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事开头“难”

昨天和一位近一年未见的高中同学聚了一下,回忆起高中生活,那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真是令人感慨万千。

相隔约一年,我们见面后,竟都有一个想法:尽管上了大学后,我们各自有了自己的新朋友,但还是感觉不如老朋友谈得来。

人性是难以预测的。上了大学,也就意味着要面临比高中时更残酷的竞争。同学之间“只交面不交心”是常有的事情。这不能说谁错,“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是生物界的普遍真理,但这更体现了高中同学的可贵。

我们从各自的大学生活谈到大学课程,从大学课程谈到中国教育体制,又从教育谈到中国政治。同为由思想的人,我们的交谈从不会少了这些内容。之后他又撺掇我写blog,让我一定要把这些思想、知识表达出来。我本来很犹豫,怕没有时间,但经不住他的不断督促,最终从这里开了一个账户。

其实我过去对blog相当反感的,认为这不过是无病呻吟时接口水的尿壶。后来气势逐渐收敛,明白了blog是大部分中国人用来发泄感情的工具。

在北京上新东方时听李笑来说:“blog与日记有着本质的区别:blog是记事,日记是记心情。”其实很有道理,我们把它用在了寄托感情上,也算是一种创新了吧。

2009年4月19日注:这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一篇blog文章,对我有特殊的意义。

One comment

  1. […] 结果2006年的会面后,我回家就建立了我的第一个blog,取名“Smart 独醉”。Smart是我当时在学校的英文名字,“独醉”二字来自屈原的《渔父》。当时的blog设定里有一个区域可以设定一个在首页标题下面的一段解释性的文字,我当时搜肠刮肚,发挥我的文学功力,在里面填入了这篇文章的内容。它成文于我的第一篇blog文章之前,但又不算是一篇正式的blog文章,因此我在这里称呼它为第0篇。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