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文化游戏《云》与《流》

《流》的图标。

《流》的图标。

昨天所有的考试已经结束,同学们只等着回家呢。两年里同学的感情凝聚成了一桌桌饭局,大家一一赴宴。我嫌乱,就一个人在屋子里面翻看老杂志。其中有一本不知何年何月的《三联生活周刊》,我从中看到了一大篇关于独立游戏开发的文章,并在里面知道了《云(cloud)》与《流(flOw)》这两个游戏以及他们的作者陈星汉。

文章里对《云》给了相当大的评价,它是陈星汉的成名作。因为人们沉迷于目前各个游戏里的疯狂,本着希望人们花两三分钟停下来静心思考的想法,陈星汉开发了这个游戏。游戏中的你是一个生病的小男孩,在云彩上飘来飘去,与云彩为伴,并可以把云彩做成各种各样的形状。后面有网友说他玩这款游戏的时候感动的哭了,看到这里,尽管我对游戏不是很感兴趣,仍不禁对它产生了莫名其妙的向往。

至于《流》呢,就像是水中的《贪吃蛇》游戏,你用鼠标控制一条“鞭节虫”,在海洋里吞吃各种生物以完成进化。游戏中不光有你的“鞭节虫”,还有其它“鞭节虫”和类似与乌贼一样的会攻击你的生物。配合上动听的背景音乐,你会乐的忘了时间。

从Google上搜索,我马上找到了陈星汉的官方网页,并找到了这两款游戏。它们都可以免费下载,不过《云》足有近40兆,我便只试玩了一下8兆的《流》。《流》是一款用flash做出来的游戏,本身十分简单,让我惊叹的是它的创意。这时一种难以言传的感觉,要想感知它,唯有身临其境!

这类游戏显然更加适合这种人玩:爱好文史哲、崇尚神秘并仍保有儿时的理想的人。虽然游戏不分等级,但这种游戏明显比那些打打杀杀的游戏多了一份优雅,称之为“文化游戏”并不为过。

似乎是一种必然,现在的游戏都越来越复杂。老掉牙的“红警”已经超越我的理解、承受范围了,今日的“魔兽”更让我头疼。似乎很少有人真正在做一些简单的却可以给我们带来乐趣的游戏了。

《云》和《流》似乎都已经非常成熟,我看到网页上说的最后更新是去年。以今日的标准来算,这算是老游戏了吧。但我知道依旧有很多人并未听说过这两款游戏,因为他们的耳朵都被“魔兽”等一些大型流行游戏而堵塞了。因此,我写这篇文章,希望读到的人尝试一下,也重温一下儿时的梦。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