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见识了一下 IRC 频道踢人

在上一篇文章之后,我在使用自己编译的 Emacs 23 的过程中遇到了一些问题。对于这种经典的编辑器,目前使用的人不多的情况下来说,找一个用户比较集中的地方是提问题的正确地方。USENET 新闻组在我的印象里来说一直太正式,让我每次在上面发帖都战战兢兢,因此比较宽纵的 IRC 自然成了一个很好的去处。

我上的 IRC 频道是 irc.freenode.net 的 #emacs 频道。虽然刚上去的时候也是有点发怵,但当提交了一个问题并与上面的人进行讨论的时候,我感觉到对方也并不是那么遥不可及,于是就放下心来与对方交谈了。

与我有时上的另一个频道 #ubuntu-cn 不同,#emacs 属于比较纯的技术频道。而 #ubuntu-cn 虽然打的 Ubuntu 的名号,但最近我上去的过程中发现里面的交谈绝大部分属于闲聊,可能是被国内的风气给逼到 IRC 这个小角落里面来了,我不喜欢这样的情况,于是后来上这个频道的次数就少了,虽然这是为数不多的比较活跃的中文频道。

#emacs 频道里的灌水就少的多了,多数是问问题的。有时候也会出现几个人之间在谈论一些无关话题,不过并不占讨论的主要部分。

由于 IRC 在国内不流行,我上 IRC 的次数也少,因此一些 IRC 频道的常见活动我见到的不多。不过在今天我“有幸”见到了一次踢人。有人在频道里发广告,然后几秒钟之后管理员就把那人给踢了。情节记录如下:

ERC 中 IRC 频道踢人的截屏

ERC 中 IRC 频道踢人的截屏

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还是感觉很好玩的。

我的 IRC 客户端使用的是 ERC,一个运行于 Emacs 上的 IRC 客户端。我几乎是从一开始就用它,到目前已经习惯了,并很难换到其它的客户端上了。虽然对于 IRC 的操作,客户端所占的比例不大,但我的印象里进行聊天活动时能用到 Emacs 的键绑定是最爽的。其它程序可能可以使用 Emacs 的键绑定,但肯定比不上在一个 Emacs 的 buffer 里上 IRC。我最早使用的是 xchat,比较基本,没有什么特殊功能,但可以在 X 上运行。那时没有入门,后来发现了 ERC 就放不下了。还有人喜欢用 Irssi,我印象里试用过一两次,但没有给我什么深刻的印象,更不用说它的官方网页的标题 “The client of the future” 了。

在日常的“非主流”网络交互中,除了 IRC,我还经常上 USENET。如果说我有时会在 IRC 上说话,那么我在 USENET 就几乎是完全潜水了。我感觉 IRC 可以是一般人交流的地方,USENET 上就是藏龙卧虎了。我在上面见了许多人,他们的文章都相当的有深度,我能学到很多东西。

既然是一个 Emacs 用户,我的 USENET 客户端自然就是 Gnus 了。我过去曾经在 Linux 下用过 Thunderbird 之类的电子邮件客户端来上 USENET,不过那段日子就没有什么印象了。我在使用 Linux 的后期也用 Gnus 当过电子邮件客户端,不过在配置 Gmail 的时候废了很大的劲,至今也没有心得。后来用了 Mac 后,收发邮件没理由放着 Mail.app 不用,自然就不用 Gnus 了。不过上新闻组也不用再装一个客户端了,之前的 Gnus 配置拿过来就直接用了。时间长了之后我也忘了一些设定的功能是什么了,不过倒是不影响使用。Gnus 的功能非常博大,我掌握的只有极少的一部分,也就是几个组合键而已,不过用来上新闻组也够了。

作为一个北美大学,我们学校倒是提供了一个本地的新闻组服务器,这让我感觉不错。服务器是内部的,需要用户名和密码才能登录。它的好处是速度快,缺点是中文的新闻组一个也没有收录。不过中文的新闻组也没有什么地位,我之前找过很多免费的新闻组服务商,几乎没有提供中文新闻组的。之前用过的一些国内新闻组好像很多都关门了,比如千网之类的,我在这里就链接不上。之前印象里济南还有一个当地的新闻组,我在中学的时候还经常上去看看,现在也没了。最后好歹找到了 freenews.netfront.net 这个新闻组,缺点是发送的消息最后都会跟上 netfront 的广告,也只好忍了。不过我很少上中文新闻组,目前跟踪的一个也只有水木 BBS 上的 Emacs 版面而已了。我们学校有些课程会在本地的服务器上开设讨论组,不过也只有一些年纪比较长的教授才会用它,比如这学期我们的操作系统课就有一个讨论组,里面全是教授发的通知,学生在里面说话的可能只有我一个人吧。对于这些讨论组,我倒是感觉很高兴,计算机系的学生毕竟不应该荒废了这些“遗产”。

IRC 和 USENET 这两个老牌的在线交流工具,上面中国人的身影越来越少了。虽然它们可能有点过时,但其它国家总是有很多铁杆支持者在上面驻守,而中国人则寥寥无几。不知道这是不是说中国互联网落伍了呢?或者是由于发展的比较晚,与西方国家相比,中国的网民有了断层呢?

5 comments

  1. Xunrui Xunrui

    虽然不知道January是几月了,但是路过了还是留个感想. 我也在用IRC,偶尔也会碰到几个中国的,也会和老外说上两句.

    沙发
  2. kenbing kenbing

    中国有QQ…班里知道irc和新闻组大概2~3个,实验室用的是windows…

    不得不说,linuxer很孤单啊…

    板凳
  3. Xunrui Xunrui

    Linux的话最好用的还是Ubuntu吧? (我也只用过Ubuntu…)

    地板
  4. Zesty Zesty

    踢个人都能写出这么长,Linux用户这是要逆天

    4楼
    • Feng Feng

      虽然我还是很想用 Linux 啦,不过可惜我在零八年后用了 Mac 后就没大有机会用 Linux 了。写这篇文章时我是在 Mac OS X 上跑 Emacs 的。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