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我为什么不喜欢于丹

前几天上床睡觉前,听到电视里传来于丹在《说文解字》节目上讲课的声音,不由得一阵腻歪。我从于丹刚刚开始火起来就不喜欢她,不过没做出过什么让人厌恶的事情,但我就是对她的感觉不好,我也不知道具体的原因。持类似观点的也不是只有我一个,石国鹏说过“我们都叫她‘四中之耻’”。当然他没有指名道姓,不过我们推测应该说的就是于丹。

于是我坐在床上思考了一下,我不喜欢这个人的大概原因。回忆了一下,我觉得是因为她的课程没有打动我吧。我最早看到她是她在百家讲坛讲《论语》,这个第一印象就没有建设好。或许我也有责任,因为人们在对一个领域有些了解后,再听到别人再讲述这个领域的知识,难免会有些轻视的情绪。

在我上初中不久,家里给我买了一整套教育部《中学语文教学大纲》指定的中学生课外文学名著必读,其中就有一本《论语通译》。当时我们初中语文课中有篇课文叫做《论语六则》,我第一次接触论语,解开了论语神秘的面纱后,我再看《论语通译》这本书就非常有兴趣了。它是我的厕上读物之一,有段时间我天天看,虽然不能全文背诵,但基本上别人开个头,我就能把那一段背诵下来。相对于后来于丹推出来的名为讲述自己“论语心得”,实为推销和谐社会普世价值观的书,《论语通译》只是逐条翻译了《论语》,并做了讲解,这是真正像语文课那样来讲解文章,这才是我喜欢的,更加真实的论语。

所以当于丹出来讲论语后,我就很讨厌。这名为讲论语,实际上是用论语的话来阐述一些别的道理。什么道理呢?其实就是和谐社会那一套。比如“尊老爱幼”,谁还不知道吗?这样的课程实在是让人口味大减,我听着也没有觉得有什么高深的理论。或许于丹水平很高,但因为百家讲坛面向的群众水平并不高,所以听她讲课实在是索然无味。后来有次我去长春考托福,回程的时候下大雪导致我们转乘火车,结果在路上花费时间很长,因为开始时以为回程也会坐飞机所以不需要带任何娱乐工具,只能拿出我父亲带着的一本《于丹心语》,结果不倒两百页的书我很快就看完了。原因不外是书中没有干货,我现在对于丹的感觉也是如此,不知道她肚子里有没有干货,但她讲的绝对是口水,听上去很无聊,我自然无法对她的课感兴趣。

2013 年我在 YouTube 上偶然听到了袁腾飞和石国鹏的课。袁腾飞和石国鹏是北京精华学校的讲师,精华学校是面向高考的学生办的补习班,袁腾飞和石国鹏都是高中历史老师。他们讲的历史实在是让我欲罢不能,在听新鲜事跟内幕的同时,我也学到了很多知识,更加了解了历史上不曾揭露过的内幕。这些课程的特点就是干货很多,让人听了兴致盎然。因此也可以得出一个结论,百家讲坛的面向受众其实是对于这个主题了解的水平不高的一群人,对于某个课题的了解到了高中水平,我像就不会喜欢听百家讲坛了。

我现在已经不爱看百家讲坛了,原因之一是没有我感兴趣的话题,原因之二就是水平层次问题。我最喜欢听百家讲坛的年龄果然就是初、高中的时候,那时候比较有名的讲师我还记得的有易中天、纪连海、阎崇年,虽然后面的两位,尤其是最后一位经常被汉族主义者所唾骂为“奴才”,不过那个时候听他们讲我所不精通的历史,我还是很喜欢听的。其实我对三国比对清史更了解一些,虽然也不能算作精通,而且易中天也胜在本人言辞幽默,所以我当时很喜欢易中天。我怀疑到现在我还能不能听他讲课,生怕毁灭他在我心中的印象。

现在于丹在讲《说文解字》,我没有看。于丹本身对我没有吸引力,二是这个话题也不是特别能够抓住我的话题。可惜的是袁腾飞和石国鹏的视频我基本上都看过一遍了,现在只能偶尔复习一下,还没有找到下一个能令我兴奋起来的讲师。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