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停止使用Plurk

其实这篇文章应该一个星期前就写下的。不过上一个星期都非常忙碌,于是拖到现在。从七天前开始,我就下决心不在更新我的Plurk帐户了。

网络上功能相同的应用是最让人头疼的事情了。自从几年前由Twitter引领起来的微博,在短短的几年里,就出现了很多复制品。其中很多我都试用过,不过多数情况下都是用了几天后就不用了,我在正式使用Twitter前,就做过类似的事情考察Twitter、饭否、和叽歪de三家微博服务,最终确定了Twitter作为我的微博工具。我算是比较有环保意识的,我之后不再用的网络服务,如果可以删除帐号,我多数情况下会选择删除了这个帐号。我有些朋友就会觉得多个帐号不压人,反正不要钱,就任由那个帐号荒废掉。我的想法是在不用服务的时候注销帐号,不仅为别人提供了资源,更重要的是,可以让生活更加融入网络中,结果是网络不再像从前一样,只是一种免费的娱乐器械。有些网络服务供应商可能觉得提供给用户注销帐号的选择,会导致用户的流失。可我从一个用户的角度来看,提供注销帐号的提供商,不仅显得大气,还显得他们的服务更成熟。在我的那篇比较三种微博服务的文章里,叽歪de让不让删除帐号我忘了,饭否是不行,Twitter有这个功能。结果最后我还是选择了Twitter。而我在饭否上的那个帐号上的更新不超过一页,以后有想用liufeng作为用户名的人也无法再使用这个帐号了,不能不让人觉得很垃圾。

我最早听说Plurk这个东西,是因为看了Plurk在中国大陆境内无法访问的相关文章,才知道Plurk是另一个微博服务,当时没对它有太大的兴趣。后来得知有很多台湾人都用Plurk,很多耳熟能详的台湾blogger都在侧栏上加上了Plurk的挂件,这就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于是在有一天看凯洛的部落格时,点了她的Plurk挂件,糊里糊涂的注册了Plurk。Plurk让我体验了这么长的时间,无疑是有它吸引我的地方的。我曾经写了一篇文章来分析Plurk的优点和缺点,里面总结的很多优点都比其它的一些Twitter模仿者好上太多了。Plurk自然有其缺点,不过我决心不再使用Plurk不是因为那篇文章里提到的缺点,而是因为Plurk的“原罪”。

所谓“原罪”,就是指不是从Plurk本身的技术上来看,而是从Plurk的存在价值来看的。微博这个东西,有点脱离blog,而偏向IM,其作用就是让人快速交流的。当你有朋友分布与各种不同的微博工具时,你就要同时维护不同种微博服务上的帐号。有一句话想对所有的朋友说,你就要在每个微博服务上都发布一遍,或者一劳永逸的委托给一个同步工具。这一步看上去还好,但如果你的几个朋友想一起讨论意见事情,而他们都分散在不同的微博服务上,这样就成了灾难了。我们解决的方案,大概有两种:一种是像blog那样,发明一种类似Trackback的东西并制定成标准,来把不同的微博服务联系起来;二是只使用单一的一个微博服务。目前在微博之间联络的标准尚未出炉(现在是连谱都没有)的时候,我的选择是只维护一个Twitter(好在我的朋友都在Twitter上)。不过我还是希望未来我说的第一种解决方案可以实现,因为你不知道那一天那个微博服务会出什么岔子。一旦这种联络技术普及,我们可以放心的把微博服务架在自己的主机上,这样就不怕不怕啦。

另外,让我尝试了这么长时间Plurk的原因还有就是我又一次陷入了用户等级的陷阱中了,好在这次比较轻微。我在2007年四月写过一篇文章《网络程序的用户为什么要设定等级》,提到一些网络服务的注册用户会有一个评级,你在这个服务上花费越多的时间,你的级别就越高,你就会获得相应的权限。Plurk恰好有这么个功能──Karma。Karma是一个0到100的两位小数的浮点数值,你在Plurk上玩的越多(发消息、邀请朋友注册、和别人交朋友……),你的Karma就越高;你一天不更新,你的Karma值就会下降。当你的Karma突破20,你就可以用更多的表情;突破了更多,你就可以自定义页面的形态……理性的思考一下Karma,我觉得它和QQ等级之类的一样无聊,它的作用无非是吸引用户在上面投入更多的时间,但它的缺点就是让人觉得这个服务的娱乐性多于生活性。配合Plurk的华丽的界面,我更觉得Plurk是用来抽时间上来娱乐的,而Twitter的朴实让我觉得我可以把我的生活放在上面。当然,如果我堕落到成天到晚娱乐,可能也会觉得Plurk很亲切吧。想明白了这一点,更加让我决心和Plurk说拜拜了。

写了这篇文章后,我正式删除了我的Plurk帐号

1 comment

  1. 沙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