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总有与你同名同姓的家伙

今天我为了检测 WP Super Cache 的设置,顺便浏览了一下我之前写过的文章。结果看到了《停止使用Plurk》这一篇。

两年前我试用了 Plurk,一个在台湾特别流行的微博服务。Plurk 有一些 Twitter 没有的特点,但我因为种种原因,还是决定不再继续使用 Plurk,把重点仍然放在 Twitter 上面。Plurk 允许用户注销账号,这令我非常高兴。我在写完了那片文章后,注销了我的 Plurk 账号。文章里我也表示了理由:

我有些朋友就会觉得多个帐号不压人,反正不要钱,就任由那个帐号荒废掉。我的想法是在不用服务的时候注销帐号,不仅为别人提供了资源,更重要的是,可以让生活更加融入网络中,结果是网络不再像从前一样,只是一种免费的娱乐器械。

我自己的名字发音不算生僻,所以经历过很多次想注册一个好的账号却不能的情况。过去我特别希望有一个与自己的名字相合的邮箱,虽然我注册 Gmail 算早的,可还是没有如愿。我也很想注册一个 liufeng.com 之类的域名,可惜也没有如愿。其它还有很多例子。在现在的网络化社会里,一个顺眼的公用 ID 我觉得是很吸引人的。论坛也就罢了,电子邮箱、Twitter 这些用一辈子的东西可就显得尤为重要了。所以我比较在意能不能注销这件事,如果我自己不用的服务,只要提供了注销账号的选项,我会注销自己的账号,因为我不想占着茅坑不拉屎,网络的生态需要更多的人来维护。

当然这是有一定的风险的,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会后悔注销了一项服务,我就有过类似的情况。Twitter 刚火的那阵子,我马上注册了我现在用的 Twitter 账号,那时我手上没什么设备,上网只能拨号,连自己的 PC 都没有,所以我并不觉的 Twitter 有什么好玩。Twitter 提供注销账号的选择,我毫不犹豫的注销了。不过一个多月后,我对 Twitter 有了更深刻的了解,自己也有了手机,可以随地发推了,于是我又把这个账号给注册了过来。好在那时 Twitter 仍然不是很火,这个账号没有被别人占用。如果在这期间这个账号被注册了,我就欲哭无泪了。

尽管这样,我遇到类似的情况,仍然会选择注销账号。或许这很傻,不过当我热爱一项服务、一个网站的时候,我愿意为了维护它做更多的事情。当一个网站上有很多账号被占用但那个人却根本不上那个网站时,那这个网站的内容质量应该会下降,我不希望这样,这就是生态。保护环境,人人有责,这是我所认可的朴素的道理。

今天看到那篇文章后,看到文章的结尾我放上了我那时候的 Plurk 页面的链接,于是点了一下。我惊喜的发现这个用户名已经被人注册了,此人姓名与我的姓名发音相同,注册时间为 2009 年 12 月 31 日,上次登陆时间为 2011 年 5 月 6 日。发送了 155 条推,页面访问量为 280。上传了真人头像,不过他的推送设定是 private,我看不到他发言的内容。虽然并不算活跃,不过上个月还登陆过 Plurk,说明此人到现在仍然在使用 Plurk,我的“苦心”并没有白费。:-)

当然如果此人注册了这个账号尝鲜而并不继续登陆 Plurk 也不注销账号,我也确实没办法。这种事情也确实是件无奈的事情,就像有人随地吐痰、污染环境一样令人无奈。不过这并不代表我注销账户释放资源的做法是无意义的,好比别人不保护环境,我保护环境仍然是有一定意义的。另一方面,我注销账号就意味着我不再登陆那个网站,也就是说我之后就不怎么会再来了。这个账号在这个网站是不是可以有效使用就不是我能管也不是我关心的事情了。我只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心安而已。

今天我还上了我的饭否页面,因为那篇文章里也提到了饭否。饭否不允许注销账号,所以我自从 4 年前注册了饭否之后,账号一直没法注销,也不能让别人来用。我过去也只能让这个账号荒废,不过看了 Plurk 的账号被别人注册后,我突然想到一个方法,就是把我的自述改成如下内容:

我很长时间不用饭否了,想把这个账号转给需要的人。饭否不允许注销账号。有想要这个饭否用户名的可以给我发邮件 liufeng AT cnliufeng DOT com,我会把密码告诉你。

复制的条自述信息的时候,我又想到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直接在自述里把饭否密码公开,谁愿意要这个账号自己拿去就是。不过我还没相通直接公开密码好不好,等再想想再说。

注销账号还有一种好处,就是节约时间。互联网的普及有时候会给人带来负面的效果,比如很多人就喜欢上网消磨时间。本来没什么事的,但离开网络又觉得很不甘心,于是就这戳戳,那转转。把一个网站的账号给注销了,就相当于遏止了你日后再在这个网站上浪费时间。我注销了 Plurk 账号之后,就几乎再也没有去过那里。 😉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