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品有问题啊

前几天收到了一封来自哲思的邮件通知,有人发了一篇帖子,是一篇转载王垠的博客文章《我和权威的故事》。转帖的部分算是前半部分,没有王垠自己的留学经历。我看了之后,真的是非常感慨。

我其实不是很想这么评价王垠,毕竟我有很多东西都算是王垠介绍给我的。我在初中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去到了他的网站。当时他的网站还在清华的服务器上,里面写了很多我过去从来没有听过的东西。当时我也就知道个 Linux,至于 Emacs 什么的,我还没有见过模样,Scheme 跟 TeX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当时我的感觉就好像是眼前开启了一扇大门,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那段时间给我的启发真是相当的巨大,很多思想方面的东西都是那时形成的。我到后来也从他的网站上获得了很多实实在在的东西,比如到后来我终于可以用上 Emacs 和 FVWM 的时候,我都是照着他的网站配置的。后来我学 TeX、Scheme、bash、wget 等等也是从他的网站上的材料入门的。他的网站对我来说是一份宝贵的资料,特别是当他退学后,他的网站被关闭,我为此难过了一段时间,因为这些资料再也难找到了。到后来我发现 huihoo 保存了他的网站的镜像,非常高兴。当时我已经会用 wget 来镜像整个网站了,于是就把这个网站全站给镜像了下来,一直保存着,到后来换电脑我也一直带着。王垠在文章中说他一开始崇拜某些权威,我在当时应该也算是崇拜王垠的吧,当时我没有自己的计算机,用家里的,当然不能装 UNIX 系统,最多的一次我在父亲的笔记本上用虚拟机装过 Fedora Core 4。所以我希望有一天可以向他一样使用计算机。

知道他退学是在我上大学后不久,那天正好是计算机上机课,我完成了那节课的任务,就在那里上网,结果看到了他退学的消息,还有他放在他的网站上的公开信。当时非常吃惊,他当时的行为可以说是非常的激进,因为他已经是国内最高学府的博士生了,过几年毕业后就是清华的博士,这应该是多么有前途的事情啊?后来看了他的理由,我觉得算是可以理解,虽然我应该不会这么做,只能是祝福他吧。

后来好几年我没有听到他的消息,中间他从 Windows Live 上写过博客,我第一次看到了他的样子,不过他的博客上没有技术上的内容。后来是好几年之后,我有一次跟 @izh 网上通话聊天的时候,听到了他说王垠现在鼓吹微软了。我非常吃惊,忙问怎么回事?他说了他最近听到的新闻,说他写了一些文章,还有在 Google 的生活经历,等等。通话结束后我找了一些他的文章来看,这个时候就让我比较反感了。不过之前算是从他那里学到过东西,我觉得一下子就给他负面评价有些不好。后来我虽然腹诽了几句,不过也不想公开的批评他,直到最近看到了这篇关于权威的文章。

从王垠早期和近期写的文章,我觉得王垠是一个爱走极端的人。这种人或许会做的比较完美,也有可能会让人讨厌。早起他在鼓吹 Linux 系列,当中说了不少抹黑 Windows 系列的话,比如 Word 写论文怎么怎么不好他用 LaTeX 轻松加愉快啦,他用 Windows 下的下载工具怎么不稳定结果用 wget 完美的传输啦。到现在他又开始抹黑这一切,说 Knuth 怎么怎么过时啦,以熟悉 Linux 技巧为耻啦。读到这些你可以发现他是如何的极端了,我觉得从做人的角度上这是非常让人讨厌的。从功利的角度说这样是不给自己留后路,所以现在看王垠早期的文章,不知道王垠自己有没有觉得自己把自己的脸扇的啪啪的?从另一方面,这也意味着这个人不懂得自我反思,喜欢什么东西就把它捧上天,不考虑它的缺点;讨厌什么东西就把它评的一文不值,没有一点优点,也不考虑是不是自己有问题。像这种人怎么能让人喜欢呢?

这样极端的思想,导致了王垠的言论从过去到今天完全翻了个翻,我不知道在几年后王垠会不会又会再重新调转方向,攻击他现在所鼓吹的东西。当然可以说是他成长了,有了新的观点,但他表述观点的方式非常让人反感。在过去给了我们很多帮助的人或东西,我们有了一些进步,改变了想法后就这么激烈的批评,我想这是一个很失败的事情。这已经不算是学术上的对错了,我觉得这已经上升到了人品的程度。好比有人战争时期有人换了阵营,就从言论上攻击旧主,这样的人哪怕现在的主人也都厌恶。

当然,这是我读了王垠的文章后自己猜测的,我不会说王垠就是人品有问题的人,也不愿意这么说他,但他这种行为真的很叫人失望和讨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