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老外知道Baidu

今天的伦理课上老师讲解了这门课的学期论文的主题与要求。我们的论文主题是“Net Neutrality”,也就是“网络中立”的意思。网络中立这个中文翻译并不是对”Net Neutrality”一词的精确表述。举例来说,ISP限制用户的网络带宽与月流量,对于“中立”一词应该没有什么关系,但确实是”Net Neutrality”的一个话题。

网络管制当然是其中的一项重要话题,老师也在课上提起了。他说“如果你在中国用Google搜索一些东西,你会……”,然后是关于Google的著名信条“Don’t be evil”的探讨。这时下面有同学就说道关于Google被劫持到Baidu的事件。

作为在场的少数中国人之一,我当然有很深的感触。其中最强烈的一点是中加(应该不止加拿大)两国人民的信息不对等。长城在古代的作用是抵御外族入侵,现在长城的作用是抵御外族信息入侵,也就是堵住中国国民的耳朵。对外国人民几乎没有任何影响。

人们是否应该接受被过滤了的信息,这也是一个容易引发强烈讨论的话题,我不打算在这里做出讨论。但当我想起这件事的第一个感觉,是觉得中国人比加拿大人接触到了更少的信息,无论这些信息是好是坏,总是比别人少了,应该算是一种吃亏吧。

此外,信息这种东西,我的感觉是,接触的多总比接触的少好。不像“债务”、“疾病”之类的东西,多不总比少好,信息应该是越多越好的(此处不讨论信息过载的问题)。原因?信息是引发思考的一项重要因素。我最近常常感到我们比老外少了很多“正确”的、“有效”的思考,也就是critical thinking,这与所谓“信息不对等”也有很大关系。

模糊的来说(因为我没有精确的证据支持),我感觉国内,至少是网络环境里的种种问题,就是我们缺乏有效思考造成的。而这种思考能力的缺乏,应该与原始信息有很大关系。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