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技术说话

今天看Google Reader的时候,看到一篇提到Ubuntu 9.10发行的文章。然后脑中不由自主的浮现起了伟大的“U盘之父”,令人敬爱的袁爷爷,于是又去袁爷爷的博客上体会了一下自由软件的光芒。袁爷爷这几天又发表了几篇文章,让我看后豁然开朗,让我对我这篇文章的标题有了更深刻的体会。

注:让袁爷爷的大名出现在我的输入法候选词中,我还没这么好意思,为方便起见,下文中袁爷爷的大名用YM代替。

首先让我感觉到的,是YM没有在文章正文里明说,但常常在文章结尾对前几天的事件做模糊的评论,为自己不平。

为了更深的了解YM,我用Google搜索了一下他老人家的名字,看到了这么一篇文章《袁萌被解除中国开源软件推进联盟副秘书长职务》,并从里面看到有人写的《开源的悲哀——袁萌100天变身实录》(第二部分第三部分)。搜索了一下发现是+lzy在2008年发表的文章,提到了在2008年初微软尝试把OOXML设定为标准时,YM在博客上的动作。读了之后感觉眼界大开,事实俱在,不服不行。

在前几天的时间发生后,YM的博客上的一篇大作《盼望Ubuntu 9.10(RC)发布,彻夜未眠》中引用的文章里有这么几段:

Stallman 四次访华,但是 Linus Torvalds 却一次也没有来过,大家不觉得奇怪吗?

其实我们国内已经要求 Linus Torvalds 先生多次了,但是他就是不来。即使我们向他提供豪华的酒店,免费的游玩,也一样的不来。为什么?是 Linus Torvalds 先生很傲慢吗?

是 Linus Torvalds 嫌我们给的钱少吗?非也!

是因为 Linus Torvalds 先生认为,我们中国将 GNU/linux 弄的变味了,他鄙视中国的这种做法。

各位 linux 的爱好者们,这是我们的奇耻大辱啊。我们什么时候将 Linux 弄的变味了,我们是支持 linux ,支持开源的阿。但是 Linus Torvalds 先生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们国内确实有人在这么搞,确实扭曲了 linux 的本来面目。打着开源的旗号,办的事情却是比微软还要肮脏。

读YM的几篇新文章时,再结合这几段,对我的启发相当大。文章中也问了,为什么Linus不肯来中国呢?

YM在《Linux领头人为何对Win 7竖大拇指?》一文中说道:

一时间, Linus Torvalds 对着 Win 7 竖大拇指的相片满天飞舞。对此,说什么的都有。有时,相片比言语更能表达某种意思。实际上,许多人都在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解读这张相片。当然,最好的办法是去问一下 Torvalds 先生本人。但是,在此刻,不妨由我们自己先来分析一下。

模仿YM的口气,为什么Linus不肯来中国,在此刻,不妨由我们自己先来分析一下。

首先要问的是,Linus来中国干什么?对一个写软件的人来说,要出差的原因或者是参加研讨会、或者是见牛人,看从思想上能摩擦出什么火花。那么Linus来中国后,能获得什么研讨的机会?能产生什么火花?有谁能启发Linus?根据我对YM的参加的活动来看,“探讨”的内容主要方面在于推广Linux,而这些组织、活动产生出了什么技术上的成果?恕我孤陋寡闻,还没有听过。确实中国的一些组织能把RMS搞来,RMS也确实写出了不少伟大的软件,但近几年倒没听说RMS有什么作为。RMS的工作在于推广自由软件,和YM等人的目的相符,来中国也是显而易见的事了。

所以,我觉得让Linus来中国参加这种活动,是对于做为技术人员的Linus的奇耻大辱。不知道别人有什么感觉,我看《Linux领头人为何对Win 7竖大拇指?》这篇文章时,脑子里浮现的是两个72磅的大字──政治。YM不愧是中国学术出身,他的分析也带有中国学术界的种种腐臭,而技术圈子里的风趣与幽默则完全不见。相反,YM的文章也很幽默,当然是在别的方面,现在已经被我选为日常幽默消遣必看的博客。

用了Linux几年,国内我也有不少很佩服的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无论本身高调还是低调,他们都有一定技术上的贡献。换句话说,办实事的人才让我佩服。Eric Raymond在《How to become a hacker》中对黑客的描述,有一句我觉得说的很好:当别人都觉得你是黑客时,你就是一个黑客。而一个文化上的宣传者,常常不能打动我,因为他们就像营销人员一样,嘴里的话都未必可信。打个比方说,如果Linus说软件A不错,我会尽量接受;如果RMS说软件A不错,我会去调查一下,看看再说;如果YM说软件A不错,我可能会对A有点负面情绪。

YM在技术上有什么作为?CSDN在他的博客的作者头像处,用红章盖上了“专家”二字,我一直感觉难以理解。如果新浪这么做,我觉得可以接受,但CSDN这样做,让我感觉很意外。我从Google上找了很多次,都没有结果。我邪恶的感觉:要说YM在圈子里的优势,可能就在于他的年龄吧。目前号称“U盘之父”的他,也找到了自己的“下一个目标”。在《Ubuntu领头人为何称赞Windows 7?》一文的结尾说道:

从此之后,我决定专心研究 gNewSense 的中文化定制问题,吸收 Ubuntu 新版本之精华,研制自启动 U 盘的 GNU 精品(请注意这个新提法),做点实事,以便贡献社会。

从语言逻辑上来说,我推断出YM的意思是:我之前一直做的都不是实事,对社会没有贡献,之后要把“U盘启动”发扬光大,不辱我“U盘之父”的声名。我刚才看到新浪上的一次关于番茄花园的访谈中,YM说道:

洪磊是一个年轻人,他搞番茄花园到底有什么高超的地方呢?我一直在高校教书,一直是和年轻人打交道,把一些常用的软件给它打成一个包,安装在一个DVD光盘上,插进去一回车,基本上把常用的一些软件都安装完毕,这不需要技术天才。

不知道YM对于他之后要做的事情是怎么评价的。当然,不管有没有技术含量,能做点事情,可比在博客上写那些没水平的文章好多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谁能说那些文章的娱乐水平低呢?说不定我又冤枉YM了。

1 comment

  1. 沙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