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思想者的读物 -《女神》

晚上闲来无事,走到书橱前翻起了旧书。我的目光停在了最下层,那里放着上初中是父母给我买的一套教育部《中学语文教学大纲》指定的”中学生课外文学名著必读”丛书。心中不免有些惆怅,想当年我在初中时,已经几乎读完了全部。当时对文学的热爱与了解,是今天的我远远不能相比的。到了高一、甚至高二时也是如此。从高三开始后,一直忙于学习,把这些都给荒废了。大学里过的更是颓废,根本没有心思读这些文学著作了。过去学习压力不小,因此在学习之余或之中偷着看这类书便成了我最好的休闲方式。记得当时我每次上厕所都拿着一本《论语通译》,以致几乎能把论语背诵了。

在高中那一阵子,我已经开始接触了郭沫若的《女神》。开始我对一些”故事诗”比较爱读,像《棠棣之花》、《凤凰涅磐》、《序诗》一类的。因为郭沫若的语言很特殊,我大概只能理解这类较浅显易懂的诗。不过诗集的后部分的一些诗,我已经可以感受到美感了。比如当时我便用《我是个偶像崇拜者》作为我在论坛的签名:

我是个偶像崇拜者哟!
我崇拜太阳,崇拜山岳,崇拜海洋;
我崇拜水,崇拜火,崇拜火山,崇拜伟大的江河;
我崇拜圣,崇拜死,崇拜光明,崇拜黑夜;
我崇拜苏彝士、巴拿马、万里长城、金字塔,
我崇拜创造的精神,崇拜力,崇拜血,崇拜心脏;
我崇拜炸弹,崇拜悲哀,崇拜破坏;
我崇拜偶像破坏者,崇拜我!
我又是个偶像破坏者哟!

当时我虽不能说出这诗究竟写了些什么、有什么意义,但我感到它的美丽(或者叫壮丽更合适?)。似乎从一个方面通过一阵子推理反而推得了它的反面。有种哲学辩证的感觉。记得当时有人看了我的签名,称我”什么什么的崇拜者”。我解释不出这首诗的好处,便只好以”郭老的大作”来当挡箭牌。

其它的一些诗对我就只有略微的美感了,如《死的诱惑》、《匪徒颂》等。

今晚我抽出这本书来翻阅,从头开始,心中有了极大的震颤。这是一种没法诉说的感觉。是惆怅,还是略微找回过去的喜悦?


我发现我最近喜欢看诗了。我把其它书都翻了个遍,除了《欧也妮-葛朗台》我十分喜爱无法放手和《围城》我一直没放手之外,最让我想看的旧事《泰戈尔诗选》(限于《故事诗》的部分,《飞鸟集》那类抽象的我还欣赏不了)和《歌德谈话录》。《繁星 春水》写的过于零散,可能是含义过于隽永,我目前还理解不了;而现在我更倾向于哲理诗,因此《普希金诗选》里的叙事爱情喜剧诗无法激发起我的兴趣。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