学人徐瑾。节目我还没听完,但前半部分嘉宾对当年发生的蛋壳租房事件的分析已经让我感觉大呼过瘾,很有收获了,结果今天上班路上忍不住点开了讨论区,排名最靠前的都是对嘉宾的负面评价,说嘉宾水平不行的,讲话前后矛盾的云云。Steve 还好脾气的问听众具体哪一个点嘉宾讲的有问题,显然,是不会有答复的。看了这些评论,我暗自提醒自己,之后一定克制自己点开讨论区的欲望,听完了这几期 Steve 说,一定不再打开小宇宙了,如果有必要还是卸载为妙。

从我听过播客的历史看,绝大多数播客都是谈话,而不是播音。不管是单口的、双口的、还是多口的节目,都是最自然状态下的语言节目。或许有些节目提前准备了提纲,但几乎没有写好发言稿逐字念出来的。这种情况下的发言,除非是很有经验的媒体人,或者是老奸巨猾的政客,很少有人能够把话说的圆满,滴水不漏。比方说 216 期的徐瑾,她是经济学者,从事媒体行业,写过书,但我想这些作品都是反复推敲的结果,不会是一遍成稿,甚至她也不是老师职业,讲话难免有词不达意的情况,但如果她讲的内容里哪怕仅有一个点,能给听众带来启发,那我作为听众也是对她抱有感激之情的。而网络上自由发言的平台,让一个不知道几斤几两的什么人,张口就说有这种那种问题,在我看来完全是不知所谓的。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就像是文革期间红卫兵控诉教授一样可笑、可悲。至于 213 期女权的那一个点,在讲话中岂不是最最微小的一个点呢?放在今天的语言环境中,我是不会察觉,即使察觉,从讲话语境上分析,施展说这话是个小小的玩笑,没有对女性的恶意,甚至连是否应该提醒都有商榷的空间。我们之所以对女拳那么有意见,部分原因就在于他们对我们的正常生活、交流产生了不好的影响。我不否认女权的必要性,可我对面的女性,让我觉得不可爱,我是没有深入交流的兴趣的。

小宇宙让我感觉不适,在于它把微博这样的讨论氛围,带到了播客领域。或许出于我的私心,我们感觉播客还是小众的时候更家可爱。不否认给播客带来讨论功能不是进步,但这届网民的素质实在是让我无法直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