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高橋メソッド与技术演讲

takahashi-method-slides今天看到Robin Lu写的《KungFu Rails小记》,提到高橋征義也有去。而我在找会议录像的过程中,看到了放在土豆网上的高橋在台湾的演讲。我在YouTube上也找到了一份:

我之前没有听过高橋的演讲,但对所谓的“高橋法”则早有耳闻。我最早是从蔡智浩那里得知了高橋风格的,他写的一篇《以 OpenOffice.org Impress 實作「Lessig/Hardt/高橋」風格簡報提到了高橋风格,不过因为平时很少自己做幻灯片,当时我没有在意。后来在《计算机伦理》课上接触了Larry Lessig,才更深入的看了一下他们的幻灯片风格。在课上老师给我们播放了Larry在TED上的演讲,给我的印象很深刻:

后来我在找到了Jedi的blog之后,把他的blog翻了个遍,找到了几篇介绍高橋法的文章([1]|[2]|[3]等)。他自己做的幻灯片用的基本上也是高橋法,比如这个介绍CC协议的幻灯片(用支持XUL的浏览器浏览)就是一个例子。高橋自己也做过一个幻灯片,来讲解高橋法(日文,但汉字很多,比较容易理解),可以算是最正统的文档了。

不过,今天看了上面高橋的演讲后,让我本来对高橋法的憧憬有了变动。我在找到那段录像的时候,看到有人说很有意思。不过我看了后,却感觉有点可笑的意味。首先就是高橋的英文,在演讲中有几次不连贯让听众发笑。我没找到高橋用日文的演讲,不知道用母语会是怎么样。但高橋用一种非母语的语言做演讲,语速还这么快,就让发音变得好笑了。其次就是高橋几乎在整个过程中都在盯着笔记本的屏幕,而没有与观众做适当的交流(关于做演讲时演讲人的位置,蔡智浩的文章《做簡報時應該站在哪裡?》有探讨),让我觉得高橋一直很紧张。

但相对而言,Larry Lessig用类似风格的幻灯片来做关于文化创新分享一类的演讲,就让我感觉眼前一亮,印象深刻,比高橋征義好了很多。我不禁想这是为什么?

从这里插一句,在我知道的高橋幻灯片风格之外,我还听过10-20-30原则,来自Guy Kawasaki。Guy在做“The Art of Start”的演讲时,提到了他做演讲的10-20-30原则,YouTube上有相关影片,Guy自己也写了一篇文章来详细叙述。10-20-30原则是:10张幻灯片、20分钟的演讲、幻灯片内容的最小字号为30磅。除了大型字体的规则与高橋法相似外(Lessig法的字体都相当小,但常常整个一屏只有几个字母,可以参考上面的视频;高橋法对演讲时间没有要求),10-20-30原则与高橋法可以说是两个极端。看上面我举的一些用到高橋法的幻灯片,基本上都超过了10页。

我经过考虑,觉得上面问题的答案,可能是因为高橋法不适合做技术型的演讲。

首先想一下,并看一下上面的一些幻灯片例子,还有高橋自己做的演讲,用高橋法做的每一张幻灯片,都是用很大的文字写成的一个重点。正个演讲有很多这样的重点,演讲人需要频繁的翻幻灯片,就像Lessig与高橋那样。Lessig的优势是,他演讲的内容是文化方面的,演讲的重点是启发人们思考,因此语言与幻灯片上的视觉想配合,就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而高橋则不同,他讲的内容多数是技术,高橋法的幻灯片上只有要点,而没有技术演讲需要的数据图表之类内容,要点一多、翻页的速度一快,听众的印象就不那么深刻了。

而且,观察一下Lessig和高橋自己做的幻灯片,你会发现Lessig的幻灯片的内容多数是些无关紧要的文字或缩写,并不是他做的演讲的提纲,而高橋的灯片则恰好相反。这是和他们演讲的内容与目的相关的。Lessig的目的是启发听众思考,因此幻灯片的内容是让听众若有所思的一些片段;高橋的目的是给听众灌输知识,因此幻灯片上就是严格清晰的演讲提纲,让听众知道目前讲的内容。

从技术型的演讲来说,我觉得频繁的翻动幻灯片不是一个好主意。看高橋的演讲录像,他的幻灯片上的内容基本上都来自于他口中说的话,比如“自我介紹”、“名字”、“高橋征義”、“工作”、“網站開發者”之类的。确实这样子可以给听众带来视觉上的冲击,但确是与嘴里说的话重复了。相反,在高橋列举日本有两种程序员时,幻灯片只是说了有哪两种,但并没有图标说两种人占的比例之类的数据,我觉得技术型幻灯片中这些内容都是很重要的。

我在Confreaks上看了很多Ruby开发大会的演讲,很多人的演讲都没有像高橋那样子频繁的翻动幻灯片,因为讲一项技术,用一句带过的模式很难把技术细节讲清楚。倒是Evan Phoenix在RubyConf 2007讲Rubinius时,从4:15秒开始的时候做了一个简单的高橋风格的讲演片段,介绍了一下Rubinius的框架。但在之后也是慢速的介绍细节,并在之后也用了柱状图进行了清晰的对比。

我自己也想了一下,如果我用到高橋风格的幻灯片,会是什么样子的呢?为了要嘴和手配合,我要在演讲之前演练无数遍,确保可以在我讲到相关内容的时候,幻灯片也在正确的状态。这样做的副作用是,作为一个经验不是那么丰富的演讲者,我的演讲一定要一气呵成,一旦被打断后,就比较难恢复到之前的状态了。当然这很难做到,需要高超的演讲技巧,Lessig做的不错,高橋就差一点了。当然高橋的要求也不是那么高,他是一直盯着笔记本的屏幕演讲的,随时提醒自己。因为幻灯片页数很多,演讲者就要随时关注着目前幻灯片的页数,是否在正确的页上之类的问题,而无法把视野放在听众区域,与听众做眼神交流。这也是做演讲相当忌讳的事情之一。

所以我想,用高橋法做的技术型幻灯片,应该不大合适。相反,用尽量少的幻灯片,只写上非常重要的内容,在演讲时尽量通过语言来把信息传达给听众是更好的方法。但高橋法的幻灯片也有好处,比如我在看Jedi的一些幻灯片时,由于高橋法的巨细靡遗,我就很容易知道他演讲的内容,也能想象出他的演讲大概是什么场景。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