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浮躁的loser

昨天在CTEX中文论坛搜索如何设定ConTeXt的双倍行距时,找到了一篇帖子,名为《對中文 LaTeX Companion 的意見及建議》。第一眼扫了一下没有我要的东西,但里面对于中文TeX的发展的讨论我比较关心,于是在解决了我的问题后,仔细的看了一下那个帖子,有点百感交集的感觉。

先描述一下帖子大意。这个帖子是CTEX中文论坛的管理员Neals在另一篇发布lshort中文翻译的帖子里面提取出来的一个由scyfo引起的讨论。scyfo认为TeX对于新手来说还太难,没有好的入门文档。scyfo理想的“入门文档”是“像龙族,番茄,深度,这些论坛发布的软件”所带的文档,有截图,有箭头指点该点那个按钮……在几位用户回复后,scyfo接着说

假如TEX是商业软件,早就死了1亿次.估计当年Knuth就是高瞻远瞩的看到它的软件难学这一点,才没有申请专利.不得不佩服他的远见卓识.

以及现在的“TeX高手”没有忘记了自己当初学TeX的艰辛,成功后没有回头照顾后来的新手,CTeX套装自带的WinEdt问题多多等一些列问题。

看完了整个帖子,我的第一感觉就是:Neals浪费了很多时间在和一个名为scyfo的loser做无谓的讨论。后来scyfo到底说了他认为TeX教程应该告诉新手什么“字体/字号/颜色/加粗斜体下划线/着重号波浪线”,我就彻底的鄙视到底了。

连TeX什么性质、什么优点都没搞懂,就来给高层提意见!如果这是当今国人的通病,是多么的让人悲哀啊。scyfo的情况是在这个论坛的一个特例,我在网上也见过很多类似的人。这些人不肯花功夫去学一样东西,倒喜欢凭自己的想法对那样东西指东指西。当对方认真回复是就乱砍一通,对方觉得无聊不理这种人的时候就会发酸骂街。比如,下面两句是scyfo在那个帖子里说的:

sigh,我发现我又无聊了,因为这里的人是不会理睬我的.

sigh,说了那么多,我觉得我开始犯一厢情愿的幼稚病了.跟那些小青年差不多,整天评论政府说这些不好那些不好,可是,要么缺乏高角度,要么缺乏大局观,所以改变总是缓慢的,停滞总是有理由的;推动改变的,几乎从来不是评论和政客,而是时间.

sigh,那么多人跳出来朝我扔鸡蛋,我得冒着多大的勇气继续说话呀!

sigh,我为什么要来吵架呢?那么多高手对我一个人。

每说一次就叹一次,好像自己受了多少委屈,为TeX初学者仗义执言一样。让人恶心。

从本源说起。现在的国人似乎已经丧失了学习的能力。似乎一旦学校生涯熬出头,就不用再学习了。小学、中学、到大学的学习都是老师父母所逼迫的,走出校园后,一个大学生在30分钟内还学不会的东西,一定是那个东西有问题。看看scyfo在论坛上是怎么举例的:有人在下周要用幻灯片,想用LaTeX做,于是在周末去学beamer……不知道什么时候流行起来的“快餐文化”,让人们都不扎实了。

确实,我认为初学者对于任何用户圈子都是宝贵的基础,一个不发展新用户的软件是不会长久的生存下去的。但连lshort都觉的难的用户,我们是不是还值得教导他?如果他是80后的正常上学的青年,我认为这种人都不配用LaTeX。用Eric Raymond的话说,就是一个loser,有了问题不去Google,就知道上论坛问。别人说Google上有,又抱怨对新手不友好。这种人进了用户的圈子,只会引发无尽的口水仗,因此还是离远一点好。

然而LaTeX真得难吗?我在2005年从王垠的网页上得知了TeX,从老妈的办公室下载了CTeX中文套装和中文字体包,回家安装的时候也没有王垠说的那些问题,完全自动化完成。比照lshort后,很快就可以自己排文章了。lshort号称90分钟的LaTeX入门,我不相信scyfo花了一半时间阅读lshort后还会有他提到的那些问题。

至于scyfo说得TeX和Word的类比,还谈什么市场问题,我是见一次鄙视一次。scyfo还理直气壮的说:

老虎,这样说吧,不管怎么说,word都是目前事实上的使用用户最多的文本编辑器&排版软件。如果要让哪些只会用一种文本编辑器&排版软件的人中投票,word仍然稳做第一把交椅。

我们承认,不同的编辑器&排版软件,会在界面、功能、使用、输出各个方面有差别,甚至是显著的差别。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参照word来考察,一个文档生成的过程中,最频繁用到的那些功能……

遇到这种人,找到我的话,我只能说:“请你用Word,别蹚TeX这潭浑水”。

后面又谈到什么WinEdt不好用,还说CTeX自带WinEdt和微软卖Windows绑定IE没什么区别,我也只能说他不是我这个世界的人了。UltraEdit比WinEdt好用太多,我不知道scyfo用的是不是正版的。国外有没有这种人,我不清楚,但用着盗版软件还那么理直气壮的人,我只在国内遇见过。什么时候人们对于学习的浮躁可以去除后,中国人的学术水平才真正能上升吧。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