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博弈

今天早上看到keso在Google Reader里推荐的《制度的神圣》这篇文章,发现其中的一些话非常精辟,浅显易懂的表达了我之前总结的笔记[1][2]。

制度是用来干什么的?教科书早有答案了:调解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再说直白点,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博弈需要一个游戏规则。但制度本身,是不容博弈的。如果一个制度出台,最终演变成了本该被规范的人和它之间的博弈,这个制度,永远无法得到”神圣”二字。而制度的一切合法性,就在于”神圣”。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