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Mac新感受

昨天写完上一篇文章后,想起了我在给老太太修电脑的时候的一个想法──为什么她不用Mac呢?不过电脑这种东西不是说换就换的,因此我没说出口。有了这个想法后,我仔细想了一下,如果对方用的是Mac,我是不是就不用整天给她修了?

老太太的电脑其实没什么大问题,只是Windows安全中心说她的杀毒软件没有打开让她有点不安,而之前她安装的Zone Alarm在系统托盘的图标总是突然就变成了网络流量计,一边显示上行流量,一边显式下行的。把鼠标指到托盘图标上,会提示一个“Traffic”。老太太不懂为什么她的托盘图标上会显式“交通”,于是我又花了很大功夫给她解释网络流量、上行、下行之类的,算是把问题大致的解决了。

由于我对计算机方面的兴趣,我的电脑知识比同龄人稍微丰富一点,因此经常有身边的同学的电脑出了问题,就让我给他们看看。虽然我不会推辞,但每次修好之前我都感觉心理怕怕的──因为Windows下有些东西实在是不容易设定。家里的电脑用的是XP,我还稍微熟络一点,Vista我只能纯靠经验摸索。我同学是不知道选了这个选项后对电脑有没有害,因此可能不敢点;我是知道了选中这个选项对电脑没害处,但不知道选了它对解决问题有没有帮助,于是就点上试试,不行再点回来。有时候解决了问题后我在别人感谢我的时候说是运气好,其实不是谦虚,是实话。

在给别人修过了这么多次电脑之后,再有人找我修电脑的时候,我都回有一种难以言表的反应,大概是一种不安的感觉。越到后来,我会越发不安,实在是因为不是一件容易的差事啊。我修到后来的感觉是,Windows这东西,有时候还是重装系统更容易一些。

我常常想,汽车与计算机都是一种精密的仪器,为什么汽车可以有方法检测是哪里出了问题,哪个零件和出厂时不一样了就换哪个,总能让客户满意;而计算机就这么难修呢?而且客户对汽车精确度的要求远比计算机来得高──计算机只要能工作,就可以凑合着用;汽车要是安全稳定程度下来了,客户肯定会有意见,毕竟是性命攸关的问题。

说计算机难修,其实也不算难。如果按照汽车修理那样,哪里坏了就换哪里,系统中毒了就格盘重装,是最方便的解决方法。而困难的部分在于系统的设定问题。说道系统的设定,这方面Windows做的实在差劲。就以我遇到最多的网络问题来说,除了插网线直接就能用的情况,无线上的加密设置之类的常常会搞得我们焦头烂额。用户不在身边就更难办了,这么长时间没用Windows,一些选项我早就忘了从哪里了,还要从电话上指导对方设置,简直太困难了。

我感觉这方面就是系统接口的问题。Mac系统稍好一点,毕竟选项集中,就那么几个。在Windows的控制面板里面,项目多的让人头晕。最方便的就是UNIX系统的字符设定。虽然对初学者不直观,但容易保存设定,指点对方的话也只需要让对方打开文件,输入应该输入的就好。GNOME的网络链接选项nm-applet也还不错,是和Mac算一类的,设定不算分散。毕竟是受了开放的好处。

那天从老太太家回来后就想到,如果老太太用的是Mac,是不是就不会有这么多问题了呢?Zone Alarm之类的东西统统不需要。老太太平时用电脑上上网,不上中文网页,不会遇到ActiveX不兼容的状况,Safari或Firefox就能搞定。上MSN,Adium就搞定了,平时也玩玩祖玛,Mac上也有相应的软件。最后就是看看doc文档,xls表格,Pages或Office都没问题。这不久都结了吗?老外用Mac用的多,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其实我那天想的最多的还是Mac的iChat,简直太棒了。只要老太太的网没事(设定好了不乱动很少有事,有事也可以让老太太打电话去网络公司咨询,对方支持Mac),出了问题就让她上iChat,提前给她设定好Google Talk或者AIM帐号,让她直接把屏幕share给我,我直接通过远程就帮她弄好了。Windows下也有远程操作,不过很少有这么方便而且跨平台的。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