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理解

今天早上阅读Google Reader的时候,看到了徐宥最新的一篇blog文章《最终回国行程》。读前半部分的时候,只觉得“不厌其烦”的解释他一定要在近期回过的理由有点繁琐了。从语调上看,我感到了一点“请求”的意味。后半部分徐宥的行程安排,倒是满足了我对于大牛私生活的窥探欲,算是比较精彩。文章的最后一句说“希望读者能理解我的决定”,我就有点纳闷了。

当时脑子里的想法是,“徐宥之前什么时候用这种语气说过话呢?”从以下他之前写过的文章,就能看出一些来:[1]|[2]|[3]|[4]|[5]|[6]。

这些文章给我的感觉是,有些傻屄愤青实在搞不懂状况,如果你不告诉他们,他们反而一位你向他们妥协了,反而更加得意。所以有些是非问题还是要搞清楚的,至少你自己的观点是要表明的。当然现实是残酷的,特别是当所谓的“最大公约数”也站在傻屄愤青的一边时,个人力量是无法和“最大公约数”抗衡的,这时我的选择是沉默。而“希望读者理解”这种妥协的话我是不会说的。

本来我想去他的blog上留言问问为什么感觉上对傻屄愤青妥协了。后来觉得似乎也没什么意义,似乎有点激进,于是就算了。

到了晚上,基本上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后,我感觉有点理解徐宥为什么这么说了(当然是我自己的妄断)。还是成本问题。人言可畏,徐宥在美国时,别人攻击他的成本相对高一些,事实上来说是没有什么影响的;当徐宥回过后情况就不一样了。“隔岸观火”哪比“身临其境”来得真切。

尤其是“猪流感”的事实,让问题变得更加尖锐了。几天前,和我在一个城市读大学的吕姓同学回到济南(也是我的家乡)后被确诊了“猪流感”。他是到了济南后才确诊的,因此他从北京到济南坐火车的过程中,和他在同一个车厢里的乘客也有了被感染的机会。因此听说目前山东全省在“通缉”这些人,但结果是显而易见的,几乎没有成果。

我在和妈妈通话的时候讨论过这个问题,妈妈提到网上很多人都批评这个吕姓学生明知自己可能有病却不报,结果造成了山东省猪流感病例“0的突破”。几天后和身边的同学讨论的时候,对方也说论坛上骂死这个人了。我的想法是,不妨做一个换位思考。如果我遇到类似的事情,我会不会主动报告自己的病情,然后被隔离并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呢?尤其是我今年回国才一个月,根本也不想耽误时间。我相信那位吕姓同学也是抱有“宁可信其无,不可信其有”的想法的。其实说白了,这仍然是一个成本问题。在网上说说话表示自己的高风亮节谁不会?要是大家都按照自己说的做的话,和吕姓同学同一个火车车厢的人早就全部“自首”了。

话说回来,徐宥比我年长,因此对问题的理解可能会比我深刻。我也是没到回家的时间,到了真正遇到这种情况,估计我也会信誓旦旦的保证吧。此事无关对错,理性来说徐宥的想法大概是更合理的。

,写完文章后发现徐宥的文章又有了新留言。其中一位署名为“瘦肉丝”的人的留言,我觉得是有点道理的,他引用的两篇文章也是发人深省的。我就不转帖了,大家自己去看吧。或者去他的QQ空间上去看,有密码,但他在这篇文章的一个留言里透漏了,因此你要先发挥一点智慧找到那条留言,相信你的实力。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