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绿坝创建更和谐的互联网

自从我写的那篇关于Google Wave的文章被人们在网上分享后,我的blog的浏览人数升高了不少。这是我写文章的时候没有想到的。

写blog始于看一些名家的blog,因此在blog建成初期,我总是希望访问量上升,最好能像keso、王小峰那样有影响力。但希望总是希望,我的blog的主题决定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习惯了之后,觉得这样子不错,写blog本身就不纯是为了给人看的。一段时间后能回顾过去发生的事情、脑中的想法,blog起到了日志的作用,对我来说就足够了。而每天平均50的访问量,多也好、少也罢,对我来说不过是blog的附加价值了。

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自己在维持blog的社会化方面的工作还是比较积极的。基本上每个留言我都会回复一下子。说来惭愧,我自从改用了Movable Type作为blog程序后,还没有认真的测试过blog的功能,因此我也不知道我回复了别人的留言后,别人能不能收到提醒。我也没有安装这方面的插件,主要也是因为没有精力来搞这些。

这个月开始浏览量有所上涨,因此blog上多了几个留言。我本着每条留言必回的原则,或多或少的回复了每一条留言。我这时候才发现,其实留言多了也是有烦恼的。对于我这种小型blog,留言中讨论的问题基本上都是有争议的,比如中国的网络应用环境之类的问题。而我最近可能太久没回过的原因,国内的一些劣质网络应用长期依赖给我积压的怨气,让我毫不考虑措辞,带“尸”带“肉”的字直接就敲上去了。这时候一些人看了就受不了了,于是就留言与我辩。

这类评论,我看到后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荒谬的可笑”。不论对方说的是对是错,我为了写一篇文章,总要把里面的论点想个遍,而留言正好和我的观点相反,很容易让我往这方面想。然后就真想回一句“傻屄”了事。不过这毕竟是自己的blog,我也不想让人觉得我不讲道理,于是就在脑中思考一下留言中的观点,把语言在脑中组织一下,再分析对方的逻辑问题。

来来回回几遍后,我也确实烦了。有的问题,不同人在不同的环境、立场中思考的方向不一样,观点不同是必然的事情。比方说最近我的blog上讨论QQ的问题,我在目前最后的一次回复时,想到这个问题实际上是没有意义的,从一开始的第一个留言过来质疑开始就没有意义。当时一度想给对方说“这个问题很无聊,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争论的结果到最后不过是互相向自己证明对方是个傻屄而已。从一开始你回复我的文章开始,你就开始浪费了不少时间了,不如在此打住,回去干你的正事去”。不过觉得事情也没到这个份上,于是还是从逻辑上作了解释与回复。

只是那一瞬间,我突然更深的体会到了为什么王小峰称他的blog上的留言者为“黑猩猩”了。

我也有过这种冲动:看到别人的blog上让我感觉二的文章,就忍不住去留言骂他。不过我都忍住了,去年下半年开始我就直接懒得回复了,脑中的措辞都懒得想。但我发现有些人似乎脾气更暴躁,看到别人说了不同的观点,不管有没有用,上去就去批评别人,很少站在对方的角度看问题。即使从对方的角度看过去合理,也一定要说对方的角度就不对。我是衷心的希望这种留言消失掉的。

我一度怀念过去的互联网,那时候即时在大学里,也只有计算机专业的学生才有机会使用互联网。网上的非技术资料因此只有科幻小说之类的东西而已,而那些欠考虑的留言则永远不会出现。不过这种想法常让我觉得不妥:首先是过去的互联网,意味着退步;其次是只有计算机系的学生才能使用互联网,也有歧视的意味。

不过现在这个问题被中国政府的官员完美的解决了──有选择的让网民浏览网络不就好了吗?像这些容易引起争议的话题,里面常常会有一些“脏话”,如“操”、“傻屄”之类的词。开发一款软件,把这包含这些东西的文章过滤掉,不就可以杜绝这类留言的出现了吗?于是官员们通过公开招标,选出了同类软件中的佼佼者──绿坝·花季护航,并在电脑出厂后就安装上它,这样一来,以后的网络就会越来越和谐了。已经买了电脑的人也不用失望,绿坝这款软件的安装十分简单,选择路径什么的统统不用管,这类软件才叫人性化的国际领先软件。

怪不得有人说:“给一个学科带来变革的人,往往是另外一个领域的”。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