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很赞同Windstorm在“社会的自私化发展—博弈论分析二”一文(也就是上一篇文章中介绍囚徒问题的文章之一)中的这么一段话:

当然,上面所有的分析都是天真而理想的分析。事实上,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文明,让人不会,至少短时间内不会陷入全背叛状态。文明在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作用就是促进了合作,事实上,人类文明社会就是一个在重复不断相互作用—–你也可以说利用——的人群,而某些作用必然会在自身利益和集体利益之间做出选择。这就是一种博弈的平衡。

刚才在车站等车回家的时候(我坐公交车上下学,是为了环保还是因为我没有车?:)),想起了小时候看的电视剧《绿卡族》里的一个镜头:那位带着儿子回国的男人,在美国适应了那边的道路交通,结果爷俩在中国着陆后,半天都没有过去一条马路,原因是车辆不让行人,导致他们走一半,看到有车冲过来就赶紧退回马路边去。这应该是文明达到博弈平衡的例子。公认越“文明”的国家,发生“邪恶基因”主事的机会应该越少。

另外,虽然我是属于“向善”的一类人,但等车的时候我也想到几乎不可能做到在任何方面都做“善良的基因”。因为今天晚上锻炼结束后在公共澡堂淋浴时,在淋下来的水的“掩护”下小便,因为我不想走出澡堂走到厕所……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