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讲一下对隐私的保护

今天下午上课前写了篇文章谈了一下我们伦理学老师的一些我们看来的”偏执”行径。巧的是下午上课的时候老师正好在谈论加拿大公民隐私的问题。

加拿大官方有隐私保护机构,名为Privacy Commissioner of Canada,网址是http://www.privcom.gc.ca/。这个网站包含很多非常详实的法规条文,比方说隐私保护最重要的两部法律[1][2]。其中第一部是传统的隐私法案,大概颁布与1968年;第二部是2001年之后颁布的关于信息技术的法规。

有趣的是,这个网站还有一个答题系统,可以检测你对隐私的了解程度。老师在课堂上演示这个系统时,有一道题问道你访问WWW网站的时候你的位置能不能被侦测到。答案是能,但老师说网站上对于答案的解释是有问题的──网站上说WWW网站通过cookies可以获得你的位置。

老师在课上给我们演示了两种追踪访问来源的方法。一种是我们学校课程网站使用的nTreePoint系统自带的统计功能,另一种是Google Analytics给出的访问统计。两种方式都可以得到访问者的IP地址、访问这个网站前访问者是在访问什么网站。而Google Analytics直接能给出访问者的地理位置。

这时,老师表达了对于这种方式的担忧。因为当我们访问一个包含Google Analytics代码的网页时,并没有什么提示告诉我们我们的信息会被交给第三方网站,而是直接就让Google Analytics记录了我们的信息。他还提到了在大约10年前的Anonymous.com网站,可以保护你的IP地址等资料不被Google之类的网站得到。但Anonymous自己检测了这些信息。老师曾经在这个网站上找到了我们系主任的详细信息。

这时低下的一个同学说可以尝试一下一个名为pipl.com的网站。进入了这个页面后,输入你要找的人的first name、last name和地理为止后,网站就会通过多种途径搜索信息。包括myspace、facebook和flickr之类的网站上的个人资料都被找了出来。我在课下直接尝试了一下,当我看到我的头像在搜索结果列表里时,确实感到非常惊讶。

我个人对于这种状况并不感到十分介意。相反地,在一些比较正式的网站,如Wikipedia、Twitter,我都更倾向于用自己的真实姓名来注册。上个月我才刚在Wikipedia上把一个我的名字注册的帐号给抢了过来。但我们老师却十分不同,他十分注重这方面的保护。不仅对于陌生人,对于我们,他也非常小心。我们上课用投影仪,有的老师直接就开着投影仪操作。但我们这位老师在做一些操作时,哪怕泄露隐私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他也一定要关闭投影仪的输出,等操作完毕后才把投影仪打开。

和我的上一篇文章中的想法一样,对于这两种对待个人隐私的方式,我觉得并没有什么对错。未来社会发展的趋势确实是不可知的。不过我觉得老师这样做是相当不错的,虽然我们无法偷窥他的屏幕,但他确实给我们一种哪怕我们自己的隐私也被保护的感觉。就像这位老师过去给我们讲的一个例子一样。

有一年学校的管理机构像每个与学生实习有联系的系里的负责老师征集学生的联系资料。当时他收到了这封电子邮件,于是给学校回复了一封邮件,说”根据我们的’隐私条款‘,我们无权擅自把这些资料交给你们。如果你们需要的话,我可以为你们打电话询问这些人是否授权我们把他们的资料交给你们”。结果学校没有回复了。后来开会的时候,他询问了一下其它系的负责人,发现只有计算机系没有给学校这些信息。

把这些信息交给学校,显然并不会给系里带来很大的麻烦。学校要这些信息,无非是向这些人们募集捐款。但从隐私的角度来说,老师的做法无疑是正确的。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