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同学感染了H1N1

上一篇文章说我这学期有一门课要三个人组成一个小组完成一个小型的socket项目。

我们班上除我之外还有几个中国人,一开始我觉得都是中国人应该交流起来方便一些,不过本着与当地人接触并认识新朋友的精神,又觉得应该找当地人组成的小组。在思想斗争了有一个星期之后,终于在上交小组成员名单的截止日期的前几天下课后,抱着破釜沉舟、但试无妨的心态和当时坐在我左边的一个陌生人答话,问他有没有和别人组队,能不能和他一起工作之类。结果对方也是一个人,于是我们就先订下了项目。正说着话,这时又过来了一位中国人,问能否加入我们,于是我们三个人就组成了小组。

项目并不是非常顺利的在进行。其实一直到现在,我们三个人都还没有一起进行过小组讨论。一开始订好了时间,结果正好到了感冒高发期,中国人生病,当地人的儿子生病(我的一些同学都是写大叔级的人物,不过这位倒还算年轻),于是讨论推迟两天。结果我之前记录的项目笔记,以及画的程序的state machine,总共大概两三页的材料都没有用上。到了那天,当地人又有事无法来学校,于是我和中国人在一起做了简单的讨论,并顺便聊天互相认识了一下,才知道原来他和我来自同一个城市。

时间过的很快,中间我也经历了种种考试,以及大大小小的作业,因此到最近项目的截止日期快到了,我们才开始紧张的赶工。不过这个星期开始我竟然找不到中国人了。我本来猜测他是不是过了半个学期,觉得成绩不佳,注销了这门课?结果去了课程网站查看可以发给电子邮件的名单,他还在名单上。一般当注销了课之后,明单上就没有这个人才对。

今天中午我和当地人讨论了之后,下午他的课比我早,于是他就先离开了自习室。不一会我收到了中国人发给我们两个人的电子邮件,说他感染了H1N1,因此这几天都不能来学校,我们在项目上需要他做什么的,直接指派给他就行。我当时连看了两遍H1N1字样,虽然还不到震撼的程度,但已经觉得有点难以相信了。虽然之前有报道当地有中国留学生回过后被诊断出疑似来,但毕竟那人是另一所学校的,而这次却是切切实实的我身边的人感染了H1N1。虽然我一直声称不怕H1N1,但对于这种有可能致命的病我还是有点发怵,毕竟想到一旦自己知道活不成了,想到还有这么多的事情没有完成,岂不是遗憾啊。然后就开始计算自己和他接触的次数,以及自己也染病的几率。不过前几个星期我注射了疫苗,算是稍微有点安心。

今天下午和当地人说起这件事,结果当地人满不在乎的说“it’s just another flu”,然后又开始给我讲了很多诸如世界上有百分之多少的人死于普通感冒,温尼伯当地有多少人感染了H1N1等等。我问他有没有注射疫苗,他说没有,说有很多情况疫苗反而比疾病更有可能致命云云。这老外,我开始的时候觉得这人挺阴沉的,也不怎么何人打交道,没想到接触起来还是比较说的来的。

前几天我发了低烧,有感冒,到现在基本已经治愈,但咳嗽依旧,因此最近有开始恢复汉化甘草片(那滋味只能靠毅力忍着啊),刚才吃了消炎药。本来我觉得整天这么咳嗽,别人大概会担心我感染了H1N1,因此不愿意和我接近。不过这几天完全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看来这里的人对待H1N1还是挺开明的嘛。

1 comment

  1. 倒霉的上午 | 我的空想特摄 - pingback on 2013/03/15/ 09:59
    沙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