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代沟

今天早上在Google Reader上看到一点挺让人郁闷的事情:周曙光写了一篇文章《GFW在草泥马和绿坝的推广下已经很有名了》,里面放了一位14岁的名叫jiehan的初二学生制作的介绍GFW的非常不错的幻灯片。然后我点进了jiehan网页的链接,发现页面上目前显式这样的内容:

jiehan

看了上面的话,我有点“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感觉,原因是我之前就从Twitter上看到过他的一篇tweet:“妈妈叫我删掉这篇文章, http://jiehan.org/archives/229 我不想删,大家说呢… 有没有违法内容?”。而那篇tweet里面的链接我印象里好像是一份要求学生必须国庆活动的的文件。

看了这两件事,我突然想起我的母亲。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出生,小时候也经历过文革、跃进,我想这一代人在面对一些今天的敏感话题上会比较谨慎。而且我想人到了这个年纪,什么社会上的敏感事件,已经对自己的身家财产影响不大了,相反,一旦真的动乱起来,反而对目前的稳定生活不利。社会不公也已经不会让她的心有什么波动了,毕竟也快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平时不怎么上网,因此GFW对她的影响基本上只有Twitter被封的那几天无法看到我的近况而已。

想到我们这一代,似乎真得在意识形态上与上一代有很大的代沟。我作为一个80后在生活上没有像90后那样叛逆,但在人生、价值、世界等三观上与上一代的差别挺大的。我觉得网络的影响力不可忽视。想我当年在用Tor上了一个网站下载了上面的一本书并缩印下来拼命阅读前,根本不会怀疑任何事情。那大概是2005或2006年的事情。从那以后我的三观就起了很大的变化。

其实问题的关键,还是在最大公约数身上。关于最大公约数这个事情,我觉得有时候不能认真,有时候却又必须认真对待。其实如果认真的算起来,一个最大公约数成员和一个非最大公约数成员之间应该是“势不两立”才对。但我们并不认真的把他们视作最大公约数的成员。我的朋友已经成了预备的最大公约数成员,但我们还是和他们谈笑风生。

代沟这件事情,也确实是个麻烦的问题。我曾经和母亲辩论过一些时事,母亲也比较开明,没有粗暴的打断我。我因为不在大陆居住的关系,网络上一些令人恶心的龌龊事也影响不到我,所以也忍住火气,自觉不公开的谈论敏感问题,因此blog上的内容我母亲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因此在这方面的关系,似乎有点像“九二共识”。

对于jiehan的blog,其实在我看来也没什么,相关人员估计也不会在意一个未成年人的blog。因此jiehan母亲的做法,有点“自阉”的感觉,或者是防患于未然也可以。我不会说什么不敬的话,毕竟听妈妈的话是应该的,只是希望心中还能留下敢于仗义执言的种子,总有一天会轮到这一代说话的,在那之前别被同化成上一代就行了。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