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幸灾乐祸

前几天听说饭否又关闭了,一直没当回事,大概是因为在今年六月四日饭否已经关闭过一次了。说起来,国内的网站自己局部删除文章、弃车保帅的做法已经很常见了,但像饭否这样的一下子把整个站点都关闭了,这还是为数不多的“壮举”。

今天早上,看到Google Reader上又有人分享了这么一篇文章:《饭否,饭否,尚能饭否?》,讲到饭否封闭后的种种不习惯。看完后我有些幸灾乐祸的高兴,因为我在两年前就决定了使用Twitter作为我的微博服务了。

那时候我还真没想到这么远,虽然我已经会用Tor,但愚钝的我从来没想到哪一天这种东西也会被封锁。当时拒绝其它服务的最主要的原因是,Twitter作为这个领域的领导者,必然会比其它模仿者更加成熟。另外Twitter是国外服务,国内的很多东西都有一个问题,东西做得再好也只能是全国一流,而不是世界一流。有最好的,为什么还要用不那么好的?这就是我那时的想法。特别是cTwitter推出之后,更新的不便也解决了,因此我一直对这个选择是很认同的。

也是今年六月初,Twitter在大陆也被短期封锁了。那时候我在加拿大,不受影响,但我在Twitter上打交道的人都在国内,因此我曾一度担心他们因而转到饭否之类的其它微博上,还为了这个出谋献策,想找到不用翻墙也能使用Twitter的方法,好把他们留下。因为一旦朋友们都去了别的微博,我一个人在这里折腾也没什么意思。好在几天之后封锁解除了。

而直到今天早上看到了开头时说的那篇文章之后,我才认真考虑起网络审查这个问题。仔细想一下,我真得感叹我两年前做了那个决定有多么的幸运。如果那时候我用了饭否,在两年后的今天我就不得不苦苦等待饭否的恢复。

其实相比起来,“自我封锁”比“被动封锁”对用户来说更有威胁。Twitter目前算是被被动封锁了,而饭否则是主动封锁。两者相比高下马上就出来了──我们可以翻墙上Twitter,却无论如何都无法使用饭否。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今天早上我还在Google Reader上看到了有人分享的一篇来自Solidot的文章:《万维网之父呼吁限制网络监视》,文章里说的一句话我经常听到,就是“网络的一个伟大价值在于人们做什么不会受到拘束”。而之前我们在上分布计算课的时候,老师也曾说过互联网是美国为了战争而准备的,一点基本要求就是一台机器被敌人端掉后不会影响网络其它部分的使用。我曾经想过如今的互联网需要如何变革才能让墙无计可施。Peer 2 Peer是很难封锁住的,如果互联网变为像P2P那样的东西,不需要那13台顶级DNS服务器什么的,让每个接入的节点都平等,能否改善今天的网络审查的格局呢?

从小一点的方面来说,Email是无法被封锁的,原因在于开放的协议。今天很多公司提供免费邮箱服务,但并不是Gmail的用户就不能给Yahoo邮箱的用户发信了。我也想过微博这个东西能不能也像Email那样开放协议呢?目前的网络观念是肯定不行的,我们是不是要跳出这个空间,从更广的角度来考虑微博服务呢?如果我们做到了这一步,Twitter、饭否封锁的问题就算解决了。

最后,这里是Tim Berners-Lee在BBC做的Web 20年的演讲,讲述了万维网的历史。上面的那句话就是从这个视频上来的。Tim在回答听众提问的时候说了那些话。视频在YouTube上,看不到的就翻墙吧。

1 comment

  1. 谢谢饭否 | 我的空想特摄 - pingback on 2013/03/14/ 12:24
    沙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