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为赵成熙祈祷,中国人呢?

我写出这个话题要感谢我的物理老师。他的一大特点是课堂上会说道很多与物理没有关系的社会问题。有时我会感觉他话多,但多数时候我还是挺喜欢这样的–至少他是一个有着“终极关怀”思想的人。这种人,就是我的同道中人。

这两节课老师谈到了美籍韩国学生赵成熙校园持枪杀人这件事。其中最让老师印象深刻,也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赵成熙杀了32人,美国人在祈祷时却祈祷了33人。这多出来的一人就是赵成熙。美国人说 “你没能得到必要的帮助,知道这个事实的时候,感到非常悲哀。希望你家人能尽快得到安慰并恢复平静。上帝的恩宠……”、 “今后如果看到像你一样的孩子,我会对他伸出双手,给予他勇气和力量,把他的人生变得更好。”

同时老师提起了大约在20年前,在中国的一间寺院中,一个人杀了很多出家人。被捕后人们发现这个人有精神方面的疾病。按照法律,这个人不应当被判死刑。不过当时考虑到这个人“作孽太多”,“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便把他有精神病这件事实给隐瞒了,依旧判处这个人死刑。

两件事情一比较,我们明显能看出中国的法律不健全,以及人们对“人权”的漠视。美国人说中国不重视人权,并非没有丝毫根据的。不过令人悲哀的是,这种不顾“人权”、“杀人偿命”的封建思想,在中国依旧十分严重。当论坛上报道美国人为赵成熙祈祷时,大家是什么反映呢?来这里看吧,还有这里

自从去年我看了刘墉的著作《爱的密码》后,我深深的被里面描述的美国人的同理心打动了。当发生了911时,大家相互关爱,为死去的人祈祷,并且教育自己的子女战争的残酷,教导孩子们和平的重要。他们为死去的恐怖分子祈祷,这时什么行为?这就是大忍之心!换了在我国,我们能做到吗?想想几年前台湾要公投还是独立的,大陆表态一旦这件事情进行了,大陆立即出兵。当时我们是什么反应?我周围的很多同学比较兴奋,说是早该出兵把台湾灭了,夺回国土。

那时候我好像也有这种想法,虽然我认为出兵会导致人民伤亡,不过归根到底是要解救“被国民党、民进党统治下的”台湾百姓。结果上个月我看到一篇关于简体字、繁体字争论的文章,有台湾人留言说台湾大多数人没有明确态度要回归还是独立,大家认为保持现状是最好的。如果我们真的把台湾用武力夺回来,台湾人民真的买账吗?

中国人在共产党的教导下,思想逐渐保守。黄健翔说了句“意大利万岁”就遭到封杀,人们的保守可见一斑。在这一点上,共产党显然比解放前国民党做的要好。那个时期的国民党,连个鲁迅都收拾不了。鲁迅到处说党的坏话,但就是那他没有办法。现在呢?就算真的有鲁迅,人民也会把他当做反革命份子来唾骂的。现在的中国才真的是一个党国呢。

回到美国。当911发生的时候,我们有没有说过“撞的好”呢?当美国轰炸了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时,我们有没有为国家不敢对美国出兵而感到丢人呢?我们有没有想过战争给人们带来的伤害呢?

事实上,我感觉中国确实缺少一个宗教!共产党允许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存在,无非是因为他们的范围较小,不足以对共产党造成威胁,卖个顺水人情,多好!明明法轮功没有教导人们自焚,为什么共产党要说他们反人类呢?无非是威胁到了共产党所标榜的无神论吧。如果中国真的有一个宗教来约束我们做善事,也许是一件好事。但这个宗教绝对不是共产党的统治!

我无法忍受社会对于善良的人的唾弃,就像多数网友认为美国人祷告赵成熙是“伪善”那样。

也许这样一则故事来做结尾是最合适的:一个人有机会游天堂和地狱,地狱里有很多美食,但用来吃饭的勺子很长,人们无法把美食放进嘴里,结果一个个饿的面黄肌瘦;天堂里情况相似,也是美食与长勺,不同的是天堂里的每个人都用长勺来喂别人,大家都过的很幸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