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国内春节印象

出国多年,这是我在国内过的第一个春节。

在加拿大,我都不过春节。有些中国留学生热衷于此,不过我懒得再捣鼓什么年夜饭,上网找春晚直播也够麻烦,只好干些自己的事情。在加拿大的大学的春季学期开学一半是是一月份的五、六日,到了过中国春节的时候,一般是我们布置了作业之后,这时候恰巧是我们要抓紧时间完成作业的日子,因此我多数是在完成作业。每年过年时固定要完成的任务是用 Skype 往家里打一个电话问候,在国内的父母回老家过年,还有住在城市里的姥姥家。我一般是在某天的早上打电话,国内正好是年三十晚上。可惜这时候国内四处鞭炮声,要正常通话都不太容易,我们也只能各自的说上两声。

今年在国内我的时间比较宽松,可以过一个比较轻松的春节了。由于某些原因,我们把在老家的奶奶接到了济南过年,终于不用去寒冷的老家了。在老家我们比较落后,平日奶奶肚子在家,也不看电视,我们就比较辛苦,那时的春晚我们还是用收音机听的。后来父亲回家过年时,在手机上网看的春晚,花了很多电话费。今年可以舒舒服服的在自己家里看春晚了。

自从我出国后,我对春晚就没有什么印象了。我觉得这些年来看春晚纯粹时一个惯性,原来觉得过春节不看春晚有点不像话,但自从 2008 年的春晚我没看之后,也没有觉得有什么遗憾的。后来我就成了不看春晚的那一类人了。今年在家里,我也没有看春晚的兴致,自己一个人趴在电脑上捣鼓 OpenVPN,偶尔去客厅喝水的时候才瞄上两眼。提不起兴趣来,我也没有办法。

过春节有一个让我讨厌的一点,就是四处的鞭炮声。小时候我喜欢鞭炮,不过不是因为鞭炮有“辞旧迎新”吉祥的属性,而是因为它好玩。过去跟父母回老家,没有电视可以看,也没有我随时可以取用的藏书解闷,我就只好玩鞭炮了。尤其时那些挂鞭,我喜欢把它拆开,一次放一小根。这样可以有很多玩法,有时候把它塞进小洞里玩“爆破”,有时候 我这些年来用它们来炸家禽家畜,有时候用手拿着点着后扔出去当手榴弹,有时候用手点了扔进水缸里……当我长大了,有了更高级的趣味之后,鞭炮自然就不好玩了。所以在这段时间里,听到四处的鞭炮声,就觉得特别的吵闹,很烦。往年回老家过年后,人们还会在过正月十五的时候再放一次。那时候我们已经开学,晚上要写作业,放鞭炮的人更是讨厌。在过去有一段日子,在济南是禁放烟花爆竹的,习惯了之后我觉得挺好,可惜后来政策放宽了,这一下子似乎就变得变本加厉了。真是不知道这鞭炮有什么好放的。

今天早上坐在床上穿衣服的时候,我想到了三句描述人生的三种境界的话——“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我觉得过春节对我来说也符合这些境界。在小时候我盼望着过春节,因为那时候有假期、有电视、有家人的团聚,在过去是难的的享受;现在我把春节看淡,因为觉得过春节除了放假,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而每年要回农村老家,很麻烦;我想将来也许我会过渡到“看山还是山”的境界,也许到了那个时候,我又可以每年享受春节了吧。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