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断腿记事

回国两个月后,我由于某些原因,左腿小腿骨折了。这是我头一次受这种伤的经验。

我在上幼儿园的时候,身边的小伙伴们就有骨折的。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发现我从来没有骨折过,这在我的周围似乎不算太多。我觉得这有点诡异,也许人一生中总要骨折一次的吧?而我从来没有骨折,似乎有点不正常?这次终于骨折了一次,可以说是人生完美了。

我从小到大也几乎没有做过手术,小的时候听到同学说自己缝了多少针,心里还觉得一丝丝的遗憾。后来我上高三有一次中午骑自行车去学校,在拐弯的时候,地上下雨有一点湿滑,我滑到了。我的下巴撞在了自行车的车把中央的部分,破了个口子,流了些血。当时我没觉得很严重,把校服脱下来一手用校服捂着下巴,一手扶住车把,骑车去了学校。到了班里同学们看到了说很严重,于是跟同学借了钱去医院,才知道需要缝针。那次是我第一次缝针的经历。

这次则更加严重一些,第一次做了手术,还做了半身麻醉。由于是第一次,我比较兴奋,再加上手术室的空调温度有些低,我在手术过程中一直在打哆嗦。这次手术用了俄罗斯的骨科复原技术,用五根钢针穿过我的腿,把骨头固定住,外面弄一个金属架子来固定住。这样手术后不久就可以练习走路恢复,而不用像过去那样打上石膏只能躺在床上静养。所以从去年的 10 月 14 日做手术,一直到昨天,我的腿上一直带着架子。

做手术其实没什么,麻烦的是术后恢复。根据我的记录,做完手术的当天晚上 7 点,麻醉效果基本上结束了。我开始感觉到小腿上发胀的感觉了,还特别热。具体的感受我现在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那天夜里睡觉困难,一是因为身上还带着监控仪器,一旦我的血氧降低,机器就滴滴的响。手术室还有另外两个病号和他们的家属,出现这种情况我也有些不好意思,就赶紧深呼吸几口气,机器就不叫了。这么一直循环着,我没法睡过去。另一个感觉就是腿,因为一直没法移动,时间长了就特别难受。我当时还没看我的腿是什么情况,只是觉得好像有一根铁棒横在我的小腿肚子中间的地方下面,我的小腿肚子就搭在铁棒上面,硌的特别不舒服。我想也许我坐在床沿上,把腿耷拉下来或许会好受一些吧,不过我自己也没法操作。我都不知道那天深夜我是怎么睡过去的,因为中午做完手术后,因为麻药等原因,我精神不济,下午睡了挺长时间,夜里反而特别精神,这也加剧了我的痛苦。

手术后的第二天夜里似乎更加难过。到了晚上 9 点钟左右,手上一直戴着的止疼泵打完了,我那个时候才渐渐的觉得更加的难受。这次不是因为腿,而是全身都有种莫名浮躁的情绪,觉得特别热,这似乎导致了我心里滋生了一股后悔的情绪——我为什么要让腿受伤,而导致今天受这份罪?最后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睡过去的。过去我一直不相信伤病会让健康的人想去自杀,现在我相信了。我这样的人,如果让我成年的处于这种急躁的状态,也许我就不想继续坚持下去了。

第三天就感觉好多了,晚上 10 点我就睡着了,到了凌晨 4 点清醒过来。看来苦难日子算是过完了。

在这三天半当中,我每天都打消炎用的点滴,到了第四天的下午,大夫让我拍了个片子后,就下地练习走路了。我们用的是助行器,四只脚的架子,过去我在电视上看到欧美国家的老太太好用这个。开始的时候感觉没什么,可走了半天后就觉得手撑不住了,似乎要摩起泡的感觉。母亲赶紧用毛巾把扶手给缠了几下,感觉总算好一些。几天之后,我手上褪下了一厘米多一些见方的皮。从那时开始,在医院的日常生活就是练习走路。我觉得这事挺无聊的,在病房外的走廊上走来走去,还特别费力,我总爱出很多的汗。想偷懒也不行,有护士看着。经常有个厉害的护士看到我在床上坐着就喊“出来走路!”,弄得我很无奈。只有一次我发烧才逃过了一天,之后每天都不得闲,周末也一样。到后来还加上了早上和中午的集体做操,也让我很厌烦。

我在 14 号做了手术后,一直到了第四天的下午,我才排了一次大便。这让我觉得挺神奇的,我没想到我可以憋这么久。刚住院的时候,医院让家属买的物品中,就有一个尿壶和一个大便用的盆子。尿壶可以让人在躺床上时,侧过身子来就可以小便。而大便盆我一直没有使用过,也不知道具体该怎么用。我试着坐在上面,但感觉排不出来,而且这么浅的盆,我觉得就算拍出来也会沾到屁股上,可能是因为这个心理作用,我坐上去就没有了感觉。后来我拄着助行器去了厕所,有个残疾人用的坐便器,我在上面终于排出来了。之后每天我都规律的排便两次,中午睡觉起来一次,晚上吃完饭一次,挺神奇的。

在我练习走路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位从江苏来的大姐,她带着上小学四年级的孩子来做矫形手术。因为她几天后要回家办事,于是请我给小孩子讲课。于是我从晚上七点到七点半给小孩子讲语文、数学、英语课,赚了几百块的学费。

到了 11 月 18 日,终于迎来了我出院的日子。当然这不算结束,只是大夫觉得我回家也不影响恢复了。我腿上依然戴着架子,要求每天在家里练习走路,每周来换一次药就行。之后的六周就在家中度过,之后我去了青州培训了三周,之后就过年了。因为腿伤,年后我请了一个月的假,继续休养。中间因为节日假期,医院的大夫也休假,所以我耽误了几天才在昨天拆了架子。

我一开始还想象拆架子要用什么先进的手段呢,后来打听了别人的经历,说是很简单,把架子打开,把钢针用钳子剪断,然后直接抽出来就行了,也不用打麻药,别人说也不怎么疼。我刚听到的时候还挺惊奇,觉得直接从肉里抽出 2 毫米粗的钢针,怎么也不会不疼吧。后来我渐渐的说服了自己,到了自己拆架子的时候也没有紧张。不过当大夫剪断钢针的时候,我就有感觉了。一是这么长时间,肉里的钢针都弯了,一旦剪断,就会恢复原样,这样带着我的肌肉跟骨头有点扭曲的感觉;另外就是钢针被剪断的时候大概也会有震动,带着我自己也要震一下。剪断钢针后就是用小钳子夹住钢针的一头,然后用力抽出来,这个过程也要疼那么一瞬间,有的针眼会往外流血,最后流了有这么一小滩。护士在抽下面的两根钢针的时候,发现抽不动,于是就叫了大夫。大夫说是因为钢针弯了,于是就用小钳子在这边敲敲,把钢针敲回去,从另外一端把钢针抽了出来,我一看果然弯了,有个三十度的样子。之后护士在针眼上涂了碘伏,用纱布和绷带包了起来。我在练习走路的时候看过几个人拆架子后是坐轮椅被护士推出来的,以为这次我也要这样,结果护士就让我自己直接从床上下来了,因为我回复的好,我自己走着就出院了。

今天,母亲按照护士的要求,把绷带解开,看到针眼都已经开始结痂了,这就意味着主要的恢复工作已经完成,之后就是让针眼处的肉慢慢长上,还有恢复走路了。我的第一次的手术终于完成了。

1 comment

  1. 逛街 | 我的空想特摄 - pingback on 2014/02/25/ 12:20
    沙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